「早安碧琪老师。」茉莉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这个老师,所以她问了好。
    伊莉娜有些不爽,明明这女孩今天才刚来,为什么就衝着她喊碧琪啊!
    她左思右想,想到了一定是赤羽业那小子把所有事情都告诉她了吧,伊莉娜不悦地瞪了赤羽业一眼。
    而业只是一脸欠揍的耸肩。
    今天是茉莉来到e班的第一天,她的座位被安排在业的旁边,理由是:「浅野同学跟业同学最熟嘛蠕呼呼呼呼呼。」而且茉莉也还来不及搞清楚状况,期中考就快到了。
    「各位同学早安,我们开始吧。」杀老师用20马赫製造残影,每个残影头上都绑着写着不同科目的白色带子。
    「等等,开始啥?」连e班的大家都不知道,茉莉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这画面真的有够神奇的。
    茉莉在心中暗暗感叹,果然来到e班之后每天三观都会被刷新。
    「期中考快到了,今天我要帮大家进行高速强化期中考复习。」语落,杀老师的其中两个残影来到了茉莉和业的面前:「业同学跟浅野同学的成绩本来就很好了,我先帮你们把常错的题目处理一遍,之后再来弄超范围的吧。」
    「好......」业看起来很不屑,所以只有茉莉回话。
    「不过,杀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常错的题目是哪些?」
    「蠕呼呼呼呼呼,在听到浅野同学可能会来之后,我就偷偷弄来了浅野同学以前的所有考卷,然后分析。」很好,茉莉的三观又刷新了。
    「......」她沉默后,低下头写杀老师给的题目。
    教室中只剩下纸笔摩擦的声音,不过并不造成干扰。
    这时,业和茉莉对看了一眼,茉莉点点头,然后两人同时拿着刀往杀老师的左右脸刺去。
    「蠕啊!!两位不要在这时候暗杀啊!为了避开,我的所有残影都乱了啊!」罪魁祸首们对看,业吐了吐舌头,茉莉则是一脸无辜,还装傻的眨眨眼。
    很快的,一天过去,茉莉本想去找杀老师聊聊关于成绩的事情,却在教职员室门口听到了杀老师激动又讨好的声音:「啊啊,还麻烦您跑上山......」嗯,看来是自己的父亲来了吧。
    「你客气了,我才该抱歉。」果然没错。
    然后茉莉看到了躲在旁边的渚。
    嗯???
    「不过你也真可悲啊,自认为是拯救世界的救世主,却沦落为要毁灭世界的怪物。」
    茉莉想起学秀不久前在房间内对自己说的话,她眉头一蹙。
    「姊姊,父亲好像隐瞒了关于e班的一些事,你自己注意点。」
    看来学秀说的是真的呢。
    扣除掉杀老师这个超生物的部分,看起来还隐瞒了其他事。
    大概是关于杀老师来到这的理由吧。
    茉莉想起业提过,杀老师一直不愿意说出自己来到e班的理由。
    「根据我的教育理念,我希望e班维持原状,如果不维持着,我会很困扰。」
    「理事长您是指说,成绩、地位都在最低层?」
    「没错,我的目的是由那5%不努力的人跟95%努力的人组成的集团。为了不沦落到e班,大家都十分努力且十分恐惧。可是最近却出现底层的e班学生出言顶撞上层学生的事件,这种事情,在我的方针里是不被允许的。」
    「杀老师,请你好好的教导,以后不许再犯。」
    「对了,请在一秒内解开这个。」看着杀老师手忙脚乱地解着理事长丢出来的智慧环,茉莉跟渚都傻眼:怎么这么没用!
    「不过杀老师,有些事情,靠速度是无法解决的。」
    「那我先告辞了。」看着理事长往门口走来,渚有些慌张,而茉莉则是冷静地等着门打开。
    「我会好好期待期中考的,要加油喔。」看着浅野学峯露出的笑容,茉莉又皱起了眉头,这真的,有点虚偽。
    想避开父亲的想法最近在茉莉脑中出现过好多次了。
    「对了茉莉,你还记得吧,如果没有继续维持在前二,就得回来a班。」走到一半的浅野学峯突然回过头对自家女儿说。
    看来他还在不爽自己来到e班的事情呢。
    茉莉也给了自家父亲一个招牌笑容:「是的,我知道,我不会掉下去的,谢谢父亲关心。不过,爸,你可别为了让e班输,就耍什么手段喔。」
    「这是当然。」浅野学峯瞇起眼睛,之后就离开了校舍。
    茉莉吐出长长一口气,朝渚开口:「走吧?」对方给了她一个点头。
    隔天,杀老师的分身增加了许多,看来是被理事长刺激到了。
    杀老师跟前一天一样帮大家复习,可是由于分身增加,教起来也更加杂乱,这让一向需要安静的茉莉感到有些头疼。
    「那个...杀老师,能不能让我休息一下?」
    「浅野同学怎么了吗?」
    「你增加分身的理由我能理解,可是我读书时实在没办法在这有点乱的环境持续那么久,所以这样我有点吃不消。」
    「蠕啊?!浅野同学是在埋怨为师吗?」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可以让我休息一下子再继续。」
    「好吧,但是得先处理完数学才可以。」见杀老师同意,茉莉松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比自家老爸好沟通的呢。
    「那,杀老师,我也能去休息吗?」听见可以休息,业的精神都来了。
    「业同学是在鑽漏洞吧。」业灿笑:「才不是。」
    最后,杀老师也同意了业的要求。
    看业也跟着自己到外面,茉莉决定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他。
    「我说,业。」看茉莉的脸色有些凝重,业沉默等她继续说。
    「昨天我在教职员办公室遇到我爸,我跟他说不要为了让e班输而耍手段,虽然他说不会,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很不安。」业低头思考了下,之后说:「有可能不是光明正大的手段呢。」茉莉疑惑:「什么意思?」
    「出那种特别困难的题目倒是还好,至少在范围内。但是如果突然更改考试范围呢?我觉得以理事长的个性,做出这种事情很正常啊。」闻言,茉莉顿时语塞。
    是啊,以父亲的个性,会这么做很正常,那么......
    该怎么做,茉莉心底已经有了底。
    「业,放学后陪我留下来帮大家处理范围外的题目吧。」业问号。
    「虽然我信任杀老师可以处理全班,但是多了我们两个应该可以更有效率。」业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女孩。
    「你不要就算了,我一个人也行。」业妥协:「行吧。」
    「业,谢谢。」业还是一如既往用欠揍的脸回应茉莉。
    嘛,这样也不错。
    业这么想。
    下课鐘响,杀老师看起来十分疲累的摊在讲台上,手里拿着扇子不断搧风,衣服的领带也被拉开,脸上也有着淡淡的红晕。
    「欸,搞不好可以趁这时候干掉他?」
    「老师看起来很累呢。」
    「当个老师而已,有必要那么拚吗?」
    「蠕呼呼呼呼,这是为了提高大家的成绩呀。」
    「反正学习方面随便应付一下就可以了吧?」
    「毕竟暗杀成功有一百亿的奖金啊。」
    「有了一百亿,我们的人生就算没有成绩也能多采多姿了吧?」
    「蠕啊?!原来各位同学是抱持着这种想法!!」
    「毕竟我们是终点站e班啊......」语落,杀老师的脸色变了,刚刚的疲惫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严肃:「你们这样完全不配当暗杀者,全班到操场上去!」
    大家抱着疑惑跟着杀老师来到了操场。
    杀老师站在操场中央,同学们有的站在阶梯上,有的站在平台上,茉莉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业站在她身旁,这时伊莉娜老师跟乌间老师也来到了操场......
    「请问伊莉娜老师,你在进行暗杀时,会只准备一个方案吗?」杀老师丢出了疑问。
    「不,不会,理想的方案通常很难顺利进行,为了成功,通常会再多准备三到四个方案。」杀老师点点头,之后看向乌间老师:「那,请问乌间老师,教导学生使用匕首时,最重要的只有第一击吗?」
    「第一击十分重要没错,但是通常面对强敌时,第一击几乎都会被闪躲过去,所以之后的第二击及第三击也都是重点。」
    「正如两位老师所说的,必须备有自信的后手,才能成为充满自信的暗杀者。」边说,杀老师开始原地旋转,随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操场上开始尘土飞扬。
    「可是各位同学却只抱持着有暗杀就好的心情,把学习看得不重要,这样的行为不过是在逃避罢了。」现在的操场已经颳起了很大的强风,树枝、叶子、什么都被吹了下来,杀老师却还是继续转:「如果杀老师我逃离了这里呢?如果有其他杀手抢先一步把我杀掉呢?若你们丧失了暗杀这个依靠,就只剩e班的自卑感而已了!」
    「我要给身处危险边缘的各位一句话。」
    「手无第二把利刃的人,不配做暗杀者!!」这时杀老师的速度已经引起龙捲风了。
    主校舍的人们看见山上刮起了龙捲风,都很惊吓。
    「姊姊没事吧?」学秀愣住。
    一下子后,这阵风结束,随着最后一样被吹起的东西落下,大家总算可以睁开眼,之后杀老师的声音响起:「操场上太多凹凸不平的洞了,而且杂草也很多,所以为师我就帮忙护理了一下。」杀老师这么说。
    操场变得很平坦,连跑道线都画好了。
    「像我这样的超生物,要把这里剷平是轻而易举。如果你们不能拿出自信的第二把刀,我就会当做这里没有配的上老师的暗杀者。」
    「不如我就先把这校舍剷平了,之后再离开?」
    渚缓缓开口问:「第二把刀?截止时间是?」
    「那还用问吗?期限是明天的段考,全班考到校排前五十!」
    「你们的第二把刀,我已经交给你们了,为师我的教学方法没有蠢到会让你们输给主校舍的学生。」
    「请拿出你们的自信,挥舞你们的第二把刀吧!成功完成任务后,请不要羞愧,要自信的抬头挺胸,为了自己是暗杀者及e班学生而自豪!」
    后来,茉莉跟业向杀老师说了关于理事长的事情,并表示要留下来帮忙。
    可是,就算茉莉和业凭着对浅野学峯的了解猜到了他可能会出的招,也做了相应的准备,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但却还是搞砸了。
    茉莉怎样都想不到,除了题目难度增加到极致以外,范围也扩大了很多,在看到考卷时,茉莉在心底骂了好几句。
    这么做,有意义吗?父亲。
    她本来就对浅野学峯的教育理念感到怀疑,期中考过后,这样的心情已经在茉莉心中印下了不可抹灭的影子。
    这天放学,茉莉因为要去书局买东西所以一个人走,结果在书局内遇到了学秀。
    「姊姊?来买笔还是笔记本?」说话的人是学秀。
    「都不是,我来买兇器。」学秀问号。
    茉莉轻哂,转身拿了几个摺纸星星的纸还有几张卡片就走去结帐,而学秀则是挑了两支笔还有一本笔记本。
    「对了姊姊,今天山上的龙捲风你没事吧?」茉莉点点头:「嗯,我没事,放心吧。」
    「不过,没想到这样的城市里居然会有龙捲风。」学秀语气带了小小的惊讶。
    「啊...是呢,很神奇吧?不过当时大家都在校舍里面,龙捲风没有扫到那,所以没事。」茉莉隐瞒了大部分的事实。
    毕竟让学秀知道这件事的话后果真的不是太好啊......
    两人离开了书店,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姊弟俩一如既往的拌嘴聊天,但茉莉却有着说不出的落寞。
    为什么,他就是无法敞开心跟父亲好好说话呢?
    这两人,完全没有父子的样子,除了偶尔意外说出口的那句「父亲」,还有每年的那一天以外,他们就像是老师与学生的关係而已。
    自从母亲过世以后,他们就是这个样子了。
    希望这两人的关係,有一天能够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