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啊学秀。」茉莉端着早餐走到学秀身旁。
    「早啊姊。」学秀回了自家姊姊一个微笑。
    这天是修学旅行出发当天,姊弟俩一如既往地一起吃早餐。
    这时,浅野学峯的房门打开了。
    「早,爸。」这是茉莉。
    「理事长早。」这是学秀。
    茉莉皱起眉头,怎么这两人还是这样?
    她的心情有些低落,直到父亲开口说:「早,茉莉、学秀。」她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点。
    餐桌上,茉莉和学秀边聊着天边吃早餐,虽然浅野学峯也坐下一起吃,但他却没有加入两人的对话。
    「爸,我们出门囉。」浅野学峯对茉莉点点头,后者向他挥挥手,学秀则是微微行了个礼。
    车站内,大家开心地聊着天,没有一个班例外。
    茉莉和学秀在a班的车厢前面道别后,缓步走到e班那,却看见了d班的两个学生跟班主任正嘲讽着他们。
    「a班到d班都是商务车厢,只有我们是普通车厢,待遇还真是跟平常没两样呢。」
    「那有什么办法,这在入学时就告知过了吧。」这是d班班主任。
    「学费会优先运用在-」
    「成绩优秀的人身上。」这两句就是那两个学生们说的。
    茉莉很是不爽:「喔?这样啊,那你们两个成绩没我好,我是不是可以拿走你们的学费啊?」闻言,三个人愣住了,下一秒,伊莉娜老师便全身名牌的出现:「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碧琪老师,你干嘛打扮得像好来坞的贵妇啊?」e班几个人向伊莉娜老师丢出了问题。
    然后伊莉娜老师开始解释些有的没的,正当她得意的时候,乌间老师就出现并斥责她,还叫她把衣服换掉。
    然后伊莉娜老师就换成了普通的衣服趴在乌间老师对面的椅子上啜泣。
    眾人汗顏:大概是有钱人杀太多了,不懂平民的感觉吧。
    列车开始行驶,但大家却发现杀老师不见了。
    「话说回来,杀老师呢?」
    「好像去买甜点了吧?反正他有二十马赫。」
    「也是。」
    业和渚几个人玩着扑克牌,他们也问了茉莉要不要一起,她却说想闭目养神。
    茉莉靠上窗户正准备闭上眼,却看见旁边黄澄澄的脸。
    杀老师?!
    「蠕呼呼呼呼,为师我不小心因为买甜点而错过了时间,所以在下一站之前,为师会先这样陪着你们的!」
    「好...我没意见。」她不着痕跡的默默转回视线,然后跟着车子晃动的频率,沉沉睡去。
    「欸欸,茉莉好像睡着了。」
    「好可爱啊。」前原阳斗说,然后业一个眼刀飞过去,前原立刻闭嘴。
    「拍下来吧!」莉樱拿出手机说。
    「你们还真是......」业有些无奈,之后转身看向旁边的茉莉,他伸出手想把她的头挪到自己的肩上,但还未碰到她的头发就将手收回。
    「业同学,怎么了吗?」渚问业。
    「不,没什么。」业摇摇头说。接着几个男生用有些曖昧的眼神看了业一眼。
    杀老师上车后,免不了乌间老师的一顿骂,之后杀老师赶紧化妆成「自然的」人类外貌,可是也没多自然就是了。
    「喂喂,就这样让国家机密在外面爬爬走没关係吗?」
    「有差吗?反正他本来就很显眼,但我想那傢伙应该有办法吧?」
    似乎是觉得很吵,茉莉皱了皱眉头,之后挪动了一下身子,业见状,往杀老师的方向骂了一声:「闭嘴!」全场安静了下来。
    「蠕呼呼呼呼呼,业同学还真是护妻呢。」杀老师贼笑,但业的眼神却黯了下来:「我们没有在一起。」
    大家似乎为此有些惊讶,之后便很巧妙的离开这个话题。
    杀老师的八卦之心也在看到业冷冽的眼神以后自动消灭了。
    「茉莉,醒醒,快到了。」
    茉莉慢慢的睁开眼,看到业那琥珀色的眼眸就近在眼前,她完全清醒了,之后对上他的视线,就这样,两人互看了很久。
    「咳咳,两位,车快停了,去拿行李准备下车吧。」语落,茉莉吓得赶紧转过视线。
    而身旁的业则是轻轻的偷笑。
    傍晚,e班来到了一栋似乎很老旧的旅馆,又是抱怨连连:「有必要差别待遇到这种地步吗?」
    「学校到底多穷啊?不用五星级,至少三星级吧?难道连这点钱都花不下手吗?」
    「不是花不花的下手的问题,而是对谁花钱的问题啦。」
    「听说其他班都是一个人一间房呢。」
    「修学旅行还是要大家一起睡比较有旅行的感觉啊!」茉莉开口。
    「说的也是,但我觉得,没让我们睡路边已经不错了。」
    「别抱怨了,进去吧。」乌间老师说。
    「杀老师也太弱了吧!」几个人笑着调侃因为晕车而躺在三人沙发上的杀老师。
    还有人趁着杀老师不舒服不断的用匕首往他刺。
    虽然老师的身子很虚弱,但他二十马赫的速度却还是未减半分。
    「蠕呀!为师我只是......」
    「一个有二十马赫的超生物竟然敌不过新干线?杀老师你认真吗?」茉莉笑的甜美,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不是如此。
    「浅野同学...亏你还露出了这么甜的笑容!」前原感叹道。
    茉莉轻笑了声,之后杀老师就说要回东京拿枕头。
    你的行李已经那么大包了竟然还有东西没带?!
    嗯,果然,三观又被刷新了呢。
    「怎么样,神崎同学,行程表找到了吗?」茉莉被小枫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
    神崎有希子摇摇头,表示没有。
    「神崎同学一向很认真,真佩服你能独自整理好行程表,不过你放心,只要有老师亲手做的手册就没问题。」杀老师说。
    「就是不想带所以才整理的啊。神崎同学,我也有整理行程表,是一本淡粉色的笔记本,在我包包里,你去拿吧。」茉莉开口。
    「扭呀,浅野同学竟然也整理了!」
    「我说,茉莉你不会把整本手册都看完了吧?」业的声音有些慵懒。
    「嗯,差不多是这样,因为我看东西很快嘛。」e班眾人再次因为这个女孩惊讶不已。
    「谢谢浅野同学,那我先拿你的用。但我记得我明明有放进包包里的...是掉在哪里了吗?」
    「不用客气,我们是一组的呀。」茉莉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出门忘东西或掉东西其实很常见。
    就不知道,如果茉莉当时在车上看到那几个看起来有些不善的高中男生们还会不会这样想。
    隔天一早,一行人拿着地图浩浩荡荡的走在街上,不过并不是讨论去哪玩,而是讨论去哪暗杀。
    茉莉觉得这真的是很奇妙的体验。
    她并不后悔当初那样死缠烂打的要求父亲让自己来e班,她完完全全不后悔,就连一点点这样的心都没有。
    「渚你选的狙击地点真不错!不过,狙击手看的到我们吗?」
    「应该可以吧?」回答的人也有些不确定。
    「这趟校外教学变得好奇怪喔。」小枫说。
    「是啊,不过一定很好玩。」渚回答。
    「啊!」小枫突然叫出声。
    「难得都来到京都了,我想吃抹茶麻糬。」
    「那要不要在里面下毒呢?」奥田说。
    茉莉惊吓的表情毫无遮拦地显现在脸上,她完全忘记业之前说过这女孩很擅长化学的事情了。
    「为什么?!」没想到,还有人比茉莉更惊讶,那人就是茅野枫。
    「因为杀老师对甜点最没輒。」
    「好主意!用名產来毒杀他!」没想到连业都出声附和。
    茉莉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行啦!这样会浪费掉抹茶麻糬啦!」原来是个小吃货呢。
    「要是有能毒死杀老师的毒物就好了。」怎么连神崎都这样说!
    茉莉无语,一直站在渚旁边不说话。
    「难得的校外教学就先别想暗杀的事情吧,景色这么美,一点也不适合暗杀。」最后是杉野结束了这让茉莉快窒息的对话。
    「这倒未必喔。」渚笑道。
    然后,七人来到了歷史人物被暗杀的地点,并有人指出其实京都是个暗杀圣地。
    「这么一说,这的确是名符其实的暗杀之旅呢。」
    在前往下一个地点的途中,一行人去喝了饮料小憩一下。
    看到茉莉又点了奶茶,业笑出声来调侃她:「你真的喝奶茶喝不腻欸。」茉莉瞪了他一眼:「我下次就把你家冰箱的草莓欧蕾全部换成奶茶。」业眉头一皱:「那到底是我家还是你家......」
    「所以不要惹我。」茉莉看起来有些不开心。
    「浅野同学心情不好吗?」杉野提出了问题。
    「也还好,就是心里有点闷,没事,不要因为我影响到你们,我一下子就好了。」赤羽业听见这番话,挑眉。
    这姑娘是为什么不开心呢?
    之后,他们来到了一处有些阴暗的巷子。
    「原来祇园的偏巷这么没有人气。」不知道为什么,茉莉一进到这条小巷,便感到一丝丝的不安。
    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所以她心里现在正七上八下的担心着,她也不顾刚才还在对业不开心,她走上前就拉住业的衣角:「业。」业回过头,看见紧紧抓住自己衣角的那隻手,毫不犹豫地将之握住。
    「这里...感觉不好。」闻言,业把握住茉莉的那隻手收紧,之后拉着她往前走。
    果然,下一秒,就有几个打扮像混混的男生出现:「这条路线真是完美,为什么要走这种容易被绑架的路线呢?」茉莉看了看周边,所有退路都被挡住了。
    其实现在最好的做法就是想办法拖时间,并联络杀老师等待他来。
    「怎么了?各位大哥哥,你们看起来并不是来观光的喔。」但就是有人不这么想。
    说这句话的人是业,茉莉握紧了业的手,似乎是想阻止他,但他却轻轻的把她的的手拉开。
    「男人闪边,留下女人就可以滚......」业打上那个说话的人的脸。
    完蛋了。
    「看吧渚,这里没有目击者,所以打架也不会有问题。」
    谁跟你没问题?!就没想过如果你打不过怎么办吗?!
    趁着他们打起来一片混乱的时候,茉莉就把离她最近的奥田爱美推开,之后叫她躲起来。
    然后,茉莉打倒了几个人,之后突破重围,衝了出去。
    当然,有人追了上去,茉莉虽然被打伤,但她最后还是成功躲了起来而且没有被找到。
    一直到了她听见车子离开,她才回到原本的地方,却发现三个男生都昏了过去。
    在她走进巷子内前,奥田爱美就衝出来把他们叫醒了。
    「对不起,我躲得很彻底,因为浅野同学叫我躲起来......」
    「不,这么做是对的。那些傢伙很习惯犯罪,就算报警也无法立刻解决,应该说,就让我来直接处刑他们。」业很生气,茉莉看的出来,但她还是开口阻止了他:「赤羽业,你刚才不该打他们的。」几个人惊讶地回头,看见扶着墙壁好不容易站好的茉莉,她满身是伤,而且还微微喘着气。
    「茉莉你...没被抓走?!」茉莉翻了一个白眼:「你就那么希望我被.......」话还未说完,业就衝上前将她紧紧抱住。
    「幸好......」茉莉轻笑了声:「现在要做的就是,赶快联络杀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