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跟同伙说了,也准备好拍纪念照。这里不管再怎么吵闹都不会有人来。」被抓走的神崎有希子跟茅野枫现在遇到了这样的状况。
    「我就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你。」说完,那人将手机萤幕转向神崎:「这个是你吧?去年在东京的游戏厅。」
    里面的女子很明显是神崎没错,但照片里的她跟平时的她几乎可说是判若两人。
    「我叫朋友看到亮眼的妹子一定要告诉我,当时本来想直接绑架,却被你给溜了。没想到你是名门学校的学生,不过我很清楚,越是优秀的人,就越想找机会让自己堕落。」然后,那人靠近神崎:「接下来到晚上为止,我这个老师会好好让你堕落的。」神崎的眼神暗了下来。
    「话说刚才那个跑掉的女孩是个极品,你们怎么就这样让她跑了呢?」
    「抱歉老大,虽然她受了伤,但她跑的真的很快......」
    另一边的茉莉刚让渚拿出杀老师做的手册来看,然后她自己打了个喷嚏。
    真奇怪?明明不冷。
    茉莉没有在意刚才的喷嚏,只是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情上,她记得很清楚,手册里有提到组员被绑架时该怎么办。
    但她并没有把细节记下,只是大概看过去,知道先想办法联络杀老师这点而已。
    「杀老师龟毛的很,他写的很详细呢。」
    此时奥田、杉野和渚三个人正看着手册,而业则是帮茉莉处理伤口。
    伤口很多,但还好都不大,业停手后一直看着茉莉。
    「干嘛?我脸上除了伤口以外还有什么吗?」为了避免自己在这时候脸红,茉莉发话。
    「你刚才拉了我的手,是想阻止我吧?」
    「嗯。」茉莉也不打算瞒他。
    「傻瓜......」这两个字业讲的很小声,茉莉没有听清楚,正想问他刚刚讲什么时,就被渚的声音拉回了注意力。
    「多亏如此,我冷静了许多,上面有写到目前为止该做的事。」
    「刚才那张照片,没想到正经的神崎同学,也有过那种时候,我觉得很意外。」不良少年们似乎在等待同伙的到来,这让两个女孩多了些时间想办法脱身,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想跑应该不是太容易,所以小枫开了个话题缓和气氛。
    「嗯...因为我爸爸很严格,一直希望我有好成绩跟好学校的那些头衔,为了脱离那种头衔生活,也为了脱下名校的制服,所以我才改变造型,跑到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去玩。」
    「我很傻吧,玩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得到终点站e班的头衔。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归属在哪了。」
    「只要成为我们的一伙就行了,我们也是头衔去死的主义者。」看似是主谋的不良少年蹲下来看着两个女孩:「专门让自以为菁英的人堕落,算是帮他们回归自然?我们就是这样玩过来的。」
    「...有够低级。」小枫的声音不大,但却传入了那些人耳里,一人握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抓起来:「自以为是优越的菁英瞧不起人吗?!我会马上让你堕落到同等程度......」无视茅野枫的挣扎,那人用力的把她甩在沙发上:「听好了,回去以后要装作没事的样子,就说『我们只是开心地去唱歌而已』,这样就不会有人受到伤害了。」然后,外面传来了声音:「来了,我们的摄影组来啦。」正当他高兴的这么说时,几名鼻青脸肿的高中生被丢了进来。
    「修学指南1243页,组员被不明人士绑架时的对策!如果没有犯人的线索,就靠对话内容及口音来判断,是不是在地人,若不是在地人又身穿学生制服,就参考1344页,从中推断对方也是来校外教学,想在旅游地为非作歹的坏蛋。」渚说。
    「大家!」茅野枫看到组员前来救自己非常的开心。
    虽然茉莉受了伤,但并不妨碍她揍那些混混。
    「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对当地不熟的坏蛋,绑架人以后绝对逃不远,应该会选附近人烟稀少的地方,此时就参考附录134页,老师以20马赫往下俯瞰的绑架饭潜伏地图会很有帮助。」渚这么说着,还将手册打开到那页展示给那群混混看。
    ......哪来这种手册啊!!
    「我说大哥哥们这下要怎么办呢?你们既然敢犯下这种大案,就要有觉悟接下来的校外教学-」业没有把话说完,茉莉就接了下一句:「恐怕都要在医院里度过了呢。」说完,门外突然传出了脚步声,当混混们得意地认为是自己的同伴们到来时,杀老师就出现了。
    之后,杀老师很生气:「敢用苍蝇不动般的龟速和骯脏的手碰我的学生,开什么玩笑啊。」
    「可恶,菁英就连老师都是特製的吗!」
    「他们不是菁英喔,他们的确是就读名校的学生,但在学校里被当成放牛班,连班级名称都是歧视的代号。但是呢...他们都在那种环境里积极面对各种状况,从来不像你们一样,只想把人拉下水来陪葬。这和学校与头衔没有关係,不管栖息在清流里还是浊流里,只要积极向前游,就能成长为美丽的鱼。」听完这些话,本来一直低着头的神崎有希子感到一股舒畅和明朗。
    杀老师打倒了几乎所有人,然后,他说:「我的好学生们,好好帮他们保养一下吧!让他们用身体彻底学会,校外教学的基础知识。」
    语落,几个人立刻绕到那些不良少年的身后,毫不犹豫的拿起手(钝)册(器),朝他们砸了下去。
    瞬间,后悔的心情浮上心头。
    挑错…下手的…对象了。
    看着那些人昏了过去,茉莉长吁了一口气:「幸好。」
    「还好是杀老师,不然我还怕事情没办法收拾呢。」衫野松了一口气。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应该早就解决了。」业努努嘴说。
    「别说那么恐怖的话啊!」渚惊吓。
    「就是你先揍了他们,事情才复杂化的。」茉莉不悦的瞪了业一眼。
    杀老师关心完神崎跟茅野以后,转过来问了茉莉:「浅野同学受了满多伤的呢,你看起来也还有些心有馀悸,还好吧?回去以后有澡堂,要不去泡一下?」茉莉摇摇头:「这倒不用,不过,喝酒可以。」杀老师想着:「喝酒啊……」下一秒:「欸欸欸?!浅野同学说喝酒?!」
    「啊,茉莉的隐藏属性出现了。」业幸灾乐祸,然后他就被茉莉打了一下。
    回程途中,茉莉和业一刀一刀的往杀老师身上刺,但他当然都闪开了。
    即使有些惊魂未定,还是要暗杀老师的!
    后来,暗杀计画中止了,除了绑架事件以外,狙击手也自愿放弃。
    晚上洗过澡以后,茉莉来到了贩卖机前,思考着:要怎么拿到酒呢?毕竟柜檯人员看着啊,总不可能直接光明正大的买吧?
    「呦,浅野同学来买饮料喝吗?」伊莉娜老师发话。
    茉莉顿时灵光一闪!
    「是啊,伊莉娜老师也是吗?」她回了一个笑容给伊莉娜老师。
    「这样啊......咦?浅野同学竟然叫我伊莉娜老师?!以往你不都跟着大家一起叫我碧琪的吗?!」伊莉娜本来已经快免疫了,但听见茉莉这么叫她,她不免还是有些兴奋。
    「是啊,但今天不一样,老师你希望我以后都那么叫你吗?」
    「当然好!」她一口答应。
    「那,伊莉娜老师可以帮我买两瓶酒吗?」茉莉压低了音量,避免被柜檯人员听到。
    「可是你还未成年......」伊莉娜老师小声念着,看着微笑的浅野茉莉,最终,伊莉娜老师还是妥协了,她点点头:「两瓶是吗?」
    「对!两瓶都是那种铝罐的水果酒。」咚咚两声,两瓶水果酒掉落,茉莉朝伊莉娜甜甜一笑:「谢谢伊莉娜老师!」然后她就挥手向老师道别。
    她打算晚一点把一瓶酒拿去给业一起喝。茉莉直接前往男寝室。
    女生寝室内,大家正如火如荼讨论着关于班上男生的事情,后来话题绕到了一直没有出现的茉莉身上。
    「吶吶,茉莉喜欢赤羽的事情,很明显吧?」
    「真的太明显了,虽然茉莉一直觉得自己藏得很好。」
    「这对如果成了应该很好玩。」莉樱嘿嘿笑着。
    「但不觉得有点恐怖吗?这两人的脑袋如果凑在一起的话。」
    「但赤羽害羞的样子我很想看啊。」
    「茉莉害羞的样子很好想像,赤羽的话......」几个女生脑中出现了脸微红的赤羽业。
    「为什么感觉有点...反差萌?」茅野笑道。
    「可是我觉得,就算我们不去管他们,赤羽也忍不了这么久。」矢田桃花这么说。
    「这倒是,尤其茉莉人气也挺高的,赤羽应该会很想赶快把她占为己有。」
    「那我们就在旁边静静看着吧?」神崎有希子难得露出这一面。
    茉莉走在走廊上,看见了杀老师黄澄澄的身影,但却发现他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听什么。
    这时,她起了玩心,她刻意放轻脚步走到杀老师身旁,之后,放大音量的说:「男生们,隔墙有耳!某隻章鱼在偷听!」
    「蠕呀!浅野同学怎么这样?!」茉莉扬起了一抹和业神似的笑容--
    带着戏謔的那种笑容。
    而男生们开门时都以一种可以杀人的眼神瞪着杀老师,然后,杀老师逃跑了,男生们追着杀老师跑,业则是走向茉莉,他拉着她的手走到民宿后面的小庭院。
    「茉莉。」业看起来很认真,茉莉有些惊吓,因为他这么认真看着自己的次数屈指可数。
    「什...什么事?」业弯下腰和茉莉平视:「你没事吧?」闻言,茉莉有些失望,愣愣的在原地看着业。
    结果,只是这件事啊......
    还以为......
    「茉莉?」业的手在女孩的眼前挥了挥。
    「啊?」她吓的回神。
    「没听到我说什么吗?」
    「有...我没事。」业挺直了身子:「傻瓜,有事记得说,毕竟今天......」业被茉莉打断:「别说,这个不是好的事情。」心情不太好,本来想和业喝酒的心情都没了。
    茉莉无奈。
    「你背后藏了什么?」最终还是被业发现了。
    「......是我从伊莉娜老师那骗来的酒,要喝吗?」业笑了:「还那么正大光明的说是骗来的。」茉莉歪头:「不要喝就算了,我自己喝。」接着转身就要走。
    「欸欸欸我要喝!」业跟了上来。
    如果能这样当朋友,好像.......
    不,她才不甘心就这样只当朋友。
    这时的茉莉,又在心里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本来想问业他喜欢谁的勇气就这样被自己弄没了。
    两个人坐在台阶上,业先打开酒喝了起来,而茉莉还未将酒打开来。
    这时,业叫了旁边的女孩:「茉莉。」
    「其实当时我特别害怕你也被抓走,直到你出现在巷子口,我才松了一口气,觉得幸好,幸好你没事。但看到你满身是伤,我又有点难受。」茉莉只是沉默。
    她又在心里问了那个问题--
    业喜欢的,是自己吗?
    「但当时抱了你,是真的忍不住。」大概,如果当时我再断一条理智线的话,我就会吻你。
    没听出业的话里之意,茉莉只是拿起酒瓶往嘴边送。
    怎么喝不到??
    「茉莉你的酒还没开。」
    「对喔!」业噗哧一笑,接过茉莉手中的酒把它打开后递给她。
    两人在月光下,喝着浓度很低的水果酒,享受着夜晚的凉风,以及,偷偷享受着,和喜欢的人相处的,微甜时光。
    此时的两人,丝毫不知道旅馆内部因为杀老师掀起了一场追逐战。
    。
    这段我完全大改!
    因为以茉莉的脑袋,她应该要设法逃跑或躲起来才对,改一改就变这样了。
    茉莉其实是个隐性小酒鬼ww
    但我不会写太多啦,这点大家大概知道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