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杀老师跟乌间老师借了一堂体育课,说要带大家去游泳。
    杀老师要带我们去游泳?要去哪里游?他这个样子跑出去不会有事吗?
    大家心里都有着很多的问号。
    「呦,渚,听说你昨天的那场暗杀很精彩呢,早知道我就去看了。」业说。
    「阿哈哈,那是对真人才能用的。」也是,毕竟如果是对杀老师,杀老师一定马上跑掉吧。
    对于业没有跟过去的举动,茉莉还在不爽,以至于她今天几乎都躲着他。
    早上......
    「早茉莉,你今天比较晚下来呢。」茉莉出门时,业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
    「恩,不小心睡过头了。」茉莉的语气很冷淡,但业并没有任何不同于平常的反应。
    「你竟然也会睡过头?真神奇。」一路上,两人也都没有什么对话。
    来到教室后,大家都疑惑,这两人之间的氛围怎么这么奇怪?
    好像有一道墙隔在他们中间。
    「不觉得浅野同学跟业同学今天的气氛怪怪的吗?」茅野枫小声的在渚耳边问。
    「......我也这么觉得,也许是吵架了?」
    「鏘鏘!为师我亲自清理的e班专用泳池!」杀老师兴奋的声音传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哇啊!真棒!」水池被老师精心打理,水质清澈,透明乾净可见底。
    看到这样的水,大家都脱下了外套和衣服,只剩下稍早换好的泳衣,就跳了下去。
    「凛香!来比赛!」茉莉来到e班后,因为和凛香国小就认识,所以跟她自然熟稔了起来。
    「茉莉,你刚刚有没有暖身?」经凛香这么一提醒......
    「没有......」茉莉搔了搔头。
    「真是的,等一下一定会抽筋,快点上去暖身啦,我陪你!」凛香笑着,之后拉过茉莉的手。
    「是的,凛香姊姊。」
    「不要乱叫。」
    茉莉跟着凛香暖过身后,两个人打算比一场,结果......
    杀老师吹着哨子朝她们喊了声:「你们两个不要比赛!游太急到时候出事怎么办!」然后就是一连串哨子的声音传来,杀老师根本严格过头了。
    然后仓桥就朝杀老师泼了水:「杀老师,接招!」
    「扭呀!!!」
    这种叫声是发生什么事了!!
    ......
    眾人傻眼。
    原来杀老师怕水!
    业伸手晃了晃杀老师的椅子:「杀老师,下来玩水啊。」语气里满满的挑衅。
    「扭呀!业同学快停手啊!!」这声哀号让大家又有些疑惑,直到杀老师装作没事的说:「只是不会游泳喔,不是因为触手吸了水会让我动不了喔......」
    ......结果还是说出来了。
    终于有个有用很多的弱点了,渚在弱点笔记本里写下杀老师怕水的这件事。
    「茉莉?」凛香叫了正看着调皮的业发呆的茉莉。
    「啊?」茉莉回过神。
    「要不要去那边呢?」茉莉正想回话,凛香却发出了一个疑问:「咦?」看她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后,茉莉回头一看,看见停下欺负杀老师动作的业正神情怪异的盯着自己。
    「看来要让你们谈谈呢。」凛香说着边把茉莉往业的方向推。
    「嗯......」茉莉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往业那里走了过去。
    看见茉莉往自己走过来,业出声叫了她:「茉莉......」
    「你想跟我讲什么?」茉莉直接开门见山。
    「你在生气。」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她真的生气的那么明显嘛?
    「没什么,就是我自己跟自己较劲,不要在意,给我点时间就好了。」茉莉故意撇开视线不看业。
    「是因为,你跑过去的时候我没有跟上去?」茉莉用「你怎么知道」的表情看着业。
    「你的心思太好猜了。」茉莉又再次移开了视线。
    业望向天空:「其实我只是想看,你会怎么处理,在没有我的情况下。」
    「什么意思?」
    「也许是小时候的关係吧,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我担心你太过依赖我。」闻言,茉莉失望的神情一览无遗:「你希望我独立点,是吧?」业点头。
    茉莉撇撇嘴:「我愿意依赖你是因为我信任你,你不会真的觉得我浅野茉莉毫无独立可言吧?」业的眼神有些波动,但他只是一直盯着眼前的少女,没有回话。
    「我没有你想的这么软弱,我也可以独立,会这么依赖你是因为我相信你,别讲的好像你多了解我。」拋下这句话,茉莉便转身离开了。
    而业,依旧没有跟上去。
    搞什么鬼啊!这人发疯吗!
    茉莉不悦,但她实在无法讨厌业,毕竟自己也喜欢他喜欢了很久。
    不过怎么突然这么想......
    业该不会,觉得很烦吧?
    「原来你在这啊。」就连学秀都找不到她的时候,是他打开被锁上的那道门,把她从那片黑暗中拉出来。
    这是在幼稚园的时候,某次大家一起玩捉迷藏,茉莉躲到了教室的工具间,却不小心被锁在里面。
    这段回忆一直都被茉莉放在心里,但是在这场梦境中,原本让人感到甜蜜的氛围却变了样。
    「我在这!!」女孩喊道,还一直拍着工具间的门,却没有人帮忙将之打开。
    在这场梦中,业,始终没有找到她。
    最后,是学秀打开了那扇门,之后笑着说:「姊姊,我找你好久了。」
    然后,茉莉看见学秀身后的业,正冷冷地看着她。
    「茉莉,别再依赖我了。」他这么说。
    「业!!!」茉莉吓得从梦中醒来,一身的冷汗,还微微喘着气:「是梦啊......」
    「姊?」学秀敲了敲房门。
    「进来吧门没锁。」茉莉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正想躺回床上,却看见从窗帘缝隙中隐隐约约透进来的阳光。
    「姊姊,已经七点半了,你怎么睡到现在?」
    「不知道。」茉莉摇摇头,印象中七点的时候闹鐘好像有响过一次,但被自己无意识按掉了。
    「我以为你已经出门了,直到刚刚听见你大喊一声。」茉莉抬手摸了自己微凉的额头:「没什么,作恶梦而已。」接着她翻过身想从床上站起,一阵晕眩却突然袭来。
    学秀眼明手快的扶住差点跌倒的姊姊,很是担心地问:「姊,你没事吧?」
    「我不去学校了。你赶紧去上学吧,放学帮我带碗粥。」茉莉示意想躺回床上,于是学秀就把她抱了上去。
    「好,有事情打电话给我,早餐我放在电锅里保温了,我帮你拿进来吧?」
    「好。」茉莉轻轻点头。
    「浅野学秀?」学秀出门时,遇到了在家门口等着的赤羽业。
    「赤羽业,你怎么会在这里?」学秀明知他是来等自家姊姊的,但他还是开口问。
    「我有事情要跟茉莉说,她出门了?」学秀看着业:「没有,她说今天不去学校。」
    「为什么?」
    「......」学秀没有回话。
    这人如果之后真的跟姊姊在一起,我不就要叫他姊夫了吗?
    学秀也不是在想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无非就是关于自己的尊严问题。
    「你说话啊。」见学秀沉默,业有些动了怒。
    「她身体不太舒服。」业低头,没有再说话。
    「没问题了?我走了。」业也没有叫住他。
    茉莉昏睡了半天,醒来时大概是中午,感觉到身体好了很多,于是她打电话叫了一碗粥外送,吃完以后换上制服,传了讯息告诉学秀自己去学校了,便出门上课。
    在打开教室门的瞬间,砰的一声,一台大型的机车模型倒地,罪魁祸首还一脸不爽的站在一旁。
    是寺坂把机车弄倒的。
    茉莉问号。
    这是发生什么事?
    原来,今天早上杀老师不知道从哪弄出一个很大的机车模型,由于吉田对此一直很有兴趣,所以他就跟杀老师聊了起来。
    但是吉田本来属于寺坂组,可是寺坂一直对杀老师很不满,今天这样,造成寺坂完全爆发。
    「真是...像虫子一样吵死人了!看我来驱除你们!」语落,寺坂拿出一瓶类似杀虫剂的东西开始喷,茉莉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业就跑到她面前用外套将她的鼻子摀住。
    等喷剂散去,业才放开了她,大家都安静的看着寺坂,只有业没有。
    他一直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茉莉。
    「你们很噁心啊!被那隻怪物操控的你们大家!都一样噁心!」
    「你是在不爽什么?不爽的话直接杀掉不就得了?这间教室可是允许的啊。」闻言,业不悦的回过头。
    他绝对在生气,因为我的事情。
    茉莉这么想。
    「好啊你,你想干架是吧?反正我很早就想......」没想到,业直接走上前捏住他的脸,还比了个嘘手势:「嘖嘖寺坂,这样不行喔!要打架的话,比起动口你应该要先动手才对呢。」再加上他的招牌肆虐笑容,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好笑。
    「放开我,有够无聊的!」寺坂直接拍开业的手,然后,转身就要走。
    虽然才刚来到教室,但看到眼前的场景,茉莉已经大概了解了情况。
    她当然也知道寺坂对自己有些意见,于是她叫住了他:「寺坂,就这样走掉好吗?」
    寺坂的脚步停下。
    「你会这么做,表示,你有计画吧?」茉莉有些挑衅的语气似乎让寺坂很不爽,他转过身:「是,我的确有计画。明天放学后换泳衣到泳池来!还有浅野,你只不过是一朵花而已,不代表你能这样嚣张,还是,你认为你是赤羽的女友所以这样无所谓?」茉莉翻了一个白眼:「我不是他女朋友。」然后,她往寺坂那里走去,抓住他的衣领:「还有啊,暗杀,是论实力的,像你,只不过外表看似厉害而已,拿出你的内涵啊!我不相信像你这样的人,可以暗杀得多成功!是,没错!我是一朵花,那又怎么样?我是外表看似柔弱,但内部却带着剧毒的花,跟你这种外表看似坚硬,实际上内部却是中空的空壳不一样。怎么?命令大家的口气很差啊,如果你希望大家帮忙你,就请你拿出你的态度!」说完,茉莉用力放开寺坂的衣领,在寺坂忿忿转身的同时,茉莉说了一句英文:「payattentiontoyourattitude.如果你了解,就了解,不了解,就请你多多充实自己的内涵吧。」
    「哇啊!茉莉你超强的!」
    「还真是第一次看到浅野骂人呢。」茉莉摇摇头:「这还不算是骂人,只是稍微呛他而已。」
    「对了对了,刚刚那句英文是什么意思?」
    「payattentiontoyourattitude.注意你的态度。」莉樱开口帮忙解释。
    「这句很好用呢!」大家只顾着感叹,没有人注意到茉莉和业两人的气氛还是一样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