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杀老师不知为何不断的流眼泪。
    「好噁心喔,杀老师你的眼泪怎么流不停啊!」
    「扭呀,这不是眼泪,这是鼻涕,我的鼻子在眼睛下方......」听着杀老师的解释,眾人傻眼:这哪分得出来!!!
    「听到是鼻涕,我总觉得更噁心了。」茉莉一脸嫌弃,而业今天都没怎么说话,只是偶尔偷覷茉莉。
    杀老师都自顾不暇了,自然没有注意到业跟茉莉的反常。
    这时,拉门被拉开,走进来的人是昨天放狠话的寺坂,杀老师一脸感动地衝上前握住他的手:「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呢!」他说得激动,因此那噁心的黏液不断喷到寺坂的脸上。
    寺坂虽然不悦,可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抓起杀老师的衣服就往脸上擦,接着他抬头:「喂,你别忘了,今天放学有暗杀。」
    「蠕呼呼呼呼呼,我很期待呢。」杀老师的语气带着满满轻视,看来他不觉得寺坂会成功。
    「还有你们大家,放学后记得换泳衣过来!」寺坂最终还是选择要翘课,他挣脱杀老师的手就要往门口离开,还不忘提醒大家。
    「一定要去吗?」有人问了这个问题。
    「呵,不来的话一百亿就由我独吞,爱来不来随便你们。」说完,寺坂就不屑地走了。
    「我才不去,他态度好差。」
    「就是啊。」大家讨论着放学不去的同时,杀老师的黏液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地面,杀老师看起来十分无奈:「各位同学,就去吧,我也很想看看他要怎么暗杀呢。」幸好茉莉早就注意到了黏液,她把脚缩到椅子上,盘腿窝着。
    「杀老师你不要用黏液攻击啦!!去就是了!!!」大家惊慌不已,毕竟这黏糊糊黄色的液体真的颇噁。
    「茉莉,你去吗?」业挣扎许久,最后还是朝茉莉拋出问题。
    茉莉淡淡瞥了他一眼:「去,不过我不会帮他,就是想看他失败的脸,仅此而已。」说完,茉莉就没再理会业,拿出自己的书翻了翻,周遭的吵杂也被她一併忽略掉。
    放学后,大家都换上泳衣,来到泳池。
    这是刚刚寺坂「命令」大家的。
    「喂!你!去那里!你!过去另一边!」
    茉莉和业虽然站得有些距离,但两个人的表情和动作几乎都一模一样,他们都是靠着树,并且百无聊赖地看着寺坂。
    突然,砰的一声,水道处的闸门被炸开,水流将大家往瀑布的地方冲。
    见状,茉莉急了,她想要跳下去救人,但被业拉住了手。
    「放手。我要去救人。」虽然茉莉讲得很平淡,但她的语气中尽是不可抗拒的坚持。
    「不要开玩笑,你下去说不定连你自己都顾不好了,还救人?」业也很坚持。
    「赤羽业!放手!」她更急了,再这样下去......
    「浅野茉莉!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敲晕,不要以为我做不到!」业也动了怒。
    「不是不希望我依赖你吗?这么希望我独立你就放手!!」茉莉也不在意自己说出了心里话,开始用力挣扎,不顾自己纤细的手腕会因为挣扎的力道而弄痛,就是设法挣脱业的箝固。
    「茉莉!有杀老师在不会怎样的!」虽然语气中还是带了点怒气,但业的态度明显的温和下来。
    「他们的目的就是这样!他们要杀老师碰到水无法发挥平时的二十马赫!你还不懂吗?!」而业抓住茉莉的那隻手却还是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茉莉气恼,用另一隻没有被他抓住的手直接就往他的脸挥过去。
    啪!轻脆的声音响起,业硬生生受了茉莉挥过去那毫无保留力道的一巴掌。
    「茉莉,你看,杀老师已经把同学都救上来了。」被打了一巴掌,业也不生气,反而直接转移话题。
    趁着业稍微放松了力道,茉莉用力甩开他的手,之后往白还有一段时间不见的糸成同学那里过去。
    「好久不见,杀老师。对了,我说一下,这水里加了会让你触手变迟钝的成分,没想到让寺坂做竟然成功了。」
    「不...不是我......」看着寺坂完全呆愣的样子,茉莉跟业马上了解--
    寺坂被利用了。
    茉莉没有仔细去听业跟寺坂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业揍了寺坂一拳,然而,这一拳似乎把寺坂给打醒了,寺坂就说要完全把自己交给业:「至少我能选择要让谁操控我,所以,赤羽,你来吧。」
    业冷笑:「喔?那你可得准备好......」
    「这个计画可是很有可能会丧命的喔。」茉莉淡淡看着两人,此刻的她还完全不知道业打算干嘛。
    在一旁的眾人听见业这凛冽的语气,十分困惑。
    「杀老师会这样任人摆佈是因为上面还有人质。」寺坂抬手指了掛在树上的原寿美铃以及趴在狭小岩壁边的村松和吉田。
    「原同学目前是最危险的,因为她体重的缘故,树枝很有可能随时断裂。」寺坂毫无自觉的讲出能够让人爆炸的话。
    茉莉冷哼了声,寺坂瞥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被赤羽业抓红的手腕上一瞬,接着他转过头对大家继续说。
    「寺坂,你这件衬衫是昨天那件吧?连皱褶都一模一样。」业的嫌弃完全没有要掩藏的意思。
    「是。」寺坂没有理会业的表情,应了声。
    「这样啊......」业转而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寺坂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后转为平静。
    看起来应该是交代完所有事情了,寺坂直接跳到糸成面前,老大不爽的对白大吼:「喂!你居然利用我!」白假笑了几声,寺坂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继续说:「有本事就来单挑啊!糸成!」白看起来有些兴味盎然:「喔?糸成,给他点顏色瞧瞧。」之后,糸成将攻击转向了寺坂,寺坂挨了糸成一记重击,茉莉直接扯住业的手:「你疯了!他寺坂是人啊!会受伤的!」业轻笑,说:「没事,看着吧,相信我。」
    话才刚说完,糸成开始打喷嚏、流眼泪,跟稍早杀老师被寺坂那瓶不知名喷剂喷到的反应是一样的,而白原本的泰然自若瞬间转为惊愕,这不用看他藏在面罩下的表情都能感觉到。
    茉莉瞬间明瞭,因为寺坂当时离那瓶喷剂最近,所以他的衣服上铁定沾上了最多那喷剂里的药剂,业就是看穿了这一点,才选择叫寺坂去吸引糸成碰他衣服上那些药剂。
    虽然方法不太温和就是了......
    接着,e班的同学一个一个跳进水中,喷溅的水花把糸成弄得全身都是水。
    「这样子,糸成同学你跟杀老师就是平等的了,我们大家也都不想奖金被夺走,再加上你们的计画刚刚也差点害大家丧命,况且寺坂也挨揍了,如果你还想继续,我们大家可不介意继续跟你玩水。」语气里满满的挑衅意味,业蹲在石头上,一副带头人的样子。
    「白啊,你能挖陷阱让人跳进去,同样地,我们也能直接在你面前凿坑,看你这么嚣张,会掉下去也是意料之中。」茉莉双手环胸,老神在在地对白说。
    完全忘记她刚才也被业的计画吓得不轻。
    「......糸成,回去了。」最终,白没有被茉莉激怒,反而结束了这场纷争。
    「咦?业的脸上怎么红红的?」杀老师发现了。
    「没什么,刚刚被某个自己可能都顾不好还要下水救人的笨蛋打的。」
    茉莉挑眉,一把火瞬间从她心底烧了上来。
    刚才她的手被他抓痛的帐还没算呢。
    「浅野同学吗?」杀老师又问。
    「杀老师是说我是笨蛋?」茉莉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盯着杀老师。
    杀老师作贼心虚的吹了吹口哨。
    「没错就是那个笨蛋,她的手应该也被我抓伤了,扯平。」业戏謔笑说,这下茉莉就忍不住了。
    她绕到业后面,然后,用力一推,把他推下水。
    寺坂他们看到业掉到水里,跟着跑过去欺负他。
    「赤羽业!你这个翘课惯犯!然后却每一次都在重要的时刻出场,抢尽风头!你要不要脸啊?!竟然叫我拿身体去挡!」
    「是呢是呢!我也这么觉得。」来到e班以后,茉莉幸灾乐祸的次数变多了。
    「那就让他多喝几口泥水!」看着业被几个人压制,茉莉还是完全没有想救他的意思,只是在一旁看戏。
    「喂茉莉!你不是很想救人?现在救我啊!」业挣扎着对着岸上的茉莉大喊。
    没想到她却撇过头:「要救也是看对象的好吗?」这句话换来了业的哀号。
    「吶吶小茉莉!刚刚他骂你笨蛋,你要不要也来欺负他?」莉樱笑着问。
    「刚刚我已经把他推下水了,况且我不想制服湿掉,所以算了吧。虽然我很想。」说完,茉莉还俏皮的眨眨眼,之后蹲在岸边:「掰掰呦业,我要先回家囉。」然后她愉悦的走回教室拿书包。
    走回家的路上,茉莉看着自己被业抓过的左手,暗暗叹了口气。
    这男人力气也够大的啊......都瘀青了......
    但想想那一巴掌打的应该也不轻,所以茉莉就不打算计较了。
    隔天,眼尖的茉莉果然发现业的脸颊似乎有着淡淡瘀血,她轻笑,之后业伸手拉住了她。
    「你好像很在意那番话?」
    「什么话?」茉莉选择装傻。
    「你别跟我装傻,我知道你知道我在讲什么。」想到这件事,茉莉就觉得不爽,她甩开业的手:「是,我在意,那又如何?」
    「对不起。」听见这句话,再加上业有些赧然的表情,茉莉愣住了。
    「的确是我不够了解你,所以才对你说那样的话,如果伤到你,我很抱歉。」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听到了他的道歉,她还是没有消气的感觉。
    但她没有再继续闹脾气,只是丢给业一个白眼:「放学请我吃饭。」业笑了:「嗯,想吃什么?」
    「放学再说。还有,你再讲这种不经大脑的话试试看,我就不原谅你了。」
    「知道了,不会再说了。」
    终于,两人再次并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