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时间,茉莉因为身体不太舒服就窝回房间休息,自然而然错过了伊莉娜和乌间老师的这场「告白」。
    回程途中,茉莉听着大家向她转述那时候发生的事,感到有些好笑,原来伊莉娜老师喜欢上了乌间老师这块大木头。
    真是一物降一物呢。
    旅程终于划下了句点,茉莉回到家时大概是下午五点多,还来不及跟学秀以及自家父亲说说话,她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她是在学秀的轻声叫唤下醒过来的。
    「姊姊,刚才赤羽打了电话过来,不知道要干嘛,打了大概五通,你要不要回个电话?」茉莉抬头看了看时间,晚上十点半了。
    「帮我拿手机过来吧。」学秀从善如流地从书桌上拿了手机给茉莉。
    「啊,不过学秀,你不是看业很不顺眼吗?怎么会帮我注意电话?」
    「虽然不是很喜欢他,但姊姊你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很开心也很幸福。」茉莉轻笑了一声,之后打开手机,果然,通知栏「恶魔」的未接来电有五通。
    『喂?你终于醒啦?打好几通你都没接,我就猜到你应该在睡觉了。』学秀没有去细听茉莉跟业的对话,只是蹲在旁边帮自家姊姊整理行李。
    「太累了,肚子也还有点闷痛,就睡了一下子,怎么了?」
    『明天要不要一起念书?来我家。』茉莉抬头想了想:「好啊,那明天下午我去找你?」
    『早上呢?』茉莉嘿嘿笑着:「我想多睡一下,起床吃完午餐出门刚刚好。」
    『我明天中午去你家蹭午餐好了,顺便接你。』赤羽业很自然地说。
    「欸?你认真吗?」茉莉有些讶异。
    『认真,我很久没吃你做的饭了。』
    「可是明天学秀说要煮欸。」
    『那就让他帮我多弄一份吧。』帮「姊夫」做饭应该不为过吧?
    这是业的潜台词。
    「好吧,我爸明天有一场会,所以他一直到下午都不在家。」
    『啊...理事长好像还是不怎么待见我呢,刚刚本来想反悔。』赤羽业笑了。
    「早知道就不说了。」
    『这么不希望我去找你吃饭?』茉莉莞尔一笑:「那倒不是,就是想闹你。」
    『欠揍。明天见,茉莉。』业乐呵呵的骂了句。
    「嗯,明天见,业。」掛上电话后,茉莉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个人,对于那晚的吻绝口不提呢?
    他不会想就这样过去吧?!
    「姊?」学秀帮茉莉整理完行李后,开口叫了她。
    「怎么了?」
    「明天赤羽那傢伙要来我们家吃午餐?」应该是听着茉莉单方面的回话推敲出来的吧。
    「对,你能帮忙多弄一份吗?」虽然学秀看起来百般不乐意,但他还是答应了:「算了,如果是姊你拜託的,我就勉强帮忙吧。」茉莉揉了揉学秀的头顶:「你这小子讲话很欠揍啊。」
    谁都没想到,在学校气场强大的浅野学秀,竟然是个姊控。
    隔天十一点半茉莉起床时,学秀已经在厨房忙碌了,而业也出现在家里的客厅。
    茉莉打着呵欠走到学秀旁边:「今天吃什么?」
    「我简单弄个炒饭还有汤,你空腹不要吃负担太重的。」平时在学校总是掛着制式微笑的学秀,表情难得柔和。
    「啊,我弟弟真的太贴心了。」茉莉蹭了蹭学秀的手臂,之后离开了厨房,跑到在沙发上打着游戏的业身边。
    「终于起床啦?懒猪。」茉莉嘖了声,狠狠瞪了业一眼:「说谁懒猪呢,你也差不多,自己弄午餐都懒,跑来我家蹭饭。」业难得没有回懟,关上游戏机,朝厨房喊了声:「浅野会长,你煮了好~久啊。」茉莉巴了业的头一下:「你讨打。」学秀端着一锅汤走了出来:「好了啦,吵死了。」业摸着刚才被茉莉打的地方从沙发上站起,走到餐桌前面:「感觉还不错,原来浅野会长是居家好男人啊。」
    「赤羽业,你真的很想被打对吧。」茉莉伸出一隻腿想踢业,却被业闪过,然后茉莉就因重心不稳而往旁边倒了下去。
    业眼明手快的接住了她,去拿餐具的学秀从厨房走出来时,看见自家姊姊和赤羽业这个「不速之客」抱在一起,放下餐具就走过去把两人拉开:「不要对我姊动手动脚!」业又恢復了以往那戏謔的笑容:「不抱她的话要让她跟地板亲密接触吗?」学秀冷冷地看了茉莉一眼:「是因为差点跌倒才让他抱的吗?」茉莉微微红着脸:「嗯,对。」而茉莉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就算毫无理由,我也会愿意让他抱......
    三个人坐在餐桌前吃饭,偶尔几句互呛,但气氛却没有一丝凝重,彷彿回到了那一连串的事故之前。
    浅野学峯的学生出事之前,浅野季夏过世之前,浅野父子的关係恶化之前。
    吃完午餐后,茉莉自愿去洗碗,学秀和业难得和平的坐在沙发上聊天。
    「季夏阿姨的忌日,快到了吧。」业开口。
    「嗯。虽然是学期初,但那天姊姊得请假了。」浅野季夏,是茉莉和学秀的母亲,浅野学峯的妻子。
    「9/2...这么说来,秋天也快到了。」每个季节都有分三个阶段,以夏天来说,就分为孟夏、仲夏以及季夏,分别对应的是初夏、盛夏以及末夏。
    浅野季夏就是出生在夏天的尾巴,所以取名为季夏。
    九月,夏末秋初。
    令人心痛的是,在浅野季夏生日那天,也同时是她的忌日。
    「今年,你也一样等9/3再去吧。」以往业都会在9/3这天才去看浅野季夏。
    「嗯。」毕竟浅野学峯大概还是不愿意见赤羽业吧。
    「我洗好了,我去拿好书就走吧业。」茉莉从厨房走了出来,说完这句话后便鑽进了自己房间。
    学秀看着书房的方向,对业说:「里面那台钢琴,我姊有时候还是会去弹,因为那是母亲留给她的,虽然父亲和我一开始是想保持原状不动,但姊姊却觉得,与其放着不用,母亲应该更希望有人能代替她继续弹奏它。」
    「是啊,季夏阿姨对钢琴的喜爱远远超过我们的想像,而茉莉也是。」
    「赤羽。」学秀严肃地叫了业。
    「那几天,多多照看姊姊的心情,我怕她只是闷在心里都不说,虽然已经过去了快七年,但我相信她心里还是不好受,开学后她部份时间都在e班,你和她待在一起的时间也比较多,更何况......」学秀讲到这停顿了一下。
    「比起我,姊姊她在对于母亲的事情上似乎比较信任你,虽然我很不想承认。」学秀的表情有着显而易见的烦躁。
    而业有些讶异:「怎么说?」
    「母亲过世那天,还有丧礼那天,她都只在你面前哭了,不是吗?」
    「那应该是因为她觉得你也很难过,所以不想把自己的悲伤加在你身上吧。」
    「所以才要让你看着她啊。」学秀瞪了业一眼,而业也斜睨了学秀一眼。
    看来这两人还是无法和平相处太久。
    「走吧业。」茉莉关上房门,走到业面前。
    业站起身,很自然地接过茉莉手中的包包,之后便往门口走去。
    「学秀,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知道吗?」茉莉边穿鞋子边叮嚀着。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学秀有些无奈,怎么在她眼里,自己好像永远长不大。
    「啊,能不打电话来最好,你姊就借我一天啦。」业一脸欠揍。
    「那我还是打电话好了。」业完全将这句话当成耳边风,之后就跟着茉莉走出门。
    「刚刚跟学秀聊什么了?」
    「没什么,反正没吵起来。」业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为什么他还是完全不说关于那个吻的事情!
    之后两人一路上都没有对话,一是太阳太大茉莉有些慵懒,二是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来到业家以后,茉莉立刻鑽进业的房间开了冷气,之后盘腿坐在业的床上翻着书。
    「你也太自然了吧。」业缓缓走进房间,关上门。
    「啊,你房间的冷气还是一样很快就凉了。」看着茉莉满足的笑容,业看得有些走神。
    这让他想到茉莉坐在行李箱让他拖着跑的那天。
    跑了一小段路以后,茉莉没有从行李箱上下来,业推着她不疾不徐地走着,两人一如既往拌嘴聊天,但业却觉得莫名幸福。
    看来,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这样吧。
    业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只知道,当自己意识到这件事时,自己已经完完全全栽进去了。
    「业,你要站在那罚站到什么时候?不是说要念书?」茉莉知道业想念书的理由,所以前一天晚上才会答应。
    是因为期末考的惨败,让业有了警戒心。
    赤羽业想起了当时杀老师说的话......
    「蠕呼呼呼呼呼,我们的赤蛙失败而归。」业小脸一红,没有回话。
    「你有看过浅野同学的考卷吗?她的答案简直是完美,我所有的拓展课,她都有乖乖的出席,跟业同学不一样的是,她没有轻敌,很认真的在面对每一道题还有每一个人,她能打败浅野学秀拿下第一,说真的我不太意外。反观业同学,你不但退步了,对班上这次的暗杀也没有半点贡献。」业整个人像极了一隻炸毛的猫,他明明可以立刻掉头离开,可是双脚却像是被钉住了一样,他只能被迫杵在原地被杀老师教(羞)育(辱):「业同学的惨败为师可是早就料到了喔蠕呼呼呼呼呼。」杀老师的触手不断戳着业的脸,终于,业找回了行动能力,他不悦地把触手拍开,然后带着低气压走回教室。
    「茉莉!走了没?」原来莉樱约了茉莉一起去吃点心,为了庆祝两人期末考考到好成绩。
    「来了来了!咦我手机呢...?」业从后门的窗户看见茉莉弯腰在抽屉里翻找着,然后拿了手机就从前门跑掉了。
    业缓步走到茉莉的座位前,看见她抽屉里的几张考卷,他鬼使神差的把所有考卷都拿出来看,除了社会科,她各科都是第一名,茉莉写的答案也都是满分解答,她毫无保留自己的实力,以百分之两百的状态在考试。
    业叹了口气,把考卷丢回去抽屉以后,转身离开了教室。
    「业?」茉莉的声音把业给拉了回来。
    「啊,想了一些事情。」
    这时,业口袋中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是业的母亲赤羽秀子打来的视讯电话。
    业无奈地按下接听,之后抬起手让电话另一头的女人能够看见自己完整的脸。
    「我们小业最近还好吗?」赤羽夫妇长年在国外旅游,所以业常常一个人在家,这让茉莉多了一个可以放松的空间。
    「嗯,最近还好。」这时,女人眼尖地发现在业身后的女孩。
    「后面是茉莉吧?好久没看见她了,让她过来我看看。」业抿抿唇:「茉莉,你来一下,我妈想看看你。」闻言,茉莉从床上爬下来,跑到业身边:「秀子阿姨好!好久不见!」赤羽秀子笑开:「茉莉还是一样漂亮呢,看起来过得不错,学秀呢,他过得好吗?」茉莉点头:「嗯,他过得也不错,秀子阿姨放心。」赤羽秀子没有问为什么茉莉在家里的原因,自家儿子和这女孩互相喜欢的事情她心知肚明。
    「行,我就是打来看看儿子过得好不好,有没有想我。」
    「妈你放心,我不会想你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我还不知道吗。」
    「你和爸要回来吗?」
    「没有,就是要去下一个地方了,问问你需不需要伴手礼。」业毫不犹豫地摇头:「不用了,你们夫妻俩玩得开心就好。」赤羽秀子点点头表示了解,之后又和业嘮叨几句后才掛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