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白银周。
    「抱歉啊,难得的白银周还把大家找来,为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全球供给量过多的鸡蛋,因为卖不出去被大量处分掉的问题。」
    「为了避免浪费这些鸡蛋,又同时可以暗杀杀老师,我想了一个计画......」计画和执行方案都是由茅野枫想的。
    e班的气氛和乐融融,大家兴奋地讨论着製作大布丁的事情,这时,班长磯贝提出了问题:「话说浅野同学怎么没来啊?昨天的讯息也没有看过。」
    「啊...忘了跟大家说,茉莉家里有点事,这几天都不会来。」业开口。
    「发生什么事了吗?」业低头想了想:「就是...明天是茉莉母亲的忌日。」业思考过后还是决定告诉大家。
    「之前茉莉好像提过,说浅野理事长会变成现在这样是因为有两个很重要的人离去,其中之一不会就是......」茅野枫想起球技大赛时茉莉对自己说过的话。
    「对,就是茉莉的母亲。」几个人点点头表示了解,之后便把注意力拉回茅野的大布丁计画上,气氛又再次热络了起来。
    这天的茉莉和学秀在家中准备着隔天需要用的东西,而浅野学峯一直待在书房里没有出现。
    e班的大布丁也完成了该有的进度。
    隔天一早,大家来到了操场,接下来要拔掉冷却管、解除外部的锁、拿掉模型,以及利用胶质和寒天来固定外部,最后淋上焦糖酱再用火烤过。
    大家看着完成的巨大布丁,有说不出的成就感。
    再来就是让杀老师把它吃掉后,引爆里面的炸弹。
    想当然,炸弹被杀老师发现了,不过,杀老师把剩下的布丁清理乾净后分给了全班,之后多拿了一份给业。
    「业同学今天会见到浅野同学吧?把布丁拿给她吧。」
    「对呀,茉莉这几天的心情应该不会太好,吃点甜的会好些。」业有些意外地看着大家:「你们......」然后,他轻笑了一声:「你们的心意她都会收到的。」
    另一边,浅野学峯的车上,茉莉穿了一件黑色的洋装,没有过多的装饰,很简单很朴素,而浅野父子则是都穿了黑色西装,没有多馀的顏色,整个车上都只有黑跟白。
    这样有些冷清的气氛和e班的欢乐有很大的对比。
    「妈,我们来看您了。」学秀轻声对着墓碑照片上的女人说。
    在某处的山上,有着一座墓园,这里清净、风景优美。
    茉莉弯下腰放了几朵茉莉花在墓前,然后行了个礼,之后就往车子的方向走去。
    不久后,学秀也离开了墓园,走到茉莉身旁。
    墓园只剩浅野学峯一个人,他没有说话,只是在女人的照片前坐下。
    一坐,就是大半天。
    茉莉和学秀也习惯了父亲这样,所以他们总是会在父亲一个人待着的时候在山里到处走。
    「姊姊明天会和赤羽再来一次对吧?」学秀打破了沉默。
    「嗯,对。」
    「其实我不懂为什么父亲这么排斥见到赤羽。」
    「因为看到他,会让爸想起妈妈吧,平时看我们已经想起很多了,看到业应该又会勾起更多的回忆。」
    「姊,我还是,没办法谅解他。」
    「我知道,我也花了一段时间,再加上亲自看到那些简讯。」
    「那些简讯......」
    「嗯,我之前也跟你提过吧?爸总是会在这天晚上在钢琴前面喝一个晚上的酒,前年是因为他喝醉了我才意外看见他的手机。」学秀没有回话。
    「简讯很少,因为一年也只会发一则,可是每一则都是他对妈妈的思念以及抱歉,说真的,我没办法在看完这些以后,还这么冷血的继续怨他。」
    「他是我们的父亲,是妈妈的丈夫,他也是人类,他的心也会痛。」
    「学秀,试着打开你的心去谅解吧,当年的意外并不全然是父亲的错,发生这种事我想谁都不乐见啊。」学秀还是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
    「行了,我有点饿了,回车上拿点吃的吧。」学秀点点头,跟着自家姊姊回到停车的地方。
    两人吃完东西后,又再到处走了走,直到黄昏,茉莉才领着学秀回到车上。
    不久后,浅野学峯也回来了,三人便下了山。
    一路上,都没有任何对话。
    回到家换下衣服后,茉莉正准备想传讯息告诉赤羽业明天别迟到,业就来了电话。
    「茉莉,到家了吧?能下楼吗?有东西给你。」茉莉应了一声,之后就离开了房间。
    家门打开,业就在门口。
    「这是这两天班上做的布丁,有你的份。本来想暗杀杀老师但失败了。」茉莉轻轻点了头:「谢谢啊,明天别迟到了。」业难得没有嘴贱,因为看见了茉莉眸中少有的疲惫,以及许多不符合她的情绪。
    例如悲伤。
    所以业只是乖巧的点点头,以及向茉莉道了晚安。
    在打开门回到屋里前,她也回给业一句晚安。
    彻底关上门之前,茉莉听见业说了一句:「有事情就说,不要硬撑。」她轻轻点了点头。
    也许是今天跟学秀说的那段话作祟,茉莉感觉比往年还要来的低落,某段记忆在她脑中浮现。
    那是在她国一那年,去墓园看过母亲回到家以后,茉莉本来想就这么睡下的,但当她看到书房紧闭的门以后,便打消了回房间的念头,鬼使神差地走到书房前。
    浓浓的酒味。
    无奈地叹了口气,父亲又把自己关起来喝酒了。
    虽然茉莉对父亲还是不怎么谅解,但她心软了,走进厨房帮躲在书房喝酒的父亲泡了一杯温的蜂蜜水。
    这时候的学秀已经回到房间,估计是睡了吧。
    都已经快十二点了。
    叩叩,茉莉敲了敲书房的门:「爸,我泡了一杯蜂蜜水,你开门一下好吗?」几秒后,门喀啦一声开了,茉莉推开门,看见父亲有些摇摇晃晃地走回钢琴前。
    「爸,你还好吗?」茉莉把蜂蜜水放在书桌上,跑上前扶住脚步不稳的父亲。
    「没事...茉莉,扶我回房间去吧。」茉莉点点头,之后吃力地把他撑住,然后扶他躺到床上。
    后来浅野学峯喝掉了茉莉泡的蜂蜜水,喝完以后他就闭起眼睛陷入了沉睡。
    在茉莉离开房间时,她听见了躺在床上的父亲轻轻的唤了声「季夏」。
    她愣了一秒,之后关上房门,走回书房。
    在整理酒瓶跟酒杯时,茉莉瞥见钢琴上的那支手机,是浅野学峯的手机,萤幕没有关上。
    也许是好奇心驱使,茉莉缓步走到手机前,伸手将之拿起,当她定睛一看手机上的画面时,心倏地一突。
    画面停留在简讯,有好几封是单方面发出的讯息,而另一头却再也不会有任何回应。
    【我想你了,季夏。】刚发出去不久。
    【虽然说了很多次,但我还是想说,我爱你,季夏。】去年9/2发的,茉莉小六那年。
    【季夏,生日快乐,回来好吗?】前年9/2,也就是茉莉小五那年。
    【季夏,对不起。】茉莉小四那年。
    【季夏,以往都是你叫我回家吃饭,现在我也煮了你爱吃的,回家吧。】茉莉小三那年,也就是浅野季夏过世的那年,在她刚过世的一个月内,几乎都是类似的讯息。
    看到这些讯息的茉莉,眼泪不受控制的就这么滑落,一滴,两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项鍊似的,最后,全部溃堤。
    她扶着钢琴蹲下,抱着手机撕心裂肺地哭了好久好久。
    再往前的讯息,茉莉只有看一点点,因为她知道,再看下去,她会完完全全崩溃的。
    【学峯,今天早点回家吃饭,煮了你爱吃的。】这是母亲发给父亲的最后一则讯息。
    儘管两个人为了父亲的教育理念吵过几次架,但茉莉知道,父亲和母亲还是很相爱的。
    好想,见到业。
    想是这么想,但是茉莉和业还在冷战没有和好,所以这样的想法也只能压抑。
    茉莉抱着手机在钢琴前面哭了几乎一个晚上,然后靠着钢琴睡着了。
    隔天一早,浅野学峯回到书房要拿回他的手机,却看见茉莉拿着手机睡着的画面,眼角似乎还有些泪痕。
    见状,浅野学峯有些不知所措又有点无奈,走上前想悄悄拿走茉莉手中的手机,却没想到她就这样醒了。
    「???」这是浅野学峯。
    「......」这是浅野茉莉。
    突然,茉莉从地板上跳起来紧紧抱住浅野学峯。
    后者完全愣住,直到她在自己怀里隐隐啜泣,他才反应过来。
    他拍着茉莉的肩膀,耐心的等她哭完。
    「不是你的错......」闷闷的声音来自怀中,虽然音量不大,但浅野学峯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没有回话,只是继续安抚着自家女儿。
    和季夏相似的脸蛋,虽然总是提醒着浅野学峯那个女人确实在他生活中存在过,但他心里其实是温暖的。
    「季夏,你女儿,真的跟你一样。」
    虽然季夏反对浅野学峯的教育理念,但他还是无法继续之前的方式,毕竟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所以他逐渐的,变成了现在这样。
    甚至到有点丧心病狂的程度。
    自己也知道那女人一定完全不想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可就是无法停下来。
    也许是缺一个机会,让自己再变回去的机会。
    直到杀老师那个超生物出现。
    茉莉考到第一名是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因为他知道,茉莉的社会科不好,也一直觉得自己给学秀灌输的理念是没有问题的。
    不行,再这样下去,茉莉会觉得杀老师才是对的。
    于是他变本加厉,在下学期的期末考,亲自担任a班的班主任,用自己引以为傲的教学方式,点燃主校舍这些人的恨意。
    但他当然没想到,自己会输的一败涂地。
    这天早上,赤羽业早早就在茉莉家楼下等着,手中还有一束茉莉花。
    「抱歉,久等了。」茉莉一扫前一天的正式与清冷,今天的她看起来比较像是一个正值青春的国中生。
    她没有再穿昨天的那套黑洋装,她穿了一件黑色的七分直筒裤,白色的上衣扎了进去,再加上一条腰带,脚上穿的是白色球鞋。
    虽然还是只有黑白,但却显得有活力多了。
    赤羽业则是穿了学校的制服,因为他下午还想回学校。
    「茉莉,今天下午要一起去e班吗?」茉莉没有犹豫的开口:「去。」
    「那你怎么没穿制服?」
    「我妈比较喜欢看我穿便服嘛。」茉莉晃了晃手中的纸袋,里面装的是她的制服。
    两人上了公车以后,暂时没有了对话。
    。
    第二季会比较多浅野家的事情,因为当初在看动画时我一直有疑问,既然有机会写同人文,那我就来把原着中未写到的部分用我的方式创作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