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设定为茉莉二十四岁时,赤羽业死亡。
    与正文无关!与正文无关!与正文无关!请勿当真!
    我只是想挑战虐到爆炸的文而已,不喜勿入,本篇番外be!
    。
    一名少女站在顶楼俯瞰灯火通明的城市,不断吹来的冷风让她不自觉打了个冷颤,她轻轻闭上眼,脑中浮现了她和那个男人相处的一点一滴。
    「业,问你喔,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啊?」这是两人高二时刚段考完跑出去玩的时候,他们坐在草地上,看着一望无际的星空,女孩语带笑意地问了身旁的男孩。
    「你想什么时候嫁,我就什么时候娶。」赤羽业宠溺的摸了摸女孩的头,甚至还低头亲了一下她的脸颊。
    「那你现在跟我求婚吧。」浅野茉莉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甚是可爱。
    「不行,再怎么样也等你大学毕业,现在就把你拐跑,我怕你爸跟浅野学秀杀了我。」赤羽业戳了戳她的脸,笑道。
    「我大学毕业要二十五岁耶。」听见这句话,业的笑意又扩大了些:「你就这么肯定你会考上医学系?」
    「废话,我可是浅野茉莉,三类组排名第一固定人员浅野茉莉。」赤羽业哑然失笑,把她抱进怀里,说:「我相信你考得上,一定可以。」茉莉靠在业的怀里,撒娇似地开口:「我们一定会成为东大最闪的情侣。」赤羽业把她抱得更紧:「这是必备吧。」茉莉开心的笑了几声,然后抬起头,吻上男人的唇。
    「业!你查榜了没?」茉莉沿路狂奔来到了赤羽业的班级,赤羽业本来有些慵懒地站在走廊上,看见迎面跑来的少女,他转身面向她,而茉莉直接扑进业的怀里:「我考上了!」业听见这句话,也伸手抱住了她:「恭喜,我就知道你可以。」茉莉抬起头问:「业,你也考上了吧?」赤羽业扬起一抹得意的笑:「考上了。」茉莉开心的踮起脚尖在业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两人一直期待着大学生活的到来,可惜事与愿违,赤羽业还来不及等到开学,他跟茉莉两人在暑假的某天搭着电车出去玩的时候,遇上了一场严重的列车出轨意外。
    「业!」赤羽业吃力地撑起身子,茉莉躺在他身下,身上有几处明显的外伤,而赤羽业的头正不断流着血,血滴落在茉莉的脸上,她知道,业会伤得那么重,都是因为保护她。
    「业,你撑着,不要睡,拜託--」茉莉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业已经没有力气撑着身体了,他整个人瘫倒在茉莉身上,茉莉紧紧抱着他,不断重复同一句话:「业,不要睡着我拜託你。」
    「不要睡着!」
    「业你撑着拜託。」赤羽业勾起一抹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吻了茉莉,然后他就闭上了眼,永远的。
    「业,你别吓我,醒醒,求你了,业!!」茉莉悲痛欲绝的声音回盪在了无生气的电车车厢内,在等待救援的途中,茉莉明显感觉到,业的体温缓缓消逝,直到最后一丝温度也没了,茉莉崩溃大哭,然后渐渐失去了意识。
    这场意外,茉莉因为业的保护活了下来,但是在那之后,她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唸书、喝酒、写日记、睡觉,哭了又哭,她只是一直哭,半夜醒来,看到放在书桌上的照片,她又继续边喝酒边哭,然后又陷入沉睡,就这样无限循环,速水凛香跟中村莉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莉樱为了她从国外回来半个多月,而凛香则是搬去跟茉莉一起住了一段时间,就怕她又半夜犯傻,一个人边喝酒边哭边看照片,浅野学秀也时不时会陪茉莉出去走走,浅野学峯则是在女儿想喝酒时陪她喝个几杯。
    大概过了三个多月以后,茉莉渐渐结束了那段黑暗的日子,她开始好好睡觉,好好唸书,开始参加一些平时不参加的聚会,她身边几个人看到这样的改变也就放心了些。
    但,没有人知道,茉莉其实一直都没有走出来,她只是强装出开朗的样子,因为她不希望大家担心她。她把她的悲伤跟思念通通写在日记里,因为没地方能倾诉了。
    她把在手机里有他的照片通通洗出来,整理成一本相簿,夜深人静时,她就会拿出来看。
    还有一如既往地,她三不五时就发讯息给业,想像他如果还在的一切,那些讯息,那些日常,好像是昨天才发生过的事情而已,都已经过去六年了,她依然无法释怀。
    看着照片里笑得灿烂的一男一女,一滴,两滴,泪水止不住地滚落。
    「为什么都不来梦里看我...?」流出来的泪水是滚烫的,可她的心却是冰冷的,从赤羽业死后,她就觉得她好像缺了些什么,心碎满地,她也不想捡起那些碎片拼回去,不想被那些碎片刺伤,不想拼完以后发现自己身上缺了好多好多大小不一的部分,她和赤羽业二十几年的回忆就好像梦境一般。
    一切似乎都在提醒着她,他在她的生命里热烈地活过,在她的心里深切地住过,在她的脑海里鲜明地存在过。
    她常常传讯息给他,儘管知道另一头永远不会有回应,但她还是一直发,就像以前跟他分享日常一样。
    【开学了,医学系的大家感觉很好相处,教授是个幽默的老人家,他说我们这届的顏值都很高。】
    【今天我跟系上的同学们去唱歌,大家唱得都好好听,我唱了两首。羡慕吗?大学很好玩的。】
    【业,你再不来看我,我就跟别的男生跑了喔。】
    【为什么都不来看我?】
    【赤羽业你还爱我吗?】
    【交往六周年快乐。】
    【业,生日快乐。】
    【情人节快乐。】
    【明天要回3-e去打扫,好久没看到大家了。】
    【我的论文过了,教授说我可以提早见习,甚至可能提早毕业,如何?你女朋友优秀吧?】
    【今天我开始见习了,医院的消毒水味好重,不过我应该很快就能习惯了吧?】
    【原本见习要两年,但是教授跟老师都说我可以提前一年转实习,你很为我骄傲对吧?】
    【今天经过经济產业省,好像能想像你在这里工作的样子。】
    【业,实习第一天好累,你来看看我好不好?】
    【身上有消毒水味已经是日常了,我感觉我的衣柜都充斥着医院的味道。】
    【业,明天是我的毕业典礼,你会来看我吧?】
    【我今天毕业了,你要娶我了吗?】
    三岁,两人初识。
    五岁,她喜欢上他。
    六岁,他喜欢上她。
    十二岁,两人大吵一架,因此冷战了一年。
    十四岁,他们和好了。
    十五岁,他们交往。
    十七岁,他们偷偷对彼此许下终身。
    十八岁,他就这么从她生命里离去。
    二十二岁,她作为见习医生第一次穿上短白袍,可惜他看不到。
    二十三岁,她正式成为实习医生,可以进手术室观看手术过程,无奈这份喜悦她却无法与他分享。
    二十四岁,她提早毕业一年,她是那一届毕业生的宣誓代表,她站在讲台上认真宣誓那闪闪发亮的样子,他也无法亲眼目睹。
    他过世的这六年,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没有出现在她的梦里,一次都没有。
    时间线拉回现在,她的毕业典礼跟谢师宴结束后,她身穿白长袍站在自家的顶楼,十八楼的风很冷很刺骨,虽然已经是春天,但夜晚的温度却依旧那么低。
    茉莉从口袋里拿出一枚戒指,这是她自己买的,她轻笑了一声,把戒指套上自己的左手无名指,说道:「业,我愿意。」他说过的,说过自己一毕业就会娶她。
    婚纱跟白袍都一样是白色,她想穿着这身白长袍去见他,告诉他自己做到了,成功成为一名医生了,而且,她愿意嫁给他。
    然后,她一跃而下,快速下坠的风狠狠刮在她脸上,可她却没有任何感觉了。
    她的命,是他救的,她好好活完了整个大学生涯,接着朝他奔去。
    她没有不珍惜这条他给她的命,这六年她过得非常精彩,如果要她说的话,她会说:「我把所有人生都活在这六年里了。业,我现在就去见你。」
    她不能没有他,她想他想得几乎快发狂,这天,她已经规划了许久。
    砰的一声巨响,一名女子躺在人行道上,尖叫声四起,她白色的长袍被染成一片怵目惊心的血红,而她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着。
    白色的医生袍,在此刻似乎变成了一套美丽的婚纱,她好像看到业在前面向她招手,于是她奋力朝他奔去,然后紧紧抱住了他。
    「我们私奔吧。」
    #
    虽说登上排行榜是很快乐的事,但我依旧想写虐文。
    撒糖就留给正文吧,这篇的目标就是让读者看哭(?就算只有一个也行。
    我最初最初是想写甜的,但后来有个灵感在我脑中乍现,于是就变成这样了。
    这篇跟正文完全没有关联喔!正文不会有这么虐的东西。
    明天加更一集正文!凌晨三点公开!
    谢谢大家这么支持我让我能登上排行榜,没有你们,我什么也不是。
    我爱你们!!!(爱心发射!)
    虐不虐请留言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