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跟茉莉在学校的站牌前下了公车。
    茉莉的脸色有些苍白,业很是担心,他晃了晃牵着茉莉的那隻手,问:「还好吗?」听见这个问题,她抬起头看向业,回道:「还好,就是刚刚作恶梦了。」业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茉莉转身抱住了他:「抱一下就好。」业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伸手回拥了她,安抚似的拍着她的背。
    「充电。」因为不久前确认的关係,茉莉大胆了许多,她抬起头,眼带笑意地补充道。
    烈日当空,两人站在公车站的屋簷下紧紧相拥,直到茉莉轻轻推开了业,而业顺着她的力道放开了她,他们才一起前往e班教室。
    「好热,这么热居然要爬山。」茉莉方才有些悲伤的情绪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办法,谁叫这是e班呢?」茉莉叹了口气,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还没换制服。」
    「去到校舍再换吧。」终于爬到了平地,现在的大家正要玩类似官兵抓小偷的游戏,杀老师帮忙看守,乌间老师抓人。
    茉莉换了运动服后走进队伍内,跟着业还有大家躲进后山里。
    没过多久,有人出局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大家都不禁感叹,乌间老师其实也是怪物一个。
    「对了,既然是官兵抓小偷,那只要碰到被抓的人就能救他们了吧?」杉野丢下这句话就跑了,而业嗤笑:「杉野还真蠢,谁有办法瞒过那隻音速章鱼的眼睛去碰他们啊?要是有办法的话我们早就杀掉他了。」在远处草丛看到杀老师跟几个同学待在一起的一幕无奈道:「说的也是。」
    茉莉扯了扯业的衣角:「业。」
    「干嘛?」
    「那隻章鱼很容易被收买吧?」业歪了歪头回道:「对喔,还有贿赂这招。」说完,几个人就收到了不久前被抓住的同学们被放出来的讯息。
    「看来是杀警官收贿了吧。」茉莉的心情好了很多,她一边注意着四周,一边嘲讽杀老师,说完,她突然示意几个人快跑,因为她感觉到乌间老师在附近。
    方才躲在一起的几个人瞬间被打散,茉莉笑了起来,她有把握一次都不会被抓到。
    也许是因为有了前例,之后被抓走的同学们无不使出浑身解数设法「诱惑」杀老师,因此,被乌间老师抓到的人没过多久就被放出来。
    杀老师的耳根子会不会太软了些?!
    终于,游戏结束了,大家气喘吁吁的倒在地上,茉莉从乌间老师身后冒了出来:「大家都躲过了呢。」乌间老师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讶异,他问道:「我一直都没看到你的身影,你到底躲在哪?」
    「没看到吗?我一直跟在乌间老师后面呢。」茉莉轻佻的语气让附近几个有听到的人都诧异:难怪之前杀老师在南方小岛的时候让她躲好!
    「我居然没发现,是我大意了。」茉莉笑了笑:「乌间老师,是我投机取巧了。」乌间老师的眼神沉了下来,这女孩,隐藏自己的能力可真不一般。
    茉莉躲在乌间老师身后的这个举动,给了之后的渚很大的灵感。
    这天回到家以后,茉莉倒在床上,想着跟自己母亲有关的一切,还有跟业在一起的事情。
    房门突然被敲响,她才从床上爬起来:「进来。」
    「姊,晚餐弄好了,出来吃吧。」茉莉应了一声,然后离开房间。
    浅野学秀坐在茉莉的对面,他看着茉莉难以言喻的表情,很是疑惑:「姊?你这是什么表情?」听见学秀的问题,茉莉抬起头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没什么,我才想问你这是什么问题呢。」
    算了,至少她还能大笑。
    学秀没有回话,夹了一块肉丢进茉莉的碗里。
    这时,家门打开,浅野学峯回来了。
    「爸,回来了。」茉莉嚥下一口饭,说道。
    「父亲。」学秀则是边说边朝浅野学峯点头。
    「嗯。」浅野学峯淡淡地回了一个音,接着就鑽进书房去了,茉莉要喝汤前,去书房敲了敲门:「爸,你吃过了吗?」
    「还没,我晚点出去吃,吃完碗就先洗掉,不用等我,我的自己洗。」浅野学峯低沉的声音透过房门传了出来,茉莉耸肩,丢给学秀一个眼神,走回去继续吃饭。
    学秀感觉茉莉的精神状态不太好,于是接下了洗碗的工作,茉莉把桌子擦过以后,把书都搬出来坐在餐桌前唸书。
    「怎么不去房间唸?」学秀洗好碗从厨房走了出来。
    「心血来潮想在这里唸,你要陪我吗?」学秀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叠书,在茉莉对面就坐,跟她一起复习。
    喀啦,书房的门打开,浅野学峯看见姊弟俩坐在餐桌前唸书很是意外,他没有多说什么,从电锅里拿出微温的饭菜,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静静吃着。
    茉莉读到一个段落伸懒腰时,浅野学峯正好把饭菜都吃完,她站起身,把父亲面前的碗盘都拿到洗碗槽去,正想开始洗,浅野学峯就阻止了她:「我自己来吧,你回去唸书。」茉莉还想再说些什么,父亲又打断了她:「没事。去唸吧。」茉莉这才愣愣地转身走回不久前离开的位子。
    茉莉总觉得有些头昏脑胀,她一手撑着头,另一手拿着笔,许久没有动作。
    「姊?」学秀的声音让茉莉瞬间回过神来:「怎么了?」还未等学秀回话,他就把手覆上她的额头,他蹙起眉头:「姊,你发烧了。」茉莉这才很迟钝的会意过来,原来是因为发烧她才会这么昏昏沉沉而且头重脚轻。
    「是喔?我发烧了?」学秀气结:「你的身体状况自己都不知道?太后知后觉了吧?」茉莉趴在桌上,看着算到一半的数学题目,轻轻闭上眼:「我完全不想动,今天晚上睡这好了。」学秀突然想起:完了,姊姊发烧起来很折磨人的,根本是小孩子闹脾气。
    「别在这睡,会更严重的,我抱你回房间行吗?」茉莉这才懒洋洋地睁开眼:「好啊。」语落,她从桌上爬起来,学秀叹了口气,轻轻松松把她打横抱起,接着把她带回她的房间。
    大概是因为发烧的缘故,茉莉一沾到床,马上抓起棉被把自己裹了起来,现在明明是炎热的夏天,房间也没有开冷气,但她就是觉得好冷,学秀怕她热坏,还是把茉莉房间的空调打开,将温度从25度调到27度,之后再拿了一件被单盖在茉莉身上,最后帮她量了体温。
    38.8度,学秀又皱起了眉头,这姊姊难道完全没感觉的吗?都烧到这么高了。
    突然,一阵清脆的音乐声响起,学秀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是茉莉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在响。
    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再看了看躺在床上面色潮红紧闭着眼的姊姊,无奈地帮她接起:「喂?」其实他本来也想主动打电话过去的,毕竟发烧的茉莉,大概只有电话另一头的他应付得来。
    『浅野学秀?怎么是你接电话?茉莉呢?』
    「我姊发烧了,正在睡觉。」赤羽业听见这番话,露出跟浅野学秀一模一样的表情,眉头蹙起,唇边完全没有笑容,眼神里尽是无奈。
    『你照顾她可以吗?』浅野学秀叹了口气回答:「有点难,你也知道,她病起来真的是会把人活活折磨到筋疲力竭,大概只有你有办法治她。」小时候还好,浅野学峯有办法应付,可是随着茉莉年纪的增长,她折腾人的方式又更多了,后来连浅野学峯都拿她没办法,所以从那之后,茉莉只要生病发烧,都是赤羽业在照顾她。
    不知为何,业总是有办法让她乖乖听话。
    『我知道了,现在过去。』语毕,两人很有默契地同时掛了电话。
    「姊,起来把这杯热水喝了。」学秀将茉莉的杯子递给她。
    「不要,别吵我。」果然,就知道她一定会拒绝。
    「那我弄退烧药给你吃。」
    「不要弄,我不吃。」很好,学秀的怒气值正缓缓攀升中。
    「我叫赤羽业来了。」
    「叫他干嘛?他来把我打昏然后我的头就不晕了吗?」啪噠,学秀觉得他的理智线断了一条,可是他知道,茉莉只是口是心非,她一定希望赤羽业出现。
    「你如果希望被打昏,我也可以。」茉莉翻了个身瞪了学秀一眼:「有你这么对姊姊的吗?」
    「那你到底要怎样?」学秀觉得他已经处在爆发边缘了,结果茉莉下一句话让他不知道该发火还是忍下来。
    「......业什么时候来?」叮咚,楼下的门铃声响起,学秀终于稍微松了口气:「现在。」语落,他就走下楼去帮赤羽业开门。
    「她有吃饭吗?」业走在学秀身后问道。
    「吃过了,饭量跟平常差不多,发现她身体出状况是在饭后。」学秀领着业来到茉莉的房门口:「姊姊交给你了,需要什么直接跟我说。」学秀也没有半点不放心,就直接把茉莉交给业,况且他真的完全无法应付生病的她。
    「知道了。」这两人难得没有吵起来。
    业关上房门,缓步来到茉莉的床边,茉莉的眉头微微皱着,虽然说嘴唇苍白得毫无血色,但她的双颊是有些泛红的。
    业鑽进浴室,拿了一条毛巾沾湿拧乾,摺好放在茉莉的额头上,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冰凉感,茉莉挣扎着撑开沉重的眼皮。
    「业......」茉莉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业席地而坐:「我在。」茉莉处在一个很迷濛的状态,不只是因为刚醒来,还有发烧的缘故。
    「业,我放学的时候看到某间店的玻璃橱窗后放着一本杂志,上面写有偷内衣怪物。」虽然茉莉有些意识不清,但她却嘿嘿笑着。
    「我知道,渚刚刚跟我说了,明天全班应该都会知道这件事。」业随性地用手撑起头。
    「你觉得是章鱼吗?」茉莉突然扯开了业原本撑着头的手,害得他差点撞到床铺。
    「应该不是。」业虽然有些不悦,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这小姑娘生起病来可任性了,要是他对此说些什么,她应该会直接原地爆炸。
    「是陷阱吧?」茉莉觉得她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她把业的手拉到她脸颊边贴着。
    脸颊传来微凉的温度,茉莉觉得舒服多了,接着她就抱着业的手臂陷入浅眠。
    「这女人......」业扯了扯唇角,觉得眼前病懨懨的女孩真是欠揍,不过,他却不忍心对她发脾气。
    业摸了摸她的头发,温柔且小声地说道:「我去帮你弄退烧药,先放手好吗?」茉莉迷迷糊糊放了手,业出了房间走到药柜前,打开抽屉翻了一下,找到他要的药以后就鑽进厨房。
    他倒了一杯温水,拿着药回到茉莉的房间去。
    「起来吃药。」业坐在床沿,他知道茉莉有听见,果然,她缓慢地撑起身子,业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床头上,搀扶着她坐直。
    茉莉有些神智不清地接过药后丢进嘴里,一抹苦涩在她口中漾开,她作势想要吐掉,业却抢先一步摀住了她的嘴:「吞下去。」语气里尽是不可抗拒的坚持。
    茉莉不满的呜咽了声,乖乖吞下,然后她开口抱怨:「好苦。」业拿了一颗软糖塞到她嘴里:「奖励。」发现是糖果,茉莉展开笑顏:「业最好了。」说完,她一把抱住业,在他怀里蹭了蹭。
    看茉莉这个状态,业虽然无奈,但他的眼底却是满满的宠溺。
    谁叫这女孩是他的女朋友,谁叫这女孩是他喜欢的人。
    所以他甘愿,甘愿被她「虐待」。
    赤羽业日后的家庭地位由此可见。
    。
    章节名称是浑沌,因为官兵抓小偷混乱的情景、茉莉发烧后迷糊的状态,还有接下来有关糸成的一切。
    这章的时间线我有稍微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