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缓缓睁开眼,看见趴在床边的业,她内心泛起了一丝丝微妙的情绪,她也说不上来,也许是幸福,也许是甜蜜之类的,接着她瞄了一眼墙上的时鐘,时针指在二和三的中间,凌晨两点半,她居然莫名其妙醒了过来。
    烧似乎退了,茉莉几乎全身都是汗,她悄悄坐起身,想去浴室冲个澡,手却忽地被人抓住。
    「你去哪?」业的声音很轻柔,他没有睁眼看她,只是丢了问题给她。
    「冲澡,我全身都是汗,怪难受的。」业放开了手,茉莉走到衣柜前面拿了换洗衣物,抱着浴巾进了浴室。
    哗啦的水声不久后就传了出来,业已经清醒了,他铺完地舖来到了茉莉的书桌前,看见桌上放着两个相框,他弯腰仔细一看,其中一个是他跟茉莉的合照,背景是在一座公园,业认得出来,那是他们俩小时候很喜欢去的公园,照片中的女孩笑眼弯弯,而男孩则是轻轻勾着女孩的一撮头发,调皮地笑着。
    当时他们是小学四年级,这么久以前的照片,她居然还留着,而且还放在相框内。
    业想起他书桌上的相框,他放的是两人国二和好后的第一张合照,茉莉掌镜,而他坐在她身旁,他们靠的极其近,现在回想起来,业好像还在茉莉的眼中看到一丝甜蜜。
    茉莉去他家念书时,他把相框给收了起来。
    他把注意力拉回了茉莉的书桌,另一个相框里放的则是一张全家福。
    这张照片应该是茉莉二年级的时候,浅野季夏也出现在照片中,为什么不会觉得是三年级呢?因为三年级初,浅野学峯的学生-池田陆翔就出事了,所以看到照片里笑得灿烂的四人,业才觉得是二年级。
    「冷战之后,她就没再跟我说过关于她母亲的一切了......」业喃喃自语着,语气和眼神中都含着满满失望。
    「业?你在看什么?」茉莉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头发还在滴着水,业立刻把方才的情绪隐藏起来:「看你桌上的照片。快点把头发吹乾。」业边说还边走到茉莉旁边拿起她披在肩上的毛巾把她溼答答的头发擦乾。
    「我好懒,要不然你帮我吹头发吧?」茉莉突然转过身抱住了业,语带哀求的说,不过,业却觉得她其实是在撒娇。
    「行啊,不过,我的奖励呢?」业一手帮她擦着头发,另一手揽着她的细腰,笑着说。
    茉莉看向天花板,思考了一下,接着迅速踮起脚尖在业的脸颊上落下一吻,挣脱他的怀抱,还不忘把毛巾给拿走,她坐在床上:「快点。」业无奈地勾起唇角,眼底满满的宠溺:「我拿下吹风机。」
    吹风机的声音在房间内轰轰作响,茉莉亚麻色的发丝被吹得有些凌乱,隐隐约约飘上来的清香让业感到一阵心旷神怡,柔软的发丝拂过他的掌,有点痒,连带着他的心也跟着骚动了起来。
    茉莉盘腿闭着眼,享受着头上的暖风,以及喜欢的男孩温柔抚过她头发的感觉,他的指间总会不经意触及她的脸颊和脖颈,每感受到一次他的温度,她就觉得她的心跳被打乱一次。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碰触,撩动着她的心絃。
    夏末秋初的夜晚,房间内只有冷气机跟吹风机运作的声音,但是,两人都能感受到,在肋骨底下的那颗对方看不见的心脏,正在偷偷鼓躁不安着。
    「好了。」随着吹风机声响的停止,业的声音也从头顶传来,茉莉睁开眼抬头,看到业那琥珀色的眼眸,她的心跳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加快,而他的下一个动作,却让她的心跳差点直接归零。
    业俯身亲了茉莉的唇,虽然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却让她悸动不已,不,岂止只是悸动而已,根本足以勾走她的三魂七魄了。
    看茉莉脸红的样子,业笑逐顏开:「小茉莉,你真可爱。」茉莉这才找回遗失的话语能力,她直接扑进棉被里,闷闷的吶喊传了出来:「赤羽业你还让不让人睡了!」业低声窃笑,没有再逗弄她,收好吹风机之后躺在不久前他打的地舖上,捞起茉莉拿来的毯子,一觉到天亮。
    业早上醒来的时候,茉莉已经在浴室内盥洗了。
    「喔?业你终于醒了,我想说换完衣服再来叫你,看你昨天晚上照顾我也很累,就让你多睡一下。」业没有回话,站起身来到茉莉面前,伸手摸了她的额头。
    「退烧了,看你是要去学校吧?」茉莉点了点头。
    「算了,反正叫你待在家休息你肯定不愿意。」
    「废话。」业拍了拍茉莉的头顶:「浴室用完了吧?」
    「嗯,用好了,换你。」业从昨天带来的包包里拿出制服和盥洗用具就走进浴室。
    两人都准备好了以后,一起出门前往e班校舍,他们走出门的瞬间刚好被浅野学峯撞见了,茉莉的笑脸一闪而过,浅野学峯又陷入了沉思。
    「我出门了。」浅野学秀揹着书包掠过了浅野学峯,离开家门。
    「什么?这上面说的是杀老师吗?」仓桥阳菜乃看着桌上的杂志内容,有些不敢置信。
    原来这几天,出现了一个偷内衣的黄色怪物,而且还专门锁定f罩杯以上的女生,这件事是昨天才公开的,但是却已经传遍了整个小区。
    茉莉和业刚到教室就听到同学们在讨论这件事,前者连理都不理,一坐到座位上就趴下去睡觉。
    业则是静静分析着事情始末,还有大家的看法,甚至多看了茉莉一眼。
    「学生们今天也以亲切的眼神凝视着我......」杀老师的声音自门后响起,然而他一拉开门的瞬间,不久前欣慰感动的语气立刻变得惊恐:「这是看到脏东西的眼神?!」
    大家把事情都告诉了杀老师,接着大家开始提出意见:「这是杀老师没错吧?」冈野日向问。
    「说真的我有点失望呢。」三村航辉的语气就跟他说出来的感觉一样。
    「没想到你会干这种事。」平时明理的女班长片冈惠居然也相信了,听到这,茉莉有些慵懒地撑开眼皮看了一眼,然后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业自然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
    「不是!请你们等一下!为师我可完全不记得有这件事啊!」杀老师的声音很激动,茉莉不用睁眼也听得出来。
    「那,你有不在场证明吗?」速水凛香淡淡地问。
    「不在场证明?」杀老师疑惑。
    「案发当晚,老师人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面对凛香犀利的问题,杀老师歪头想了下:「在做什么......」然后是一番非常让人傻眼的话:「我在高度一万至三万公尺处上上下下飞行,还一边晃着洋芋片。」
    「根本没人能证明这件事吧!」同学们不禁提高了音量。
    「大家都别说了。」班长磯贝悠马开口,不过他接下来说的事情让正在闭目养神的茉莉偷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