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不破同学的调查,这天晚上,几个人利用训练学到的技巧来到了一间房子的院子躲着。
    「我说不破,你怎么知道真兇会来这里?」寺坂虽然觉得不太靠谱,但他还是跟来了。
    「这是某经济演艺公司的集训处,最近两周聚集了很多巨乳偶像。」不破回过头自信满满的解释道,她把接下来的话交给了律:「没错,从兇手的犯罪手法来看,他锁定这里的机率是99.78%,而且明天是集训最后一天,兇手不可能放过这么完美的猎物的。」浅野茉莉靠在墙壁边若有所思,赤羽业见状,小声叫了她:「小茉莉,想什么这么认真?」茉莉抬起头,指向不远处的草丛:「看看,杀老师果然跳进来了。」
    「是杀老师,他果然也来追查真兇。」渚他们也看到了远方黄色的头。
    「他这个装扮反而比较像小偷吧。」寺坂无情吐槽。
    「你们看,他对真兇的愤怒让他光看胸罩就兴奋起来了。」不知道是谁开口说这句让人觉得很好笑的话。
    「那傢伙不管怎么看就是真兇啊。」
    茉莉看到隐隐冒烟的杀老师,有些不太开心。
    到底为什么要做这种没把握的事情?明知道有可能是陷阱,还笨到跳进来。
    这时,业注意到了什么:「那边...有人来了。」
    茉莉瞥了一眼快速移动的身影,什么黄色大头的壮硕男人,那哪是黄色的头,难道看不出来是安全帽吗?连站那么远的茉莉都看得出来了,那些目击者离他那么近居然还能说是黄色的头?
    不破跟业的眼中闪过一道锐芒,果然,真兇另有其人啊。
    几个人正要上前去抓人时,杀老师就迅速衝上前压制了他:「抓到了!居然敢冒充我!干这种羡慕我的事情!我就从头到脚好好帮你保养一下!」
    几个同学们不约而同地汗顏,而渚无奈地小声碎念:「杀老师你现在做的事情好像比胸罩贼还危险。」
    业嗤笑:「那种笑声也跟报导中的一样。」茉莉扶额感叹:「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快点露出你的真面目吧!你这个假货!」杀老师边大叫着边把那个人的安全帽给摘了下来,随着他的正脸被揭晓,大家都十分讶异,茅野枫代表发言:「这人不是乌间老师的手下吗?」除了茉莉和业以外,其他人纷纷想起刚开学不久抱着装满对杀老师专用物质的箱子进教室的人。
    「他是来找业谈e班事情的那个人!」茉莉指着他叫了声,接着她眉头一皱:「这人搞背叛啊?」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杀老师很生气,下一秒,杀老师的周围冒出了类似牢笼的东西把他给困住。
    「果然是陷阱......」在大家诧异的同时,业摇头叹息说。
    紧接着出现的是很久没见到的白:「是我向国家要求借用乌间老师的手下的,目的就是引你到这个对杀老师专用的布牢笼里。这是你学生在南方小岛採用的手法,年轻人就是有创意,与其硬碰硬不如诱导。」杀老师也认出来这个人是谁了。
    「来吧杀老师,开始最后的死亡进行曲吧。」白弹了一下手指,糸成从天而降:「杀老师,你比我,弱太多了。」糸城头上的触手全都变成了对杀老师专用刀,在这种压倒性的条件下,大家都替杀老师捏了把冷汗,而茉莉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到业的身后,手还紧紧抓着他的衣角,微微探出头查看情况。
    业:???
    茉莉的感觉十分敏锐,如果能让她有这种奇怪的举动,那表示对方不简单。
    上次见到他是在寺坂被利用的那天,当时她的反应也没有到这样,业猜测,应该是这次距离更近的关係。
    这时,白开始对这个计画做「详细解说」,从环境的改变到攻击,再到所有的心路歷程面面俱到,真的觉得他不去当比赛解说员可惜了。
    几个人纷纷上前,只有业跟茉莉还停在他们不久前躲藏的车子旁边。
    茉莉站在业身后凝视着远处那看不见里头情况又一直被撞击的布牢笼,她当然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可是她完全不想靠近那个叫白的人一步,不对,半步她都不想。
    不过,如果杀老师会这么简单就被杀死,那她会觉得,到目前为止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是白费,都是徒劳。
    「茉莉,过去一点吧?」业拉了她的手,问。
    而她惊恐地抬起头,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就站在这,我不想靠近,我相信杀老师有办法。」
    接着,随着糸成有些错愕的表情和反应,大家似乎都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糸成同学,你很厉害没错,如果是第一学期的老师,可能早就被你杀掉了。可惜你的攻击方式太过单调,不管你速度多快、能力多强,就算有监护人的帮忙,就算老师很容易慌张,可毕竟这都第三次了,老师早就适应而且看破你了。」随着杀老师说话的尾音落下,糸成有些慍怒:「不可能,我不相信有这种事。」接着糸成用力朝杀老师给了一击,却被杀老师用衣服给挡了下来:「糸成,老师也是懂得学习的,如果老师不懂成长,要怎么教导学生们呢?先来解决这麻烦的布牢笼......」后面的话就是杀老师解释他在南方小岛发现的妙招什么的,黑暗的夜空被照得明亮,见状,茉莉轻轻推了一下业:「我们...过去吧。」业没有多说什么,拉着她的手往亮光的方向去。
    「你就牢牢记着吧糸成,暗杀对老师来说是项教育,所以暗杀教室里的老师教越多就越强。」说完,一阵刺眼的光瞬间佔据在场所有人的视线,眼前一片白,什么也看不见,大家不自觉地瞇起眼,等待强光消去。
    四周恢復了黑暗,糸成缓缓坠落,杀老师稳稳接住了他:「事情就是这样,白先生,你就把他交给e班,默默离去吧。还有......」茉莉正想夸讚杀老师有点帅气的时候,杀老师就一秒破功:「你必须去告诉大家我不是胸罩贼的正确资讯!」杀老师手足无措的左右摇摆还大吼大叫,还真是一点都没有破坏他的笨蛋人设。
    站在茉莉前方不远的茅野枫指着白吶喊:「我的罩杯正确来说是b!记住了!是b!」她急于解释的慌张样子完全不亚于杀老师。
    空气中一股紧张感顿时凝结,茉莉又往业的身后瑟缩了下,杀老师跟白对看许久,直到糸成突然非常不舒服地哀嚎,接着痛苦地倒在地上抱着头不断吼叫:「我的头好痛...我的头好痛,好像快爆炸了......」
    「难道是不断的败北让触手开始腐蚀精神了吗...?」白喃喃自语着,茉莉听到了他这番话,有种不安的感觉冒了出来。
    这个人,该不会要把糸成当成弃子丢掉吧?!
    杀老师惊惶了起来:「你...你振作点啊糸成!」白冷笑着说:「看来这孩子到极限了,连我辛苦鑽研的策略都不懂得活用。」眾人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道这人......
    「糸成,既然你毫无建树,组织可是不会继续提供资金的,别怪我对你无情,为了运用下一个素体,我得狠下心来切割才行。再见了,糸成,以后就靠你自己了。」说完,白转身离去,而杀老师慌乱的对白喊道:「站住!你这样算什么监护人啊!」
    「少在那边一副教育家的样子,你这个怪物,明明只会搞破坏。」茉莉眉心一蹙,捕捉到了白接下来的话里之意:「我绝对饶不了你,饶不了你这个存在,不管要花多少的代价,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你死。倒是我说这样好吗?丢下你重要的学生不管。」语毕,白就离开了现场,接踵而来的是糸成失控的大叫和攻击,眼看他的触手就要往大家袭来,杀老师立刻衝上前帮忙挡下,最后糸成尖叫着跑了。
    几个人望着糸成离开的方向愣住,只有茉莉一个人低着头在想些什么。
    这个疯子......不管白还是糸成,她都觉得是疯子无误。
    不过,从白刚才的话来看,难道他跟以前的杀老师有什么渊源?
    茉莉暗暗思考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她差点被攻击的事,直到大家惊愕的声音传来,她才回过神,杀老师居然倒在地板上,看起来十分疲累。
    「我真的累坏了,得休息一下。」看杀老师这个样子,茉莉虽然有些于心不忍,但她还是开口说了:「杀老师,糸成这样恐怕会出问题......」
    「我知道,只是让我休息一下,我会处理的。」听见杀老师的话,茉莉才稍稍松了口气。
    「话说浅野同学,到底是什么让你这么排斥他们?」不破转过头来问站在业身后的茉莉。
    「......说真的我自己也不知道。」茉莉有些彆扭的说。
    「欸?!」同学们的语气里尽是疑惑和惊吓,茉莉好像可以看到他们头上有着诸多问号和惊叹号。
    「就是感觉啦,我觉得他们两个不简单,不过事到如今,能让我退却的应该只剩下白。杀老师,你以前惹到过谁吗?我觉得他对你的怨恨好像超乎我们的想像。」杀老师没有回话,只是躺着,然后想着大家都不知道的过去。
    看来他真的不会那么轻易的把事情说出来呢,甚至连套话都很难。
    律突然出了声音把大家都吓了一跳:「各位!你们看看这个!」
    「你别突然出声!吓死人啊!」茉莉好不容易才稍微平復,现在被律这么一弄,她顿时又紧张了起来。
    「抱歉。这个手机店被攻击的事件,应该是糸成同学错不了吧?」
    「不过为什么锁定手机店啊?」不破的敏感雷达似乎侦测到了不对劲。
    「杀老师,这下怎么办?」茅野提问。
    「身为班导的我当然会设法阻止他并且保护他。」在这个同时,业和茉莉灵活的两颗脑袋似乎正想着同一件事。
    白的个性他们都掌握得差不多了,以这些事情看下来,不论是谁,都只是他手中的棋子,这种人的战术很难猜测......
    「「我觉得不要理他比较好。」」茉莉和业同时说道。
    杀老师边说边换回他的学士服:「但我终究是班导,不管是什么样的学生我都不会放任不管。这就是我当老师时所发的誓。」杀老师的表情很认真,大家心知肚明,无论如何,都无法劝退杀老师。
    「杀老师,即便你要为此再次身陷于危险之中,你也在所不惜吗?」茉莉双手环胸,淡淡地问。
    「是。」杀老师回答的毫不犹豫,闻言,茉莉轻笑:「这样啊...不过,杀老师,我们都相信你。」杀老师看起来很感动:「浅野同学......」他拉起茉莉的手痛哭流涕地道,直到茉莉露出了一个嫌弃的表情,杀老师才松开手。
    「给个忠告,杀老师,请小心陷阱。」最后,她只能这么叮嚀。
    。
    好烦,这章好平淡,糸成真的很让人头痛,不管是对e班的大家还是对我来说。
    话说我只是到处看了一下文,回来一看赫然多了两颗珠,我真的是直接原地起飞!
    我真的太爱大家了呜呜呜(;′??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