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糸成跟着寺坂组去吃了拉麵,现在则是在吉田家的腹地玩。
    糸成坐在吉田的摩托车后座,紧接着吉田一个急转弯,直接把糸成给甩了出去,他一头栽在草丛内,暂时昏迷。
    「喂喂...他们做事根本乱无章法......」莉樱无奈地说,e班眾人在外面看都觉得傻眼。
    寺坂衝到糸成旁边,还一边设法把他弄醒,业语带调侃:「没办法,他们几个本来就是笨蛋。」
    茉莉一直站在业身旁,她看到眼前混乱的情况觉得很好笑,不过她却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不过,狭间同学好像满聪明的。」奥田转过头来看向业一秒,接着她的视线停留在憋笑的茉莉身上:「浅野同学你说是吧?」茉莉听完这话就忍不住了,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你确定吗?看看那吧。」糸成不知道何时醒了过来,而刚才被奥田夸聪明的狭间此刻正拿着一本奇怪的书问糸成要不要復仇还是什么的。
    奥田突然有些沮丧:「我不说话了......」茉莉终于止住了笑,她往前走到她旁边安慰:「她是另类的聪明啦,不过可惜这招对糸成并不管用。」奥田抬起头,眼中闪烁着光芒,茉莉突然觉得她好可爱。
    这时,前面传来一阵惊呼,寺坂组的几个人纷纷逃窜,原来是糸成的触手发作了,他这次的眼神跟先前不太一样,有种接近发狂的感觉,听完糸成的话,寺坂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他。
    「寺坂!」寺坂对糸成说了些什么,可是糸成却不耐烦的直接用触手向寺坂发动攻击,而这击被寺坂完美的挡了下来,可是他却还是因为痛觉而面目狰狞:「这是第二次,而且你变弱了,所以很容易就挡下,虽然痛到想吐,说到想吐,就想到村松家的拉麵......」村松听到后半句哀号了声,不过寺坂没理会他,继续说:「那隻章鱼曾建议他好好学习经营,『目前拉麵不好吃没关係,等哪天你接手了店面,用全新口味跟经营手腕扭转生意就行了』,吉田也被说了同样的话。」
    「我说糸成。」寺坂伸出手巴了糸成的头一下:「何必因为一两次的失败就变坏,只要未来能赢就好了,想杀那隻章鱼也不用急于这一刻啊。」杀老师突然往寺坂组的方向飞了过去。
    「失败一百次也没关係,只要在三月前成功一次,那就是我们胜利了,到时再用赏金买回你家工厂,你父母也会回来的。」糸成似乎动摇了:「我受不了,在描绘下次胜利的想像之前,我该怎么过日子。」听到他这么正经的话,寺坂蛤了一声:「当然是像今天一样耍笨轻松度过啊,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在这。」糸成眸中的杀意消失了,业开口笑闹了句:「那种笨蛋就是敢大喇喇的,不过这种时候笨蛋的一句话,往往能让人放松下来。」茉莉还站在奥田旁边,手还勾着她的,听到业这么说,茉莉旋过身对业笑了一下。
    「你眼里的执着消失了呢,糸成,现在应该能斩断令你痛苦的触手细胞,虽然会失去一个强大的力量,但你能得到更多同伴,明天开始你会来杀我吧?」糸成终于败下阵来:「随你高兴,我已经受够这种力量跟兄弟的设定了。」
    就这样,糸成事件正式画下了句点,这次他真真实实地加入了e班,寺坂组也多了一个人。
    今早,茉莉跟业来到校舍时正好走在糸成后面,在鞋柜前也遇到了前原,他的话让茉莉很不争气的又笑了起来。
    「喔,你来啦,这次可别再穿墙进教室了。」
    「就是说啊,你上次差点害到我,幸好我反应快。」糸成转头看向站在业旁边满眼笑意的女孩,突然莫名奇妙蹦出一句:「你们两个是情侣吗?」赤羽业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没有回答,而前原则是一脸看好戏的靠在鞋柜上。
    「什什什么?!你这结论哪来的!!!」茉莉不久前的促狭转为慌张,她紧张到双手无处安放,开始在空中胡乱挥舞。
    「我穿墙来的那天,那个红发小子超自然的帮你把椅子上的墙壁残骸弄掉。还有游泳池那次,你都跟在他旁边。最后就是见到白的时候,你直接就缩到他后面。」茉莉顿时无语问苍天,她的视线在业跟糸成两人的身上来回,她有点懒得说话了。
    「不是在交往的话就是曖昧了。」茉莉不禁扶额,这人居然有八卦的潜质!
    「业同学跟浅野同学真的在交往?」前原打算从业身上下手,丝毫忘记祭典时他是怎么被业的眼神威胁的。
    「早啊!这条头巾很适合糸成同学呢!」还未等到业回答,仓桥就出现在面前向几人道了早安,之后夸奖了糸成头上的头巾。
    「话说前原同学刚才问的是什么意思啊?」仓桥的眼睛眨巴眨巴的,茉莉的心里再次出现了可爱二字。
    e班的女生们这么可爱她以前怎么都没发现?
    其实从小到大,让茉莉觉得帅到一个境界的男生只有赤羽业,可是她觉得好看的女孩子却不胜枚举。
    她的喜好还真是意外的奇怪。
    教室的拉门被拉开,杀老师一样先向几人说了早安,然后关心糸成的情况:「早安啊,糸成同学的身体状况如何?」
    方才糸成的八卦彷彿不存在过一般,他低沉的回答杀老师:「糟到不行,毕竟失去力量,不过...我不觉得我变弱了,我一定会杀掉你,杀老师。」糸成的眼神变得乾净明朗,虽然带着一股锐利,但却不会让人感到不适。
    「蠕呼呼呼呼呼~~」来了,杀老师的招牌笑声。
    然而茉莉的重点却完全没有放在糸成的改变,她在内心冷漠吐槽:敢情您失去力量的副作用是八卦吗?!
    「话说杀老师。」糸成走到座位上就坐后开口。
    「蠕?什么事?」
    「这间教室是可以谈恋爱的吗?」
    ......!!!!!!!
    已经在场的同学们纷纷停下手边的动作,满脸诧异地望向糸成,这人才来没多久就有想谈恋爱的对象跟念头了吗?
    杀老师一如既往地燃起八卦之心,他的脸变成了粉红色,还笑得贼兮兮:「这是当然,情竇初开的年纪当然可以,不过不能太过份。」然后杀老师的笑容变得猥琐:「糸成同学想跟谁谈恋爱呢蠕呼呼呼呼呼。」糸成淡然道:「不是我。」
    然后茉莉突然感到一股凉意从脚边窜上来,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降低存在感,可是糸成接下来的动作,不管她再怎么隐藏自己,大家的视线依旧来到了她身上:「是她跟他。」糸成的手指头在业跟茉莉之间来回摆动,杀老师忽地捉住了想溜出教室的茉莉:「两位真的在谈恋爱吗?」杀老师的触手停留在茉莉的肩上,茉莉突然不怎么紧张了,她用另一手握住了杀老师的触手,装出一副慌乱又讨好的表情:「杀老师放过我吧,你去问业比较快。」说完,噗滋一声,杀老师的触手从被茉莉握住的地方断了开来,还喷出了些黏液:「扭呀!!!浅野同学怎么这种时候暗杀!气氛正好耶!!!」杀老师赶忙退开的同时,茉莉早就脚底抹油跑了。
    杀老师完全沉浸在八卦的氛围中,丝毫没注意到茉莉眼底的狡黠和杀气,以至于她在她的手上放了小刀碎片都没发现,大意了,浅野茉莉的头脑灵活得很,真的大意了。
    渚在弱点笔记本上写下:会因为八卦的气氛而大意。
    话虽如此,但想必之后杀老师应该会特别注意同学们额外的动作了吧。
    杀老师的触手恢復了原样,他凑到业旁边鬼头鬼脑的想挖点消息出来:「业同学跟浅野同学之间的曖昧为师可是一直都看在眼里的喔,真的在谈恋爱了吗?真的吗?真的吗?」以杀老师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念,一般人估计都会妥协,可赤羽业哪是一般人,他满脸嫌弃地看着在他旁边乐呵呵的杀老师,然后飘远了思绪。
    看茉莉的样子,她应该是不希望那么快让大家知道吧,何况那天才刚过没多久,应该得再缓缓。
    于是业隐瞒了大部分事实:「你们就当在曖昧吧。」这个说法很安全,e班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两人之间的关係原本就有些模糊,所以业当然就这样理所当然的蒙混过关了。
    杀老师后来也自讨没趣,说要准备上课的内容就往教职员办公室离开。
    茉莉回到教室的时候看大家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各自忙各自的,她感到非常疑惑,走到业旁边小声地问:「业,你跟大家都说了什么啊?为什么刚才那个危机四伏的氛围不见了?」业不着痕跡地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就是用一个含糊的说法混过去。」茉莉很意外:「我以为你会照实说。」业瞪了她一眼:「我是那么不识时务的人吗?要是你希望我全盘托出,你就不会不惜让自己的衣服沾上杀老师的黏液也要逃跑了。」茉莉尷尬地搔了搔头:「果然还是你懂我。」
    「话说我没想到那个糸成居然有这样的潜质。」茉莉愤恨地握紧了拳头回到座位,业感觉有点不太开心:「管他的,反正他现在是寺坂组的一员。」
    男人的心思大概也只有男人懂,业隐隐约约能感觉到糸成对茉莉有些不同于平常的情感。
    或许是好奇,或许是觉得有趣,这些业都不太想管,总之能让糸成那傢伙离茉莉多远就多远,他可不希望糸成现在这些单纯的感觉在之后演变成喜欢,虽然业跟茉莉已经在一起了,但看到有其他男生对她动心思他还是会不爽。
    「喔,说到寺坂,我对他有点改观了,原本我真的以为他是做事完全不经大脑的蠢蛋。」业恢復了平常的吊儿郎当:「他是笨蛋,但还不到完全不动脑。」茉莉笑了笑,把课本从抽屉拿出来,应了声:「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