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训练,大家都用代号称呼彼此,就连老师们都不放过。
    茉莉的代号是''两极小酒鬼'',不知道是谁取的,在很久很久以后茉莉本人才知道,这个代号源自赤羽业。
    算了,跟班上某些人的比起来,她的其实已经好很多了。
    赤羽业的代号是中二半,一样不知道从何而来,而茉莉当时替业取的代号是''恶魔赤蛙''。
    还有乌间老师的死脑筋、前原的好色无用男、杉野的棒球痴、仓桥的懒惰锹形虫等等,都是会让人忍不住嘴角失守的奇怪代号。
    秋天的温度凉爽宜人,待在树林里面又更加舒服,不过可惜的是,几个人在树林里穿梭的目的不是为了休息,而是为了累人的训练,本该愜意的午后瞬间变得紧张万分,带着凉意的秋天也好像夏天一样,眾人大汗淋漓,不断奔跑,追击着''死脑筋''。
    「两极小酒鬼!你注意一下周遭!视情况开枪!」
    「收到。」茉莉倒掛在树上,用狙击镜来环视附近。
    「傲娇狙击手!你适时掩护两极小酒鬼!」
    「知道了。」凛香躲在离茉莉不远处的树后面,偶尔探出头来观察敌情。
    然后两人收到了仓桥的讯息,说是乌间老师突然改变行动方向,往寺坂组的方向过去了。
    寺坂站在树上瞄准乌间老师就是一枪,可惜开到错误的位置,并没有打中靶,但乌间老师还是在心里稍微讚叹了下。
    『假鹰冈,挺有一套的嘛,不过这样还不够,对我只能打中一枪的话是不可能打的到那傢伙的,何况还没打在环内。』
    是说,假鹰冈到底是什么鬼!
    「算了,傲娇狙击手,我们转移阵地吧,看来死脑筋是不会经过这了。」茉莉从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转动她的脑袋。
    「有想到什么地方吗?两极小酒鬼。」茉莉抬头看了一下凛香,点头道:「有,跟我来。」
    「假鹰冈,我跟傲娇狙击手去蹲点,死脑筋已经离这里很远,待在这不会有收穫的。」茉莉在行动之前还通知了这次的总指挥官寺坂。
    「ok!抵达后记得跟我说!」茉莉淡淡地嗯了声,领着凛香小心离开。
    「毒眼镜!永远的0!射点都被看见了当然会被躲过!」茉莉听见了乌间老师的声音后,对身后的凛香比了一个噤声手势。
    【从他目前的行动方向来看,去那棵树附近可能会有所收穫。】
    茉莉没有开口说话,比手画脚地告诉凛香她的看法,而凛香也懂了,坚定頷首以示了解。
    「假鹰冈,我跟傲娇狙击手在中二半附近的一棵树上。」
    「收到。」
    紧接着的是''凛然说教''、''性别''以及''辣妹英语''的攻击。
    这三人分别指的是片冈惠、潮田渚和中村莉樱。
    班上的人真的很有创意,这么奇葩的名字也亏他们想得出来。
    茉莉失笑,将枪口瞄向了某处。
    虽说已经大致掌握了乌间老师的位置,可是每一发子弹都被他轻易闪过。
    至少,这一次的训练得到了乌间老师的讚赏。
    『这次的射击很不错,让我无法锁定射手的位置,这都归功''凛然说教''的指挥能力;而躲在暗处伺机而动,''变态终末期''和''这本漫画不得了''也同样有两下子......''中二半''挡住退路了。』
    变态终末期跟这本漫画不得了指的是冈岛和不破。
    然后,砰的一声枪响,一枚子弹直直朝乌间老师飞去。
    这枪来自''美少女游戏的主角'',也就是班上的射击强人之一千叶。
    遗憾的是,这枪依然没有正中靶心,被乌间老师用木板挡下,这换来了眾人的诧异和错愕。
    「美少女游戏的主角你听好了!我随时都在提防你的狙击!」茉莉笑了一下,心想:那我和凛香的狙击你会防吗?
    茉莉先用眼神示意凛香开枪,转移乌间老师的注意力后,她马上接着扣下扳机,虽说乌间老师有些措手不及,可他还是逃过了被「击毙」的命运。
    茉莉的射程距离是全班最远的,论准确度她只输给千叶跟凛香一点点,可是如果谈及射程范围,她可是能狠狠甩大家好几条街。
    所以,茉莉的狙击能力,在这个班上是最强的。
    「傲娇狙击手跟两极小酒鬼!我也对你们有所防备!」听见这番话的两人相视而笑。
    就是知道你有所提防,所以最后才不是由我们来呢。
    交给你了,''justice''。
    木村从乌间老师背后的树上轻轻跃下,手中的两把手枪瞄准目标后,在乌间老师彻底转头之前,砰砰两声响彻整座树林,然后是大家欣喜的情绪和乌间老师错愕又满意的微笑。
    「蠕呼呼呼呼呼,怎么样啊?用代号称呼的感觉。」杀老师站在讲台上幸灾乐祸,e班的眾人此刻只有一个想法:「为什么我觉得好受伤。」
    然后是一连串的抱怨,直到木村把话题带回来:「不过杀老师,为什么只有我是用本名啊?」
    听完杀老师接下来的话,大家才意识到,原来今天的代号活动是杀老师为了教育目的想出来的。
    杀老师拿出方才体育课贴在乌间老师身上的靶,上面有一发恰好在红心上,分毫不差,另外有两发在红心外面的那一圈,另外一发则是打在空白处。
    木村对于他的名字释怀了,看他明朗的笑容,e班的同学们都感到很开心。
    「话说,要不是浅野同学的狙击能力让乌间老师防备,拿下mvp的人就是你了呢。」杀老师突然对教室后面的茉莉说。
    「虽然有点可惜啦,不过杀老师......」被点到名的茉莉眨眨眼,拉长了尾音。
    「蠕?」杀式疑惑。
    「如果今天拿下关键一枪的人是我,这个教育效果恐怕就不会那么高了吧。」这话得到了全班的赞同,杀老师甚至笑了起来:「蠕呼呼呼呼呼,所以我得感谢浅野同学高抬贵手,让我这次的安排圆满成功呢。」
    「什么高抬贵手,你分明是在亏我。」茉莉从抽屉捞出小刀往杀老师扔去,被杀老师用手帕接住:「扭呀!请不要任意曲解为师的意思!」班上的气氛十分欢乐,大家都在讨论刚才的追击行动,杀老师突然提高音量,把同学们的注意力拉回他身上:「是说今天一天都得用代号称呼对方吧?我来介绍老师的代号,就用这个代号来叫老师吧......」说着,杀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一串字。
    ''永远的疾风命运皇子''是什么烂东西!凭什么大家的代号这么奇葩而你的却这么帅气!
    果然,气氛顿时凝结,接着教室再度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臭屁什么啊!」伴随在砰砰枪响中的是大家的抱怨和不爽。
    「而且你还给我摆出那副跩脸!」莉樱吼道。
    「扭呀!就今天一天有什么关係嘛!」除了大家的怒气以外,还有杀老师,不对,是''愚蠢的好色胆小鬼章鱼''的惊呼跟慌乱。
    结果今天一整天,杀老师的代号变成了这样,和他原本说的相差远远不只十万八千里。
    放学时间,大家开心地讨论着关于代号的话题,茅野忿忿不平地跑到渚跟杉野那边说:「到底是谁叫我永远的0啦!」听到这句话,站在狭间旁边的村松心虚的吹了几声口哨,然后悄悄溜走。
    狭间表示:原来是你。
    站在前门等赤羽业的茉莉汗顏:太明显了。
    「明天见。」说完,糸成往寺坂组几人的方向走了过去,还对村松说:「我今天也可以忍受你们家的难吃拉麵,走吧。」见村松听完这段话后傻眼的表情,茉莉呵呵笑着:报应。
    「我说你啊......」寺坂一行人笑闹的声音逐渐远去,还坐在座位上慢吞吞收拾的赤羽业悠悠地道:「他彻底成为寺坂帮了。」
    「赤羽业!不要在那看好戏!说好今天要陪我去站前那间店吃点心的!」茉莉皱着眉头对业喊,赤羽业眉角一抽,说:「急什么?又不是没时间,你家那两位今天不都有事情吗?我们吃完晚餐再去也行。」茉莉丢了一个眼刀给业,然后无奈叹气:这就是我刚才幸灾乐祸的报应。
    「你们两个的关係真的很曖昧耶,确定没有在交往吗?」茅野枫贼兮兮地笑着,也不管业那可以杀人的眼神。
    「就是啊,每次只要谈到这类话题都会被你们不着痕跡地带过,欺负我们这些脑子没你们灵活的人。」杉野往业靠近了一步,朝茅野使了个眼神,两人一左一右地把业给摁在椅子上:「今天你们不老实交代我们是不会放你们走的。」
    原本刚踏出前门的中村和冈野见状,也跟着堵在门口不让茉莉离开。
    情况不妙。
    最后是茉莉的手机铃声解救了她。
    「喂?爸。」眾人听见这个字大惊,偷偷听着茉莉和手机另一头的对话。
    『我会把他们打到体无完肤,以强者之姿。』这是学秀的声音,然后电话中传来了一个闷闷的撞击声,应该是接到球所发出来的。
    『当然,强者就要有强者的姿态,弱者就该有弱者的样子--』
    『否则就违反了我的教育理念。』
    不,不对,这不是在跟她讲话。
    可是好像又是?
    于是茉莉把手机从耳边拿了下来,开啟扩音。
    『我就特别给你指导一下吧,什么是站在顶点的人,领导者应有的风范。』然后电话那边有足足三秒的静默,e班这边也呈现紧张且安静的氛围。
    『首先要思考,要在何时何地胜出;其次是手段,要如何找出规则漏洞,并彻底利用手上的棋子。』电话又传出了细微的咚咚声,看来是球落地弹跳的声音。
    『领导者的风范,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不可能爬到我头上去,浅野。』最后两个字,茉莉感觉浅野学峯讲得特别用力,而她的手开始微微颤抖。
    『没问题。』学秀顿了一下,又说:『我会展现我的风范,理事长。』话落,是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
    。
    下章高甜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