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看着手中的手机画面,上面明明写的是「父亲」,可为什么,茉莉却觉得她和这个人的距离好像越来越远了。
    她跟学秀的距离,好像也是如此。
    难道之前她讲了这么多,都是白费力气吗?
    理事长、浅野,多生疏的叫唤啊......
    『茉莉,你听见了吧。』看来浅野学峯是故意的,故意要让她听到这段。
    茉莉把手机的扩音取消,拿回耳边。
    她感觉她随时会晕过去。
    『没用的,我不管你在不在e班,我的教育理念都不会改变。』茉莉双手握拳,咬牙切齿地回道:「看来,我不必再耗费口水来劝您了,理、事、长。」
    「我会用尽全力反对的,不只学秀要爬到你头上,这次,请算上我。」说完,茉莉便掛断了电话,她看向不知何时来到她身旁的赤羽业,自嘲地笑了,她对他说:「业,扶我一下......」话都还没说完,茉莉就双腿一软,像断了线的木偶般,而业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她。
    大家担心的眼神和业温暖的力道,让茉莉感觉好了许多。
    「谢谢你们。」最后,她只能这么说。
    后来,两人没有去吃下午茶,茉莉也没有回家。
    「业。」他们更没有出门吃晚餐,反而由赤羽业下厨。
    「怎么了?」站在瓦斯炉前面的业转头看向靠着门框的茉莉。
    「他们的关係,会好吗?」虽然这句话的主词并不明确,但业还是很轻易地明白她说的「他们」是谁。
    「我觉得杀老师迟早会处理。」茉莉缓步上前,从业身后抱住他:「那隻章鱼真的能让我爸改变吗......?」业关上炉火,拉开环在他腰上的那双手后,转过身面对茉莉,伸手将她揽入怀中:「相信他吧,他可是让我释怀的......生物。」听见业的停顿,茉莉噗哧一笑,方才下着大雨的内心好像瞬间慢慢转晴了。
    「乖,去外面等我。」业低头在茉莉的额上落下一吻,接着摸摸她的头。
    「敢情您把我当小狗了吗?」茉莉哑然失笑,她也不甘示弱地踮起脚尖,拨乱了业的红发。
    「小茉莉,别皮。」茉莉瞇起眼睛对他吐舌,一蹦一跳地离开厨房,业见她这样,宠溺地低笑了几声。
    莫约十五分鐘后,业端着两盘咖哩饭走了出来,把盘子放在餐桌上后,他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过去。
    「茉莉,好了。」门打开后,映入眼帘的是躺在床上熟睡中的茉莉,业无奈,躡手躡脚地在床沿坐下,伸手替茉莉整理了一下瀏海,然后他莫名起了玩心,用手指头轻轻弄了她的睫毛,这举动惹得她微微蹙眉。
    真可爱。
    业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把手机从书桌上拿起,将镜头对准了躺在床上睡得香甜的茉莉,摁下快门。
    喀擦一声,照片有了,很完美,可是茉莉却被惊醒了。
    浅野茉莉:???
    「你偷拍我!」说着,茉莉迅速从床上跳起来要去抢夺业手上的手机,但业的动作更快,他往后一退,茉莉便伸手莫及。
    「赤羽业!删掉!」
    「这么可爱我才不要删呢。」业一边说,还一边把手机萤幕转向茉莉,她一脸「你完蛋了」的表情,跳下床,开始和业玩起了你追我跑。
    两人就在小小的房间里跑上跑下,业偶尔停下脚步,让茉莉伸长手跳个几下后,无功而返,然后又继续东奔西跑。
    最后,业在床边站住不动,茉莉一个箭步上前,往上一跃,依然拿不到手机,她不放弃,准备第二次起跳,结果左脚绊右脚,还顺势踩到业的拖鞋,于是业往后一倒,茉莉往前一扑,她直接把业给扑倒在床上。
    两人呈现一上一下的姿势,茉莉撑起身体,和业四目相交,气氛曖昧又充满粉红泡泡,业盯着茉莉那红透的脸,轻笑出声:「你脸好红啊。」茉莉怒视他:「你也好不到哪去。」接着,茉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过业的手机,当她露出胜利的笑容时,业突然一个翻身,把她给压在身下,他的右腿跪在茉莉的双腿中间,左腿则是踩在地面上:「看来你蓄谋已久啊。」业的声音低沉又令人陶醉,茉莉像是被蛊惑一般,她丝毫不闪避业那灼人的视线:「现在这种情况,我完全可以反控你对我不安好心。」
    「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手机。」业一脸无辜。
    而茉莉不知道哪根筋接错,居然把手机抱在胸前,甚至得意洋洋地挑衅:「有本事你拿。」业把头撇开一瞬,然后转回来,低笑:「别以为我不敢。」茉莉感觉业的语气和笑容中似乎隐藏了些讯息,直到她感觉背后一空,她才知道,刚才她感觉到的到底是什么。
    是危险。
    业将茉莉打横抱起,把她放到床的正中央,自己撑着身体把茉莉给困在床和他之间的空隙中,毫不犹豫地伸手就往茉莉的胸口过去,这举动让茉莉吓得被迫腾出一隻手来疯狂挣扎:「赤羽业你疯了吗!」业的手停在半空中,他再次笑了起来:「小茉莉,我劝你别玩火,因为你玩不起。」两人又对看了许久,茉莉败下阵来:「我、我知道了,你先走开,我再把手机还你。」再维持这种姿势下去,她的脸就真的可以煎蛋了。
    没想到,业一口回绝:「还想跟我谈条件?小茉莉,你也太低估我了。何况你逃跑的机率超高,你脑中的如意算盘我都看透了。」茉莉一脸视死如归:有个太了解自己的人其实也是种不幸。
    「那你把头转过去。」至少别盯着她看,气氛真的太害羞了。
    「你会偷删照片。」
    「我保证不会,你转过去。」业盯着她湛蓝的眼睛,悠悠地道:「小茉莉,刚才不是挺大胆的吗?」茉莉用手把脸给挡住:「刚才是我疯了。」于是业妥协了,反正对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行,我不看。」趁着业转过头,茉莉赶紧松开环在胸前的手,手机滑到床上后,她赶紧把手机拿起来递过去:「给,快起开。」业先是检查了一下照片,然后满意的点点头,最后又曲起手臂在茉莉脸上亲了一口才站直身子,并将话题转回正事:「对了,晚餐弄好了。」茉莉愤怒地瞪着他,眼神好像在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讲。
    「我本来想讲,结果你追着我跑。」
    「你少在那边作贼的喊抓贼,如果你没偷拍我,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吃饱了。」
    「不错,是我认识的浅野茉莉无误了。」业笑着说完,踩着轻快的步伐离开房间。
    不是,所以他刚才在嘲笑我?
    意识到这点,茉莉衝出房间追上赤羽业,一拳打在他背上:「居然欺负我。」业哀号了声:「噢!你真的没必要往死里打。」茉莉冷哼了声坐到餐桌前,也不等业就坐就开始吃。
    「看在你做的咖哩饭很好吃的份上,照片我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不准外流!」业也挖了一口饭放进嘴里,点头答应:「嗯,不用你提醒,你这么可爱的一面我当然得独佔,怎么可能跟别人分享呢。」
    「这还差不多。」语落,茉莉低头扒了几口饭。
    「对了业。」茉莉吃饱后擦完嘴,开口唤了业一声。
    「干嘛?」业一边收拾盘子,一边问。
    「磯贝是不是在离学校有段距离的那间咖啡店打工?」业抬头思考了下,点头:「好像是,他们家的经济状况我想你在e班这么久应该也略有耳闻,为了补贴家用所以他才鋌而走险去打工,就是因为这件事被发现他才会来e班,不然以他的成绩来说,在主校舍其实可以电爆不少人。」
    「这样啊......我有点好奇呢,业,我们明天去那间咖啡厅看看好不好?」赤羽业打趣地调侃她:「你要去看别的男生啊?」茉莉瞪他:「不要胡说八道,因为刚才小枫说她明天要跟渚他们一起去,我想去参一脚嘛。」业对此其实没什么意见,毕竟他知道,磯贝这种温暖又阳光的个性,她是不会抱有任何想法的。
    再加上磯贝本人也对茉莉毫无兴趣。
    赤羽业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肯定茉莉不会对磯贝动心。
    当初去修学旅行时,几个男生们都在猜,如果茉莉不喜欢业的话可能会喜欢谁。
    大家一致认为那个人是:乌间老师。
    她喜欢的其实是那种有反差的类型,例如赤羽业本人。
    乌间老师感觉就是这种。
    「我闹你的,想去的话我跟你一起去。」茉莉开心地拍手叫好:「太好了,这样我就不用出钱了!」
    赤羽业汗顏:原来把我当钱包。
    「小茉莉,你希望我跟着去的原因是因为我会付钱?」茉莉摇摇头:「其实这是其次。」
    「那首先是什么?」茉莉的眼睛眨啊眨的,她灿烂一笑:「约会呀,我们还没去过那不是吗。」赤羽业无奈又宠溺地回道:「行吧,陪你去,我付钱。」茉莉雀跃地奔至业身旁,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就知道你最好了。」
    「少拍我马屁。」
    「我是真心的。」
    「最好是。」
    后来,两人把作业和参考书都拿到客厅,从七点半开始认真,时间走的很快,时鐘的短针已经来到了十一。
    「你该回家了。」两人刚好读到一个段落,业出声提醒。
    「我不想回去。」茉莉不满的嘟起嘴说。
    「理事长跟浅野学秀会杀了我的。」茉莉直接忽略他,继续埋头写题目。
    然后,她的手机铃声响起,看见来电显示后,她简直想大叫,甚至想找个洞把自己活埋。
    。
    可怜咖哩饭:你们给我放尊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