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满脸不爽地盯着震动的手机,震动终于停下,手机萤幕上多了一条未接来电的通知,几秒后,又一通电话打进来,跟刚才是同个人,茉莉依然没有接起,放任它再次多一条一模一样的通知,然后,重复好几次。
    最后,茉莉被搞到不耐烦了,她知道,再这样下去,打这电话的人一定会不惜一切杀来业家找她,于是她才接起电话:「你打那么多通电话是找死吗?」
    『姊,这么晚了你在哪?』
    赤羽业隐约听到这句话后,一双琥珀色的桃花眼直直盯着茉莉的脸。
    「我在业家。」茉莉其实对学秀不太高兴,毕竟他当时对浅野学峯讲的话没有好到哪里去。
    『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今天没打算回去。」听见茉莉的话,赤羽业原本平淡的脸瞬间转为困惑,而学秀则是觉得有点生气。
    『......为什么?』相信以浅野学秀的脑袋,一定看出来茉莉生气了。
    「你跟『理、事、长』应该都要知道原因吧。」理事长三个字,茉莉还故意加重语气。
    电话另一头沉默许久,淡淡回答:『你知道了。』
    茉莉也没有回话,稍早恢復的心情又降到谷底,她忍住心中膨胀的难受以及在眼眶打转的泪水,停顿了好一下后,说:「明明是熟悉的家人,但你们现在真的让我觉得很陌生。」
    浅野学秀手一抖,差点把手机给摔出去。
    「好好对待彼此,很难吗?」茉莉瞬间哽咽,她用力吞了口口水,没有再说话。
    『姊......你在哭?』
    「没有,你想多了,总之我今天不会回去。」说完,也不等学秀回应,茉莉就逕自掛断了电话。
    赤羽业不知道何时从茉莉对面坐到她旁边,他伸手摸着她的头安抚她,而茉莉微微侧身,抱住业,不说话,就只是隐隐啜泣。
    「会好的。」赤羽业硬是挤出了三个字。
    他遗漏了她生命中一年的事情,他不知道为什么茉莉释怀了但学秀没有,可他隐隐约约有感觉,他似乎错过了关于她的许多。
    真不甘心。
    听着手机里不断传来的嘟嘟声,浅野学秀叹了口气,放下手机后趴在桌子上,直到浅野学峯来敲他房门。
    「你姊呢?」
    「在赤羽业那,她说她今天不会回来。」浅野学峯眼角一抽:「一个女孩子在男生家过夜,成何体统,你去把她给我带回来。」学秀自嘲的摇摇头:「没用的,我们谁去都没用的。」
    「你试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没用?这么看来,是否能说这是你懦弱的表现呢?浅野同学。」浅野学峯皮笑肉不笑,他不只为了茉莉在外过夜的事情生气,也为了不成材的儿子发怒。
    「你行你去。」浅野学秀也回以一个招牌微笑,浅野学峯的笑容扩大,可惜并不是发自内心:「浅野同学,我成功的话,你就又会增添一条败笔了。」
    浅野学秀压根不觉得自家父亲会赢,他一脸淡漠,说:「这种输,我心甘情愿,理事长。」浅野学峯没有再开口,意味深长地瞄了他一眼,之后转身离开房间。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又开始震动,茉莉轻轻挣脱业的怀抱,回到桌子前面一看,来电显示上写着「父亲」,但她却一点都不想接起来。
    「学秀劝不了我,换他来吗。」茉莉冷冷笑着。
    她才不会给他们互相较量的机会。
    茉莉想着,索性把手机给关机,拉着业继续读书。
    「你这么跟他们闹脾气,没问题吧?」业的心态从不久前的担忧转为看好戏,看这三人斗智斗勇太有趣了,他也不在意自己会不会被牵扯进来,毕竟想跟茉莉在一起,这是必经之路,因此他早就看开了。
    「赤羽业,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轻松吗。」茉莉一个眼刀飞过去,业侧身闪过,他呵呵地笑着不答腔,惹得茉莉想杀他个千百回。
    「你根本就没有想帮我的意思吧。」茉莉的神情落寞,她接着上一句话继续说:「既然这样,那我去凛香家或莉樱家好了,待在你这感觉也只是被当成小丑。」赤羽业意识到不妙,他赶紧把正要站起身的茉莉给拽回来:「我闹你的,不要当真,别走。」茉莉被业这么一扯,她踉蹌了下后直接跌坐在业腿上,她羞愤地把脸埋进业的肩窝,发狠似地用力咬了一口。
    「浅野茉莉!你拿我洩愤啊!」赤羽业吃痛地大叫,茉莉冷哼:「继续闹我没关係,真的没关係。」听到这样,业完全顾不上疼痛了,他抱着茉莉的双手收紧,接着给了她一个非常有诚意的道歉眼神。
    「我要去睡觉了。」茉莉撇开头不看业,用力挣脱他的钳固,一溜烟地躲进业房间隔壁的客房。
    还挺有自觉的。
    赤羽业虽然这么想,但他还是跟了上去,敲敲门,说:「小茉莉,你去睡我房间吧,客房我睡。」
    「为什么?这里是你家耶。」茉莉的声音逐渐放大,她把门打开一道小缝,露出两颗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眼前的红发少年。
    「我家的话,你不是只在我房间才睡得着吗。」茉莉抿抿唇,点头:「是这样没错......」
    「那就这么办吧。」业说完,藉着身材跟力气的优势使劲把门给打开,并把茉莉从房间里抓了出来。
    茉莉小声地惊呼,接着撞进业的怀里。
    她抬起头对上业那炽热的视线,玩心一起,迅速踮起脚尖轻啄了一下业的薄唇,然后迅速逃跑。
    不料,业的反应比她更快,他捉住茉莉的衣领把她拎了回来后,将她压在墙上,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小茉莉,你怎么还是这么大胆。」
    「这是你刚才闹我的处罚,不准回亲。」茉莉伸手摀住自己的嘴唇,可她自己心里知道,如果业真的有心想亲她,以他的力气一定可以很轻易地拨开她的手。
    不过,幸好业只是想看她害羞又慌张的反应而已。
    「又菜又爱玩,说的就是你。」业往后退了几步,茉莉的视线豁然开朗,她咯格笑着:「反正你又不讨厌。」赤羽业不可置否地点头道:「是啊,我不讨厌。」接着他忽然一个箭步上前,往茉莉的左脸吧唧了一口。
    「赤羽业你果然是流氓!」茉莉的耳朵瞬间染上一抹红晕,她趁着业窃笑时赶紧躲进房间里。
    赤羽业无奈地看着她关上房门,接着笑容消失,他看向茉莉手机的方向,若有所思。
    突然,他感受到一股怪异的视线,他猛地转头一看,却发现窗户那什么也没有,业的眼神变得十分犀利,正当他打算出去一探究竟时,电铃响了。
    一抹不安闪过他的心底,赤羽业觉得全身都敏感了起来,他放轻了脚步来到门边,从猫眼望了出去,却看到他意想不到的人--
    浅野理事长?!
    业陷入了两难,要开门吗?还是无视呢?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还有一道轻盈的女声:「业,这么晚了是谁?」业严肃地朝茉莉比了个嘘手势,茉莉瞬间噤声,并且停住了脚步。
    (你爸。)
    (什么?!)
    于是乎,两人开始了无声的沟通。
    (这个时间他怎么会来?!)
    (我怎知。)
    (你会开门吗?)
    (我在犹豫。)
    (不要开。)
    见茉莉的眼神如此坚定,赤羽业顿了一瞬,最终还是决定开门。
    虽然他很想茉莉继续待在这,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赤羽业!)
    茉莉看业打算要开门,她赶紧衝上去抓住了他的手,可是却来不及阻止业的动作。
    浅野学峯的身影就这样出现在茉莉面前,她根本无处可逃。
    「茉莉,跟我回去。」浅野学峯盛气凌人的气息让茉莉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但她却后退了一步,继续坚持:「我不。」
    「别逼我把你敲晕。」浅野学峯那双紫红色的双眸微微瞇起,这让他的视线变得更加锐利了。
    「浅野理事长,我开门是为了让茉莉自己和您沟通,如果您打算採暴力的方式强行带她离开,那么我并不介意与您起衝突。」赤羽业看似慵懒地靠在门边,事实上他此刻比谁都认真,也因为他这个动作,隔开了浅野父女,浅野学峯无法直接进入室内把茉莉带走。
    「我女儿深夜不归待在你这,我并不放心。」赤羽业正想回话,茉莉却一口打断:「您还知道我是您女儿?」浅野学峯的身子明显一顿,茉莉继续说:「何况,这是我自愿的,我放心就好。既然您要把跟学秀的那段对话让我知道,并且如此高调地针对e班,那你早就该做好心理准备,我会跟您站在对立面的心理准备。」
    「不只是我反对您目前的教育理念,母亲在出车祸之前也说过,她会用尽全力反对,现在她不在了,就算我不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母亲。」茉莉鲜少会在浅野学峯面前提到浅野季夏,由此可知,她是真的动怒了。
    看来,浅野学秀还是比他还要更了解她。
    但浅野学峯哪可能认输,他依旧没有要让步的意思:「浅野茉莉,这是我最后的底线,回家。」茉莉死死捏着自己的衣襬,她朱唇微啟,说出了让浅野学峯完全无法反驳的话:「就您跟学秀那个样子,难道还称得上是家吗?」浅野学峯紧握着拳,冷冷看着茉莉。
    「从母亲过世到现在,我真正熟悉的,只有您跟学秀的脸,至于其他的,我都觉得非常陌生。」
    「理事长您请回吧,时间晚了,我待在这很安全,我信任他。」茉莉稍稍弯身向浅野学峯行了个礼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浅野学峯的视线。
    赤羽业也重复了一次茉莉刚才的动作,最后关上大门,往茉莉的方向过去。
    浅野学峯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门被关上,脑中回盪的是茉莉方才的某句话。
    。
    有轻松有严肃,我觉得这章很困难。
    快点祝我抢书成功!
    这本应该会在连假结束前加更一回,但不知道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