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喔。』
    【你放心吧,我不会有吞针的机会的。】
    赤羽业,最终你说谎了,但你没吞针。
    那一千根针,全都扎在我心上,由我替你承受了。
    国小六年级刚开学。
    「业,我问你,你之后会去念椚丘吗?」赤羽业几乎没怎么思考就回答浅野茉莉:「当然会。」
    「那我们入学考一起考进a班吧!我爸说分班是照着入学考成绩分的。」
    「对喔,你爸是那里的理事长。」赤羽业坐在高高的单槓上晃着他那双长腿,附和道。
    「我们国小六年都不同班,既然国中是以成绩分班,那我们成绩相当,一定可以同班。」看茉莉势在必得的样子,赤羽业慵懒的调侃她:「小茉莉,为什么这么坚持想跟我同班?」茉莉的笑容凝结,她背对赤羽业,他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
    「难道你不希望我们同班吗?」没想到,茉莉居然反问他。
    「我当然希望啊,只是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执着。」赤羽业,从单槓上跳下来,一把勾住茉莉的脖子:「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我们一定会同班的。」茉莉转过头,对上赤羽业的视线:「真的?你答应我嘍?不许食言!」
    赤羽业笑得张扬,红色的发丝随风飘扬,他的声音带给茉莉满满的安心感:「当然。」
    「打勾勾,说谎的人要吞一千根针。」茉莉伸出手,业也抬起手与她的小指相勾,两隻大拇指互相触碰,就像在盖印章一样,赤羽业的笑意扩大:「你放心吧,我不会有吞针的机会的。」
    茉莉听见这句话,心满意足的笑了,而且笑得非常甜美,赤羽业心里早就不知道撞死几隻鹿。
    「果然业最好了。」
    两人靠的极其近,连对方的呼吸都感受的到,茉莉佯装自然,可她的内心已经七上八下,这姿势太害羞了!
    舒适愜意的午后,艷阳高照,情竇初开的男孩和女孩,在偌大的操场上许下了约定,名为爱情的种子悄悄发芽,接着,逐渐壮大。
    「赤羽业!你为什么又跟学秀吵架了!」茉莉踏着怒气朝赤羽业走来,他心虚的别开眼:「因为他来跟我吵。」
    「真巧,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呢。」茉莉皮笑肉不笑,惹得赤羽业寒毛直竖:「小茉莉,男人之间的战争,你就别管了。」见赤羽业如此讨好的嘴脸,茉莉斜眼瞪着他:「他国中一定也会进a班,你不要之后跟他完全槓上喔。」赤羽业眉头一挑,浅野学秀这小子居然要在a班?
    「知道了。」赤羽业有些心不在焉,此刻的他,内心陷入无止尽的挣扎。
    终于来到了国中入学考试这天,茉莉快速瀏览了一下内容,暗自窃喜。
    这考卷难度中上,以业的程度,他一定可以到a班的。
    赤羽业盯着考卷上的题目,这种难度对他来说根本易如反掌,他连分数都能自己控制,可是,他就是想赌气,想跟浅野学秀那傢伙赌气。
    两个试场,两个心情,一边乐不可支,而另一边却乌烟瘴气。
    茉莉在家里查了分班结果后,头脑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就先行动了。
    为什么!为什么业在d班!
    这种题目他根本不会考成这样吧?照理来说a班根本没问题啊!
    叮咚、叮咚、叮咚。
    按了三下门铃后,隔不到十秒,茉莉就已经失去耐心,她开始疯狂拍门:「赤羽业!你出来!」茉莉正要再敲一下时,门打开了,她险些打到出来应门的业。
    「解释一下,为什么你在d班。」茉莉指着手机萤幕,略带不满的质问。
    「没有为什么,就是失常了。」赤羽业故意撇开头不看她。
    茉莉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她赶紧甩甩头,业怎么可能这样。
    可她还是为了确认而问出口了,没想到业居然沉默不语,算是默认。
    「不要跟我说你是因为学秀才故意考差的。」茉莉的一句话就像一把剑,直直刺入赤羽业的心脏,她的声音不断縈绕在他脑中,他后悔的很,让她生气难过一点也不值得,为了浅野学秀那傢伙,一点也不值得。
    见他这么久都没有回话,茉莉自嘲的点了点头:「原来我们的约定排在你的私人恩怨之后啊。」赤羽业想要开口解释,但是看到茉莉难受的表情,他却怎么样都无法开口,喉咙就像是被人用力扼住一样,连呼吸都逐渐困难了起来。
    不行,再这样下去,他跟茉莉之间就玩完了。
    「凭什么你没吞的针由我来承受?!」茉莉的眼眶储满了泪水,赤羽业心疼的抬起手想替她抹去泪滴,可却被茉莉一个后退闪过:「我不会再理你了。」说完,茉莉掉头就走,而赤羽业不知道哪根筋接错,他非常该死的在茉莉还未走远时说了一句:「反正我不在乎。」小小的身影顿了一下后,加快脚步迅速跑掉。
    「哈,我疯了吧。」赤羽业用力甩上门,靠在门上,笑着笑着,他居然莫名其妙哭了。
    茉莉方才失望的眼神、代表不悦的一言一语,都刺痛着他的心。
    他到底为何跟她耍脾气,明明只要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事情。
    现在好了,她不理他了。
    茉莉飞快的跑回家后,直奔自己的房间,往床上一扑,闷闷地哭了起来。
    赤羽业,你这个骗子。
    【那一千根针都不会是你吞,针尖全都转向了我,把我的心扎得千疮百孔,你居然跟我说你不在乎?!看来你心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
    浅野茉莉喜欢赤羽业,这点毋庸置疑,可是赤羽业却这么说,用万箭穿心都无法形容茉莉的难受跟失望,她哭了很久,久到她自己都不知道,最后,缓缓睡去。
    以现在的角度来看,当时的事情其实小得微不足道,可毕竟他们那时候年纪还小,一丁点的事情可以搞得跟世界末日一样,长大后回头一想,居然还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很好笑又很幼稚。
    之后,两人冷战了一整年。
    赤羽业也是在这一年中发现自己喜欢上茉莉的。
    某天下课,赤羽业远远就看见茉莉跟一个男生有说有笑地走远,顿时,内心泛起阵阵酸涩,然后无限放大,赤羽业觉得很烦躁,他恨不得现在就衝上去把茉莉拉走。
    可是他没有,理智依旧限制住了他的情感,现在过去就是白目,他还没有欠揍到这种程度。
    他原本想就这样让这个情感随时间淡去,可是他发现,他办不到。
    看来和好势必得由他提出了,毕竟当时他们的冷战,几乎可说是因他而起。
    就在赤羽业踌躇挣扎时,上天居然推了他一把。
    那是发生在升国二前最后一学期的期末考前,茉莉独自留在教室读书,读着读着居然睡着了,时间来到晚上七点,赤羽业帮忙班上处理班务所以也留校,他要走的时候经过a班发现,灯怎么还亮着?
    于是他探头一看,茉莉趴在桌子上,均匀平稳的呼吸声隐隐约约传进了业耳中,她的背规律地上下起伏着,一切都显示,茉莉正在熟睡。
    业躡手躡脚地来到她旁边,小心翼翼地伸手,替她把她的头发理顺。
    突然,业的手被抓住,他吓了一大跳,正想着她不会是醒了吧的时候,他听见她微弱嚶嚀了声:「业......」
    瞬间,赤羽业莫名有了勇气,他就这么和茉莉僵持着,直到她醒了过来。
    浅野茉莉承认,在看到来人时她心确实一惊,可她却喜怒不形于色,直直盯着赤羽业那张俊俏的脸庞,以及他那双勾人的琥珀色眼眸。
    「和好吧,我们。」
    ……
    「之前的事,对不起,我被怒气冲昏头了。」茉莉歛下双眸,她看着自己的手,没有说话。
    「茉莉......」骄傲如赤羽业,能让他用这么哀求的语气讲话,表示茉莉对他来说真的是很重要的存在。
    茉莉就是明白这点,再继续冷下去就有点得理不饶人了,她自己也会疯掉,于是她抬头,朝业露出了笑容:「嗯,和好吧,希望我们高中能再同班。」业喜出望外,他忍不住俯身抱住了茉莉:「太好了......」被他抱在怀里的茉莉身体僵硬,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心脏好像快爆炸了。
    「啊,抱歉。」赤羽业松开了手,他尷尬地拨了拨自己的红发,故作镇定地对她说:「我在外面等你。」
    茉莉看着赤羽业的背影,虽然心里很雀跃,但她却莫名有种感叹。
    才一年的时间,他就长这么高了,身板也结实了许多,和小时候抱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而业在很久以后才知道,茉莉当时就是看到他在不远处才故意跟那个男同学有说有笑的。
    算了,一笑泯恩仇,一句和好冰释前嫌,我们来日方长。
    #
    傻眼,标题名这么虐结果后半段撒糖。
    小剧场:
    赤羽业因为茉莉的那句话,找了好几根针来,最后发展成恐怖故事:)
    由于后续内容太过血腥,我就不继续写了。
    豪好笑,今日的最佳破坏气氛奖非我莫属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