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野学秀蹲在桿顶,目光锐利又阴冷:「你们应该要有觉悟,会被我踢下去吧。」
    他紫红色的眼眸好像可以杀人似的,若e班的男生们手中拿刀,准备进行一场暗杀,那么学秀的视线也是一把刀,可却是用来反击的。
    从原本的猎物与猎人,变成了两个猎人的相互竞争。
    茉莉着实遗漏了学秀身手不差这件事。
    她惭愧地低下头,对乌间老师道:「是我的错,我没料到这件事。」
    「蠕呼呼呼呼呼,有时候首领也得自行判断呀。」杀老师用他的触手摸摸茉莉的发顶,安慰她:「军师并非料事如神,所以首领的应变能力也要很好,总之相信磯贝同学吧,他一定可以的。」听完杀老师的话,茉莉脸上的阴霾少了些,她苦笑了下,之后陷入沉默。
    看学秀不断跳起,接着往e班的男生们踢,磯贝来回侧身闪过几次后,还是难逃被踢下去的下场。
    从地上爬起来后,磯贝的眼神居然异常坚定,接着他背对e班桿子的方向蹲下,几个人轮流利用他的背当作跳板,往a班的桿子蹬了上去,茉莉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动作,看同学们都衝去支援,眾人无不诧异。
    e班只剩两个人在守备,竹林淡淡地说了一句:「槓桿原理。」
    全场无语,这......认真的吗?
    反倒是茉莉噗哧一笑:「看来我们的首领没有选错人。」
    然后她突然想到,她昨天有告诫过磯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凡事都要留些伸展空间给自己,就算是用人也一样。
    「这么看来,浅野同学也不是完全没料到呢。」杀老师再次出声想让茉莉看开。
    至于杀老师怎么得知这件事的,茉莉也不想去探究,毕竟他什么都知道。
    「不,没有完全预测到学秀的行动的确是我的疏忽,不过,我该庆幸,磯贝很聪明。」
    见她已经露出释然的表情,杀老师也放下心来。
    原来e班能这么轻易压制住几个壮硕的外国人是因为浅野学秀没有下令,所以他们无法轻举妄动。
    学秀看起来根本无法下指示,他自己都自顾不暇了。
    场面一度陷入胶着,a班的守备也已经就位,如果大家撑不过的话,那就真的没辙了。
    想不到,磯贝居然真的还留了一手:「糸成!就是现在!快过来!」只有他们两个站在混战外面,糸成淡淡地回了声:「喔。」接着就迈步朝磯贝衝过去。
    磯贝双手交叠在一起放于离地大约一个阶梯的位置,糸成踏上他的手,奋力一跃,磯贝也用手的力量将他往空中拋。
    「蠕呼呼呼呼呼,秘密武器当然要留到最后才用。」杀老师满意的声音响起,茉莉没有因此分神,她好像,知道了磯贝在干嘛。
    该说他听话吗,还是说他很会应变?
    都有吧。
    糸成高高飞起,他拉长了腿往a班的桿顶猛力一踹,桿子跟围在周边的人们皆随着桿子渐渐后倾,学秀原本就稍显慌张的表情此刻更是增添了些许愕然。
    就这样......要输了吗?
    正当他这么想时,糸成也没间着,他利用地心引力下坠的作用力,伸手紧紧拽住桿子,让它加速倒下,再加上e班大家的推力,胜负便揭晓了。
    当下,没有人欢呼,整个操场一片静默,就连e班的女生们都还怔怔地看着场中央,几秒后,磯贝开心地大喊:「e班,获胜了!」
    杀老师拿着相机狂按快门:「太帅了!我的孩子们好酷呀!快看这里!」
    茉莉勾起了一抹胜利的笑容,接着转头揶揄杀老师:「你这相机的记忆体不会爆吗?在哪买的我也想去搞一台。」
    瞬间,e班的气氛染上了雀跃,场中央的男生们兴奋地讨论着,只有茉莉注意到,趴在地上许久未有动作的学秀。
    他此刻一定很不好受。
    于是她迈步朝他而去,女生们原本想阻止她,但被杀老师制止了。
    「学秀。」茉莉在学秀面前坐下,扬起手,温柔地摸了摸他的发顶:「虽然最后是磯贝带领大家赢的,可是很显然,作为姊姊的我,还是略胜你一筹。」
    学秀没有回应茉莉刚才的话,算是默认了,因为他知道,茉莉并不是要嘲笑他,而是想安慰他,并且让他从中明白一些道理。
    输了纵然不甘,可学秀却觉得,能跟茉莉和好,失败了也值得。
    「姊,陪我去趟理事长办公室吧。」
    反正,能赢的机会多的是,他不想跟自己的姊姊冷战。
    「嗯,走吧,学秀。」茉莉站起身,将自己的手伸向还还蹲在地上的他。
    学秀的唇边绽放出一抹乾净清爽的笑意,他把手放上茉莉的掌心,让她把自己拉起来。
    掌中传来的温度暖到了学秀心底,或许,人都得摔个几次吧,才能真正成长进步。
    对他来说,赢回更珍贵的东西最重要。
    终于,姊弟俩和好如初,并肩而行。
    「姊,你在外面等我。」学秀跟茉莉在办公室门口一同停下了脚步,走在他们身后的四名大个儿外国学生也止住脚步。
    「我会视情况进去帮你的。」就像以前一样。
    读懂了茉莉没说出口的话,学秀哑然失笑,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后,示意后头的四人往前,接着一起打开门踏了进去。
    「这次e班在明显不利的条件下获得胜利,简单来说,就是你们完败了。」浅野学峯冷冷地说,即使他侧着身,可散发出来的压迫气息却没有因此收敛减弱。
    「磯贝反过来利用了你们的策略,何况,e班有些战略里面有茉莉的影子,作为她亲弟弟的你,难道没有提前料到吗?」
    「光是情报战,你们就输了。」
    对于浅野学峯毫不留情的批评,学秀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开口。
    「你这个领导者很失格。」浅野学峯的话就像一把利刃,狠狠刺入学秀的耳膜,更深深刺进他的心底。
    姊,或许你说的是对的,父亲已经,丧心病狂。
    「理事长,这傢伙很厉害的。」学秀的思绪被一名外国学生的声音给拉了回来,他知道不妙,赶紧出声制止,无奈对方压根把他的话当成耳边风。
    「因为输了所以才能得到更多,身为父亲,您应该这么说才对。」还是同个人的话,也还是流畅的英语。
    「有道理,你的建议让我很感动,凯文,那你能不能也教教我呢?如果我输了,或许我也能从败北中学到什么。」浅野学峯的英语讲得不输外国人这点早已不足为奇。
    而他前半段的话一出口,学秀心里立刻警铃大作,听完后面的话,他更惶恐了,可却没有表现出来。
    浅野学峯从办公椅上站起身,脱下西装外套,优雅地扔在椅子上。
    「你们就四个人一起上吧。」他说着这句话的同时,他轻轻闔上眼皮,可是方才散发出来的红色锐芒却未消失,继续在偌大的空间里环绕,甚至不断侵蚀着学秀的心。
    茉莉靠在门边,好像听见里面有道反驳的细碎声音,但因为听起来不是自家弟弟,因此她也没放在心上,直到门后传来了微弱的撞击声,她才站直身子,接着毫不犹豫地推门而入。
    门一开,她被震慑住了,眼前的场景令她浑身的血液好像全部逆流,不只四肢愈发冰冷,纤细的双腿也失去了力气,她费了很大的力气伸手扶住门框以支撑住自己。
    「茉莉,进来前记得敲门。」浅野学峯的视线仅仅只是落在她身上一瞬,可她却觉得好像被看了有一世纪之久,恐惧感逐渐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
    可她不想就这么被这些支配,于是她缓缓闭上双眼,接着站稳脚步,睁开湛蓝色的眸,往靠在血跡斑斑墙边的学秀飞奔过去。
    「学秀。」学秀的眼神十分惊恐,眉心紧紧蹙起,虽然他的视线中带了点不安,可他却还是坚定地盯着面前那踩在万人之上的父亲,好似是想证明,证明自己不会被他影响,不会被他洗脑,不会被他支配。
    但浅野学峯哪会被这充满破绽的目光动摇呢,他可是浅野学峯。
    他身上的白西装依旧整齐,地上横卧着不断呢喃「对不起」的那些人就好像跟他毫无干係。
    明明是他下的手,明明他也曾输过,明明--
    「我说浅野。」
    他凛冽又低沉的嗓音不防将姊弟俩再度拖入名为恐惧的深渊里。
    听见这声「浅野」,他们的身子都明显顿了一下。
    儘管茉莉背对着浅野学峯,但她却依然感受得到,父亲正在靠近他们。
    不久前硬是被她压下的害怕又回来了,它们在她的体内猖狂地肆虐,茉莉跟学秀只能被迫承受浅野学峯好像可以吃人的气场。
    「明明输得那么难看,为什么没有懊恼到想死呢?」学秀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茉莉好像被这句话给拉回了现实,她扭头,豪不畏惧地看向浅野学峯的双眸,接着伸舌润了润自己乾涩的双唇,嚥了口口水,开口唤了他:「父亲。」
    浅野学峯对上茉莉如大海般清澈的双眸,倏地一愣。
    因为她此刻的样子好像与他记忆中的一个人重叠。
    〈学峯。〉
    「您知道,您此刻跟魔鬼非常相像吗。」
    〈你知道,你此刻已经万劫不復了吗。〉
    趁着自家父亲发愣之际,茉莉迅速拉过学秀的手,逃命似的快步离开办公室。
    。
    我尽力了,好难描写这段喔。
    写完直接呈现虚脱状态。
    我不知道,我最近一直很想暴风码文,希望这本年底可以完结。
    喔而且,第一季的时候我一个章节可以写完动画一集,可是现在一集打好久还打不完,到底发生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