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一路拉着学秀跑出教学大楼,一直到了体育馆外面才止住脚步,她一面平復着自己的呼吸,一面抬头看向还未完全回过神的学秀。
    「学秀。」茉莉出声喊了他,还扯了下他的手。
    「什么?」看学秀有些失神的样子,茉莉的脸上写着满满的担忧:「你没事吧?」
    「……姊,其实我,很努力地不要被他牵着鼻子走。」闻言,茉莉的眼神除了疑惑外还有些讶异:「什么意思?」
    「刚才那情况你也很清楚,说真的,我的思绪好像没有你这么清晰明朗,所以光是好好撑住自己不要被他洗脑,就已经花掉我几乎所有的力气了。」听完学秀的坦白,茉莉缓缓低下头,轻声说:「大概是因为我打从心底不认同他吧,小时候你被他影响太大了。」
    一阵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几秒后,学秀才再次开口:「姊,你还想我释怀吗?刚才你也看见了。」茉莉的呼吸一滞,不知为何,她居然莫名想哭,她哽咽着声音回答:「我说的释怀是指母亲的死,而非他的教育理念,这点我自己都无法接受,又怎会要求你做到呢。」
    「可是,是他大改以往的作风,母亲才会跟他吵架,才会--」
    「我懂你的想法,可我实际看过那些简讯,我认为是母亲的死造就父亲更加无可救药,越来越丧心病狂,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茉莉的泪水此刻已经不受控制,不断地从她湛蓝的眸中滑落,那片晴朗的海,此刻却乌云密佈,并且开始下起了雨。
    「各位,看那边,是浅野。」刚帮忙整理完场地的e班眾人看见了茉莉拉着学秀跑了出来,几个人正想着要去找学秀谈关于磯贝的事情时,业就眼尖的发现姊弟俩之间的气氛有些凝重。
    「先别过去,他们怪怪的。」话才刚说完,大家就看见茉莉踮起脚尖抱住了学秀,接着她的肩膀开始不断抽动,像是在哭。
    「茉莉在哭吗?」茅野枫对此感到有些忧心忡忡,因为她觉得茉莉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我以为、我以为只要我反对,他可能还可以回到以前一点点,就算只有一点点也好--」茉莉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已经哭到不能自己,她张开双臂并踮起脚尖抱住了学秀:「你能不能释怀都没关係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学秀抬起头望向天空,眼睛突然感到一阵酸涩,他眨眨眼,伸起手轻拍着茉莉的背,像是要安抚她,却更像是要安抚自己。
    「明明母亲不希望他这样的事情他自己也很清楚。」学秀喃喃自语道,靠在他怀中的茉莉当然也听见了。
    「学秀,答应我。」茉莉抬起头,储满泪水的蓝色眼睛对上学秀紫红色的目光:「试着释怀母亲的事情,教育理念跟这个是不同事,好吗?」
    学秀看着泪眼汪汪的姊姊,缓缓点头答应:「……好。」
    另一边的赤羽业看状况觉得差不多了,迈开双脚就径直朝浅野姊弟走过去:「浅野学秀,你干嘛把茉莉弄哭。」听见是业的声音,茉莉赶紧胡乱地抹掉眼泪,转过头狠狠瞪他一眼:「不是他弄哭我的。」
    「浅野。」磯贝这声叫唤一出口,姊弟俩几乎同时回应:「什么?」
    磯贝顿了一下,尷尬地搔搔头:「我叫的是浅野学秀。」茉莉歪了歪头,再次把视线放在学秀身上。
    「你不会食言吧?磯贝的事情。」前原双手环胸,盛气凌人地问。
    「不,不会,我不会食言,我没必要耍这种烂招数。」e班的大家听见他这么说,都放心了许多。
    「这次是你们侥倖赢了,下次我不会让步的。」说完,学秀转身就要走,不过他才刚走没几步,就又停下来补充:「何况,我也不觉得自己输了。」
    「因为我没有输掉最重要的东西。」说完以后,他还看了佇立在业身旁的茉莉一眼,接收到他的眼神,她瞬间破涕为笑,心中豁然开朗,她绽开一抹无比灿烂的笑容,拋下一句:「业,我今天跟学秀一起走。」接着就小跑步追上学秀,勾住了他的手臂,心满意足地对他说:「你长大了。」
    「我跟你也才差半个月。」学秀无情吐槽。
    「已经比我高这么多了。」茉莉也调皮地一转话锋。
    「是吗,看来你很久没有注意我了。」
    「明明是你一直让我生气。」
    看着逐渐走远的两人,除了业以外的大家都十分困惑:「为什么茉莉的心情突然好了?浅野学秀那句话什么意思?我们掉到他的陷阱里了吗?」
    「应该没有吧,如果掉到陷阱的话茉莉应该不会这样呀?」身后的大家突然开始议论纷纷,业终于受不了了才发话:「浅野学秀说没输掉的东西是指茉莉啦。」他挠了挠自己的赤发,虽然觉得很不是滋味,但他也满替茉莉开心的,毕竟解决了父子俩其中一人,她总算可以放下心中的一颗大石了。
    「原来浅野学秀是姊控。」不知道是谁说了这句话,惹来全班的哈哈大笑。
    「现在才发现有点迟。」业出声调侃,却还是盯着茉莉离去的方向,许久都没有挪开视线。
    「不过浅野学秀这傢伙还是一如既往地高傲,承认自己输了很难吗。」莉樱乐呵呵地碎念。
    「在他看来其实是平手,毕竟磯贝被处罚与否对他来说根本不痛不痒,之于他在意的事情也无伤大雅,所以他根本没输掉什么,顶多就是面子。」业说完以后,才转过身面向e班的大家:「庆功宴等茉莉一起吧,她这个军师当得挺称职。」
    「就是啊,找时间在班上开个派对吧。」业的提议很快博得了眾人的赞成。
    浅野学秀算是跌了一跤,他相比以前成长了不少,与茉莉的关係也更加亲近,不过,姊弟俩跟浅野学峯的距离却越来越遥远了。
    学秀修復了和茉莉的关係,却破坏了她跟自家父亲之间的相处模式。
    很快的,段考即将来临,这次杀老师似乎比以往还要来的有干劲,可惜班上同学们的心思却没有完全在这上面,因为距离杀掉杀老师的期限只剩五个月,相信杀老师一定有发现吧。
    原本以为会一直平平淡淡直到考完,或许是心情浮躁,又或许是压力太大,班上几个同学们惹了大祸。
    一伙人放学回家的路上,利用平时训练学到的花式奔跑来走''捷径'',与其走正常道路弯弯绕绕一堆,不如直接从房子的屋顶走直线,虽然这方法很快速也很方便,可是它却有点粗暴,几个人对此洋洋得意,自豪地认为自己很厉害之时,意外发生了。
    冈岛和木村两个人往下跳时没注意到路况,居然跟一名骑着脚踏车的老人家相撞,冈岛木村因为年轻又受过训练,自然是没什么大问题,可是被他们撞到的人是有年纪的老人,必然得进医院,于是这件事便闹大了,杀老师知道时非常生气。
    乌间老师率先在班群告诉大家这件事,事发当时,茉莉跟业才刚要离开教室,看两个老师的脸色十分凝重,他们都很疑惑,直到了解一切原委,茉莉不禁感叹,真是一群不能夸的孩子。
    「你可别说,你也还是孩子。」业日常调侃茉莉。
    「喔?那你呢?幼稚恶魔。」茉莉日常回懟业。
    「到底什么时后又跑出这个奇怪绰号了......」业日常无奈傻眼。
    「哎业你看这个,杀老师勒令我们不能为这次的段考做准备。」茉莉将手机萤幕转向站在她身旁有些慵懒的业。
    「看来事情挺严重的。」业还是有些散漫,两人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决定回家。
    参与这次事件的同学们其实几乎超过了e班同学的半数,所以就连没有犯错的同学们也都被杀老师''打''了一下,连带去育幼院照顾小孩,都变成了全班的处分。
    杀老师也为此道过歉,但同学们都大人有大量,没有计较这么多,毕竟偷偷唸书也不是行不通,相信杀老师也会睁一隻眼闭一隻眼。
    。
    快写到死神二代了,豪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