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姊是公主吗?」一名被唤作小松的六岁小男孩眨着他那双圆滚滚的大眼睛直盯茉莉的脸看,可爱的模样瞬间让茉莉心花怒放,她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噙着笑意问:「为什么说我是公主呢?」
    「因为老师说,公主都很漂亮。」听见这个夸奖,茉莉笑得靦腆,不好意思地搔搔头:「你真会说话。」都说小孩子最诚实,茉莉早就这么认定了。
    「别看茉莉那副谦虚的样子,其实她心里偷着乐呢。」站在另一边的业听见刚才那段对话,出声调侃,惹来茉莉的怒视,而她下一秒说的话让整个育幼院内顿时充满笑声:「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几个人纷纷聚集过来,观察班上几个人跟孩子们的互动。
    有些孩子其实淘气又调皮,像是在竹林周遭的,还有窝在村松跟寺坂身上的。
    看竹林一脸正经的感叹,原本还以为他在帅气的发表什么宣言,可当视线往下看,会发现他的裤子已经被孩子们给脱下。
    「干嘛只穿一条内裤还说的这么棒?」
    茉莉无暇注意那边,她正在教小松国小一年级的课业,业走过来后凑到小松身旁,问了一个问题:「你想当这个公主的王子?」闻言,小松呆萌呆萌的点头:「对啊。」业的唇边突然泛起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茉莉不解,业这傢伙又存什么坏心思?
    「可是不行耶,她已经有一个王子了,两个的话会打起来。」听到业这番话,除了想挖地洞鑽的茉莉以外,几乎全班都燃起了八卦之心,一窝蜂地过来,前原率先开口:「业你终于承认你跟浅野的关係了!」
    「快说,什么时候交往的!」茅野枫也来凑热闹。
    「我们的第一对班对吗?」片冈惠难得想看好戏。
    业轻笑了下,可是却跟刚才的笑容完全不一样:「喔?你们要这么八卦是吧?我都没怪你们把我们拖下水呢。」面对业愈发阴森的表情和眼神,眾人一哄而散:「啊哈哈,我去那边看看。」
    「我也去。」茉莉偷偷覷了业一眼,突然,后面传来了一个女孩的声音:「喂,你们能为我们做什么?」原来是一个名为小樱的女孩,她明明有着一头可爱的粉色头发,可是眼神却十分兇狠,跟个大姊头似的。
    不过,e班同学们哪会怕她。
    「一大票人莫名其妙跑来,你们有办法用工作来弥补这里被减少的氧气吗?」小樱的眼中写满了厌恶跟嫌弃,后面的小朋友们开始发难,茉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小樱面露不悦地瞪向她:「你笑什么笑!」
    「氧气的部分你去开窗户就没事了喔,地球上人很多,可是也很大,氧气在空气中所佔的总量基本上没那么容易被消耗,除了在密闭空间,所以开窗户就可以解决氧气不足的问题了。小妹妹,你的知识量该补充囉,让那位渚哥哥教你吧。」茉莉指向站在前面的渚,突然被点名地渚顿了一下,抿抿唇,向小樱点头。
    接着她不知道打哪拿来一隻扫把,举起来作势要打人,说什么想验证大家有没有认真工作,她正要往渚打过去时,地板居然破了,小樱当然也栽进去那个洞里面。
    上一秒来势汹汹的女孩现在却哭哭啼啼的,茉莉再次嘴角失守,小樱应该是恼羞成怒了,她想都不想就收起眼泪,从洞里爬了出来,开始和茉莉玩起你追我跑。
    两个人跑到室外再跑到室内一轮的期间内,磯贝向育幼院的老师们讨论过关于这里的一切后,决定要多帮忙一点,茉莉跑进教室时,正好听见他们说:「那大家就多替老先生分担点吧!来开作战会议!」茉莉忽然止住脚步,小樱一个剎车不及,直接一头撞在她的背上。
    「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啦!」她摸着自己隐隐发疼的额头,埋怨地看着茉莉。
    「不错,是棵读书的好苗子。」听到茉莉这番话的大家都困惑:「这跟读书有什么关係吗?」
    「她体力不错,追我追得这么久居然没怎么喘,撞我的力道也很大,没体力怎么唸书?是吧?读书需要持久啊。」看茉莉讲得煞有其事,同学们都忍俊不禁,业又日常揶揄她:「你又一本正经说瞎话。」
    「这是真的好不好。」茉莉斜睨了业一眼,然后就跑去找磯贝他们了。
    茅野天生就受小孩欢迎,她提出了意见说要演戏,于是业就被抓过去了,茉莉以要指导不想看戏的孩子们课业为由拒绝出演,育幼院老师对此感到很庆幸:「帮了大忙呢,名门国中的学生来指导他们课业。」
    莉樱没有膨胀,她拍拍一个男孩的头说道:「哪里哪里,我们只是放牛班,要说的话,那个蓝色眼睛的女生才真的厉害。」老师的目光顺着莉樱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茉莉低着头阅读题目,还边说着:「莉樱你少夸我,明明你也不差。」
    这时,演戏组那边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茉莉的注意力被吸引住了。
    她看着台上跟寺坂对打的业出了神,直到奥田出场。
    虽说糸成那时候她有稍稍对奥田改观,但改也没改多少,毕竟奥田是除了茉莉跟莉樱以外和业最要好的女生。
    再加上最一开始的事情,茉莉就是无法好好面对她。
    简言之,就是有个心结在。
    她把视线拉回了小松的作业本,但心思却完全没有在这上面。
    「姊姊。」小松开口唤了茉莉。
    「怎么了?」茉莉这才如大梦初醒般的找回自己的理智。
    「姊姊的王子就是那个业哥哥吧。」茉莉眉心一蹙:「刚才他可没说是谁,你从何得知?」明明他才六岁,怎么会懂这么多?
    「不知道,就是这么觉得。」小松的表情还是天真又可爱,但茉莉却认为,这男孩的骨子里住着一个老灵魂。
    「那不得不说,你眼睛挺尖的。」她正想继续教他,他却制止了她:「其实是我在来这里以前有一个哥哥一个姊姊,他们教我的。」
    看来小松学习的心情是暂时消失了。
    见状,茉莉放下手中的铅笔,决定跟他好好说这件事:「可是你能明白这么快也是很厉害。」
    她没有过问小松为何来这的原因,因为她不希望戳他痛处,就因为他年纪还小,其实不管他几岁,茉莉都不会问太多。
    「姊姊刚才分心是因为那个麻花辫头的姊姊?」
    居然敏锐到如此地步!
    「......是。」
    小松假装讶异了一下,正要说什么,两人便听到外面传来孩子的惊呼:「小猫咪下不来了!」
    「因为年纪还太小没有爬树经验所以被困住了。」这是仓桥的声音。
    「姊姊我想去看猫咪!」语落,小松就拉起茉莉的手往教室外跑去。
    「你看吧,鼓起勇气往上爬的结果就是这样,爬得越高越危险,待在安全的地面上有什么不对。」小樱指着树上的猫咪对渚说,这次茉莉没有再懟她,因为她相信渚会说服小樱。
    后来是由木村跟冈岛上去解救那隻猫,他们採用倒桿赛糸成跟磯贝使用过的招式,总算顺利把猫给弄下来了。
    茉莉不断注意着渚跟小樱的一举一动,发现小樱的眼神居然亮了起来,脸上还染了两抹红晕。
    渚总是在不知不觉间散发魅力呢,真神奇。
    「小茉莉。」业不知何时也来到了室外,他站在茉莉身后,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你来一下。」趁着大家的注意力还在猫那边,茉莉悄悄拉着业跑到一处没人的角落。
    「干嘛?想偷约会就直说。」业的眼底尽是狡黠,他把茉莉拉到怀里,紧紧抱住。
    「你怎么知道我想抱你?」茉莉微微抬起头,对上业那双鎏金色的眼眸。
    「王子自然要懂公主。」业替她拨开沾在她脸上的发丝,语气里满满轻快和愉悦。
    「你要不当骑士吧?我不想嫁给王子。」
    「为什么?」
    「童话里面的王子除了娶公主以外都没什么用。」
    「是吗?」业抬头思考了下,脑袋却暂时空空如也,啥也想不到,居然没能找到反驳的例子。
    「所以你还是当骑士吧,带我私奔。」茉莉甜美一笑,踮起脚尖飞快地亲了一下业的唇瓣,接着把脸埋进他胸口。
    业难得没有拉开她回亲,他只是笑得十分宠溺:「你又皮。」
    两人相拥了许久,才依依不捨地放开彼此,往大家的方向回去。
    当王子还是骑士都无所谓,能跟你在一起就行了。
    。
    死神篇快到了矮额,我真的好紧张。
    明天中午十二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