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了解,四天前的十月十日是伊莉娜老师的生日,可是乌间老师给了e班同学们礼物却没有给她。
    看着伊莉娜稍嫌失落单薄的背影,几个女生才恍然大悟。
    收到了许多形形色色的大礼,却只想收到自己喜欢的人给的吧。
    好像可以理解这种心情。
    茉莉记得她之前每年的生日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度过的,业也几乎没让她失望过,除了他俩吵架的那年。
    「茉莉,你就跟业同学还有我们去採买组吧。」
    茉莉的思绪被茅野枫给拉了回来,她的脑袋还有些转不过来,是业开口补充后她才知道的。
    「在你回a班之前,替碧琪做些什么吧。」
    「也好。」茉莉点点头,但她却遗漏了业眼中一闪即逝的落寞。
    在下次段考成绩出来以前,他隔壁的位置都会是空的呢......
    几个人趁着课馀时间离开校舍,他们站在人行道上,虽然收到前原的消息了,但大家却呈现一个迷惘状态。
    「碧琪老师感觉什么都收过了,要送什么还真是一道大难题。」杉野看着自己的手机,表情看上去十分苦恼,其他的人也开口附和,却还有一个人处在状况外。
    「小茉莉,你有什么好点子吗?」业拉了一下茉莉的手,试图将她的魂魄也拉回来。
    「什么什么好点子?」她被吓了一跳,这才专注于正事上。
    「你怎么了?」业率先发现她的不对劲。
    「一直有个很诡异的感受......」
    茉莉的感觉很敏锐,若让她有这样的感觉,那应该八九不离十,有什么不正常的人事物在。
    「算了,没事,先想要买给伊莉娜老师什么吧。」她一直遵守着修学旅行时跟伊莉娜的约定。
    「你们几个!」旁边传来了一个不算陌生的声音,七个人不约而同地回头。
    不对,是对于少数人来说不陌生,先前用花式奔跑造成意外那天不在场的同学应该对此是不熟悉的。
    「那天之后没事了吧?那个老先生受伤之后。」
    「喔,是那天帮忙叫救护车的花店老闆。」
    茉莉看着那名男子,心里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违和感,但却没有再多感觉到什么,因此她也就没开口说了,静静听着大家的对话。
    「对了,你们刚才说要送大人而且是成熟女性的礼物?」男子开口询问。
    「是的,我们陷入踌躇了呢。」神崎有希子点头回覆。
    「这个如何呢?」男子拿了一朵玫瑰花递给神崎,茅野枫凑了过去说:「原来如此,送花束啊。」
    「虽然现在是礼物随你选的时代,但送花还是很受欢迎。」男子再度鑽回去他的花车里翻找东西,茉莉终于发话:「如果要藉乌间老师的名义送的话,花是个不错的选择。」
    「嗯嗯,不过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不只是心意,顏色及形状,香气以及梦幻感,都是最能打动人心的要素。」男子转过身,手上多了一大束艷红的玫瑰,奥田双手合十,笑道:「很有说服力呢。」
    「如果手上没有拿计算机的话,就是一个很好的演讲了。」业的心情看上去挺不错的,居然有兴致调侃。
    「再怎么说我还是生意人嘛。」男子的眼睛里好像多了钱的符号,他说完以后,七个同学们不禁莞尔。
    「如何?就当是因为花朵牵起的缘分,我能算你们便宜一点喔。」
    看来这个提议被大家默默接受了,付了钱以后,七人心满意足地踏上返回e班之路。
    业突然想起了什么,趁着前方的大家开心地聊着天,他居然偷偷掉头跑回花车。
    「就当你跟我们班的各种缘份吧,能不能给我一支茉莉花?」业歪了歪头,问道。
    「看在你又突然折返的心意上面,给你吧,不过得告诉我,你想送给谁?」男子一定是知道茉莉花的花语才如此问。
    「就刚才那个蓝色眼睛的女孩。」业也不打算要隐瞒,直接指了茉莉的背影。
    反正之后也不会再见面了,告诉一个陌生人倒也无妨。
    「这样啊,祝你告白成功。」男子眨眨眼后,把花给了业。
    「谢谢老闆,有缘再见。」业没有说出实情,只是朝对方挥了挥手后就加速往同学们的方向奔去。
    「有缘啊......很快就会再见的,e班。」男子在业走远以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呢喃自语道。
    业抓着花跑回队伍中后,悄悄把茉莉拉到后面,并把花给了她。
    「你刚才回去买的啊?」她明显开心了起来。
    「我拗来的。」业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发。
    「啊?」茉莉顰眉,但很快又松开,她把花凑近自己的鼻子嗅了嗅,眼睛微微瞇起,像是很享受这股香味。
    这时她才突然发现,一远离那个花车,最初让她感到诡异的那个感觉就消失了。
    是错觉吗?
    看来她并没有意识到,那个感觉是因为方才的花车老闆而起,她更没有料到,有着如此亲切笑容的男人,居然是将来害大家陷入危险的兇手。
    其实这即将发生的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花车老闆不久前说人心的那席话或许就是种暗示吧,暗示自己的图谋不轨。
    可是却没有半个人注意到,只能说他藏得实在太好,连平时最敏锐机警的茉莉都瞒过了。
    「送伊莉娜生日花束?为什么?由你们送的话她应该会更开心吧。」乌间老师这话刚说完,全部人都傻眼。
    到底是有多迟钝?!
    「乌间老师,如果你认为那个碧琪是必要的战力,那么捉住同事的心不也是重要的工作之一吗?」业这番言论很有说服力,那个花车老闆的话术他居然现学现卖,学习力未免也太强。
    茉莉在心里暗暗吐槽,乌间老师也接受了这个说法:「有道理。那就由我来交给她,谢谢你们这么用心。」
    「不过可别说花束是我们准备的。」茉莉开口提醒。
    在伊莉娜老师回去教职员办公室的途中,全班纷纷躲到了外头去察看情况。
    刚开始大家以为事情会很顺利,伊莉娜老师的反应也在预料之中,没想到因为乌间老师一段话而毁了一切:「不是地球灭亡就是完成任务,无论是何者,都将在半年内结束......」随着乌间老师不断继续说的话,伊莉娜老师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她以行动打断了乌间老师,她大步掠过他走上前,猛力拉开窗户,看向躲在外面的大家,目光阴冷又深沉,甚至毫无半点温度:「我就知道是这样,以他那个死脑筋的程度,不可能想到要送我花当生日礼物。」接着她突然朝天空开了一枪,杀老师应声掉落:「扭呀!」
    「这下你们开心了吧?看一个职业杀手会错意还这么兴奋。」伊莉娜冷笑了声,转过身背对大家坐在窗沿,枪口还冒着烟,随后是杀老师不合时宜的发言,眾人听了都很想将他当场毙命,他简直白目。
    伊莉娜的唇边勾起了一抹自嘲的弧度,她的视线在办公室内外来回,好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正当同学们想开口说话的时候,她突然站起身,把花往乌间老师怀里一塞:「感谢你们最棒的礼物,让我清醒了。」接着她踩着淡定的步伐离去,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片冈忍不住出声:「碧琪老师......」可这四个字却依旧没有把她给唤回来。
    「乌间老师,你刚才的话未免也太无情了吧。」
    「难道你真的都没有发现吗?」前原跟冈野忍不住朝乌间老师抱怨,可得到的回应却让在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我看起来真有这么迟钝吗?」
    「要认为我无情也无所谓,要是她继续失去冷静,我不介意另雇别的杀手。」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怔怔地等着乌间老师继续说。
    应该这么说比较正确,大家被迫站在原地听完他那冷血又令人心灰意冷的话:「会因为爱情而钝掉的刀,没有资格继续在这里工作。」语毕,乌间老师漠然地转过身准备要走,却被茉莉的话硬生生止住了脚步:「我不是不能理解你为何这么说,但我不觉得,有人比她更能胜任e班的工作。是,你是无情,但我没想到你竟然无情到如此地步,我们都以为,从鹰冈那件事以后,你变得比较有温度了,看来不只伊莉娜老师会错意,全班都会错意了呢。乌、间、先、生。」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清晰地说道,气氛陷入一阵沉默,乌间老师的心里似乎动摇了一瞬,接着马上回归平静,他微微侧头,丢下一句:「我不否认。」话落,他就再也没有停下脚步,逕直离开了e班校舍,徒留满地破碎的人心,先前的一切都变得荒唐又可笑。
    。
    明天更新一样延后,我快忙死了,明明才刚考完(干
    后我每次冈野跟不破傻傻分不清(被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