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迎击的话,因为我们人数眾多,应该会有优势。」磯贝说道,原寿美铃拿出手机叫了律,想不到竟然:「我才不想管咧,我不想违抗死神先生--」
    ......
    「再叫我工作的话我就强制关机喔。」律的背景显示她正在悠间追剧,眾人无不傻眼,居然被骇了!
    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沉稳的脚步声,茉莉面色一凛,她悄悄后退,躲了起来。
    要是全军覆没的话就没戏唱了。
    她稍稍侧身到能看清楚大家状况的位置,手里握紧了从乌间老师那借来的东西,屏气凝神,将自己的气息藏到无人能察觉。
    终于,死神出现在大家的视线内,可是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看不见他的实体,眼前只有一个黑色的人型影子。
    村松跟吉田拿着电击棒衝了上去,没想到却扑了个空,两人非但没有攻击到死神,甚至直接被他打趴在地,似乎暂时昏睡过去。
    「成为杀手以后,我最先磨练的就是正面对决的技巧。」死神说着,来到木村面前,趁他还未反应过来时,狠狠给了他一击,于是a组又少了一个战力。
    接着,死神飞快地来到茅野身后,用膝盖猛力撞击了她的腹部,惊心动魄的喀喀声响起,他平淡地开口:「女生果然比较脆弱,肋骨居然断了。」
    可只有e班的大家知道,这是超体育服保护机制所造成的声响,因此茅野并不会有太大问题。
    「真是意外,那个叫浅野的女孩居然不在这组。」
    在场的人心口都倏地一缩,但只有非常短暂的一瞬,他们都知道,茉莉铁定躲起来了。
    「看来剩下的人质我可得好好利用。」死神佇立在茅野旁边,用毫无起伏的语调说。
    渚的脸色完全暗了下来,他缓缓自人群中走出,平时温和无害的眼眸里出现了尖锐的光芒,他踩着不疾不徐却又不失气势的步伐往死神走去:「大家都退开,由我来。」
    「渚......」业明显也十分不安,他望着渚的背影,脑中闪过了跟茉莉在南方小岛山洞内的对话。
    渚利用怒气来隐藏自己的杀气,看来他打算拿以前对鹰冈曾经用过的骗猫掌来应对,可他的手才刚有动作,死神的双手便在他面前用力一拍,渚的脚步被迫停下,眾人见状都十分诧异,听完死神接下来的话后,他们都意识到了,什么是''最高境界''。
    「这是拍手震慑术,跟罗夫洛教你的骗猫掌不同,人有意识波长,只要掌握它的最高峰,即可轻易达到以拍手暂时麻痺他人的效果。」话才刚说完,死神就咻的一声窜到业身后,业缓缓回头,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弧度,看来是没辙了。
    死神只花了不到三秒就将剩下的所有人都击倒,b组收到消息以后是超级惊慌失措:「我们才解散不到五分鐘耶!」
    「先不管了,救出碧琪老师以后再说。」眾人进到房间里面,看见被绑住伊莉娜后赶紧衝了过去,完全忘记茉莉解散前的提醒。
    「她还活着。」
    「幸好碧琪老师没事......」仓桥跟矢田两人面带笑容地讨论着,下一秒后面便传来一个不寻常的声音,两人回过头一看,伊莉娜的表情十分狠戾,她长吁一口气,说:「我沉睡了几乎半年,多亏他我才得以清醒,好了,就送你们上西天吧。」
    站在离伊莉娜比较远的神崎顿时想起茉莉几分鐘前的叮嚀。
    【不排除她和我们站对立面的可能性。】
    要是早点察觉就好了。
    「碧琪老师,你认真的吗?」仓桥满脸惊恐,而已经被洗脑的伊莉娜则是冷笑着道:「我就帮你们上最后一堂课吧,小鬼。」接着她开始缓缓往前走,下一秒,她居然往前一摔:「啊!痛!光着脚踩到石子了......」看来大家依旧没有防备心,两个女生居然跑上去关心:「碧琪老师!你没事......?」想不到伊莉娜是装的,她拿了几个装着不知名药剂的针筒直接将之注射进在她旁边的两个女孩,甚至又再往前几步,多用了几个针筒,好几个人渐渐倒下。
    「好卑鄙......」
    「居然利用我们对你的关心......」
    「学校里没教过这个吧?这就是经验的差距,小雏鸟们。」看着渐渐失去意识的几个学生,伊莉娜的眼神却依然没有半点波动,死神随后出现:「搞什么,都被你解决了。」
    c组继收到a组全军覆没的消息后,没多久又收到了b组被全灭的讯息,他们更加惶恐了:「我们才解散多久啦!」
    等到心情平復后,他们打算继续往前探测,毕竟还未查出个所以然,可是死神就这么出现了。
    「呀!什么时候出现的!」不破往旁边一跳,寺坂想要跟他奋斗到底,而糸成却抱持不同看法:「投降吧,等级差太多了,继续战也只是百害而无一利。」
    糸成已经学会一个道理,今天败北也没关係,只需等待胜利的机会来临,而且,杀老师也说,如果学生们应付不来,那就该老师出场了。
    大家总算再次碰面,可却是在牢笼中,跟最初的不同,这座牢笼是没有机会能够逃脱的,四周的墙壁后都是实心,唯一的锁则是用死神的虹膜辨识,再者,大家的手脚都被束缚住,脖子上甚至戴了一个小型炸弹。
    「渚,你还好吗?」茅野开口关心,业转头对死神说:「虽然不知道你打算如何杀死那隻章鱼,但事情真的能这么顺利吗?」
    毕竟还有一个人没被找到。
    死神看着手机里的监视器画面,笑而不答,这时,他的笑意忽然凝结,他把画面转向伊莉娜,她自然也是一愣:「乌间......」
    同学们的眼中又燃起了希望,死神摇摇头叹了口气:「没办法了,伊莉娜,用计画十六。」
    「ok。」不妙,两位老师还不知道伊莉娜叛变的事。
    死神跟伊莉娜才刚踏出第一步,砰的一声枪响,子弹从两人之间飞了过去,死神猛地回头,可是却什么也没看见。
    接着他又转头看了一眼牢笼内,他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还有漏网之鱼啊。
    「虽然不知道你打哪弄来真枪的,但这笔帐等我处理完门口这两个再来算,他们可比你难缠。」说完,死神就领着伊莉娜离去,躲在墙壁后面压抑住自己气息的茉莉双手止不住颤抖,怎么会,她明明瞄准的是死神的手。
    「茉莉,在老师们解决他之前绝对不要出来。」业放大音量说,茉莉听着他的声音,心跳居然平復了些。
    「业,拜託你继续跟我说说话吧,我现在手抖到不行,你的声音好像有安抚我的魔力。」茉莉连声音都很不平稳,闻言,业点点头,继续说:「你从哪弄来真枪的?」
    「乌间老师的抽屉。」
    「他居然藏这么危险的东西在那。」业的语气多了些促狭,茉莉的声音也渐渐稳了下来:「等事情结束后再问问他好了。」
    「我猜是他为了以防万一准备的,毕竟他可是军人,有这些不奇怪。」茉莉忽然噤声没了回应,业正纳闷,杀老师就从天而降,死神跟伊莉娜也来到此处,乌间老师则是追了上来。
    「各位同学没事吧?」杀老师掉下来后第一件事情居然是关心大家,对此全班都觉得很窝心。
    「没想到连杀老师都......」
    「对老师物质的牢笼啊,不过很可惜,我的肉体终于能克服这个东西了。」听到这番话,大家的眼睛都亮了,杀老师讲得超级帅气,让人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绝招,想不到他居然伸出舌头开始舔牢笼。
    杀老师说这样的话只要半天就能融化,全班都吐槽:「太慢了啦!」
    「我说你啊,再这么舔下去,我就把他们的首级炸开。」死神坐在门口的楼梯上,愜意地说。
    「扭呀!怎么这样!」
    敢情这不是废话吗!
    「我得赶快动手,现在我打算把这里灌满水。」听到后半句话,眾人一愣,就连在伊莉娜身后的乌间老师也是。
    「这里是水道,只要我对上面的操控室下指令,就能利用每秒两百吨的水压跟牢笼力量,把你挤压成蒟蒻。」死神阴森森地说,明明只在杀老师面前不到一步的距离,可就因为这该死的牢笼,杀老师才无法当场掐死他。
    「喂,你打算连学生都杀吗?」乌间老师走上前,拉住死神的肩膀,不敢置信地问。
    「那当然,我可没时间等。」死神笑了,但依旧没有温度,冷得可以。
    这程度恐怕不只疯子了,简直是变态无误。
    「伊莉娜,你明知这点却还是这么选择吗?!」显然乌间老师也很不爽伊莉娜老师背叛大家的事情。
    听到乌间老师的话,伊莉娜低下头,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身为职业杀手,我只是以成果为优先,你不是希望我这么做吗?」想不到她居然反问,茉莉心里赫然想起她失踪当天的情况。
    乌间老师说的话恐怕是造成她换边站的主因,其次才是死神的洗脑。
    死神挣脱乌间老师的手:「若是牺牲掉这些学生就能拯救地球,不值得吗?」
    乌间老师陷入了挣扎,他脑中开始播放自己先前去政府高层询问的画面。
    呵,当时上级叫他自行判断,摆明了就是没想过会有这种状况发生吧。
    既然如此,那可千万别说他选错了。
    。
    呜呜呜我看几次都觉得这段的乌间老师帅惨啊啊啊!!!
    今天是日更最后一天喔,之后恢復周一凌晨三点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