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前须知:
    本篇与正文毫无关联,且男女主并非从小认识,而是国二才相遇的,可以接受再看下去!
    。
    阴暗的巷子内一片混乱,似乎是好几个人在斗殴,一名有着赤红色头发的少年一面躲开来自其他人的攻击,一面试图反击对方,儘管他身上已经有了不少伤口,脚步也已经变得有些不稳,可他依旧倔强地死撑,因为不管是倒下还是继续奋战,他的伤都只会多而不会少。
    这时,一道清脆的女声自巷口传来:「警察先生!就是这!」
    红发少年抬头看了眼,却没有看见来人。
    「快走!」闻声,方才来势汹汹想要继续殴打红发少年的人们一窝蜂逃跑,原本热闹的巷子瞬间陷入寂静,只剩下那名少年独自待在原地平復呼吸。
    「你没事吧?」刚刚在巷口喊警察的人是跟他同校的女孩,她有着一头如瀑的亚麻色长发,眼睛也像大海般清澈又湛蓝,少年就这么怔怔看着她朝自己走来,她在他面前停下了脚步,接着拿出手帕替他擦拭脸上的血跡。
    「警察呢?」他问道。
    「我唬烂的。」她带着轻浅的笑意回答。
    这时,他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就这么往她跌了过去,她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脚步也跟着往后退,直到背后抵到墙壁,她反射性地闭上双眼等待来自后脑杓的痛感,没想到却撞到一个柔软的东西上,她稍稍回头,发现是他用自己的手挡在她的头跟墙壁中间。
    他们对看了许久,气氛越来越曖昧,两人之间的温度好像也渐渐升高,她总觉得她似乎脸红了,而他却还是动也不动,眉心紧紧蹙起,似乎还在等待晕眩感过去。
    「你真的没事吗?」她又再问了一次。
    「你会去跟学校告状?」而他答非所问,眉头终于松开了一点点。
    她对此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我去告状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
    「你现在认识了。」语落,两人都沉默,她缓缓伸手想继续替他把沾在脸上的脏污及血渍擦掉,他却警戒地抓住她的手:「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他也松开了手。
    在她帮他擦脸的期间,他开口问道:「你就不怕我才是坏人吗?」
    「所以我才喊警察啊,听到这个会跑掉的人才是坏人吧,何况你跟我同校,我不觉得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主动挑起事端。」她边说边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眸直勾勾地看进他琥珀色的桃花眼里。
    「你叫什么名字?」
    「浅野茉莉,叫我茉莉就好,毕竟这间学校里可不只我一个浅野。」她说完以后,用眼神示意了下,他也读懂了她的意思,接在她后面说:「我叫赤羽业,你也直接叫我业吧。」这下浅野茉莉有了印象:「你是万年第三!」赤羽业轻笑:「而你是万年第二。」语毕,两人相视而笑,之后她歪歪头,手指头在他们中间来回:「不过我们,一定要维持这么曖昧的姿势吗?」两人现在呈现壁咚与被壁咚的样态,如此浪漫的动作,却让他们都有些尷尬。
    闻言,赤羽业赶紧退开:「抱歉啊。」
    「你真的没事了?」面对浅野茉莉质疑的眼神,他竟然觉得有点可爱:「有事的话,你要怎么办?」
    「陪你走回家啊。」她讲的一副理所当然,丝毫没有觉得这话有任何不妥。
    明明他们才刚认识,却搞得跟认识很久一样。
    「行,陪我走回去。」说完,赤羽业扭头就走,浅野茉莉的脑筋突然顿了下,她朝着他喊:「你故意的!」他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没有回应,继续慢慢往前走,听见她的脚步声后,他勾起了唇角。
    「早知道放你自生自灭。」浅野茉莉狠狠瞪着赤羽业,他面带欠揍的笑容:「明明是你说要陪我走回去。」
    「那是如果你还有事的话。」
    「我的确还有事啊。」说完,他秀出满满瘀青的手臂:「很痛欸。」
    她瞬间气结:「我担心的是你在半路昏倒!」她说完之后,赤羽业的眼中闪过了一道狡黠,他假装被自己绊了一下,她赶紧伸手扶住他:「喂你......?」他原本低着的头抬了起来,他佯装虚弱:「所以你这个行动并非没用。」
    浅野茉莉狐疑地盯着他琥珀色的眼睛:「不是装的?」
    「当然不是。」
    「确定?」
    「确定。」
    浅野茉莉撇开头,在心底窃笑,这男的真逗,就这么自信她不会发现吗。
    算了,这样其实也不差。
    浅野茉莉没有意识到她现在这个想法代表了什么,更没有意识到,从她在巷口决定要开口帮忙的那一刻开始,她跟赤羽业就注定要纠缠在一起。
    自那天以后大约一个礼拜后,浅野茉莉因为生理期的腹痛在保健室休息,校护因为个人问题而暂离岗位,因此现在的保健室只有她一个人。
    她在半梦半醒间好像听见了门被打开又关上的声音,随后是微弱的脚步声。
    浅野茉莉缓缓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身,拉开帘子轻轻走了出去,一抹熟悉的赤红映入眼帘。
    赤羽业正背对着床位的方向替自己上药,她忍不住开口:「你又打架了?」他的手一顿,接着他回过头,看向扶着床尾面色苍白的她。
    「加上这次,我们也才见两次,什么叫''又''打架。」赤羽业似笑非笑地道,她一边缓慢往前走,一边吐槽:「我们才见两次,两次见你你都打架,当然是''又''。」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正好走到赤羽业身旁,明明只是几步路的距离,可她却走了好久,因为腹部的闷痛实在太过难耐了。
    「背后的伤口我帮你吧。」浅野茉莉拿过药罐,用小如蚊蚋的声音说。
    他的制服微微敞开,因此她才能看见他背后说轻不轻,说重不重的伤口。
    「你自己也在不舒服,还想帮我?」赤羽业边说边想夺回那瓶药,浅野茉莉却轻巧地闪过:「背后你又弄不到,我现在好一点了。」他放下手,决定放任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悄然流逝,浅野茉莉终于帮赤羽业上好药,她将药罐放回去推车上后,突然因为疼痛感而差点晕过去,她往旁边踉蹌了下,他眼明手快地接住她:「我抱你回去吧。」说完,他将她打横抱起,往她刚才躺过的床走去。
    她没力气点头,也没力气走路,更没力气推开他。
    将她放到床上后,他本想这样离开保健室的,可是看见她接下来的动作后,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浅野茉莉躺好后翻过身蜷缩了起来,神情痛苦,额际也不断冒出涔涔冷汗,见状,赤羽业晃了晃她的手臂:「要不送你去医院吧?还是我去叫浅野学秀送你去?」
    她摇摇头:「学秀不在学校,我爸也在国外,你送我去吧......」这几句话她费尽了几乎全身的力气才好不容易说出来,讲完以后她便不省人事。
    「喂!你醒醒!」赤羽业有些慌乱,他试图把浅野茉莉给叫醒,可是却半点用都没有。
    「你这样我怎么翻墙......」他抬头思考了下,站起身拉开校护办公桌的抽屉,拿了一张外出单,模仿老师的字跡签了名后,将躺在床上的女孩打横抱起,光明正大地往校门走去。
    离开学校的过程很顺利,只是赤羽业被警卫用一种曖昧的眼神特别''关注''了一下,不过他也不在意,就让他们误会吧,反正这样会方便很多。
    上了计程车后,赤羽业还对司机说了句:「请开快点。」司机透过后照镜瞥了他一眼,又把油门往下踩了些,车速渐快,赤羽业从他的眼中好像捕捉到了些曖昧。
    抵达医院后,赤羽业抱起浅野茉莉就往急诊室衝,他回头对司机丢下一句:「我等下过来付钱!」那名司机看上去也不赶时间,他无奈地笑了笑,现在的小情侣还真可爱。
    后来医生替浅野茉莉打了一针止痛针,还拿了个热水袋放在她的腹部,赤羽业坐在她的病床旁边,单手撑着头,就静静等待她醒来。
    「那个,赤羽同学。」一名护理师走上前,他坐直身子回应:「是。」
    「可能得通知她的家人......」他知道护理师的意思,所以他说:「等她醒来吧,我这没有她家人的联络方式。」
    「好的,那她醒来时记得通知我一下。」待护理师走远后,赤羽业又再度抬手支起自己的头,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他也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后,躺着的浅野茉莉总算缓缓睁眼,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赤羽业的睡顏,她愣了好一阵子,最后轻轻勾起了一抹微笑。
    他好像,没有她听到的这么坏。
    两人没有见到面的这个礼拜,她一直偷偷打听关于他的一切,可是听到的却几乎都是不好的评价,大家都说他是不良少年,仗着自己成绩好就在外面胡作非为,从最初见面到现在,她觉得这些都是错的,所有人都只看表面,赤羽业细心温柔的一面他们都看不见。
    浅野茉莉注视着赤羽业,突然觉得,他长得有点帅。
    于是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碰了下他又长又浓密的睫毛,他的眼皮轻颤了下,吓得她赶紧缩回手,几秒后见他没醒,她的手再次不安分,这次她没有刚才的犹疑,反而直接大胆地摸上他落在额前细碎的瀏海。
    赤羽业被这个动静惊醒,他醒来后跟浅野茉莉四目相交,他原本皱着的眉头松开,而她的手还僵在半空中,她眨眨眼,装傻似的笑了。
    「你居然在笑?」赤羽业感到有些不敢置信,都痛到昏过去了居然还笑得出来?!
    「已经不痛了。」浅野茉莉收起笑容,收回手,指了指放在自己肚子上的热水袋,还有手背上因打针而留下的酒精棉以及纸胶。
    他沉默了会,之后转个话题开口问道:「护理师说可能要通知你家人。」语落,浅野茉莉抿抿唇回答:「不要了吧,学秀跟我爸都不在椚丘市。」听完她的话以后,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一个问题:「你妈呢?」闻言,她的手明显一顿,随后紧紧握住被子,接着她小声地说:「过世了。」
    意识到这个问题勾起了她伤心的回忆,他赶紧道歉:「抱歉。」
    浅野茉莉没有再说话,轻轻闭上眼,直到护理师走了过来:「浅野同学,可能需要通知--」她话都还未说完,就被赤羽业打断:「她家人都不在椚丘市,我会负责另行通知的,晚点我送她回家。」
    「那好吧,反正不是什么大问题。」护理师点点头,要离开前还在赤羽业耳边说了些什么,给他一抹曖昧的笑后就转身走掉,他对于刚才的耳语仅只是笑而不答,没否认也没承认。
    『照顾好你的女朋友。』
    浅野茉莉也不在意那个护理师到底跟赤羽业说了什么,从躺着坐起身,拿开已经快凉掉的热水袋,转头问:「什么时候能离开医院?」
    「现在。」说完,赤羽业就拉起她的手,领着她去护理站办完手续后,两人便一起走出医院。
    「相信你应该已经听过不少关于我的传言了吧?跟不良少年混在一起,你真的不怕吗?」这是他们踏出医院后赤羽业说的第一句话。
    「我不觉得你跟大家说的一样,你明明很善良。」浅野茉莉停下脚步,瞥了眼他抓着自己的那隻手,再抬头看了眼医院的牌子。
    「是吗?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赤羽业带着他一贯的促狭笑意说。
    「行,朋友,请多指教。」浅野茉莉也回给他一个甜美的笑容。
    从这之后的相处中,两人渐渐喜欢上对方,但是谁都没有先开口,得知赤羽业被调到e班去时,浅野茉莉也无所不用其极地成功让浅野学峯同意她跟着去e班,后面的修学旅行、球技大赛、南方小岛旅行、夏日祭典等等,他们对彼此的喜欢都越来越深,甚至茉莉去墓园看她母亲时,赤羽业都陪着她去,回程公车上,他终于告白,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错过了你人生中的十五年,之后每一年希望都有我在你身边。」
    这是赤羽业在告白时对浅野茉莉说的话,而这惹来了她的靦腆一笑:「你什么时候这么肉麻了?」
    「现在。」看赤羽业一脸认真,她的笑意加深:「那我也希望你未来的每一年都有我,我可是很难缠的哦。」
    「那正好,我也很难缠,我们简直天生一对。」
    「请多指教,男朋友。」
    「请多指教,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