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线拉回茉莉刚奔回大家所在的牢笼,业一看见她就立刻跑上前,伸手覆上她摆在笼子上白皙又沾了些尘土的手:「你没事吧?」
    茉莉巧笑嫣然:「嗯,没事,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放心吧。」业张了张口,还来不及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远处就传来了落水声,接着茉莉就抽出自己的手说道:「我去帮你们录影!」她拿着手机灿烂一笑后就跑掉,留下怔怔望着她一跛一跛背影的赤羽业。
    「杀老师,她的脚受伤了。」业缓缓开口。
    杀老师没有回话,只是用曖昧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茉莉跑到乌间老师跟死神跳下去的地方往下看,正好能看见他们所有的一举一动,茉莉把手机中的画面放大,按下录影键,接着视线便停留在乌间老师结实的背肌上没有移开过。
    其实乌间老师真的挺帅的。
    茉莉被她自己这样的想法给逗笑了,也难怪伊莉娜老师跟仓桥会这么迷他,不过她仅只是抱持着崇拜的心态,毕竟世界上没那么多如果,哪有什么如果跟赤羽业不认识,她就是遇上那个让她喜欢到无可救药的他了,乌间老师再帅也没有他帅。
    看着乌间老师不断躲过来自死神的攻击和机关,由于不晓得死神还藏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没使用,因此乌间老师不太敢轻举妄动主动攻击他,场面一度陷入胶着,死神向乌间老师坦白了跟伊莉娜老师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并说出了极度扭曲的想法,正在录影的茉莉有感而发,她小声呢喃:「真是心理变态。」
    终于,死神似是想要快速结束乌间老师这个麻烦人物,他拿出了一朵玫瑰花往上一拋,就像在为这场搏斗划下一个漂亮句点,他将手指头指向乌间老师的胸口,作势对他开了一枪,乌间老师的胸口发出一道微弱的噗滋声,留下了一个小孔,起初只是微微渗血,后来血液却突然像喷泉一样从那个小伤口喷溅出来,惹得旁观者顿时心慌。
    正当死神得意洋洋以为自己的技术多么了得时,情况反转了,那个喷血的伤口是杀老师的触手,杀老师提前料到了死神有这招,于是早了死神一步把自己的触手黏上乌间老师的胸口,牢笼之间的空隙正好能让杀老师勉强伸出一隻触手,他此刻正愜意地喝着番茄汁,据说是在抵达这里之前先去超商买的。
    他还真是无所不知。
    搞清楚状况后的茉莉会心一笑,她又把画面放大了一点,正把视线从手机萤幕移到下方的乌间老师身上,就看见他伸手往死神的「那里」狠狠揍了一拳。
    果然他还是平凡的人类,这一拳力道可不轻,死神面露痛苦地哀号,乌间老师站起身,揶揄他,语气却平淡地像在陈述一个事实:「即使是死神,致命的弱点要害都一样。」
    茉莉用馀光瞥见赶忙跑来查看情况的伊莉娜,她偷笑了下,因为乌间老师接下来的话跟动作,估计又会把伊莉娜老师给迷得神魂颠倒。
    「你有觉悟了吗?对我最重要的学生以及同事下手。」乌间老师抬手往死神就要打过去,死神连忙出声阻止:「等等!除了我以外还有谁能杀掉那傢伙?」乌间老师手上的速度加快:「技术?e班全都有了。」一记闷响回盪在偌大的空间内,死神应声倒地,这惊心动魄的绑架案总算落幕。
    茉莉停止了录影,转头对伊莉娜老师甜美一笑:「走吧伊莉娜老师,准备好领罚了吗?」
    伊莉娜老师坦然笑了笑,点头:「走吧。」
    茉莉歪歪头,转身领着她往牢笼的方向走去。
    两人刚抵达不久后,乌间老师就出现了,不过他似乎十分挣扎要不要按下那个解锁键,看他咬牙切齿地说:「就不能只把这傢伙关住吗?!」
    而杀老师则是止不住地贼笑,一脸幸灾乐祸:「蠕呼呼呼呼呼,乌间老师你放弃吧,没办法这么做的,就算可以,我也有很多方式可以逃脱,不过因为这些方式都会对学生们造成太大负担所以我才没有用。」听完他的话,乌间老师总算不再踌躇,痛快地打开了牢笼的门。
    门都还未完全打开,所有人就眼睁睁地看着一抹赤红迅速鑽了出去,然后紧紧抱住站在外头的茉莉。
    全班的眼神都十分八卦,茉莉噗嗤一笑:「你干嘛?我不是好好的嘛。」
    「你不懂那个担心,虽然你说你知道。」业把头埋进她的肩窝,声音闷闷的。
    茉莉轻轻把他给推开,对上他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眸:「我懂,我真的懂,如果今天换作是你陷入险境,我应该也会跟你一样,如何不担心呢?」
    业又把茉莉抱进怀中,这次他没有说话,反倒是在一旁看戏的莉樱开口了:「赤羽业,小茉莉跟你什么关係,能让你这样随便抱吗?」业松开了茉莉,正要回答些什么,茉莉却张开双臂再次抱住他,并率先说道:「男朋友抱女朋友天经地义。」
    简单的一句话,让全班都开始起鬨了。
    两人相视而笑,并且放开了对方,茉莉把手机递上前:「给,乌间老师的帅气现场你们必须看看。」
    影片开始播放,大家无一不为之惊叹,每个人都沉醉在乌间老师的英姿时,一句让人非常出戏的「真是心理变态」就这么闯入眾人耳中。
    没错,这句话就是茉莉当时的嘀咕,虽然她讲得极为小声,可这句话却全数被手机录了进去。
    随后,全场爆笑:「茉莉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还在录影?」
    「太可爱了啦。」
    「浅野没想到你有这么好笑的一面。」
    茉莉羞窘,结果这个影片的主题是茉莉那句「心理变态」。
    好吧,随便,大家开心就好。
    最终茉莉没有表达什么,只是勾住业的手,接过大家还来的手机,气氛和乐融融,突然,一个微弱却不合时宜的石子滚地声传来,大家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
    原来是伊莉娜老师正试图偷跑,这举动当然引发了民怨,全班一致怒喊:「臭bitch!居然还想逃!」
    「啊!不然你们要怎样嘛!」伊莉娜老师被人一左一右架住双臂,她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态,甚至开始口不择言:「男生们就趁这时候发洩你们累积的兽慾,女生们就发洩平常对我美貌的忌妒,想抒发性暴力就随便啦!」
    眾人皆汗顏:「你的想法真齷齪。」
    「被你这么一说我们反而不想给你处罚了。」
    「少废话,你就给我跟平常一样来学校,不要再一声不响地消失,你已经翘好几天的课了。」寺坂这么说,伊莉娜老师脸上的表情有些错愕,有些惊讶,有些感动,很多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绪融合在她此刻的眼神内,矢田桃花接在寺坂后面回应:「就是说啊,我还没听完后续呢,上次说到你挑拨了阿拉伯王族,害他们几乎爆发战争。」
    片冈也附和:「对啊,你再不来,跟你借的那本法语版《流星花园》就要被我占为己有囉。」
    茉莉笑了一下,无奈道:「这就是所谓的''领罚''。」
    「我可是......差点把你们杀了啊。」伊莉娜老师呆若木鸡地说,竹林淡漠地回覆她:「那是问题吗,做各种背叛和见不得人的事,这才是bitch啊。」语落,原本架住伊莉娜老师的吉田跟村松扶着她站直后退开,e班各位的善意如此明显,就不信她感受不到。
    「如果不能和bitch一起享受校园生活,那我们干嘛兼当杀手跟国中生呢。」莉樱笑得十分爽朗,正当伊莉娜老师感动之际,乌间老师低沉稳重的嗓音突然冒了出来:「就是这么回事。」
    伊莉娜老师的视线来到了他身上,看他不疾不徐地拿出方才死神扔下的玫瑰花:「这朵花不是跟学生们借的,而是我自己打败敌人后拿来的,这样的生日礼物,还可以吗?」伊莉娜老师愣愣地从乌间老师手中接过那朵艷红得耀眼的玫瑰花,理智一直告诉自己应该要跟他抱怨些什么,心里也不断吐槽,可最后她却给了他一抹单纯又赧然的笑容:「可以。」
    两旁的学生跟杀老师全都炸了,茉莉直呼「嗑到了」,业勾起了狡黠的笑容,迅速在她脸上落下一吻,反正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两个老师身上,没关係,而茉莉则是害羞地瞪了他一眼。
    「乌间老师,在进入色色发展之前,先让我说些话。」杀老师的话虽然很煞风景,可是他严肃的语气却没有半点破坏气氛的感觉,乌间老师简直无语,他有些无奈地说:「不会有那种发展,不过你说吧。」
    「今后我绝不希望再让学生们遇到这种危险,我强烈要求你们提供一个能让彼此安心暗杀与被暗杀的环境。」杀老师软绵绵的触手放到了每个同学的头顶上,乌间老师歛下目光:「我知道,我心里已经有个底了。」
    事后,乌间老师去防卫省提出了''若是暗杀波及到学生则不支付奖金''的方案,那边很乾脆地答应了,因为他们还有个终极暗杀计画正在准备进行中,就这样点头也无伤大雅。
    至于茉莉的脚伤,那天赤羽业揹着她回家,隔天还陪着她去看了医生,反正没什么大碍,一段时间就会好起来。
    又回归了日常上课的日子,乌间老师看着在山林间追逐的师生们发愣时,伊莉娜老师出现了,两人寒暄了下,便一起踏入校舍。
    美中不足的是,茉莉已经回到主校舍去,从这天起直到下次段考,赤羽业都对着隔壁空落落的座位,心中有些说不出口的落寞,然而,也没人敢在他面前主动提及此事。
    。
    我还是挤出来了,基本上一周还是会有一更。
    fullstop是句点的意思,我只是觉得用英文比较可以表达出我要的感觉,能不能get到它就看你们了,没能抓到也没关係,就把它当成是死神事件的句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