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序进入十一月份,来到了秋天的尾巴,气温下降得比预期中得快,站在镜子前的浅野茉莉忍不住叹了口气,从衣柜内拿出黑色裤袜穿上,再拿了件薄外套穿在制服外套内保暖,她整理好服仪后没有继续在镜子前停留,直接离开房间,离开家里。
    「早,小茉莉。」业笑盈盈地站在门口迎接她,茉莉轻笑,迈步上前鑽进他怀中:「早安。」
    「天气变冷了,我们俩的生日也不远了。」业摸摸她的头发说,怀中的她抬起头:「我的生日礼物你有想到要送我什么吗?」
    「这句话我也想问你,你准备好了吗?」他对上她的视线,反问她。
    「当然还没啊,还有一个多月呢。」她理直气壮地回应,他被她逗笑了:「走吧。」
    两人在校门口分开,业前往e班校舍,而茉莉则是走向主校舍。
    这天是e班的出路面谈,大概也只有那隻认真的章鱼才会有这种福利,主校舍哪有,今天一整天,主校舍的氛围都是一如往常地沉闷,茉莉趴在桌面上,百无聊赖地听着台上老师讲课,目光刚好扫到了学秀,她歪歪头,这小子每天都在这种环境下上课,居然受得了,真是让人佩服。
    茉莉的座位被安排在教室里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她的思绪逐渐从题目飘远到e班所在的那座山上,看着看着,她便撑着头睡着了。
    台上的老师好像是新来的,见茉莉在睡觉,他拾起粉笔就要往她扔过去,甚至还想破口大骂,没想到粉笔却被半路拦截,他到嘴边的话也顺势吞了回去。
    「老师,我姊姊的程度,您应该可以相信吧。」学秀皮笑肉不笑,手里把玩着刚才被他接住的粉笔,凛冽的眼神看得台上的老师背脊直发凉
    「原来她就是浅野茉莉。」那个老师有些惶恐地说。
    后来的每堂课,茉莉跟所有老师都相安无事,就算她不小心睡着,老师们也都没叫醒她。
    连接最后一节课的下课时间,榊原莲来到她的座位旁边,跟她说:「浅野茉莉同学,有没有兴趣来学生会帮忙呢?」而茉莉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完全没有,我一点也不想接触学生会的事务。」
    「榊原,你别打我姊主意。」学秀出现了,他面无表情地说,榊原尷尬地笑了笑:「我只是想着她是你姊姊,来帮忙好像也合情合理。」
    学秀瞥了一眼正在发呆的茉莉,拍拍榊原的肩膀,顺道将他拉走,之后在他耳边小声说:「她没打算在a班久待。」
    榊原看上去有些难以置信:「她还想回e班?!」
    学秀点点头:「毕竟赤羽业那小子也在,她心在e班那也很正常。」
    「不过我很好奇,e班今年转变这么大,而浅野茉莉又一直想回去,会不会是有什么隐情?」闻言,学秀点点头:「你的这个猜测并不是空穴来风,我也是这么怀疑,所以我打算找个机会,向理事长套话。」
    「你直接问你姊姊不是更快吗?」榊原讲的有道理,学秀歛下眼眸道:「我也有意无意地向她打听过,可她总含糊带过去,我觉得与其跟她斗智,倒不如利用一些东西来给我父亲挖坑。」学秀的眸中染上满满的胜负欲,上课鐘声响起,两人便自然解散了。
    【姊,今天学生会有点事,我会晚点回去。】刚放学后学秀就传了讯息给茉
    『知道了。』
    『对了,以后上放学我都会跟业一起走。』
    之后学秀只回了一个了解的贴图,茉莉收起手机,踩着愉悦的步伐离开教室。
    「业,你们今天出路面谈怎么样?」茉莉一看见业就劈头问道,而业抬头思考了下,说:「还行吧,虽然大家看起来好像都没在想这件事,但每个人谈起未来都很认真。」说着,他还一边牵起她的手,她点点头:「那你呢?我好像没问过你长大后想做什么。」
    「官僚。」业完全没有犹豫就回答,这答案让茉莉有些意外:「这对你来说会不会太乏味了点?」
    「你跟章鱼说的一样,不过我觉得官僚满帅的,在背后操控的大人物好像也挺适合我。」
    茉莉努努嘴,点头附和:「也是。」
    「那你呢小茉莉,长大想干嘛?」
    她作势思考了下才开口:「医生。」
    业有些诧异:「你不说我都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为什么?」
    「我一时之间也很难解释,等我想好怎么说再告诉你吧。」
    业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不过他心中却泛起一丝不甘。
    总觉得错过她国一的那年,好像真的错过了非常多,很多事情她都不太会主动告诉自己了。
    为了掩饰他突如其来的低落,他换了个轻松的话题:「对了,之前死神那时候他不是说他的舌头克服了对杀老师的物质吗?我今天发现他的舌头是真的对那个免疫。」
    「怎么说?」茉莉侧头望向高她快一颗头的业,湛蓝色的眼睛眨啊眨的,模样甚是迷人,而她右眼底下的泪痣好像柔和了她的轮廓。
    「面谈的时候可以暗杀,我朝他扔了把软刀,他居然用舌头接住,毫发无伤。」业愣了一瞬才说。
    「真神奇,那以后可要小心点了,谁知道他会不会彻底利用他的舌头。」茉莉移开了视线,继续往前方看。
    「还有伊莉娜老师她啊......」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中就到达了浅野家门口,业目送她进去后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抬头看着她房间的窗户,直到灯亮了他才心甘情愿地回自己家。
    晚上十点,茉莉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放下原本包在毛巾里湿漉漉的长发,亚麻色的发丝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完美落于她的背脊上,发尾稍稍滴着水,她缓步走至书桌前正准备要吹头发,却正巧接到了杀老师的来电。
    「未来的志愿?」
    『是呀,大家今天都谈完了,我也想知道浅野同学的。』
    「我想当医生。」
    『喔?为什么呢?』
    「……母亲过世的时候,看到那个医生眼中的无力感,总觉得有些难受,于是想让自己也成为医生,减少那些悲伤。也有一方面是希望能藉着自己的双手救人,而不是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逝去却无能为力,更非亲手扼杀它。」茉莉沉默了一阵子才开口。
    下午跟业说不知如何开口是真的,就是她不知为何,对他好像无法那么轻易把这些组织成完整的话说出口。
    明明知道他不会笑话自己。
    『听起来很不错,为师相信你可以的。』
    「杀老师。」
    『嗯?』
    「这件事是只有你知道的秘密,连业都不知道,荣幸吧?」她语带笑意地道,杀老师轻轻笑了起来:『是真的很荣幸。』
    「其实有些事情,错过那个时间我就不想说了,我知道他还在为我们国一时的冷战耿耿于怀,而我自己也还没想开,自然没有帮他补齐他错过我的那一年。」
    杀老师有些意外,因为他没想到她会对他说这些。
    「虽然杀老师有时候很八卦,可我知道,你认真的时候也丝毫不马虎,因此我才愿意对你说。」
    『这样啊,能听到浅野同学这么说,为师很开心。』
    「对了杀老师,这件事麻烦对业保密喔。」茉莉俏皮地一笑,之后便掛断了电话。
    结束通话后她开始吹头发,才吹没多久,业就接着打了过来,她只好无奈地关上轰轰作响的吹风机,接起电话:「喂?这是晚安通话吗?」
    『算是吧,你到窗边往外看。』
    纵然纳闷,可茉莉还是乖巧地来到窗前,看到楼下那道赤红身影时,她着实惊喜了下:「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业轻哂,像是对她的反应很满意。
    「你等我我马上下去。」她正准备要走,却被电话中业地声音给止住脚步:『头发还没吹乾,走什么走。』
    「我下去帮你开门,你上来帮我吹头发吧。」茉莉走回窗前后笑瞇了眼。
    『行,帮女朋友吹头发有何不可。』业宠溺的眼神她在楼上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于是她的笑意更深了:「那我现在立刻去迎接你,我的男朋友。」
    门一开,茉莉便衝上前把业抱了个满怀,她笑得很甜:「久等了。」
    后来,茉莉的头发乾了,时间也来到了十点五十,两人在附近的公园逛了一圈后便各自回家,并留给对方一句:「明天见,晚安。」
    这种平凡的幸福,真好。
    而茉莉此时才很迟钝地想到,业最近看着他旁边她的座位空着,不知道会不会很难过。
    于是她停下了脚步,注视着逐渐走远的赤红背影,不免有些心疼。
    再等等我,我很快就能回去的。
    。
    总觉得最近跟爸妈越来越常吵架。
    他们都认为我一定要每天唸书唸书唸书唸书唸书......
    弹性疲乏了他们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