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
    目前19号得奖者尚未联络我,若今天我六点半回到家他依旧没来,那就重抽一个!
    。
    「公主姊姊,我想去主校舍的摊位逛逛。」小松一蹦一跳地来到茉莉跟业面前,开口要求道。
    茉莉抬手看了下手錶,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如带着孩子们下去绕绕,反正也不会再花钱,就当是吃饱散步了。
    「好呀,我也要回去自己班上了,园长,要带你们转转吗?」前半段茉莉是弯身对小松说的,直到最后她才站直身子对园长拋出问题。
    「可以,饭后消食也不错。」对方点头应允,茉莉笑着跟e班的各位说再见以后,便领着大家下山。
    「人很多,别跟园长还有老师走散了,我得去帮忙了,再见!」语落,茉莉欠身行了个礼,园长微笑说:「快去吧,再见。」
    「姊姊掰掰!」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喊,茉莉心花怒放,这么乖巧的孩子真是可爱。
    道别了育幼院一行人,她转身往a班的方向走去,没走多远就再次遇见了浅野学秀。
    「姊,刚才那些人,该不会就是你上次考试时说的『更重要的事』吧?」聪明如他,一猜即中。
    「你真的敏锐得有点可怕,怎么猜到的?」茉莉哭笑不得地勾住学秀的手,和他并肩走远。
    「其实不难猜,毕竟我跟你是双胞胎。」学秀也没有挣脱她的手,陪她慢慢走着,茉莉看上去很愉悦,她随口提了句:「话说学秀你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他眼角一抽:这姊姊何时变这么八卦?
    「没有,真的没有,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他讲得是真的,可偏偏茉莉还是一脸狐疑。
    「是吗?我上次明明看到你跟时雪聊得颇开心。」井上时雪是茉莉国一时的朋友,她转到e班去之后两人就很少联系了。
    「我没印象。」学秀说完以后,茉莉想了想,之前她好像隐隐约约有发觉时雪对学秀的一点点爱慕之情。
    「你真过分。」茉莉努嘴抱怨,学秀轻推了下她的头:「我不像你好吗,国中就给我谈恋爱。」
    「谁说我国中谈恋爱的?」茉莉讲得有些心虚,因为这的确是事实,可是她不记得有跟学秀提过这件事啊?
    「......那天你在家门口跟赤羽那傢伙抱在一起的画面我看见了。」学秀想了想决定这么说,毕竟最初是赤羽业主动告诉他的,可是如果被自家姊姊知道这件事,恐怕赤羽业有得受了。
    他不希望,茉莉因为这事跟赤羽业吵架。
    「居然被你看见!!!」茉莉惊叫,好在整个校园十分吵杂,因此她才没有引来侧目。
    「是你自己太高调,那天你刚进家门没多久父亲就出现了。」学秀看着身旁矮他一截的姊姊,揶揄她。
    「好险他没看到,不然我可能会被骂惨。」茉莉苦笑道,见她这样,学秀有些忍俊不禁。
    两人终于回到了a班的摊位,荒木是第一个发现他们的。
    「浅野姊弟总算出现了。」很好,开口就是调侃。
    「学秀作为大功臣不能偷懒一下子吗?」茉莉笑着回懟,小山推了下自己的眼镜道:「那你为什么也跟着偷懒呢?」茉莉无奈,正想回答,学秀就先开口了:「我准许的,有意见吗。」语毕,他还用阴冷的目光环视全场。
    你这种眼神谁敢反驳......
    眾人哑口无言。
    「浅野同学!出事了--」不久前茉莉跟学秀提到的井上时雪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贝斯手跟吉他手好像对我们有什么误会,两个人丢下各自的工作就罢工了,说违约金由他们公司赔偿。」
    茉莉一惊:「怎么会这样?他们有说哪方面我们做得不好吗?」
    「没有,只说了一句让人不爽就走了......」时雪看上去很无助,她的双手不安地捏着自己的制服裙摆,眼神中满满的紧张,就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事,忘了还有我吗,我会弹吉他,茉莉也会弹钢琴。」学秀的声音不知何时变得很温柔,他拍拍时雪的肩膀,示意她放轻松。
    「违约的部分我会亲自跟他们公司谈,我们的所有损失都会降至最小,放心吧。」学秀皮笑肉不笑地说,最后三个字明显就是对着时雪讲的,他脸上的表情居然完全缓和了下来。
    茉莉饶有兴致地看着两人的互动,非但没有半点担忧,反而还觉得很有趣。
    这小子还说不喜欢人家。
    「姊,别站在那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快点来帮忙吧。」学秀有些无奈地看着一派轻松的茉莉。
    「知道了。」茉莉没有打趣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跟上他走进场内。
    不过,她在经过时雪的时候,俏皮地眨眼对她说了句加油,搞得她一头雾水。
    于是她很自然地把这当成是对a班一切的加油,丝毫没有想到是关于浅野学秀。
    总之,a班的事件算是圆满解决,隔天茉莉完成表演之后,直接前往e班吃东西,没想到居然撞见了渚穿着女生制服招待客人。
    「业,那个人是谁啊?为什么渚要这样?」茉莉对此很是不解,渚是男生啊。
    「他啊?他是我们上次在南方小岛时遇到的人,迷上渚了。」莉樱嘿嘿笑着抢在业前面回答,看她这个样子,茉莉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她跟业现在脑子里打的是什么歪主意。
    「你们这两个人的脑子里净是些乱七八糟的!」她略为不满地教训他们,业搔搔头,莉樱则是吐舌。
    要不是知道莉樱喜欢的人是谁,不然茉莉铁定无法如此心平气和。
    业赶紧把她往座位区推:「啊啦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吧,先来吃东西。」
    茉莉被动地往前走,却三步一回头,惹得赤羽业差点大笑出声。
    后来,茉莉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因为在场的几乎都是杀手,她有些侷促不安地偷偷瞄向渚的方向,发现那个男生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怀疑跟不确定。
    希望渚能够顺利化解。
    这时,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传来,茉莉望向声音的来源,原来是呶大叔吃到芥末把食物吐出来了。
    她赶紧撇头寻找业,发现他正在贼笑,手里还玩弄着芥末酱。
    「赤羽业你又来!」茉莉觉得她简直快晕倒了,到底怎么有办法这么顽皮。
    「小茉莉,对他真的不用手下留情啦。」业一个箭步来到茉莉面前,乐呵呵地抱住她。
    「你好烦啊。」茉莉皱着眉头想推开他,莉樱就走上前,把一杯山葡萄汁递给茉莉:「给,这个很好喝,你应该会喜欢。」待茉莉伸手接过以后,她就一脸八卦地跑掉,茉莉脸上忽地一热。
    她俯身把葡萄汁放在桌上,抬起头,接着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业的胸膛:「赤羽业我警告你,不要再拿这种东西恶作剧。」
    茉莉的眼神让业知道她是认真的,没在开玩笑,于是他也收起了唇边的散漫笑意,点头:「知道了,这是最后一次。」
    在一旁看着的呶大叔似乎已经从芥末的辣味中恢復,他看着被业紧紧抱在怀里的茉莉,笑了一下,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英雄难……」
    「英雄难过美人关。」茉莉闻言后笑盈盈地接话。
    「对对对!」呶大叔睁大眼睛点了几下头,之后就看茉莉笑得贼兮兮:「可惜他不是英雄。」闻言,业挑眉,而呶大叔则是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感受到了来自业带着满满杀意的眼神,她噗哧一笑:「他是我的骑士。」
    呶大叔很是不解,倒是赤羽业被哄顺毛了,他把环着茉莉的那隻手给收紧,低头在她额际落下一吻,完全忽略身边那些单身狗。
    「虽然我说过不会因为私人恩怨杀人,但现在我是真的起了点杀心。」呶大叔语带调侃地道,茉莉赧然地推开业,弯身从桌上拿起方才莉樱递给她的山葡萄汁,举起手将之交给呶大叔:「赔罪,不管是为了他刚才在你食物里加料,还是他胡乱放闪,请您高抬贵手别杀他。」
    见她笑瞇了眼,呶大叔满意地点点头:「行吧,感谢你的果汁,走了。」
    茉莉依旧笑得很甜美,送走杀手那伙人之后,她转过头想找业算帐,没想到他已经跑去渚那里,手中还拿着女僕装。
    这人到底要多闹......
    。
    救命我本来真的没打算想要写学秀的cp,不知道为什么自动就冒出来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