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号重抽之后为12!
    btw我心血来潮去看排行榜,发现这本珍珠跟留言都上总排行了!
    啊啊啊救命我很快乐!
    但加更得等寒假,我最近真的忙到快死了。
    。
    隔天一早,茉莉呵欠连连地和业在校门口分开,她才刚转身,学秀又再度出现在她面前。
    「姊,你帮了e班什么吗?」学秀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纳闷,茉莉也不明所以:「没有啊?我昨天上去就吃了点东西,怎么了吗?」
    「e班的人气突然高得吓人。」虽然他依旧游刃有馀,可却还是不免为了e班忽然上涨的人气讶异。
    「不知道,我们先顾好自己的摊位吧,剩最后一天了。」茉莉没想在意那么多,毕竟目前a班才是学秀眼下的重点。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那天在渚旁边的那个男生是知名的美食部落客,他在网路上发了关于e班的贴文,大量的瀏览人次造就了e班今天水涨船高的营业额。
    不过,由于他们是从山里面取材,所以能用的数量有限,否则很容易造成山里面的一些生态不平衡。
    看来他们的收入好像也无法突破那层天花板。
    时间彷彿白驹过隙般,学园祭的最后一天很快地便划下句点,茉莉跟学秀替班上做完收尾工作之后,本来想着要这样回家,班上女生们却在此时提出想要全班一起去吃晚餐。
    「要不明天去吃午餐吧?不是说可以出校门吗。」学秀看出了茉莉归心似箭,藉着自己在班上的绝对发言地位更改了时间。
    「也可以,那我先订位,明天中午我们去吃站前那间火锅吧。」几个女生点头,她都认为延后点也无伤大雅,于是很乾脆地答应。
    待a班教室空得差不多以后,学秀不解,茉莉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为什么她那么急着想走?
    「姊,你为什么......看起来很想赶快离开?」天人交战了许久,学秀还是问了。
    「学园祭后面接着的是段考啊!我得快点回去读书。」话落,茉莉正巧收拾完书包,她走到门口静待学秀整理好他的东西。
    学秀当然知道茉莉心急如焚的原因是什么,她想考到前二回去e班,因此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不让她等太久。
    姊弟俩并肩离开了学校,学秀随口问道:「你今天怎么没跟赤羽一起走?」
    茉莉边看手机边回答:「他喔,说有东西要去市中心买,于是我就被拋弃了。」语毕,她抬起头来,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学秀对此有些无奈,不过他还是极其配合地说:「这么悲惨?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他?」
    「嗯......动用私刑似乎有些不妥,看来得家法伺候。」茉莉装模作样地用手摸着下顎,看起来十分认真。
    「小茉莉,你都还没嫁给我就想着用家法了?」一道带着调侃又有些慵懒的嗓音从后方传来,浅野姊弟同时回头,果不其然,业站在离他们大约三步远的地方,赤红的发丝张随风张扬地摆动,他那琥珀色的眼眸中是满溢的笑意。
    学秀见状挑眉,反倒是茉莉小脸一红,支支吾吾地解释:「我......我乱讲的,谁要嫁给你。」说完,她还佯装生气地撇过头。
    「我就不信我没办法娶你。」业不疾不徐地走到她面前,伸手摸摸她的头。
    「赤羽业,你当我不在场是吧。」学秀黑着脸将业的手从茉莉头上拿开,接着力道加重,痛得业齜牙咧嘴:「浅野学秀,你握那么用力是想把我手握断吗!」
    其实根本没那么痛,就是业夸张了。
    「我没握很用力的说?你会不会太逊了点。」学秀像是很满意业的反应般,他轻笑着松手,下一秒换业握住他的手腕:「我要反击。」
    业用相同的力道握了相同的时间,分秒不差,时间一到,他立马嫌弃地放手。
    浅野学秀:这人有病吧。
    「你们两个好幼稚。」茉莉鑽到两人中间把他们隔开,左手勾住业的胳膊,右手抓住学秀的袖子,硬是拖着两个大男人往前走。
    而被茉莉拉着走的两人,对视一眼后便毫无互动。
    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成熟点!
    茉莉不禁在心中吶喊。
    隔天一早,五英杰被理事长叫了过去。
    难得这傢伙没有找茉莉麻烦。
    喜得清间的茉莉乐呵呵地读书,连带写题目的速度都加快了许多,她寻思着,放学要偷偷去杀老师那拿模拟考题。
    她之前曾说,有办法让浅野学峯知道,她在e班才开心。
    方法一:去e班拿题目写,而且要写得快快乐乐。
    方法二:跟e班的同学们比较要好,而且笑容更多。
    目前方法一正要实践,而方法二她暂时还没机会执行。
    殊不知,无心插柳柳成荫,她以为要再一阵子的方法二,在这天晚上不知不觉地悄悄完成。
    「浅野同学。」听到熟悉的姓氏,茉莉直觉性地抬头张望,发现学秀还没回来,接着她看见教室外面来了个意外的人。
    「乌间老师?」茉莉深知对方是来找自己的,她从座位起身,来到乌间惟臣面前。
    「我们换个地方谈谈吧。」他举起有戴手錶的那隻手,表示距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
    现在是早自习时间,楼梯间除了浅野茉莉跟乌间惟臣外,半个人影都没有,两人面对面佇立在楼梯的平台上,他率先开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问你,浅野理事长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真是单刀直入。
    茉莉虽然被如此直接的态度给吓了一跳,但她还是很冷静地缓缓回答:「我以为,你们防卫省有调查过。」
    「是有调查过没错,但是资料不多,我只知道,事情发生在七年前,还有大致的事情经过,但我想知道详细点。」
    「所以来问我吗......?」说完,茉莉靠上身后的墙壁,她略仰头望向灰暗的天空,和这里压迫性十足的天花板形成了一幅诡譎的画面。
    「是。」乌间惟臣也痛快承认。
    「......老师,讲这件事的话,我可能会哭呢。」乌间惟臣看着少女落寞的脸许久,最终打消了探问的念头:「好吧,那别说了,很抱歉勾起你的伤心事。」
    「没事的乌间老师,我才该抱歉,没办法告诉你些有用的资讯。」茉莉站直身子,微弯身向乌间惟臣行礼,接着她一扫阴霾,变回了平时开朗的模样:「不过乌间老师,您怎么会来主校舍呢?」
    「去见理事长,就是刚才见完才会想问你这些。」
    乌间老师虽然是个正直又严肃的人,但能说的事情他总是毫无保留地说出来,语气诚恳到能让人明白,他一点都没有隐瞒。
    茉莉轻笑了下:「谢谢乌间老师总是愿意告诉我们这么多。」
    「又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说了也无妨。」他的眉头依旧没有完全松开,可脸色至少是轻松的。
    「乌间老师,我先回班上了。」茉莉再次行礼,接着嫣然一笑,待乌间惟臣点头,示意她可以走后,她便转身往a班教室离去。
    中午时刻,a班同学们到火锅店用餐,途中班上女生们的话题源源不绝,茉莉并没有参与,虽然她有些格格不入,但她也丝毫不在意,她跟学秀并肩而坐,他主动替她夹走她不吃的东西。
    「学秀,理事长早上没有找你麻烦吧?」茉莉轻啜了口热汤,接着问。
    学秀手上的动作不禁一顿,虽然只有一瞬间,但茉莉依旧看见了。
    「没有,你别担心。」学秀的动作继续,他没有迎上茉莉惊诧的目光。
    「骗人。」她停下筷子,专注地盯着他。
    「被找麻烦就算了,你专心吃。」学秀用筷子轻敲了下茉莉的头,接着他继续低头扒饭。
    见他这样,茉莉虽然没有打消内心的担忧,但她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姊弟间的氛围很平常,但似乎又有些微妙,旁人看了就算觉得有点违和,却也说不上来哪里怪。
    「来吧,庆祝我们打败高中部拿下本次学园祭营业额的第一名。」一名女生率先举起杯子,大家纷纷照做,茉莉跟学秀也放下餐具将玻璃杯举高。
    这顿午饭的最后,女生们还请店员替a班合影。
    这张照片里的茉莉笑得很制式,她笑容中仅存的真心大概只是为了学秀而已。
    放学后,茉莉去e班找杀老师拿考卷,考卷拿完她悄悄探头进教室里,业还坐在座位上跟前原还有几个男生打游戏,磯贝看见茉莉出现,小小讶异了下,很快便恢復正常。
    「浅野同学,这是上次体育祭庆功宴时拍的照片,杀老师让我给你一张。」磯贝边说边将照片递给茉莉,茉莉接过以后笑着道谢。
    业听见磯贝的话,开口喊道:「小茉莉你等我一下,这场快结束了。」
    「行,你快点,我去外面等你。」
    茉莉看着手中的照片,唇边勾起了一道弧度。
    e班这张照片中的茉莉,脸上有着十分灿烂的笑。
    至于浅野学峯看到这两张照片的对比,就是这天晚上的事情。
    。
    学秀生日小剧场--
    茉莉篇:
    「学秀,元旦快乐,今天我难得下厨哦。」茉莉捧着一份焗烤饭,笑咪咪地站在学秀面前。
    「姊,除了元旦,你是不是还忘了什么?」学秀将之接过,表情有些无奈。
    「我没忘,只是我在等业来。」茉莉把双手放到背后,俏皮地眨眼。
    「等他来干什么?」学秀皱起眉头,看起来非常不甘愿。
    「待会就知道了。」看她如此神秘兮兮的样子,他挑眉,不再探问。
    门铃响了,茉莉一蹦一跳地去开门,迎来的是赤羽业大大的笑脸,他跟茉莉异口同声地说:「生日快乐。」
    业的手上还提了一个大蛋糕,学秀哑然失笑。
    原来是因为蛋糕在他那。
    不过,这样的生日,其实也挺不赖的。
    #
    回眸篇:
    「学秀,生日快乐。」乌间惟嫣跟浅野学秀两人并肩坐在图书馆内,两人读书读到一个段落时,她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精緻的盒子交给他。
    「蛋糕我们等下一起去吃,毕竟我有点懒得自己做。」她补充道,他忍俊不禁:「给男朋友做蛋糕还偷懒?」
    「当然,不管是谁我都很懒。」她调皮一笑。
    「算了,有这个我也很开心。」他晃了晃手中的盒子,接着倾身吻了她的脸颊。
    「这里人很多欸。」她害羞地笑了。
    「反正没人看到。」说着,他又想再亲一下,却被她伸手挡住:「读书。」
    「这当我的生日礼物也不错。」他不放弃,继续靠过去,她却作势要拿走方才给他的盒子:「那这个我收回。」
    「不行。」他眼明手快地把盒子拿远,看着她。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她把自己的东西挪到他对面的位置,接着起身换了过去。
    学秀很不是滋味地乖乖继续唸书,她不禁轻笑了下。
    这个学生会长怎么跟传闻中的完全不一样呢,真有趣。
    #
    一步篇:
    「你真的要这样偷偷给?」茉莉歪头看着正手忙脚乱把卡片还有手工饼乾塞到学秀抽屉的时雪,忍不住问。
    「嗯,当面给我绝对会结巴。」时雪站起身,好不容易等到学秀不在教室的一刻,她绝对不可能放过的。
    「好吧,你开心就好。」
    这天午休,时雪跟学秀两人单独在学生会办公室内整理资料,学秀很故意地提起:「卡片跟饼乾,怎么不亲手给我?」
    时雪心一惊,心跳微微加速,四肢也逐渐变得有些冰冷,连动作都慌乱了起来,她很努力地维持声音回答:「因为,当面给很奇怪。」
    学秀不知何时来到她面前,并且往她靠近:「喔?但我觉得不奇怪呢。」
    他的眼里尽是狡黠,时雪对上他的视线不到半秒就别开眼,接着低下头,一语不发。
    「你今天欠我一句生日快乐。」学秀对她的反应感到很满意,他往后退,接着又说:「放学前记得还,走吧,午休快结束了。」语毕,他就要离开办公室,她却突然叫住了他。
    「那个......等等。」
    学秀闻声停下脚步,侧首望向她。
    「学秀君,生日快乐。」时雪终于勇敢地抬头和他对视,学秀看着她认真又带着些许靦腆的表情,呼吸顿时一滞。
    可能,就是这个瞬间吧,他彻底明白,自己已经喜欢上她了。
    #
    救命这章字好多,破四千欸欧买尬。
    不行我明天还有作业跟报告,所以回眸跟一步都不更新!
    我用小剧场补偿你们!
    对ㄌ我感冒快好了,昨天退烧后我如愿以偿去现场看到101的跨年烟火ㄌ!幸福。
    新年快乐,晚安各位,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