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茉莉在洗澡,浅野学峯悄悄进入茉莉房间内,打算提前把生日礼物的礼券给她。
    原本是想着放完东西就走,他的注意力却恰巧落在桌面上的两张照片,于是他就被吸引住了。
    是茉莉跟a班还有e班的合照。
    单张看的话其实没什么,但两张照片摆在一起对照,差别就很明显了。
    浅野学峯怔怔看着e班那张照片上茉莉灿烂的笑顏,心底不禁涌上了一抹苦涩。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茉莉跟浅野季夏长得越来越相像,浅野学峯盯着这张与他所爱之人如此相似的脸许久,最终默默离开了茉莉的房间。
    生日礼物的礼券,他当然也忘了放,接着为了替a班进行考前衝刺,他一直把这件事搁在脑后,直到茉莉生日前两天才赫然想起。
    「从今天起a班的所有科目由我教,请各位多多指教。」浅野学峯面带制式微笑站在讲台上,他将点名簿随意放置在讲桌,接着转过身,开始上课。
    茉莉瞠目结舌,不敢置信,她的视线移到了学秀的后脑勺,对方像是感应到她的目光似的,偷偷回过头,跟茉莉交换了一个眼神。
    浅野学峯的上课方式让茉莉讶异到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虽然很浅显易懂没错,可是速度比平时快了几乎二十倍,同学们能够跟上真的很厉害。
    「桥爪同学、田中同学、藤井同学、近藤同学、奥野同学,你们的理解速度似乎慢了点。」此话一出,被点名到的几个人身子一顿,猛地抬头,有些惊恐地看着讲台上的老师。
    「这种速度太快了,以五英杰跟浅野茉莉的程度或许能跟上,但对我们来说太难了。」茉莉不记得说话的人的名字,但她却暗暗替他捏了把冷汗,难这个字之于浅野学峯,根本是地雷。
    「会觉得难是因为不理解奋战的意义。刚才那五人,我们到走廊去聊个三分鐘吧,只是聊聊,放轻松。」看着几人就要跟着浅野学峯离开教室,茉莉忍不住站起来出声:「浅野老师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浅野同学。」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窗边的茉莉。
    「您口中所谓奋战的意义是什么?能请您说明吗?」茉莉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轻松,只有满满的严肃,就连她身旁带着的气场都变得有些凛冽锐利。
    浅野学峯因为她的表情愣了一瞬,但他很快找回状态,瞇起眼睛,微笑着回答:「我认为,浅野同学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语落,他没有再停留,领着五人走出茉莉的视野。
    比任何人都清楚?她能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所清楚的一切道理,都跟浅野学峯的理念背道而驰,他居然认为她清楚?是不是疯了。
    茉莉缓缓坐下,烦躁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几分鐘后,教室的门再度被打开,一股压迫的气息传了进来,茉莉看到眼前的状况,觉得自己好像在崩溃边缘。
    浅野学峯在进教室后说了些什么茉莉早已无心听,她强忍着内心不断窜上来的难受,低着头,隐隐颤抖。
    总觉得,有点反胃......
    「还有两位浅野同学,你们回家自习吧,凭你们的实力,只要不大意,你们一定可以拿下第一。至于带领大家往上爬的工作,就由我来负责。」听见自己的名字,茉莉才抬起头,正巧跟浅野学峯对上眼。
    他的表情可怕到让人背脊发凉。
    茉莉嚥了口口水,起身收拾桌面上的书本和笔,拉上书包拉鍊,她瞥了眼正在整理的学秀,冷笑了声,徐徐开口道:「正合我意。」
    接着她便踏出了教室,在走廊上等学秀出来。
    「姊......」学秀有些担忧地看着茉莉,伸手想勾她的手。
    茉莉往前迈了一步,将头靠在他肩上。
    「让我靠会。」学秀没有闪开,扬手,一下一下拍着茉莉的背,静静安抚她。
    「行了,走吧。」茉莉轻轻推开了学秀,勾住他的手臂就要走,他却突然拉住了她:「姊,陪我去做一件事。」
    「你要等人?」学秀在一处角落停下了步伐,接着靠上柱子,也难怪茉莉会这么问。
    「嗯。」他没有多说什么,反正,等一下她就会知道他要干嘛了。
    「好,我陪你等吧。」说完,茉莉也走了过去,靠在柱子另一边,跟学秀离得最近的地方。
    「你刚看到这情况,知道我之前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吗?」茉莉侧头,看向学秀。
    「就是知道了,所以现在才在这等。」
    其实茉莉也不笨,这边是e班放学必经的路线,一般学生是不会来这的,想必学秀要做的事情跟e班有关吧。
    「喔,是浅野同学。」茉莉闻声回头,看见e班的大家正朝着他们走来。
    「你来干什么?应该不是来侦查的吧,你看起来不像是会这么做的人,而且茉莉同学也在,那就更不可能了。」杉野警戒的神色一览无疑。
    这时,学秀总算站直身子,他走上前面对e班,静默了半晌才开口:「虽然很不想这么说,但我是想来拜託你们的。」
    闻言,茉莉瞪大双目,错愕地盯着学秀的背影。
    站在e班最后方的业歪头,眼前这情况确实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我就直说了,那个怪物,我希望你们帮我杀了他。」学秀没有犹豫地说完这段话,茉莉呼吸一滞:「什么......」
    「我当然不是要你们取他性命,我希望你们杀掉的是,那傢伙的教育理念。」听完这些,茉莉不自觉攥紧了拳头,眼眶也隐隐泛泪。
    「教育理念要怎么杀啊?」矢田桃花纳闷。
    「很简单,这次考试你们e班要独占前面的名次,我当然会拿下第一名,但优秀的学生考优秀的成绩毫无意义,只有你们这种本来被当作垃圾的人考高过a班,才能瓦解理事长的教育理念。」话落,茉莉抬起头望向天空,将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硬是逼了回去,但片冈惠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再也无法止住眼泪。
    「浅野同学,我们早听说你跟理事长关係很冷,难道说你否定你爸爸的作法,是为了让他回心转意吗?」
    「你们别误会了,我一直被灌输''就算是父亲,只要能打倒就是强者''的观念,我只是在实践罢了。」学秀的语气变得有些激动,茉莉都明白,不是这样,才不是--
    「对我来说,我一直反抗他,确实是为了让他回到从前。」茉莉带着满满哭腔的嗓音从学秀身后传来,大家的视线也移到了她身上。
    业看着她,总觉得她的泪水莫名刺眼。
    「就算你的最终目的不是这样,那也没关係,至少我们现在的短期目标是一致的。」茉莉走到学秀旁边,用手抹去眼泪,示意学秀继续说。
    「不管别人如何,我们父子就是这种关係,但除我以外的凡人并非如此,甚至连我自己的姊姊都这么希望......」
    学秀顿了一下,继续说:「现在的a班简直是地狱,他让大家把对e班的憎恨当作唯一支柱来撑过高压学习,如果这种方法真的赢了,未来他们就不会再相信其他方法了,靠着对敌人的憎恨、鄙视跟陷害而到手的强大终究有限,连要对付你们这种程度的人都得费一番工夫,就算他们上高中后依旧是我的棋子,但走偏的强大棋子是无法支撑我这个支配者的。」
    茉莉正想阻止学秀继续讲,学秀就说出了她一直以来最盼望听到的话:「有时候败北能让人清醒过来,所以我拜託你们,让我的同伴和父亲,尝尝正确的败北。」语毕,学秀微微躬身,他这次把姿态放得很低,虽然刚才有些话依旧显示出他的自负跟傲慢,但他是确实真心地在担心其他人。
    茉莉顿时哽咽,她也跟着学秀弯下腰,静待e班大家的回应:「拜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