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欸?你还有馀力替别人操心?要拿第一名的人是我不是你喔。」业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来了前面,说完挑衅之言以后甚至还俏皮地吐舌。
    茉莉被他气笑了,她说:「争夺第一名的人请记得算我一份。」
    e班其他人跟学秀被这状况搞得无言以对,也就只有这个恶魔唯恐天下不乱,总在气氛不对的时候冒出来。
    「小茉莉,这次我还是不会让你的。」业的表情满是得意,茉莉狠狠瞪了他一眼:「臭业,我才没弱到需要你让。」接着,她看出业还有话要对学秀说,主动往后退了一步。
    业轻笑了声,对浅野学秀又是一顿攻击:「我之前说过的吧,e班不会再给任何机会,第一名是我,后面的名次也都会是e班。你?大概也就第十名吧。」
    「喔?业终于做出第一名宣言了。」村松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调侃道,竹林接在他后面说:「希望不会重蹈第一学期期末考的覆辙。」
    「搞不好你这次连我都输喔。」寺坂跑到业身后,捏着他的肩膀揶揄他,方才游刃有馀嘴学秀的业瞬间没了气势。
    接着,业抓着寺坂就是一顿打。
    「浅野,之前大家都是很认真想要取胜,这次当然也一样,我们之间不是一向如此吗,赢了会开心,输了会懊恼,但之后根本就不会在乎排名,我想这样也就足够了吧,''很高兴能跟这些傢伙对战'',我们会努力让你们这样想的。」磯贝行云流水地说完,处理完寺坂的业就很认真地说:「你就别想这么多了,抱着杀意来吧,这才是最开心之处。」话落,他还用手在自己的脖颈前来回划了两下。
    业脸上的戏謔完全藏不住,茉莉总算破涕为笑,学秀也露出笑容,但,是带着兴味与自信的笑:「有意思,既然如此我也会认真的。姊,走吧,回家。」说完,学秀逕自转头走掉,茉莉在跟上去前跑到业面前,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然后才一蹦一跳地奔至学秀身边。
    「赤羽业,收穫了敌人又收穫女朋友香吻一枚的感受如何啊?」前原等人笑嘻嘻地打趣他,换来业一记毫无威胁性的瞪视。
    万眾瞩目的期末考日终于到来,e班来到主校舍时,被教室内人们的眼神看到起了鸡皮疙瘩。
    「考试加油,各位。」茉莉站在a班门口,似是为了迎接大家才待在这不进教室的。
    「小茉莉,要不分点好运给我吧?」业又是以往那种狡黠的笑容,他弯下腰和茉莉平视,茉莉甜美一笑:「这种东西怎么分?」
    业指了指自己的脸颊,茉莉没好气地一把捏住他的脸:「神经病吗,我没从你那抢好运就不错了,还指望我分你?」
    「茉莉你现在也算是我们的敌人之一喔,业甚至要跟你争,这么甜蜜没问题吗。」莉樱完全就是在开玩笑,茉莉走上前抱住她,嘟起嘴作势要亲她:「那你要我的好运吗?来吧莉樱--」
    「茉莉你真是读书读到疯了。」莉樱笑弯了眼,还一边撇头躲开茉莉的''好运''。
    几人停止了笑闹,茉莉神情认真地对大家说:「就算在考试场上是敌人,但在场下,我是一直都最支持你们的朋友。这次考试,我会全力以赴,争取在考场上也是队友的机会。」她嫣然一笑,接着道别了e班眾人,踏进属于自己的试场。
    「业,你有胜算吗?就连小茉莉的气势都很惊人呢。」莉樱目送茉莉离去后,转身问业。
    「难说,除了茉莉,要是有哪个傢伙真的抱持着杀意,那就麻烦了。」业率先领着大家往前走,他双手抱头,模样依旧愜意。
    考试正式开始,学生们在纸上廝杀,两间教室,不同氛围。
    茉莉跟学秀并未被a班其他同学们黑暗的杀意影响,各自专注地面对眼前难到另一个境界的题目。
    这还是国中生的程度吗?未免太难了。
    茉莉愕然,写着一串串英文字的手却没有停下。
    这次题目很多,文章也很长,不可能有时间往回检查的,所以一定得仔细。
    代表考试结束的鐘声响起,茉莉正好划完最后一题的卡,她暗自松了口气,抬起头,心底却泛起了丝丝担忧的情绪。
    e班大部分人应该都没写完。
    她观察了下a班的情况,除了她跟学秀以外,好像大家都没有将题目全数完成。
    不知道业那边怎么样。
    下一科是社会,茉莉最不擅长的科目,可是她在考前从杀老师那拿了几本题本去做,因此她并没有太多犹豫就写出了答案,直到最后一题时,她明显愣住。
    这到底,在问什么鬼?!
    这是最后的手写题,根本已经是高中的范围了吧?而且还跟英文融合?!
    以欧洲史两个专有名词的英文解释当作题目,要是把英文单字意思混淆了就必死无疑。
    现在学校的考题这么灵活了吗?
    茉莉错愕地扯扯唇角,硬着头皮照着印象中的知识写下两个事件。
    殊不知,茉莉这次段考唯一被扣分的地方就在这,两个事件中其中一个她写错了,于是就这样被扣了一分。
    理科,茉莉觉得题目不算太难,就是计算係数部分占比太重,导致很多人来不及算完。
    考完理科后是中午的休息时间,茉莉来到e班的考场外,探头探脑的,在教室内的几个人见状都有些忍俊不禁。
    「茉莉,来找业吗?」茅野枫笑盈盈地走上前询问,茉莉靦腆地点头,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衣服的后领被人捉住,她顺着力道往后踉蹌了几步,最后撞在一个柔软的胸膛里。
    「小茉莉,我不是在这吗。」业的眼眸里有着满溢的宠溺,茉莉眨眨眼,噗哧一笑:「你拉我衣领干嘛?」
    业松开了手,茉莉转过身面向他,再度开口:「走吧我们去约会。」
    「下午还有两科,你还有间情逸致约会?」嘴上是调侃,但业心里偷着乐呢。
    「现在是午餐时间,去晃晃放松下也好,早上的社会害我心情有点低落。」茉莉晃了晃左手上的三明治,右手牵住业的大掌,不由分说就将人拉走。
    「多亏了茉莉,我觉得心情放松了不少。」凛香不知何时来到茅野枫身边,目送一男一女离去后,她微笑对茅野说。
    「是啊,看这两人这么安逸的样子,刚刚紧张的心情好像安定了。」茅野附和道,下一秒,前原冒出来抱怨:「谁叫他们总是不顾旁人地放闪,我们想紧张也紧张不起来吧。」
    此话一出,引起了哄堂大笑,教室内紧绷的氛围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话说,a班的情况如何?」
    「我刚才去偷瞄了下,各个都走火入魔了。」
    「他们的专注力怎么有办法这么高。」
    「没想到憎恨能带给人这么大的力量。」
    「我们先担心自己吧。」莉樱翘着两脚椅,啃着自己的午餐笑道。
    下午只剩下国文跟数学两科,对于国文,茉莉一直很有信心,她将题目完成后甚至还有时间回头检查。
    鐘声响起,国文试卷被收走,接着就是决胜科目数学了。
    数学的题目难度跟其他科相比起来又提高了一个档次,再加上题数非常多,因此有许多人都败在这,而且,题目甚至出现了''递回关係'',这基本上不会出现在国中考题,业、茉莉、学秀游刃有馀地利用特殊解法将之解完,赶往下一题,也就是最后一题。
    a班几乎全部的人都已经筋疲力竭,e班的同学们也没能算到这,能够撑到最后的,大概也只剩下那三个人了吧。
    学秀的专注力依旧很高,他在脑海中描绘了题目的叙述,无意间将看似废话的关键字给忽略了。
    赤羽业死死来回读着数学科最后一题的题目,额际拉下了三条线,这能来得及解吗?
    茉莉的状况也没好到哪去,她已经写到觉得有些烦躁,因此她根本没耐心将整题又臭又长的文字全部看完,她先是看了看题目附的图片,接着再回去题干中找重点。
    突然,她的瞳孔倏地一缩,找到了,就是这个,被埋没在一串冗言赘字中的钥匙。
    。
    我跟你们说!我超喜欢业在解递回时用嘴将手榴弹的安全环咬掉的样子!
    救命怎么这么帅(暴风哭泣.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