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跟业几乎同时将完美解答写下,两人纷纷轻吁了口气。
    学秀还在振笔疾书,茉莉大概猜到他没有发现藏在题目中最重要的几个字。
    也许是因为她一直以来抱持的观念,这题要是有太过于骄傲自负的性格,估计是解不出来的。
    如果业能够解答,那表示他到e班的这段时间学到了不少,只要察觉到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外面的世界,要完美解出这题并不难。
    代表考试结束的鐘声响起,考卷收完以后茉莉便离开了教室,决定到外头晃晃,顺便等成绩单贴出来。
    虽说待在班上也会收到成绩单,但若是想要一次看到大家的成绩,守在公佈栏前面是最快的。
    目前除了不久前刚考完的数学以外,其他科成绩都出来了,当茉莉看到业跟学秀两人通通都是满分时,她勾起了一抹满意的笑。
    虽说她自己的社会被扣了一分,可她也不怎么担心,因为到目前为止她的总分是399,若是数学拿满,那么第二名一定是她的。
    学秀数学没算完,她是知道的。
    终于,综合排名公布,茉莉从第一名往下一看,业居然拿了满贯!
    而她以499的总分拿下年级第二,学秀497年级第三,莉樱则是461分,拿下第四名。
    后面的排名几乎都是a班跟e班的人,她从最后面往前看,发现e班最后一名的寺坂居然也在前五十名内。
    那表示e班全班这次都挤进了前五十名!
    而且,她可以回去e班了!
    茉莉有些迫不及待地想直奔e班旧校舍,但她还有一件事情得先完成。
    那就是去找父亲谈谈。
    她踩着愉悦的步伐在走廊上奔跑,教室拉门被拉开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响亮的巴掌声,茉莉正巧看见学秀因过猛的力道飞出去的一幕,还有浅野学峯刚挥出去尚未收回的手,她浑身的血液彷彿都倒流了一般,似乎有一根刺鯁住她的喉咙,让她连声音都无法挤出。
    她怔怔望着眼前的画面良久,被除学秀外五英杰等人的声音给拉回了注意力,接着赶紧往学秀的方向奔去。
    「学秀!你没事吧?」茉莉伸手把倒在地上的学秀给扶了起来,满脸错愕地看着站在讲台边的浅野学峯。
    「呵,你别一副好像是不小心出手的一样。」学秀冷笑着对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他顿了一下,紫红色的眼睛直直望进茉莉那双湛蓝的双眸:「姊......你看到了吧?这就是父亲的真实样貌。」
    「学秀,别说了,我先送你去保健室!」说完,她硬是把学秀给推离a班教室。
    保健室内,茉莉用冰枕敷着学秀泛红的脸颊,学秀感受到嘴里的腥味一直都无法散去,这让他觉得有些难受。
    「浅野茉莉同学,浅野学秀同学就交给你了。」榊原向茉莉頷首,接着离开了保健室。
    「姊,这是自从母亲过世后,他在我面前最像父亲的瞬间。」学秀凝睇茉莉片刻,开口道。
    茉莉眼角一抽,都什么时候了还讲这种话。
    「说实话,我真的很想回到从前,母亲过世之前,池田哥还活着的时候。」聆听着学秀有些混乱的心里话,茉莉哽咽,泪水扑簌簌地从她那湛蓝的眸中滚落。
    「姊,你最近好像特别爱哭。」学秀扬起手替茉莉抹掉了泪,却没想到她居然哭得更兇了。
    「喂,该哭的人是我吧。」学秀没好气地自己扶住脸上的冰枕,得以空出手来的茉莉一把将眼泪胡乱抹去,泪眼汪汪地瞪着学秀。
    「看你还有心情逗我,那应该是没事了吧。」茉莉伸手,轻抚着学秀没被打的左脸,她唇边的弧度居然带了些自嘲。
    「我知道你心疼我,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吧?」学秀知道茉莉刚才去找浅野学峯的目的是什么,因此他现在正催促着茉莉离开。
    「没有比你重要。」然而,茉莉一句话就把他打了回去。
    「姊,我没事了,你先去e班一趟,至少让他们放心吧?你不接电话,我的手机都快被赤羽业那傢伙打爆了。」学秀从口袋中捞出频频震动的手机,来电显示写着赤羽业。
    茉莉接过学秀的手机,看着那三个字许久,直到电话被对方切断,她轻哂,把手机交还给学秀,拉着他向保健室的老师申请了外出单,替他请了假。
    「如果不想回家,就去业家吧,他家的钥匙在信箱背面。」茉莉送学秀走出校门的时候这么说。
    「嗯,知道了。」学秀从善如流地点头答应。
    然而,茉莉才刚走不久,浅野学峯就拦住了他:「晚点送你去医院。」
    学秀觉得有趣,便上了自家父亲的车。
    车子在通往旧校舍的山脚下停了下来,学秀正纳闷,浅野学峯就说:「在这等着,我去处理些事。」
    茉莉抵达了旧校舍门口,在教室内的业看见了她,兴奋地直接翻窗出去,将茉莉紧紧抱在怀中:「小茉莉,我们都在等着你呢。」
    茉莉没有回话,将原本僵硬的身子放松了下来,她靠在业身上,轻轻地笑了起来。
    意识到她的状态不对,业蹙起眉头问:「怎么了?」
    「你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吗?我看到我爸打学秀。」茉莉的声音闷闷的,她的笑声跟着眼泪一同溃堤:「我真的没想到他会这么做--」顺着这句话的尾音,茉莉放声大哭,在教室内的同学们见状都有些被吓到,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她这样崩溃。
    茉莉哭了许久,直到一个巨大的声响传来,两人回过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发现机械手臂毫不留情地从校舍上方砸了下去。
    「请准备离开这里吧。」浅野学峯低沉的嗓音传来,茉莉的身子一顿,她往后退了一步离开业的怀抱,不悦地看着站在不远处的男人。
    然而对方却完全没有看向她。
    真是令人心寒。
    茉莉冷笑了声,此时,浅野学峯才转过头,看到她的瞬间,他愣了一瞬,接着撇过头,若无其事地继续说:「稍早的理事会已经决定,今天之内要拆除这个旧校舍,你们将转到明年将啟用同系列学校的新校舍,在那里读到毕业,顺便测试新校舍的效能。」
    浅野学峯后续又解释了许多,茉莉感到痛心疾首,她张口喊道:「你知道你这么做等同于把自己的回忆破坏掉吗!」
    浅野学峯淡漠地看着她:「转到新校舍的话,你就得回来a班了,浅野茉莉同学。」
    他故意忽视了内心传上来的阵阵痛楚。
    看茉莉这样失神的模样,还有她方才说的话,他纵然难受,可却依旧坚持。
    「你就这么执着要贯彻自己的理念吗?」杀老师来到了教室外,浅野学峯冷笑:「你可别误会了,我的教育方式已经不需要你了,我现在就在这里杀了你。」说完,他从西装外套的口袋内拿出了一张纸,上面''解雇通知书''五个大字顿时让眾人彷彿置身冰窖。
    「扭呀!!!怎么可以!我要去抗议!」杀老师变得非常慌张,可茉莉却完全笑不出来。
    「还有,我是来暗杀你的,杀老师。」闻言,杀老师终于停止了动作,静止在原地:「什么?」
    接着,浅野学峯下令停止拆除作业,跟杀老师走进教室,把五张课桌椅围成一圈,每张桌子上都放着一本题本。
    同学们都在教室外看着,茉莉站在离窗户最近的地方,身后是业。
    「如果你不想被解雇,如果你还想守护这间教室,那就跟我赌一场吧。」浅野学峯走至窗前,侧首对站在课桌椅中间的杀老师说。
    接着,他瞥了茉莉一眼,她被这一眼吓了一跳。
    「我准备了五个科目的题目,还有五颗手榴弹,其中四颗是对老师专用弹,最后一颗是对人专用,真实的手榴弹,靠外表跟气味是无法分辨的,而且只要拉掉拉环,在安全栓弹起的瞬间就会立刻爆炸。」说着,他把拉环拉去,随机夹进题目本中的一页。
    「只要不让安全栓弹起并解开当页右上角的题目,将答案用便条纸写完贴在封面。杀老师,由你先解决四本,最后一本由我来,只要能在这个赌注上杀了我,或者让我弃权,我就准许你跟e班继续留在这。」
    然后,他又叫寺坂用公式算出杀老师获胜的机率,寺坂算完以后,抬起手指着他骂:「这样会不会太不公平了!」
    「出社会以后,就得面临这一连串的不公平,尤其是强者与弱者之间最为严重。」之后浅野学峯又说了些什么茉莉早已不在意,她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浅野学峯,动也不动。
    。
    有人发现我的简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