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村亚久里伸长手,轻抚着他的脸颊,等到把话说完,因失血而微凉的那隻手坠落,雪村亚久里也没了气息。
    死神小心翼翼地将女人放在地上,接着就像是在对待珍宝一样,他温柔地抚过她的脸颊,替她把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拨开,然后从她怀里拿走了她原本要给他的超大领带,他甚至还呢喃了句:「好土。」
    似是在撒娇一般。
    但,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她的风格,也是专属于她的魅力,所以他心甘情愿接受。
    在离去以前,他用触手摩过她腹部的致命伤口,并在心底暗自发誓,绝对不会放开抓住学生的这隻触手。
    下一秒,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张字条缓缓从空中飘落,终于,尘埃落定,死神正式成为了杀老师,来到这个藏在山里,同时也是她最珍视的e班。
    「教会老师当老师的人,就是雪村亚久里老师。''坦率地直视眼前的人,尊重对方是和自己平等的人,不以人软弱的一面,来断定这个人。''我就是从雪村老师身上,学会当老师的基本,然后加上自己的知识跟经验,做好准备,跟大家坦承相见,并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到极限,送给你们最棒的成长当礼物。要达到这个目的,怎么做最有效呢?我努力地左思右想,最后的结论就是用老师的馀命来成立暗杀教室。」
    确实,截至目前为止,杀老师来到e班已经九个月,大家都有十分显着的成长,对所有人来说,他是最棒的老师。
    故事说完,全班静默,没有人提出任何问题,可是大家现在的心情可想而知,一定都非常沉重。
    杀老师爆炸的时间是三月十三日,居然正巧是椚丘中学的毕业典礼。
    似乎被塞了一个世纪大难题呢。
    真的,非要杀死这个老师不可吗?
    时序进入一月份,寒假期间准备暗杀的学生一个都没有,大家不是去医院关心茅野,就是待在家做自己的事。
    这天,茉莉和业跟着渚、神崎、杉野、奥田等一行人来到医院探望茅野,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疲惫。
    「你现在感觉如何呢?茅野......啊,雪村同学。」病房的门关上,渚率先开口。
    「没关係,这段时间听着大家这么叫下来,我自己也爱上了这个名字,就继续叫我茅野吧。至于身体状况,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医生说我的伤势能够恢復这么快简直是奇蹟。」茅野苦笑道,看得出来她想让气氛放松点。
    「幸好你不用在医院待太久,但你的寒假都泡汤了。」奥田放下花束,说。
    「不,反而是因为我害你们不能好好享受寒假,甚至还让你们因此知道了杀老师的过去......」茅野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杉野打断:「杀老师的故事我们迟早都会知晓,不是你的错。」
    「我们只是提早正视这件事而已。」业附和道,然后他发现茉莉的指尖微微泛白,似乎是太冷,于是他悄然将她的手拉进自己的口袋内。
    「其实很早就有在想,杀老师的过去应该不算美好,不然他不会一直都不开口,只是同学们始终不愿意去面对,因为每个人都想多过一天快乐的暗杀日子。」茉莉说着,掌心的温度因为业方才的举动渐渐变暖。
    「或许大家在这个寒假都有在想吧,之后要怎么面对这个暗杀教室,怎么面对杀老师。」渚低着头说完,病房内安静了一阵子,他又想起了些什么,慌乱地再度开口:「对了,还得向茅野你道歉,那晚的事,对不起!我当时真的只想得到这个方法......」
    「啊,没关係啦,你也是想救我嘛,我不介意的。」茅野淡定地回答,还接受了渚的道歉。
    一向敏感的茉莉看见一抹羞涩闪过茅野的眼眸,可她也没有戳破。
    「太好了,我还很担心,要是你因此生气,要跟我绝交怎么办......」渚松了口气,悬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放下。
    「你想多了,我们一直都会是朋友的。」说着,茅野躺下,用棉被把自己包了起来,用行动下了逐客令。
    神崎读懂了茅野的肢体语言,领着大家离开了病房,接着她突然噗哧一笑。
    「神崎同学,怎么了吗?」奥田对于她突如其来的笑感到一头雾水。
    「平常她都站在远处看着大家,现在终于有跟大家站在一起的感觉了呢。」
    新学期开始,杀老师用一如既往的话开啟了这一天。
    杀老师离开教室后,一直站在前门的伊莉娜老师驀地开口:「最愚蠢的杀法,就是毫无计画地只靠着情绪和慾望杀人,这种人比畜生还不如。第二蠢的是扼杀自己的感情去杀人,虽能得到报酬却会失去更多,就像我一样。你们就尽情烦恼吧,小鬼们。为了不扼杀你们最重要的感情。」
    扔下这段话,伊莉娜老师就走出了教室,没有理会疑惑却陷入沉思的同学们。
    或许是因为这番话吧,渚下定了决心,在午后的空档将大家召集了起来。
    「什么事啊?你居然会召集大家,真是难得。」寺坂的心情从那天晚上就一直没有好过,语气自然不会温和到哪里去。
    「因为我有事想跟你们商量,虽然不知道可不可行。」渚站在人群中央,坚决地说。
    「说来听听?」
    「我想找到能够拯救杀老师性命的办法,也就是让他在三月的时候不会爆炸的方法。」渚的语气依旧坚定。
    「你有谱了吗?」冈野提问,渚的回答虽然是否定的,可是想必他心里的方向应该已经很明确了吧。
    接着,仓桥、片冈等人相继跳出来说了赞成,渚绽开笑容,有人认同自己的看法,何尝不是件开心的事呢。
    「虽然在这个气氛下说这种话很像在泼冷水,不过,我反对。」莉樱冷冰冰的否定虽然在意料之内,但渚却依然觉得有些愕然。
    在莉樱提出第二个选择后,也有不少人站在她那边,就连一直靠在树干上没有说话的业都在渚说服眾人时反驳了他:「有才能的傢伙啊,就是会自以为凡事都能照着他的计画走呢。我说渚同学,你会不会太得意忘形了点?e班里最有暗杀才能的人就是渚同学吧,这样的你居然说要放弃暗杀。这就像很抢手的女人对丑女们说''就别那么拚死找男人''是一样的吧,丝毫不考虑明明没才能却努力想暗杀的人的心情。」
    业从阴影处往渚的方向走了过去,茉莉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因此来不及阻止他说出难听的话。
    「我又没有那个意思,何况,要论暗杀,绝对是业同学比我强......」
    「你就是会说这种话才更让人火大,其实你根本不理解弱小的人心里有什么感受吧。」业脸上的烦躁显而易见,但渚也是认真的,于是他动怒了:「才不是呢!为什么业同学要一直任意曲解我的意思!我只是想忠于自己的想法而已!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杀老师?我们不是一起去看过电影,一起创造过很多美好的回忆吗!」
    「这都是因为那隻章鱼为了不让我们像渚同学一样露出自己的胆小才建立起的开心教室啊!要是杀意变迟钝了,这间教室根本无法成立。居然连他这种努力都不懂,你不只身体是,就连脑袋都是小学生吗!」业愤怒地道,渚的眼神暗了下来,等他再度抬起头时,他眸中却多了些凛冽。
    业的目光顿时变得凶狠:「你那是什么眼神?雌性小动物也想违抗人类吗。」
    茉莉佇立在原地,怔怔看着两人争吵,却无法开口制止。
    「我只是......」渚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业的猛力一推给打断:「有本事就先打赢我再说吧,我会接下战帖。快点、快点、快点--」说着,业又推了他几次,随着他话语的尾音,渚倏地抓住他的手,接着双腿环上业的脖颈,业愣了一瞬,用力将人往地上摔。
    「我也不是只有说说而已!」渚奋力挡着业的攻击,语气里满满慍怒。
    「你这傢伙......」业扬起手,准备赏他一拳时,就被几个男生给拦住:「别打了!你们这样吵也没办法解决问题啊!」
    「可恶,他力气怎么这么大!」听见前原这句话的茉莉总算找回了行动能力,她奔上前,冰凉的手指紧紧捏住业摆在身侧的大掌:「业,你冷静点。」
    业对上茉莉的双眼,正要挣脱几人箝固的时候,杀老师很突然地冒了出来:「国中生要打架我没意见!但,以暗杀开始的教室就应该要以这个来决胜负吧。」
    杀老师搬出了两箱武器,一边是蓝色,另一边是红色:「觉得应该要杀死老师的是红色,觉得不该杀死的是蓝色,大家先表明自己的立场后再做选择吧。然后,以这座山为战场,胜利那方的意见,将成为全班的意见。要胜利有三种方法,一是夺下对方的旗帜,二是淘汰掉对方所有的人,三是让对方投降。不论输赢都不能有任何意见,怎么样呢?老师我啊,只要是宝贝学生们尽全力做出的意见都会尊重,我最不喜欢的,是看班级分裂到最后一刻。若是真那么替老师着想,就答应我绝对不会这样。」
    对于杀老师的提议,大家最终是点头接受了。
    大家一一表达了自己的立场,然后做出选择,等大家都选得差不多了,杀老师注意到一直站在后方没有动作的茉莉:「浅野同学,只剩你还没选了呢。」
    。
    我就是想断在这,除了想让大家猜以外,还有我自己安排好让茉莉有最大成长的地方。
    下一章会有她表明立场时说的话(也就是小茉莉的自白),我们下周一揭晓!
    你们可以先猜猜看,茉莉是杀死派还是不杀派?
    其实我觉得很好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