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是周日,赤羽业不用上班,由于宿醉的关係,他起晚了,等他起床时,茉莉早已离开了他家。
    业懊恼地想着自己的举动会不会再让她伤心一次,正要发讯息给她,学秀就传了讯息。
    【后天那场各界的重大酒会,你会去吗?】
    看来浅野家的大人应该是还不知道他昨天让小姑娘难过的事。
    于是他转而回覆学秀。
    【去,一定会去,也必须得去。】
    他点开了茉莉的聊天室,手指悬在讯息栏久久无法动作,最终,他打消了再发讯息给她的念头。
    因为茉莉前一天晚上就有发讯息告诉浅野季夏说自己隔天就会回家的事,所以当她今早出现在浅野宅时,大家一点都不惊讶。
    「怎么突然说要回来呢?跟业哥哥吵架了?」浅野季夏接过茉莉的行李,问。
    「业哥哥说他最近应酬很多,怕我一个人独自待着会孤单,让我先回家。」茉莉讲得很理所当然,这个理由很充分,大人们当然没有再多问。
    可她的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已。
    明明是他狠心推开她,她居然还替他找理由。
    「茉莉,后天我们要去参加场酒会,你要不要一起?」浅野学峯将茉莉带到沙发上,想必也是不希望她那天单独在家,所以才问的。
    「好啊。」她一口答应,把自己弄忙碌点才没空胡思乱想,这样也好。
    「茉莉,有事情一定要说喔,别死撑着,看你今天脸色好差。」时雪心疼地捏捏她的脸,茉莉苦笑着道:「我会的,谢谢嫂子。」
    翌日下午,业出门慢跑,正巧看见茉莉跟季夏阿姨有说有笑地散步,于是他悄悄跟在两人后面,看着女孩灿烂的笑容,他忽然觉得苦涩。
    「妈,我跟你说喔,我们班导昨天发讯息说开学要考始业考,结果有人说一个人传一个悲伤贴图就可以不用考,大家都跟疯了似地狂传,最后老师气得勒令我们不准再传,再传的话作业加倍。」
    「真有趣,学生时代离我已经好一段时间了呢,不过最近跟着你爸跑了不少间学校,总觉得自己似乎变得很年轻。」
    「妈妈你本来就很年轻啊。」茉莉笑得十分甜美,季夏也很开心,她摸了摸女儿的头,替她把被风吹乱的头发给理顺。
    「还有啊妈妈,我朋友都在谈恋爱,我也好想谈。」话甫出口,茉莉秒后悔,因为这又让她想起了赤羽业。
    走在后头的业听见这番话,差点就要跑上前将她紧紧抱住。
    「是嘛,你谈恋爱眼睛一定要睁大知道吗?你爸那关过不去我可帮不了你。」
    「我知道啦。」
    他就这么悄然护送母女俩回家,接着不着痕跡地离去。
    酒会当晚,茉莉身穿淡粉色雪纺洋装,浅野季夏则是酒红色的中式旗袍,浅野时雪一袭米白色礼服,三人一出场,场上眾人的视线纷纷被吸引。
    接着,茉莉看见了,看见她心心念念的身影。
    那人在她眼里就是闪闪发光的,他强大的气场不容忽视,可她却默默别开了眼,转身离开。
    季夏陪着浅野学峯去打招呼,时雪也跟着学秀走掉,茉莉一个人拿着一杯无酒精的汽水来到露台吹风,学秀在茉莉回到家当天就觉得她有些不太对劲。
    业往学秀走了过去,两人碰杯,将香檳喝尽。
    「喂,跟你说件事,可千万别打我。」业抬起头看着会场的天花板,接着道。
    「跟茉莉有关吧。」说完,学秀转头,对上了业诧异的目光。
    他自嘲地笑了,望向茉莉的背影,说:「我让她伤心了。」
    纵然不爽,但学秀还是理性地釐清事情经过:「为什么?」
    「她喜欢我,我却说了狠话把她推开。」业选择实话实说。
    「那你呢?你喜欢她吗?」学秀目光一凛。
    「我喜欢。」业毫不掩饰地承认,学秀一个没忍住巴了他的头一下:「你是不是傻,后悔了吧。」
    业自知理亏,瞥了对方一眼,继续看着茉莉,轻声道:「是啊,我很后悔,后悔到快疯了。」
    学秀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我懂你在顾虑什么,但年龄有什么关係?十岁也还好吧,都还是当她哥的年纪。我警告你,今天以后你不准再让她伤心,否则就绝交。」
    话落,业还想反驳什么,学秀倏地将他往露台的方向一推:「快去吧,错过今天,你们就真的永远错过了。」
    许是这句话给了他勇气,许是因为酒精让他有些微醺,许是他的理智已到极限,这次他没有停顿,大步流星就往她走去。
    「茉莉。」他低声唤了她的名字。
    听见熟悉的嗓音,她纤细的身子一顿,侧身,頷首:「业哥哥好。」
    业哥哥好。
    彷彿又退回了最初相识,彼此都陌生的时候。
    业攥紧拳头,在她就要与他擦身而过之时,他猝然抓住她的手臂,顺着力道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你......?!」她气结,正要推开他,他的话却硬生生止住了她的动作:「茉莉,是我错了。」
    「什么......」
    「那天的话,没有一句是我真正的心里话,没有一句是。」
    茉莉僵住,他一字一句继续说:「我很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真正的自私胆小鬼是我,是我太害怕年龄差距给你带来痛苦,是我先入为主地以为自己的认知是对的,没考虑到你的想法是我的错,你比我勇敢,你--」话说到一半,她清冷的声音冷不防打断他:「你说完了吗。」
    业抱着她的那双手不自觉一紧。
    「还没!茉莉,我知道你还在生气,但我......」
    「赤羽哥哥,你醉了。」
    赤羽哥哥,她叫他赤羽哥哥。
    甚至比最初见面时还要生疏。
    「我没醉,虽然喝了不少,但这种程度还无法让我醉。」他说,手上的力道渐松。
    感受到他的力道放松了些,她趁机推开他,旋过身就要离开露台,他再度伸手要把她拉回来,却因为太过着急而不小心用力过猛,她一头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痛得她差点飆泪。
    「抱歉,你没事吗?」业的手指温柔地摩娑她的鼻尖,她忽觉有些憋屈,居然哽咽了。
    「你真的,很过分,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我是怎么......」她失声大喊,好在露台附近人烟稀少,她的举动才没有引来侧目。
    业把她揽入怀中,她哭哭啼啼地继续说:「那天我根本没怎么睡,治好我失眠的是你,可让我再度失眠的人也是你--?!」她的话都还没说完,他便俯身吻住了她的双唇。
    这个吻带着十足的霸道,他压住她的头,加深这个吻。
    怀里的少女因喘不过气频频挣扎,他退开,看着满脸通红的她,再次告白:「茉莉,我是真的喜欢你,现在才是我的真心话,那天全都不是。」
    「当时听着你的哭声,我差点就要夺门而入去安慰你,我也捨不得看你难过,因为我的心也很痛。」
    她低下头,默不作声,他接着道:「既然你主动走向我的时候被我推开,那现在换我走向你,这次无论你怎么推开我,我都不会走的。」
    闻言,茉莉抬头,语带不安地问:「你是认真的吗?说喜欢我不是在玩我?」
    「我怎么可能在玩你,我是真心的,茉莉,给我个机会,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相信我。」
    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才会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藉着酒意来纠缠她。
    他真诚的眼神确实让她为之动容,于是,她踮起脚尖,双手环上他的颈项,主动吻了他的双唇。
    他将甜蜜又宠溺的笑揉进了这个吻中,接着抱紧他最爱的女人,温柔回吻她。
    不远处,浅野父子并肩而立,浅野学峯看见业吻茉莉的一幕,率先开口:「我能相信他吗?」
    学秀停顿了几秒,看见茉莉主动吻了业,回答:「当然可以,看赤羽业那个眼神,估计茉莉之后会被他宠上天。」
    「那就好。」浅野学峯说完,浅野季夏就来到了他身旁,莞尔:「我还很担心你会捨不得放走女儿呢。」
    「不会,只要她幸福我就不会拦。」
    浅野时雪勾住了学秀的手,笑道:「学秀,你不闹一下?」
    「有什么好闹的,刚才打过赤羽业那傢伙了。」
    这时,业牵着茉莉的手走到四人面前,两人相视而笑。
    「赤羽,请你务必要照顾好她,好好爱她,如果你腻了还是什么的,一定要将她完好地送回来,你不宠她,我们会宠。」浅野学峯正色道,业也收起了狡黠,严肃真诚地说:「我会的,我会好好爱她一辈子。」
    说完,业与茉莉十指交扣,几人看两人如此旁若无人地秀恩爱,即使有诸多想讲的话,也都说不出口了。
    「现在你能平心而论了吗?我跟你哥谁比较帅?」某日,业从后方抱住了茉莉,带着狡诈的笑意问。
    「不能,一个是我亲哥,另一个是我男朋友,要我怎么平心而论嘛。」她用着跟初识时一样的语气回答。
    「浅野茉莉,你誆我。」
    「我没誆你,这叫见招拆招。」
    「小茉莉,你果然比我还奸诈。」
    「谁说的?要比奸诈当然是你更胜一筹啊?不然你是怎么把我骗到手的。」
    这段话就让业觉得有些不高兴了:「骗到手?」他的尾音上扬了几分,感受到危险的她只想逃跑,他却死死抱着她不撒手:「小茉莉,你好好讲讲,我是怎么骗到你的?」
    两人笑着打闹,她笑弯了眼,他也愉快得很。
    相差十岁也没关係,反正,他会等她长大。
    #
    完整版请见《在未来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