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正要回话,磯贝、奥田、前原、矢田四个剩下的人就衝了过去。
    『喂!你们......』茉莉顿时气结,怎么这么不听劝。
    『浅野同学,这两人交给我们吧!』前原的话音刚落,枪声就响起,茉莉顺着声音的方向找了下,很快便发现了在树上的凛香。
    现在磯贝跟奥田都被淘汰了,剩下的只有前原跟矢田,前原早就不知道趁着混乱跑去哪了,矢田瞄准凛香的方向,陷入了天人交战。
    『嘖,刚开始放走你是我的疏忽,但现在不会了。』说罢,茉莉就要扣下扳机,矢田略为不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浅野同学,我能,开枪吗?』
    茉莉轻笑,回道:『没打中还有我呢,这个距离还在我的范围内,放心开枪吧。』
    她才刚说完,枪声就传来,矢田确实打中了凛香,下一秒她却被糸成给淘汰。
    茉莉开了一枪将糸成给击毙,接着收起狙击枪,离开了原本待的地方。
    就算前原有办法顺利抵达红方的队旗,一定也会被业给淘汰,何况,蓝方还有渚跟她在呢。
    渚至始至终都躲在乌间老师身后,裁判是比赛中最不会被人注意的,茉莉以前在官兵抓小偷时曾用过类似的战术,渚大概是详细考虑过后才这么决定的吧。
    渚从寺坂组以及莉樱后方出现,瞬间淘汰掉了除了莉樱以外的三个男生,在莉樱正要起身开枪射渚的时候,一股淡淡花香飘来,茉莉用刀将莉樱击杀。
    「莉樱,你大意了。」茉莉从莉樱后方探出头来,嫣然一笑。
    「你们两个,是蓝方这边的底牌啊。」莉樱只能妥协,毕竟一个是她的好朋友,另一个是她偷偷暗恋的人。
    刚才莉樱闻到的花香,就是从茉莉身上散发的,她家种了很多茉莉花,就连她房间的窗台都种了很多,她衣服上会有这样的淡香很正常。
    「渚,你再找个地方躲吧,我会消耗业的体力。」茉莉没有将刀收起,反而将之换到左手,右手拿出了手枪。
    「浅野同学不留到最后吗?」渚对此感到很诧异,如果两个人一起,打倒业应该不会太难啊?
    「渚,你应该希望,业输得心服口服吧?如果你有跟我一样的想法,那我们必须分开。再说,我本来就没有打算要赢过他,最后的战场,是你们两个的。」说完以后,茉莉回过头,看向业的方向。
    沉默了半晌,渚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业解决了前原,看见一手拿刀一手拿枪的茉莉,顿时明白了她要做什么。
    「行吧小茉莉,陪你玩会儿。」琥珀色的双眸闪过了一道锐芒,业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往茉莉的方向走了过去。
    他知道,渚跟茉莉绝对不会搞偷袭什么的,因为他深知两人都想要让他彻底承认败北。
    才不会让他们俩得逞,他会解决掉,两个人都。
    蓝方跟红方目前的人数比数是二比一,蓝方多了一个人。
    「业,我们好像真的是第一次跟对方当敌人。」茉莉哑然,业从容地在她面前站定:「是啊,所以说小茉莉,你真的忍心攻击我吗?」
    「那当然,你才是,要是让我伤在看得到的地方,我爸恐怕不会放过你呢。」茉莉歪头一笑,模样甚是甜美。
    「你少来这招。」业把玩着手中的刀,在这种时候,两人都不可能让步的。
    茉莉本来就没有想过要赢过业,只要能消耗他的体力就好,不管多少都行,总之她会尽力而为。
    看见茉莉摆出了防守姿势,业无奈地道:「你确定要防守吗?不先攻击?」
    「主动攻击不符合我呢。」
    「好吧,我顺你的意,蓝方指挥官。」话才刚落,业就衝上前,往茉莉挥了一刀。
    她微微后仰轻易闪过,接着向左侧移动了两步,抬脚往业拿刀的右手就要踢过去,业却轻而易举地躲开,见状,她轻笑,举起自己的右手就要开枪,他抢先一步将她的枪给踢掉。
    茉莉也并非省油的灯,往后退了好几步,解开自己的发带,把刀紧紧绑在了自己的手上。
    要是刀被弄掉,她就没戏唱了,不管在力气还是在肉搏战上,她没有一项能够赢过业。
    「小茉莉,你真够狠啊。」业轻笑了几声,再度上前攻击她。
    茉莉一面闪躲,一面寻找着空隙,现在她的左手被业紧紧抓住,必须想办法突破。
    然后,她藉着业的力气奋力一跃,双腿一齐将业手上的刀给踢飞,因为她的力道,业的手松开了些,茉莉趁机边挣脱边用刀往业刺去。
    业像是看穿了她的动作一般,瞬间来到茉莉身后,一个手刀狠狠击中了她的后颈,突如其来的痛楚差点让她晕过去,可她却死死撑着,在业还未离开她后面,她用脚使劲踹了他的心窝。
    业向后踉蹌了几步,虽说她的力气不大,可是这脚却依然让业痛得齜牙咧嘴,毕竟她踢的可是关键部位。
    『浅野同学!』耳机传来渚焦急的声音,茉莉颤抖着回答:『不能开枪,绝对不能,等我被他淘汰再说。』
    待业站稳后,他抬起头望向茉莉,发现她的步伐因晕眩感而有些失去平衡,他冷笑了声,先是捡起自己的刀收入腰间的刀鞘,接着衝上去,握住她的右手,接着用另一手将她的发带给解开,刀子应声掉落,茉莉张口,用力地咬了业的手。
    他吃痛放开,瞥了一眼手上深深的齿痕,再将视线停留于正试图站好的茉莉,勾起唇角,踩着不疾不徐的步伐朝她过去。
    茉莉的头很晕,刚才被业重击了后颈,没昏过去算她厉害,可现在,好像真的到了她要被淘汰的时候了,因为她连保持平衡都有困难。
    她的馀光隐约瞧见业向她走来,正想弯腰拾起刀子,对方的动作却更快,业将茉莉的双手拉高,接着用右手紧紧扣住她的两隻手腕,接着将她往石头的方向压,她只能被动地向后退,等她的背后抵上冰凉又高大如墙的石头后,她的双脚也被他带离了地面。
    茉莉还来不及将他踢开,他就捏住她的下巴,毫不犹豫地吻住了她的双唇,她瞪大双眼,不敢置信。
    在同学们面前?!在杀老师面前?!在伊莉娜老师面前?!他是不是疯了!
    她正想挣扎,却顿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窒息感,她闭上双眼,被业吻得几乎快喘不过气,他带着满满侵略性的气息强行窜入茉莉的鼻尖,接着到气管,最后透过血液的扩散来到心脏和肺部。
    在她失去全部力气以前,她选择孤注一掷,张口就要咬下业的唇,无奈他早就料到了,先她一步发狠似的咬住她的下唇,她痛呼一声,业的舌趁机伸入,掠夺着她的呼吸,连带着她的意识都逐渐被带走。
    接着,感受到腰间一瞬间的刺痛,她的理智回来了些许,刚才的压迫却突然消失了。
    业拔刀刺了茉莉的腰,接着松开了唇,手却没放,他轻轻将茉莉放回地面,她却突然一个腿软,他赶紧伸手抱住了她。
    「看来,你选择了我最擅长的小把戏来赢过我。」茉莉靠着业的搀扶缓缓坐下,释然地笑了起来。
    「如果在平常,这种无所不用其极的方法大概只有你会使用,不过小茉莉,不只有你,我也想让你输得心甘情愿。」业在确认她没事以后,站直身子,目光中饱含了温柔以及心疼。
    「这种彷彿连人格都一併支配下去的吻,我根本毫无力气抵抗。还有啊业,我从来就不觉得能够在这种肉搏战上赢过你,所以蓝方还留有一手。」
    「我知道,你的目的只是消耗我的体力,所以我--」话还未说完,砰的一声,一颗子弹从两人中间穿过,打中了不远处的树干,留下蓝色的痕跡。
    「看来渚不打算给你时间休息。」茉莉噗哧一笑,扶着石头站起身,缓步走到了同学跟老师们所在的看台区。
    「蠕呼呼呼呼呼,浅野同学跟业同学刚才的对战甚是精彩呢。」杀老师贼笑着,莉樱居然也跑来凑一脚:「小茉莉,照片我有了呢。」
    茉莉小脸一红,撇过头不理会这两个幼稚至极的人。
    「浅野同学,你要不要来前面坐着?」奥田怯懦地问道,她对茉莉似乎有些抱歉,因为刚才她无法第一时间将敌人的位置报给她。
    「好啊。」茉莉用行动表达了没关係,看这样的情况,奥田终于笑了。
    「茉莉……我们算是同病相怜。」茅野欲哭无泪地勾住茉莉的手臂,茉莉知道她在说什么。
    「严格说起来,不太算,毕竟我是被自己的男朋友。」
    「……因为一个吻被击杀,是一样的。」看茅野用楚楚可怜的表情这么说,茉莉忍俊不禁,安慰似地捏了捏她的脸颊。
    。
    其实这章会叫''两人的较量''很简单。
    渚跟业、茉莉跟业,都是两人。
    就说会有糖吧!
    豪好笑,e班唯二用吻来解决的人要打架了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