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浅野学秀的表情很焦急,虽说站在他身旁的浅野学峯看上去很冷静,但他心里也同样紧张。
    躺在病床上的女人面色苍白,她眉头死死皱着,手指头轻轻颤动,几秒后,她总算睁开了双眼。
    「爸、学秀......」浅野茉莉挣扎着坐起身,学秀赶紧上前搀扶她。
    「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吗?」浅野学峯伸手抚上她的眉心,将她原本紧蹙的眉抚平,顺势关心她。
    「我没事。刚才......业呢?业在哪里?」刚清醒过来,记忆也一点一滴地返回她的脑子里,接着她立马想起了一个人。
    听见这个名字,浅野父子都愣了下,沉默。
    「我问你们业呢?」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赤羽业在公司向茉莉求了婚,两人之间的氛围说有多欢乐就有多欢乐,可明天跟意外哪个会先来谁都不知道,赤羽业开着车载着茉莉在回家的路上,为了闪避一台违规转弯的车辆撞上了墙壁,业为了保护茉莉受了很重的伤,当场陷入昏迷,茉莉因此只受到轻伤,但也因为撞击的力道失去意识。
    「姊!不行你还不能下床!」茉莉不顾自家弟弟以及父亲的阻拦,摇摇晃晃地离开病床,一路跌跌撞撞来到隔壁赤羽业的病房,她正要伸手开门,门就自己开了,出来的是赤羽斌和赤羽秀子,赤羽业则是跟在父妻俩身后。
    「业!太好了你没事......」茉莉松了口气,抓住了他两隻手,可是等她抬头看到他疏离陌生的眼神时,她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接着,她莫名有了不好的预感。
    「业?」
    「......你是谁?」
    闻言,茉莉大惊,不敢置信地转过头,投以赤羽斌跟赤羽秀子疑问的眼神,似是在确认这个晴天霹靂的消息一般。
    赤羽秀子不忍地撇过头,躲开了茉莉的目光,因为连她自己都很不敢相信。
    赤羽斌用无声的动作将问题扔给浅野父子。
    看见了两人的举动,茉莉苦笑,回头,用表情问浅野学秀跟浅野学峯:真的吗?
    学秀紧紧攥着拳头,一语不发,最终,是浅野学峯开的口:「是真的,他比你早醒来,醒来就没了记忆。」
    茉莉眨眨眼,有些无法消化这件事,她在再次看向业之前,原本抓住他的那双手就已经滑落,接着,她晕了过去。
    「茉莉!」「姊!」
    在彻底闭上眼以前,她闻到了那个一直以来总是令她安心的味道--
    他衣服上的香味。
    后来,因为医院的单人病房不足,所以茉莉跟业被安排到了一间双人病房,两人之间仅隔了一道帘子。
    「我说你啊,真的都想不起来了?」
    「嗯,难道看起来像假的吗?」
    隐隐约约听见旁边的对话声,茉莉倏地惊醒,瞇了瞇眼,将原本有些模糊的视线弄清晰以后,她伸长了手将旁边的帘子给拉开了一条缝隙。
    「赤羽业啊赤羽业,你也有今天。」前原?
    「够了吧你,今天是来探望他的,你少说这些风凉话。」是磯贝,好久没看到他了。
    「所以你们两个是我的国中同学?」业的语气掺杂了些不信任。
    「真的啦!不然我们把杀老师做的那本手风琴毕业纪念册给他看?」前半句是对着业说的,而后半句,是磯贝在徵求前原的意见。
    「也不是不行,但我没打算给他看,我们来个物理治疗吧?砸他一下也许他就想起来了呢?」前原果然还是前原,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还总是爱讲这些莫名其妙的疯话。
    「你小心别变杀人未遂。」虽然业失忆了,但他的性格依旧没有改变,喜欢懟人的恶趣味还是一如既往。
    「「不想被砸就快点想起来吧。」」这次前原跟磯贝难得有了默契,居然异口同声地说。
    「我是梦到了不少事情啦,但都很零碎,要拼凑也拼凑不起来。不过关于那个叫浅野茉莉的女人,我倒是觉得有些诡异。」业正色道,两人见他这样也没再继续开玩笑,前原反问:「怎么说?」
    「不久前她昏过去的那时候,我下意识地去接住她,甚至之后还熟练地把她抱在怀里,还有我刚才的梦也很让人匪夷所思,我居然梦到我跟那女人求婚。」
    磯贝跟前原两人面面相覷,最终是前原淡然道:「她确实是你未婚妻没错,在你出车祸的几分鐘前,你刚跟她求婚成功。你们两个交往了十几年,感情却好像都没有用完的一天,每天都跟热恋期一样。」
    「是啊,谁都能忘,就是你家人跟浅野茉莉不能被你忘记。你有多爱她,你现在大概也不记得了吧。」
    是啊,谁都能忘,为什么忘了她?就算全部的人都一样被他遗忘,她仍然觉得难受,难受到很想歇斯底里地哭叫。
    茉莉正要收回手装作没事时,磯贝就发现了她,直接硬生生止住了她的动作:「喔?浅野你醒很久了吗?」
    被点名的茉莉顿了一瞬,心虚地别开眼:「也没多久。好久不见了呢。」
    「好险你的伤势没有太严重,应该很快就能出院了吧?」前原自然地将帘子拉开,茉莉真是有苦难言。
    要不是有业的保护,她还不知道要躺到何时呢,然而那个用性命保护她的人,现在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
    「再怎么样我都不可能出院,这里可是我工作的地方。」她恢復了平时可爱开朗的模样,笑着打趣道。
    「我知道啦,我的意思是,你应该很快就能离开病房,让生活回归正轨了吧。」前原尷尬地搔搔头,茉莉笑而不答,接着歛下双目。
    回归正轨?业现在没了记忆,原本安排好要着手准备的婚礼都泡汤了,谈何回归正轨。
    这番话,茉莉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耐住没有说出口。
    三天后,茉莉顺利出院,而业因为伤势太重,被主治医师勒令留院再观察一周。
    茉莉继续工作后,原本业的主治医师将业转成茉莉的病人,因为知道他是她男朋友。
    「赤羽业先生,现在是你的主治医师浅野茉莉来换药,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茉莉的脸上毫无半分轻松,她沉着脸,唇边的弧度是零。
    「我以前都叫你茉莉对吧?那现在也能继续这样叫吗?」他答非所问,茉莉正在调整点滴瓶的手指头凝滞了半晌,才回答:「可以。」
    「你手上那个戒指,是我求婚的时候给的吗?」业指着茉莉左手无名指上的纯银戒指,问。
    「不是,你求婚时用的鑽戒我弟替我收着了,求完婚离开你公司在停车场的时候,你就拿了这枚戒指让我换下来,说怕我因为鑽戒有危险。毕竟那颗鑽石真的很大一颗。」茉莉用手指摩娑了几下她手上那枚刻有茉莉花纹的戒指,莞尔一笑。
    「那你住院期间怎么没戴?」
    观察得还真入微。
    「急救的时候取下来了,我出院后我弟才拿给我。」说着,茉莉将装有医疗用品的推车放好,接着把需要用到的东西全部放到旁边的桌子。
    「那我的戒指呢?」
    茉莉拿出碘酒,接着回答:「你妈替你收走了。」
    业点点头,以示了解,接着他突然变得有些严肃,提问:「茉莉,我再问你个问题,可能有点直接,甚至可能有点冒犯,你千万别生气。」
    「嗯,你问,生不生气我没办法现在承诺你。」
    「......我们以前,上过床吗?」犹豫了零点一秒,业还是勇敢问出口了。
    茉莉的心脏驀地一缩,她停下手边的动作,惊讶的神色让罪魁祸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他被她看得有些害臊,在他准备取消问题的时候,她回答了:「上过。」
    赤羽业:???!
    「不过你问这个干嘛?」茉莉将乾净的纱布裁剪好,坐在他床边的椅子上,拉过他的手,把他手上原本的纱布撕下,最后再放上新的,黏好,动作一气呵成。
    「我梦到了。」业看茉莉没有半分羞赧,于是也坦然说了出来。
    「还真是,净梦些不该梦的。」茉莉修长白皙的手指头放上他脸颊的伤口换药,接着来到他的额头,完成后她不轻不重地戳了下刚贴好的纱布,换来他一记哀怨的瞪视。
    「还有梦到其他的吗?」她在离开病房以前又问,他作势思考了下,最终笑嘻嘻地回答:「可能有,但忘了,只记得那个。」模样万分欠揍
    她差点衝动拿推车里的剪刀扔过去。
    就知道,果然牛牵到北京还是牛,失忆了仍旧是这副德性。
    「真是下流。」扔下这句话,她头也不回地离开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