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两天,赤羽业实在是闷得慌,在一个护士巡房的时候提出了想要外出的要求,护士说要问过他的主治医师,也就是浅野茉莉本人。
    「可以,看他现在恢復得不错,我下午没诊也没手术,刚好陪他去,顺道盯着他,怕他做出对伤口恢復有害的危险行为。」茉莉斜睨了业一眼,业因为这一眼,将原本到喉咙的欢呼给吞了回去。
    这女人真的是他未婚妻吗?怎么感觉她一点也不珍惜自己呢?
    还是她只是在赌气吗?
    总之,业顺利外出,不过,茉莉同行。
    这天的电车不知为何人潮特别拥挤,明明不是上下班时间。
    上车之前,人群如蜜蜂离巢般从车厢内涌出,茉莉低着头看手机确认工作,眼看她就要被人潮给冲走,业眼明手快地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
    她这才回过神来,语带歉意地道:「谢谢。」
    总算是排除了万难进入车厢,茉莉靠在门边的墙壁上,业双手撑在她两边,由于车上空间的关係,他们只能维持这么曖昧的姿势。
    看业几乎连耳根子都红了,茉莉决定拿他前些天的梦来调侃他:「都梦过那件事了,现在这样壁咚你都受不了?」
    业乾咳了两声,窘迫地解释:「茉莉你别乱说,只是有点热而已。」
    她满脸狐疑地盯着他,他又想补充,她却说了一句毫不相干的话:「你还是别叫我茉莉了。」
    他不解:「为什么?」
    她垂下头,用头发遮掩住了她有些落寞的表情:「等你恢復记忆了再叫吧。现在叫的话,会让我有种你都记得的错觉。」
    闻言,业怔住,他好像有点太任性了,没顾虑到她的感受。
    「抱歉,浅野......医生。」
    现实总是骨感的,这几天跟业看似毫无隔阂的相处,实际上只有茉莉自己知道,这样子的相处模式根本不正常,就算他们交往后偶尔也会这样斗嘴,可是那个感觉就是不一样,非常不一样,茉莉一时之间根本无法习惯这样子的落差。
    她收起了自己的情绪,抬起头,微笑问:「先带你去你公司附近转转,再去我们的住处吧,回到以前熟悉的地方,看能不能想起些什么。」
    「嗯,都听你的。」
    他们将在两站后下车,可是电车不晓得是出了什么意外,突然一个紧急剎车,刺耳的声音回盪在车厢内,业也感受到来自头部的一阵刺痛,而茉莉还未发觉他的不对劲,只觉得疑惑。
    然后,电车门开啟,紧接着的是玻璃破碎的声响,还有一名男子的怒骂声。
    也许是那个玻璃破掉的声音让业的记忆回到了车祸当晚,他头痛欲裂,一堆画面强行窜入他脑海里,终于,茉莉发现了他的不适。
    「喂,你......?」她还未把话问完,男子的怒吼便打断了她:「就说了给钱!」
    尖叫声此起彼落,业不假思索地往茉莉靠近,将她完全护在自己怀中。
    明明身体还在不舒服,甚至连记忆都还没恢復,为什么会这么想保护她?
    「车厢上谁给钱都无妨,再不给钱我就杀了她!」
    因为业的缘故,茉莉看不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对话来看,似乎是男子胁持了一个女人,强迫车厢里的某个人将钱财交出来。
    正尝试缓和头痛的业忽然感受到背后一股凉意,几乎是反射性的,他硬是无视了痛楚,抱住茉莉就往旁边退,正巧闪开了往他们飞来的玻璃酒瓶。
    可儘管避开了主要攻击,玻璃破裂时所喷飞的碎片却划伤了业的手臂,原本会直接刺中茉莉,业再度拿自己的肉身保护了她。
    「想当护花使者?」丢酒瓶的男子对业的举动很是不满,他推开原本胁持的女人就往两人这里靠近,这时警察衝了出来将他给制伏。
    他被押走的时候还骂骂咧咧的不知道讲些什么,茉莉因为没看见方才惊心动魄的场景,因此她现在很冷静。
    她双手捧住业的双颊,担忧地问:「还好吗?头痛?你手上的伤口--」
    这时,他终于抵不住疼痛,不支倒地。
    「业!」她心急如焚的声音在他脑子里绕啊绕,最后,周遭像是开啟了静音模式,他什么也听不见了。
    似乎所有记忆都回来了,不管是什么事,业全部都想起来了,从他跟茉莉从小到大相处的一点一滴,到他向她求完婚后的那场车祸,最后再跟失忆期间的所有事情连结起来。
    接着,他缓缓从昏睡中清醒,病房内一片寂静,彷彿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会被放大。
    业坐起身,这时他赫然发现,他旁边趴着一个女人。
    是浅野茉莉,他这辈子最爱的人,他的未婚妻,他无论如何也要保护好的心头肉。
    他缓缓伸手轻握住她的手,他凝视着她的睡顏许久,眉目之间流淌出饱满的温柔和宠溺,似是要弥补他在失忆期间让她受的苦一般,他没有打算要叫醒她。
    不过,茉莉仅只是浅眠,她并未熟睡,因此,感受到了业的动静,她骤然睁开双眼,从趴姿坐直,然后抬头瞥了眼墙上的时鐘,半夜一点半。
    「热水没了,我去倒。你再睡会吧,现在打电话通知你父母似乎不太妥当。」茉莉睡眼惺忪地说着,一边站起,准备离开病房。
    看来她还不知道他记忆恢復的事情。
    他轻笑了声,冷不防拉过她的手,她一个踉蹌,直接跌进他怀里。
    还来不及开口提问,他的薄唇便覆上她的,她怔了一瞬,马上会意过来--
    他全都想起来了。
    于是她闭上双眼,伸手紧紧抱住他,回应着他的吻。
    两人气息交缠,业的舌伸入她口中,灵巧地勾着她的小舌,她因为他这个举动颤慄了下,接着,渐渐喘不过气来。
    业退开了两秒让她换气,然后揽住她的后颈加深这吻,就像是要利用这个繾綣绵长的吻来将这段时间亏欠她的一切给补足。
    两人持续唇舌交缠的动作许久,直至业嚐到一丝咸味,接着感受到怀里的茉莉隐隐颤抖,他才停息。
    她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抱着他啜泣不止。
    「这段时间,对不起,让你这么难受。」业将自己的额抵上她的,柔声道。
    茉莉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水,她带着哭腔开口:「你知道吗?我已经做好了你一直想不起来的心理准备,也想好要做哪些事让你重新爱上我......」殊不知,她越讲越委屈,到最后她再度哽咽。
    业手忙脚乱地哄她:「让我重新爱上你应该不难啊,你想想,我连失忆状态下都会下意识保护你了。」语毕,他还晃了晃在电车上被玻璃划伤的那隻手。
    「就算是这样,你怎么能够忘记我--」随着话的尾音,茉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业赶紧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安抚道:「我现在不是想起来了吗?嗯?别哭了,你捨得让我一直看你哭啊?」
    「那你还捨得忘记我呢!」她将脸埋进他温暖结实的胸膛里,然后用手不轻不重地搥了他一下。
    「以后我谁都能忘,就是不会忘记你,好吗?老婆大人?」业看她这样,恢復了往常的戏謔,甚至低下头亲了她一口。
    茉莉抬起头怒瞪着他,两人对视半晌,不禁哑然失笑。
    她如蜻蜓点水般啄了下他的唇,而后挣脱他的怀抱,抱着热水壶跑掉。
    业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笑意久久未止息。
    如果连失了忆都会不由自主地保护你,那表示我真的真的很爱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