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致看完了几个案例,茅野依旧迷惘,其馀三人开始各自提出观后感。
    「给法跟目的人人不同,主要还是你自己的意愿呢。」莉樱愜意地掛在树上。
    「只要说句你想说的话,把巧克力交出去就可以了吧。」业的神情散漫,而坐在茅野身旁的茉莉则是温柔地拍拍她的头:「顺其自然给出去就行,有时候总得依靠当下的氛围来决定如何送出呀。」
    「嗯,谢谢你们,现在好像稍微没那么紧张跟徬徨了。」茅野微笑着,勾住茉莉的手臂。
    「但是有个大问题。」语落,莉樱指向趴在树上偽装成大狗的八卦杀老师。
    「得被那隻爱听緋闻的章鱼观察纪录就觉得很火大。」
    「这个啊,交给我吧,茅野,你有带那个来吧?」业自信地瞇起眼,语气中带了些不怀好意。
    「你又想干嘛?」茉莉不悦地瞪向他。
    「放心啦。」看着他闪闪发亮的眼神,茉莉很是狐疑。
    「我有带,但......?」茅野怔怔点头,业轻笑道:「有那个就能封住臭章鱼的行动了,你就儘管送出巧克力吧。」
    在亲眼目睹冈岛因悲愤交错而狂奔离去后,渚不疾不徐地从教室内走了出来,茅野坚定地拉住他的衣角。
    三人躲在走廊尽头的窗边偷看,除了茉莉以外,莉樱跟业的脸上满满都是戏謔。
    「你们明明就是不怀好意。」茉莉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反正她去都去了。」闻言,茉莉抿唇,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拒绝两人的一切说服。
    这时,渚发现了坐在树梢上的杀老师,此刻正专注地看些什么,他目光一凛,逕直往窗边走去,将枪口对准了目标。
    这一瞬间,茅野为之动容,她的眸中闪烁着光芒。
    「射程外......也是,他不可能这么轻易被我瞄准。」渚搔搔头,有些不好意思。
    是啊,她喜欢的是直直看向前方的他啊,是他投以她的直率杀意啊,是他那填满她内心空洞的温暖啊。
    就用这样的方式把巧克力送出去吧。
    下定了决心以后,茅野终于不再踌躇,也不再紧张,极其自然地将东西交给了渚。
    「渚,谢谢你。」
    渚应该要坚定地看向前方,她可以静静待在他身旁,但不应该让他分心。
    这样子就好。
    在窗边的三人在收到茅野释怀却又有些赧然的微笑后,不再把视线放在走廊上,各自靠着墙坐好。
    「重要时刻为了他人而扼杀自己,这点大概是像到了雪村老师吧。」不知何时,业单纯想看好戏的心态转变了。
    「还真是坚强啊。」莉樱哑然失笑。
    「这么坚强要我怎么横刀夺爱嘛......」这句话,莉樱讲得极为小声,茉莉坐在两人中间,一字不漏地听到了。
    「你说什么?」业只听见莉樱似乎在呢喃些什么,却没有听得很清楚,于是他开口问道。
    「没什么。倒是你们看那边,杀老师到底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啊?」莉樱很快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刻意忽略了茉莉诧异的神色,把话题转到远方的杀老师身上。
    「我拜託茅野把巧克力跟写了字的照片放在显眼的地方,早知道这么有效,当初应该用在暗杀上面的。」业慵懒地抱着头,淡然道。
    「什么照片?」莉樱纳闷。
    「该不会是雪村老师的照片吧?」果然是茉莉,一猜即中。
    业耸肩,伸出手拍拍茉莉的头。
    然后,茉莉似是想起了些什么,她转身面对业,从口袋里捞出了一个精緻的小盒子,道:「业,张嘴。」
    业有些不解的张开嘴巴,一块巧克力塞进了他口中。
    一抹苦甜在他唇舌之间化开,那一丝丝的甜漾进了他的心底。
    茉莉的笑容染上了夕阳的金黄,在如大海一般清澈的眼眸底下,是一颗微微凸起的泪痣,原本的黑色因为光线关係,看起来似乎变成了咖啡色,业有些愣了神,只听她柔声说:「情人节快乐。」
    莉樱自觉地回避了,业呆愣了几秒,最后笑出声来。
    「情人节快乐。」说完,他揽住少女的脖颈,对准她的双唇,吻了上去。
    这天,伊莉娜老师跟乌间老师去了一间高级餐厅吃晚饭,情况如何除了当事人以外无人知晓,不过,据内部消息所说,两位老师''貌似''同居了。
    下午,浅野学峯为了接茉莉回家来到了e班旧校舍,在等待女儿的期间,他前往教职员办公室尝试暗杀杀老师未果,最后两人小聊了会儿。
    「本校的教师居然因为一张照片变得如此粗俗,这个月就扣你薪水吧。」
    「扭呀!!!请理事长高抬贵手啊!!!」
    浅野学峯瞥了一眼躺在桌上的照片,了然:「原来是雪村老师,失去了一个可惜的人才,她拥有无限的活力以及对教育的热情,再过个几年一定能成为卓越的教师。」
    「是啊。」杀老师心里有着一丝丝的自豪之情,毕竟被称讚的可是他深爱的人。
    「对了,我听说你的性命很有可能获救,要不要继承她的遗志,明年继续在这当老师?」浅野学峯没有把刀放下,可并不是为了威胁,而是为了释出善意。
    「我很开心你没有受到情感跟身分左右,单纯评价我的老师适性,你的慰留是比什么都令我开心的通知书。不过承蒙厚爱,我早就决定只有今年度会站上讲台。」杀老师的决定无法轻易被改变,从他的语气中方能得知,因此,浅野学峯也没有再多做劝说,只是问他:「那你之后怎么安排?」
    「谁知道,也许会去搭邮轮环游世界吧。能和你这个对手战斗真的很荣幸,容我再度向你道谢。」
    浅野学峯坐下,从西装外套内层口袋里拿出了好几个装有巧克力的盒子:「可惜,还没贿赂就先被拒绝了。」
    「蠕呼呼呼呼呼。对了,你儿子跟女儿怎么样呢?」
    「啊,学秀正准备高中后的支配体制呢,看他那样子大概只需要一年就能支配整间学校了。而茉莉,我想放手让她去,她跟我妻子太相像,都是无法被束缚的个性,再说,我相信她。」
    「果然都是优秀的人呢。」
    「不,还早得很。」
    杀老师闻言大笑,最后是茉莉探头进来,才结束了两位教育家之间的对谈。
    「爸,你刚才跟杀老师聊了些什么?」茉莉稍早道别了业,因为她今天除了给业祝福以外,还要再给一个人。
    「没聊什么。」浅野学峯的心情看起来颇为愉悦,连带他的步伐都轻盈了不少。
    「该不会在说我坏话吧?」茉莉瞇眼,斜睨身旁的男人。
    「没有,就是一些教育者之间的谈话而已。」他轻轻推了下少女的脑袋。
    茉莉笑了起来,接着她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将之递给浅野学峯:「爸,情人节快乐,作为你上辈子的情人以及这辈子的女儿,送个巧克力应该不为过吧?」
    她甜美的笑容以及俏皮的话语皆让浅野学峯的呼吸倏地一滞。
    跟季夏交往的第一个情人节,她也曾说过类似的话。
    〈学峯,情人节快乐,作为你这辈子的情人还有下辈子的女儿,送个巧克力应该合情合理吧?〉
    他还清楚记得她说话时的表情,跟茉莉简直如出一辙。
    果然是母女......
    「爸?」发现父亲走神了,茉莉纳闷地歪头,并出声将他的注意力给唤回来。
    「没事,谢谢你,我还以为今天不会收到来自你们姊弟俩的礼物。」浅野学峯接过巧克力,唇边不知何时勾起了一抹微小的弧度。
    可儘管只是嘴角上扬一点点,都难逃茉莉的眼,于是她趁胜追击,推了推浅野学峯的手:「学秀我是不知道啦,但这可是我单独送的。你嚐嚐看?」
    浅野学峯停顿了一下,接着打开盒子,拿出了一块巧克力放入口中,苦甜的味道甫扩散开来,他马上又是一怔。
    连巧克力吃起来的滋味都跟季夏做的一模一样,苦中带有一丝微甜,嚥下后縈绕在口中的并非苦涩,而是甘甜的尾韵,淡淡的,不张扬,却令人回味无穷。
    就好比茉莉花。
    它有着不抢眼的白,清淡的幽香,却总让人忍不住一闻再闻。
    「如何?好吃吗?」
    茉莉的声音再次把浅野学峯从季夏的回忆中给拉了回来。
    。
    终于更新了!
    《在未来等你》也有更新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