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错,我就收下了。」浅野学峯微笑着将盖子盖上,接着把盒子小心翼翼放进包包里。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当茉莉露出跟季夏相似的一面时,他不再感到伤心或愤怒,反而觉得庆幸。
    幸好,幸好她留下了与她如此相似的孩子,没有完全从他生命里消失。
    好像自从那些负面情绪消失后,他总会不自觉想疼爱她和他所生下的儿女,因为那是她的遗愿,也是她的挚爱。
    这天晚上,浅野学峯作梦了,很难得地梦见了浅野季夏,他的结发妻子,同时也是他最爱的女人。
    梦里的她好像是来跟他道别的,季夏笑得万分灿烂,浅野学峯紧紧抱住了她,两人回到了最初恩爱的状态,七年前的那些转折、那些意外,他似乎逐渐释怀了。
    『真的不是你的错,我只盼望,你能够回到从前的模样,好好疼我们的两个孩子。』
    他彷彿可以听见她这么说,甚至能够想像她说这句话时,一道温暖的光芒从她身后照过来的样子。
    彷彿是要点亮他如坠入深渊般的七年一样,照亮了他原本黯淡无光的世界,也修復了他早已破碎不堪的心。
    「季夏,我会的。」于是他在心里答应了她。
    梦醒后,浅野学峯木然望着洁白的天花板,轻吁口气,很淡很淡地,笑了。
    季夏,你放心吧,记得一定要过得很好很好。
    我爱你。
    ◇
    某日早上,教室内闹哄哄地,好多人都在分享自己考上的学校,虽说并非每个人都如愿考上第一志愿,但至少都有第二,对此,杀老师很是欣慰。
    然后,他忽然提起了毕业纪念册的事。
    主校舍那边官方版的纪念册早已完成,茉莉记得学秀之前不断忙碌的好像就跟这个有关,他貌似有负责毕业纪念册的编排。
    「姊,e班的版面我会好好排,你放心。」
    对喔,他好像有这么说过,只是那天她睡眼矇矓,只是随意应声,然后就鑽进浴室刷牙洗脸。
    不过她也确实挺放心的。
    「主校舍那边的毕业纪念册,我们班班导是乌间老师,杀老师完全没有出现在照片上,确实很可怜。」矢田桃花说,几个人正要附和,千叶忽然出了声:「不,他都以马赫速度偷偷入镜。」
    「根本是灵异照片吧。」
    「没错!所以我才想用这边的照片来製作!」杀老师激动地喊,之后更是说出照片有三万张这种惊人言论,还要大家慢慢选。
    「这要选到天荒地老吧,我们又没有杀老师的二十马赫!」茉莉瞬间觉得自己起了杀心,于是她抄起小刀就扔了过去,杀老师一个激灵闪开:「扭呀!我以为你们会很开心的!」
    「开心是开心啦,但选照片是件大工程呢,而且我不喜欢看自己的照片。」莉樱单手支起头,闷闷不乐地道。
    「为什么?」
    「因为我眼睛很小。」还真是简单直接又让人心疼的原因。
    「放心吧,老师有准备放大眼睛的版本。」说着,杀老师把一张眼睛被修大的照片递到莉樱面前,眾人纷纷傻眼:「怎么还是一样这么鸡婆。」
    「普通纪念册有学校官方的就够了,但如果要另外做一本......」杉野思考了下,原寿美铃接下他的话:「那就要选特别的照片囉?」
    杀老师的眼睛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包在我身上。」此话一出,大家不禁都感到不妙,杀老师拿出了第一跟第二张''特别''照片:「宠物店里的冷艳速水同学,还有夜晚在学校里弹空气吉他的三村。」
    照片的两位主角不只想杀了这隻章鱼灭口,还想找个地洞鑽,实在是太羞愤了。
    「还有很多喔,比方说正在试穿公主系服装的片冈公主、看到小强那一瞬间的村松少女、夜晚赤身在校园奔跑的裸男冈岛--」
    「等一下!」杀老师的话讲到一半,冈岛就站起身打断了他,大家都以为他要当救世主阻止杀老师继续秀照片,没想到他竟然:「这里面不会有我很不妙的照片吧?」
    眾人傻眼:还有比这更不妙的吗?!
    「蠕呼呼呼呼呼,甚至还有跟浅野同学撒娇的小奶狗业,以及抱着自家父亲灿笑的父控茉莉喔。」杀老师奸笑着。
    业被拍到的当时是他为了难得没跟浅野学秀吵起来,在跟茉莉撒娇讨赏的瞬间。而茉莉则是抱着浅野学峯,笑得万分开怀,她自己也忘了是什么事让她这么做了。
    「快去找出自己的照片!」霎时间,教室内又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大家争先恐后地上前,准备销毁自己的糗照。
    茉莉倒是不太介意,跟业两人无比淡定地坐在座位上。
    业想着,反正他是''妻奴''的事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而茉莉是觉得,全班都知道她是父控嘛。
    大家撕毁各自的不妙照片后,杀老师又秀出了一张:「浅野同学,没想到你有这样的一面呢。」茉莉定睛一看,顿时跳起来奔上前,轻轻一跃,把照片夺了过来,洩愤似地将之撕碎。
    「就说小茉莉是酒鬼了。」业幸灾乐祸,看着茉莉像一阵风一样飞到讲台前,又跟个没事人一样走回来。
    「想不到浅野同学有这样的一面。」不破掩着嘴,惊讶的神色丝毫不掩饰。
    照片是茉莉某次偶然喝醉酒,双颊泛着微微的红晕,用食指轻挑业的下顎,眼底的调戏一览无遗,妥妥的酒后乱性无误。
    而业的耳朵竟也有着可疑的红,两人的立场好像跟平时交换了。
    「业同学居然会有害羞成这样的时候。」
    虽说茉莉还未成年,但浅野学峯其实并不反对她喝酒,理由是提早训练酒量,长大应酬的意外可以减少,那天就是浅野学峯脑抽拿了一整罐威士忌、一打啤酒,以及一瓶家庭号汽水,说要让学秀、茉莉和业拚酒量。
    茉莉的兴致顿时高昂,她早就想跟业比了,正好浅野学峯不知道哪根筋接错,那就遂了他的意吧。
    于是就有了这么张照片,那天赤羽业投机取巧地装醉,等茉莉真的微醺了,才趁机想逗弄她,却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被她完全反撩。
    赤羽业,完败。
    反正照片都销毁了,随便。
    两人都是这么想的。
    何况,杀老师似乎完全没有想要拯救这些照片的意思,想也知道他早就料到这些照片不可能出现在纪念册内,所以销毁也无所谓。
    「那么接下来就来选校内活动的照片吧!」杀老师拿了好几张青春无比的照片出来,每个人一扫方才的阴霾,唇角勾起了笑。
    都是回忆呢。
    然后,杀老师懊恼地鬼叫:「为师拍的照片好像完全不够啊!目标是一万页的毕业纪念册!」
    「因为我们撕毁满多的,还有,一万页也太多了,就连《广辞苑》*都不到三千页。」说着,糸成又捞到了一张必须销毁的照片。
    这张照片背后的註解是:偷看暗恋之人的情竇初开少年糸成同学。
    照片上的糸成定定望着茉莉跟业的方向,眸中毫无波澜,被杀老师这隻浮夸章鱼讲成这样实在是很扯,这如果被赤羽业看到,那他可能会没命吧。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他选择默默销毁这张照片。
    若要问糸成到底有没有喜欢茉莉?他自己恐怕也没有答案,他也摸不清对茉莉的想法,毕竟她有男朋友,再怎样他都会避免喜欢她,可是有时候他对她的心态又有些模糊。
    算了,就当纯欣赏吧,有谁不欣赏成绩好又漂亮的女生呢。
    寺坂发现了糸成的走神,思绪不禁回到修学旅行那天晚上--
    「如果浅野同学没有死会,我想她的排名估计也会很前面吧。」投票前,磯贝如此道,他是少数认真思考并帮忙分析的人,其他人几乎都只是奔着八卦在看待。
    「什么死会,赤羽业那傢伙又还没追到她。」冈岛不怀好意地笑着,在纸上写下了茉莉的名字。
    「小心你哪天被业当成暗杀目标。」前原讲是这么讲,但他自己也把茉莉放在他的前三名。
    「我刚刚怎么听到茉莉的名字?」这时,业出现了,他单手插兜,另一手拿着草莓欧蕾,口中还含着吸管,模样说多愜意就有多愜意。
    「没什么啦。」前原搔搔头,心虚地躲避业的眼神。
    业难得没有揪着他的鬼鬼祟祟审问,只是凑上去想看冈岛的纸。
    一注意到后面炽热的视线,冈岛立刻用身体挡住了白纸:「业同学你来得正好,班上女生你选谁啊?」
    「别找藉口逃避喔,我们都说了。」
    「嗯......奥田吧。」
    虽说当时业只犹豫了零点三秒就说出了奥田而非浅野茉莉,可这件事却让班上几个心思细腻的男生很是意外,本来寺坂完全不在意,但看到糸成这样发愣,他赫然就回忆起来了。
    到底是为什么呢?赤羽业选择奥田的原因。
    于是,寺坂把糸成叫到走廊,和他说了这件事。
    。
    我真的捨不得完结。
    喔,对了提一下,这本我写完之后要搞个实体,所以学测完会有段时间要修第一季的文,到时候再告诉各位详细消息。
    是说我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要让糸成釐清自己对小茉莉的想法,而且其实我觉得寺坂并不是真的笨蛋,他的心思意外挺敏锐的。
    *《广辞苑》是日本有名的日文国语辞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