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嘛......」糸成似乎没有感到太意外。
    「为什么你看起来完全不惊讶?」寺坂气得直大叫,好在教室内乱哄哄地,没人注意到走廊上的两人。
    「他当时跟浅野并未互通心意,他会隐瞒也情有可原,再说,那傢伙有时候思考模式挺怪的,他可能没有抓到你们说的是爱情方面。」糸成还是一如既往地冷静。
    「可就算是友情,难道也不该是浅野吗?」寺坂还是没能猜到赤羽业的想法。
    「我猜,他可能是间接在表达自己不想跟浅野当朋友吧。」糸成想,如果换作是他,他可能也不会想跟自己喜欢那么久的人当朋友。
    「......我好像懂了什么。」寺坂扶额,无奈地道,是啊,谁都不甘心只跟喜欢的人当朋友吧。
    两人的谈话还未结束,杀老师就兴奋地从教室内衝出来,后头跟着的是同学们。
    寺坂和糸成不明所以,赤羽业慵懒地道:「杀老师要带我们去拍照。」
    没办法,他们只能被迫结束了对话,跟着前往操场。
    杀老师替大家拍了好几套系列服装的照片,不管是以昆虫还是以动物为主题都有,甚至还有日本史跟宗教史,在一旁看着的茉莉本来没什么特别感想,直到杀老师把业拉去拍照时刻意让他露出腹肌,她才开始觉得荒唐。
    「赤羽业你是去卖吗!」茉莉气结,居然这么随便就让大家看到他的好身材!
    「杀老师,你是要卖我吗?」业搔搔头,把问题扔给了杀老师。
    「蠕呼呼呼呼呼。」他没有正面回答,而是以奸笑代替,茉莉叹了口气,选择放弃挣扎。
    「前面帮了我们那么多升学方面的事,但感觉起来杀老师玩得很开心。」茅野无奈地道,乌间老师闻言后出了声:「应该是想跟你们撒娇吧。」
    几个同学的目光从杀老师那移到了乌间老师身上:「什么意思?」
    「在这段期间内充分培育了你们,看到学生们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所以想向你们撒娇吧,可能也有点讨赏的成分。」
    茉莉听完乌间老师的话后忍不住轻笑,某方面来讲,杀老师挺像小孩子的。
    「所以,乌间老师也觉得我们成为这样的学生了吗?」渚的问题让乌间老师勾起了唇角:「当然,如果我有困难,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你们。」
    看着乌间老师如此安心的神色,同学们纷纷绽开笑意,能得到师长的肯定是件非常愉悦的事,相信大家一定都觉得荣幸至极。
    「四月开始男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要同居......四月开始......一天十次......」伊莉娜老师周围彷彿环绕着满满的粉色爱心,她走至乌间老师身后,嘴里还一边喃喃自语。
    「怎么了?她最近很常碎碎念。」
    「大概是迷上什么宗教吧。」
    茉莉刚才隐约有捕捉到伊莉娜老师叨唸的几个关键字,像是同居什么的。
    同居?
    还来不及细想,伊莉娜老师跟乌间老师就被杀老师硬是绑去拍了一张婚纱照。
    仓桥在一旁看着直泪目,倒是茉莉跟业两人相视而笑。
    两位老师混乱时,杀老师迅速替业和茉莉换上一套法式轻婚纱,藉着他给的力道,茉莉一个踉蹌,直接就扑进了业怀中。
    业伸手接住茉莉,以及他们对视的瞬间,就这样被杀老师给拍了下来。
    「臭章鱼。」业气极反笑,而茉莉则是看着自己身上那套婚纱,陷入了沉思。
    「行了,校舍内的照片应该够了。」说完,同学们纷纷被杀老师装袋,也不知道他打哪来那么大袋子的。
    「既然够了,为什么要把我们装袋啊!」吉田哀号,只有杀老师唯恐天下不乱:「蠕呼呼呼呼呼,只有校舍内的照片哪够看,我要带着大家去世界各地拍照!」话音刚落,杀老师就抓着整个袋子起飞。
    路上,业发现了茉莉的状态一直不太对劲,于是凑到她身边悄声问:「小茉莉,怎么了?不舒服吗?」
    袋子里的同学们各个都还在惊叫,因此茉莉的安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摇摇头,轻轻牵住业的大掌:「就是刚才杀老师给我们拍婚纱的时候,有点感慨。」
    「为什么?」业反握住她小巧白皙的手,另一手替她把黏到脸上的碎发给拨开。
    「就是,不知道我们多年以后能不能真的像今天这样。」茉莉低下头,语气有些落寞。
    他们现在才国中,未来会发生什么事谁都说不准,会不会今天的婚纱照成了多年后的遗憾呢,茉莉心里是有些不安的。
    「傻瓜,未来的变数很多,但那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多年以后我们一定会成真的,相信我。」
    看着业坚定的眼神,茉莉总觉得她好像就这么被他安抚了,原本悬着的心脏似乎也逐渐归位。
    「嗯!我相信你。」她直勾勾地望进他的琥珀色眼眸,他环顾了下四周,趁着没人注意,偷偷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
    这天迎来了毕业前的最后一次出路面谈,原先几个迷茫的同学都在这次找到了明确的方向,他们的眼神中不再是踌躇,而是自信以及篤定。
    渚去面谈的时候已经是日暮时分,晚霞将大地染成一片橘红,教室内变得昏暗,茉莉整理好书包以后便和业一同返家,离开前,她回头望了眼教职员室,在心里对杀老师说了声加油,以及,明天见。
    三月六日,距离三月十三日毕业,还有一周。
    业送茉莉抵达浅野家门口,两人又小聊了一阵子才道别,业离开的时候正巧和浅野学峯碰个正着。
    「送茉莉回来?」浅野学峯挑眉问道。
    业点点头,浅野学峯没有再多问些什么,只是向他说了句路上小心。
    业凝视着浅野学峯的背影,歪了歪头,总觉得刚才他好像还有话想讲。
    不过,业也没想太多,反正浅野理事长想讲的时候自然就会讲了吧,他现在只想赶紧回家打电动。
    如此平凡的夜晚,有个大型计划悄然无声地被执行了,谁都没有注意到大动静前的红色雷射光,只能看见远方校舍被一个半圆形物体给罩住。
    最初是渚先注意到的,他在班群内让大家看看校舍的方向,业跟茉莉几乎是同时读过讯息,两人马上就想到是政府那边在搞事。
    【矢田桃花:那看起来不太妙(惊吓贴图)。】
    【浅野茉莉:政府既然製造出这么大骚动,那就代表他们打算把杀老师的存在公诸于世了。】
    【杉野友人:这样一来,不就代表必须得杀死杀老师了吗?】
    【潮田渚:没有办法阻止吗?】
    【磯贝悠马:我们去现场看看吧,现在新闻已经吵得沸沸扬扬了。】
    于是,e班的同学们在街上集合,本欲一起前往校舍,却被森严的戒备给挡住,心急如焚的他们忍不住对着军人大吼:「为什么不让我们过去!」
    同时,一道道刺眼的闪光灯直接照射着e班的学生们,记者看见是他们后蜂拥而至,将他们团团围住,开始了对他们的审问。
    「请问你们就是被当成人质的国中生吧?」
    「抱歉,请问你们现在心情如何?」
    「请谈谈怪物被捕后的安稳心情吧?」
    那些记者的脸此刻才是让大家惧怕的怪物,茉莉面色一凛,站到最前方,冷笑道:「安稳?简直一派胡言,谁教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地胡乱提问?」
    同学们看着茉莉的背影,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可他们却能感受到她的盛怒,以及,与理事长跟浅野学秀相同的强大气场。
    记者不禁都有些却步,可因为人数眾多,因此茉莉对他们的威吓并未起多大作用。
    「你们这些局外人懂个屁!」村松气得跳脚,矢田桃花企图淡定地讲道理:「我们得到可靠消息,超生物造成地球爆炸的可能性只有不到百分之一,麻烦你们在电视上告知大家他并不危险!」
    「他才不是你们所说的坏老师!」仓桥说着说着,居然哽咽了,因为她的眼泪,场上一度陷入了沉默。
    。
    我自己觉得这章转换得好快,但原着动画就是这样,我还有加了点原创说。
    乾我真的不敢写结局,因为我一定会哭,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