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要谁动手?」片冈的问题让大家倏地一怔。
    茉莉抬眸看了业一眼,他却文风不动,直到听见渚的声音,他才抬起头。
    「各位拜託,让我来动手吧。」渚踩着不疾不徐的步伐走来,看似坚定的脚步里,茉莉却看见了一丝痛楚。
    「没有人有意见。」寺坂的语气难得温和。
    「在这间教室里,渚才是首席。」业附和道。
    渚只是微微一笑,接着坐在杀老师身上。
    他正要把杀老师的领带掀起,杀老师却阻止了他:「渚同学,可以直接刺下去,收到当天就破一个洞了,我一直放着没有补,因为,这也是珍贵的缘分。」
    同学们不禁哽咽,这让他们怎么下得了手?
    「好了,在这之前,我得跟老师们打声招呼才行,伊莉娜老师,你不加入吗?这可是获得奖金的大好机会。」杀老师的目光停在不远处的伊莉娜老师和乌间老师身上。
    乌间微微侧首望向伊莉娜,她的反应却不是想像中的那样,反而很平静:「我已经充分得到收穫了,从小鬼们和你身上,获得了许多情感羈绊和经验,这场暗杀,是属于你和小鬼们的。」
    她轻轻地笑了,就算一开始真的是为了高额奖金而来,在经歷过这些以后,钱好像变得不那么重要,情感跟经验早已凌驾于金钱之上,如今的伊莉娜,凑齐了长大所需的碎片,将自己拼凑成了一个完整的大人。
    「至于......乌间老师,是你的培育让学生们成长,今后还得请你继续提供他们意见。」乌间老师在这间教室里一直是最正经的存在,他会在学生跟同事搞怪时控制住他们,虽说他原本的人格已经足够成熟,但来到这里的整整一年,他也学到了不少,不只学生在成长,他也因为杀老师获得了许多宝藏。
    「我会的,虽说因为你吃尽了苦头,但这一年我永远都不会忘。」停顿一瞬,乌间老师开口道:「再见了,杀老师。」
    乌间终于唤了那声自己一直不愿唤的「杀老师」,以前说不出口是因为难为情,现在之所以愿意说,是因为,他值得。
    杀老师赧然地笑了。
    「各位同学,时间差不多了,如果要跟你们一一道别,有二十四小时也不够,所以我就不多说了。不过请容许我,最后再点名一次吧,每位同学都要看着老师,然后大声回应,等到点完名,就真的要说再见了。」
    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杀老师又开始了不合时宜的发言:「应该不至于有谁早退了吧?!这种时候如果没有回应,我会想自杀的!」
    同学们纷纷炸毛:「「快点点名啦!」」
    杀老师的表情恢復平静:「那就开始吧。」
    「赤羽业同学。」
    「到。」
    「磯贝悠马同学。」
    「到。」
    「冈岛大河同学。」
    「到。」
    「冈野日向同学。」
    「到......」
    「奥田爱美同学。」
    「到!」
    「片冈惠同学。」
    「到。」
    「茅野枫同学。」
    「到。」
    「神崎有希子同学。」
    「到。」
    「木村正义同学。」
    「到!」
    「仓桥阳菜乃同学。」
    「到......」
    「潮田渚同学。」
    「到。」
    年轻的杀手们啊,
    「菅谷创介同学。」
    「到。」
    即将亲手结束一条生命的你们,
    「杉野友人同学。」
    「到。」
    一定比谁都明白生命的价值。
    「竹林孝太郎同学。」
    「到。」
    「千叶龙之介同学。」
    「到。」
    学习了很多,
    「寺坂龙马同学。」
    「到。」
    也烦恼了很多,
    「中村莉樱同学。」
    「我在。」
    应该也思考了很多。
    「狭间綺罗罗同学。」
    「到。」
    「速水凛香同学。」
    「到。」
    赋予我这条生命价值的人,是你们。
    「原寿美铃同学。」
    「到。」
    我培育了你们,
    「不破优月同学。」
    「到!」
    你们也培育了我,
    「前原阳斗同学。」
    「到。」
    「三村航辉同学。」
    「到。」
    所以......
    「村松拓哉同学。」
    「到。」
    这一刻无论如何,
    「矢田桃花同学。」
    「到!」
    请你们用最好的杀意来收割,
    「吉田大成同学。」
    「到!」
    如果能成为你们这二十九人未来的精神支柱,
    「浅野茉莉同学。」
    「到。」
    「自律思考固定砲台律同学。」
    「到......」
    老师就算死也能死得很开心。
    「堀部糸成同学。」
    「到。」
    真的、真的,真的是很幸运的一年。
    能被大家暗杀,老师觉得很幸福。
    即将远去的人,想对即将展开旅程的人们,用尽生命,送上鼓励。
    点完名后,渚将软刀从刀鞘里缓缓拔出,小心翼翼悬在杀老师领带上方,表情隐藏在夜幕之中,只有杀老师一人能看得清。
    要用什么心情,要以什么姿态来送他离开,才能最自然、最不心痛,才能让他真正没有遗憾?
    渚握住刀的双手止不住颤抖,他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心跳和脑袋都紊乱不已,本来觉得还有点名的时间可以做足心理准备,可时间永远不会等人,他们还没准备好啊,还没准备好要亲手杀死恩师,甚至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跟恩师说,时间却逼着他们直视这个瞬间。
    于是他高举手中的刀,咬紧牙关,想用狠戾的模样杀死他,希望能藉此压抑自己内心的痛,可杀老师用为救他们而存在的细緻触手触碰了他的脖颈,脉搏在他的触手之下缓缓平復下来。
    「不可以用这种心情杀,冷静下来,要带着笑容。」
    应该要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应该要坦然地微笑,应该要坦然地哭泣,应该要好好送他离开。
    脑海中不断闪过和杀老师度过的回忆,开心的、气愤的、无奈的、紧张的、严肃的、感动的、快乐的、高兴的、愉快的、幸福的......
    每个人都没有开口对渚说话,大家愿意给他时间,自己也在这短短的几分鐘里,沉淀心情,等渚做好准备动手时,他们也就准备好了。
    渚抬起头,眼眶盈满了泪水,最后露出释然的笑容,说道:「再见了,杀老师。」
    杀老师的表情很满足,他点点头,一如既往温柔地、不疾不徐地回道:「嗯,再见了。」
    接着,渚没有再迟疑,将自己和在场每个人的感谢、敬意,以及所有想说的话都寄託在刀子上,接着,把刀刺进了他胸口的弦月里,让一切淌进他的心脏,让他带着最和煦的情感离开。
    说再见的那一刻,大家的表情都是柔和的,每个人都以最好的模样向恩师道别,许多人穷尽一生都不懂如何说再见,总用不对的方式向爱人道别,最后带着悔恨过一辈子。e班的大家何其幸运,他们的恩师,他们的杀老师,在最后一刻,倾尽自己的生命给他们上了最后一课--
    道别。
    金黄色的萤光自他的心脏散出,像极了成千上万的萤火虫朝空中飞去,接着,他的四肢百骸也化成了光,照亮夜空,照亮同学们的眼瞳,照亮他们前方的路。
    他们望着杀老师飞向天际,直到光亮消失殆尽,然后,彻底崩溃,痛哭失声。
    「恭喜毕业。」
    这是他在消失以前,献给他们每个人的祝福。
    e班全体学生,在3/12日,提前从暗杀教室毕业了。
    。
    其实我写的时候一直在想点名那段我要怎么呈现,后来决定照着动画里写,连同杀老师的内心话一起。
    这几天我的眼泪大概快流乾了吧,昨天跟前天因为长月而哭,今天因为写暗杀而哭。
    我写杀老师用细触手碰渚是因为我觉得这也是某种拯救,将渚从未来的后悔和遗憾里拯救出来,如果真让他用那个样子杀死恩师,渚之后一定会悔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