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个万里无云的晴天。
    这日早上同学们醒来时,是在e班的教室里。
    昨晚为了想再回忆一遍和杀老师有关的一切,大家回到了教室,结果却看见大家的桌上放着全员的毕业证书和毕业纪念册,甚至还有针对每个人的建议书。
    看厚度就知道,这是杀老师亲手为每个人做的,里面的每一页、每一字,都是他的心意。
    后来同学们坐下专心阅读这些,里面的内容让人会心一笑,跟着文字和图片读下去,彷彿能看见杀老师精心製作时的样子,他就这样一边碎念一边陪着大家,直到眾人忘了哭泣,最后抵不住睏意沉沉睡去。
    据说,雷射光还是在预定的时程内发射了,可e班的大家根本不在意,所以完全没人注意到这件事。
    后续的全部都是乌间老师处理的,早晨阳光洒进窗内时,一切已落定,粉色的樱花掛在枝头上随风轻轻摇晃。
    「这一年来辛苦你们了,虽然有些事情不尽人意,你们也会受到大眾瞩目一阵子,甚至可能会被要求保密。总之我会尽全力保护你们,但,请先让我跟你们道歉。」说完,乌间老师在讲台上向同学们鞠躬。
    「乌间老师,我们没事的。」前原开口说道。
    「我们会让事情就此落幕。」
    「毕竟大家都不会想给老师带来困扰。」冈野替前原补充道。
    乌间老师抬起头来,看见同学们的表情都没了昨日的悲痛,每个人的眼神都如同外面的天气般晴朗,悬着的心总算稳稳落下。
    「不过我们有个请求。」说着,片冈站起身:「请让我们参加椚丘中学今天的毕业典礼,因为和主校舍斗争的日子也是我们跟杀老师之间重要的回忆之一。」
    乌间老师的唇角微微勾起:「好,我会安排这件事,这也是我站在这里的原因。」
    接着,磯贝也站了起来,对大家喊道:「全体起立!」
    「乌间老师、伊莉娜老师,承蒙两位一年来的教导,非常感谢你们!」话落,同学们一齐向二位老师鞠躬,异口同声:「谢谢两位老师!」
    乌间老师和伊莉娜老师有些错愕,但他们还是露出了微笑。
    这群学生,真的长大了。
    由于校园被封锁,所以毕业典礼将在市民会馆举办。
    全校的学生端端正正坐在台下,浅野学峯站在台上替学生颁发毕业证书,大家一个接着一个上台,浅野学秀面色平淡接过毕业证书,浅野学峯在他转身下台之前对他说:「你很优秀,今后请继续保持。」
    闻言,浅野学秀回首:「我会的。」停顿一瞬,他又道:「父亲。」
    在台边等待的茉莉听见了学秀唤的这声「父亲」,满足地瞇起眼,绽开笑顏。
    接着,轮到她站在父亲面前,恭敬接过他递过来的毕业证书。
    「你跟以前不太一样了。」应该说,又比以前开朗了些。
    茉莉抿唇一笑:「那希望这个不一样是好的不一样。」
    浅野学峯望着茉莉走下台的背影,内心彷彿有道久违的暖流淌过。
    同学们一个接着一个被叫上台,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以前杀老师从未说过「e班制度应该要被改掉」之类的话,他只说过:「这世上到处都有毫无道理可言之事,与其埋怨或死心,还不如好好享受对抗的乐趣。」
    他不只教会了大家何谓「对抗的乐趣」,还将许多对抗的方法教给e班,所以,对同学们来说,杀老师并不算真的死去,因为他留下的事物太多了,他可以很鲜明地活在大家的心里。
    典礼结束后是让学生们和师长同学合照与告别的时间,茉莉见业百无聊赖地站在她身侧,有些不解:「秀子阿姨跟斌斌叔叔没来吗?」
    业丝毫不在意地回道:「飞机延误了,所以晚上再一起吃饭就行。」
    茉莉点头以示了解,正要转身去找学秀和浅野学峯拍全家福,业忽然将一束花递到她面前:「小茉莉,毕业快乐。」
    她愣了愣,低头定睛一看,是各种顏色的茉莉花。
    「红色是热烈的祝福跟喜欢你的意思,橙色是希望你永远明朗快乐,至于白色我之前跟你说过,紫色的话......?!」业的话还未说完,茉莉就上前一步,轻轻靠在他怀中,双手环住他的窄腰,笑了起来:「我知道茉莉花各种顏色的意义,谢谢你,我很喜欢,我会把它们晒乾做成永生花,然后放在我书桌上。」说完,她抬起头来,笑瞇了的眼睛像极了一轮弯弯的月牙,业低哂一声,揽紧了怀里的少女,眉眼之间柔和得不可思议。
    「你的礼物晚上我再送去给你,不然会化掉的。」茉莉松了手,接着把自己的手机交给业:「过来帮我们拍照吧。」
    业勾起笑:「行。」
    「学秀!父亲!」茉莉向二人奔去,学秀问起了那束花:「这花哪来的?」
    「业送的。」说完,她走至浅野学峯身侧,往业的方向示意,再度开口:「看镜头。」
    「3、2、1。」
    喀嚓一声,三人此刻的身影就这样被保存了下来。
    就在茉莉去跟业确认照片时,一名少女往浅野学秀走了过去,接着将一束乾燥花交至他手中:「毕业快乐,浅野同学。」
    浅野学秀有些怔然,但很快就回过神,微微一笑,徐徐对她说:「嗯,毕业快乐,高中见。」
    井上时雪赧然地将自己颊边的碎发勾到耳后,茉莉注意到了方才学秀对时雪说的那句话,于是开了口:「嗯?时雪同学也直升了?」
    时雪停顿了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点头。
    茉莉眨眨眼,笑意不减:「高中也加油。」
    话落,时雪抿唇轻笑,又点了点头。
    她还是不理解这句「加油」的真正意义。茉莉看着时雪的背影,忍不住莞尔。
    忽然,会场入口处一阵骚动,眾人的注意力纷纷被吸引过去,原来是一群记者想来採访e班的同学们,乌间老师和防卫省的同事们赶紧衝上前去拦住他们。
    乌间老师好像跟记者吵了几句,可由于现场过于嘈杂,大家听不清他们究竟讲了些什么,乌间老师艰难地回头朝大家喊道:「各位快走!门口有巴士在等你们!」
    记者人数太多了,以至于有零星几个趁乱突破防线溜进会场,把麦克风塞到站在比较前面的同学们前方,还来不及提问,a班的五英杰就出手把麦克风给推开。
    只见学秀不疾不徐地朝记者们走去,凌人的气场令他们莫名打了个寒颤。
    眾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头顶就被阴影垄罩,抬头一看,原来是印有校徽的旗帜,刚好能遮住e班的每个同学。
    以学秀为首的五英杰挡在e班前面,荒木手上甚至拿了一台手持摄影机对着记者群录影。
    「你们干什么!别妨碍我们採访!」有些记者沉不住气,气其败坏地对五英杰吼道,学秀一脸冷淡摆了个手势,五人一齐迈出步伐,茉莉理解了学秀的意思,在隔出几步距离后,她转过头,朝e班的同学轻轻招手,提醒他们跟上。
    「你们才是吧,竟敢打扰别人的好日子。」瀨尾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语气里却隐隐压抑着不悦。
    录影的荒木不嫌事大,接着开口:「等我把影片编辑好就po上网举发你们。」
    小山笑得十分猖狂:「所有人的脸都记起来了呢。」
    榊原依旧和以前一样对神崎很有兴趣,跟在她身边,甚至想出手搭她的肩,对于他的骚扰,杉野极度不爽地捏住他的手腕不让他碰神崎,力道之大,榊原甚至边皱眉边笑:「一切就放心交给我们吧,我会保护你到门口的。」
    那个,你所说的一切,其实是只有神崎吧?!你的后半句已经出卖你了!
    走在神崎旁边的奥田满脸写着无语。
    「虽然你们大多数人过了今天就和我们无关了,但好歹也是国中同校的同学,要是见死不救,会成为我这个支配者的耻辱。」学秀面无表情道,茉莉望着他挺拔的背影,欣慰地笑开,而学秀用馀光瞥见了这个笑。
    他才不会说自己主要是为了帮自己姊姊保护她和她在意的人们。
    a班的同学们全都直挺挺地站在巴士旁,用行动来阻挡那些记者。
    茉莉和业踏上车前,学秀叫住了业:「赤羽。」
    二人闻声后都停下了动作,已经站到阶梯上的茉莉探出头来看了学秀一眼,接着俯身在业耳边说:「我先上车。」业点头后,她便鑽进车内。
    。
    笑死,我不是说5/31要完结吗,但我觉得两章写不完,所以这周日跟下周日估计都会加更(吧
    反正具体怎么样我明天或周六再发哀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