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我姊以外,e班好像只有你会继续直升吧。」
    业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等着学秀说下去。
    「等尘埃落定后,我要听你好好说,把你们培育到这种程度的班导,也就是那个杀老师的一切事情。」他早就好奇这些事情很久了,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老师能让自己的姊姊释怀,也好奇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在谷底的e班拉上云端。
    「喔,说不说是无所谓啦,但你干嘛不问茉莉?」不等学秀回答,业恢復了平常的样子调侃道:「但以浅野学秀的僵化头脑估计是无法理解这整件事的始末。」说完,他便直接上了车,直接拋下了还有话想懟他的学秀。
    业上车后,渚也被推上了车,待他上车后e班就全员到齐了,关上的门隔绝了外面的一切杂音,巴士缓缓驶动,五英杰等人的身影渐渐远去。
    茉莉笑着跟学秀挥手道别,并用唇语无声对她说:「待会见!」
    学秀也向茉莉挥了挥手。
    随着车子开远,熟悉的校园景色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直至再也看不见时,大家才真正接受了自己已经毕业的事实。
    再见了,椚丘中学;再见了,三年e班;再见了,杀老师。
    ◇
    后来,椚丘中学因让学生们陷入危险而遭到弹劾,浅野学峯不得不放弃学校的经营权,e班制度也被废止,而旧校舍后续要如何处理,还有待商讨。
    茉莉听学秀说,毕业典礼那天下午,父亲在整理办公室的时候,他的第一批学生们去找他了,据说还开了一瓶香檳。
    杀死杀老师的悬赏金原本是一百亿元,但不晓得是为了封口还是如何,最后e班收到的是三百亿元。
    突然拥有这么一大笔钱,是谁都会感到惶恐,因此,大家最终决定按照杀老师写的建议书来使用这笔钱。
    【达成比什么都重要,想靠大钱过生活的人是得不到成长的!】
    这样算下来,扣掉学费和将来独立生活的头款,又捐了一些回馈社会,再加上大家共同决定一起买下一样大东西,分配完剩下的钱也交还国家了,所以最后个人真正能用的钱反而所剩无几。
    至于一年前被炸毁的月球,近期正在慢慢崩毁,科学家们推测之后月球会因自己的重力再度形成球体,只是体积比以前小,可由于距离被地心引力拉近的缘故,大小与週期等等应该都会和原本的差不多。一切看似都回到了原点,却又好像是另一个新的起点。
    每个人都带着那一年的回忆,以及师长们的希冀,走在自己所嚮往的道路上,奔赴自己憧憬的理想。
    兜兜转转,他们一定还会再相遇。
    ◇
    三年后。
    e班的大家都收到了乌间老师跟伊莉娜老师的喜帖,而婚礼日期正好在回校舍打扫的前一天。
    毕业后,同学们共同决定用奖金买下e班校舍所在的那片后山,另外每年的3/13都要回去大扫除,算是另一种把大家牵在一起的羈绊。
    3/12下午,身穿米色雪纺洋装的茉莉佇立在镜子前,左手拿着一只款式简约大方的银色耳环,将之穿进自己右耳的耳洞里。
    戴到一半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将手机开啟扩音搁置在桌上,继续方才未完成的动作,业的声音也透过手机喇叭传了出来:『小茉莉,我到你家楼下了,你好了吗?』
    话音甫落,茉莉也正巧戴好了左边的耳环,她拎起包包,抓起手机回道:「好了,正在下楼。」
    茉莉来到客厅的时候,浅野学峯正在厨房里泡茶。
    「父亲。」她向他打了招呼,他则是对她勾起一抹笑。
    浅野学峯也在乌间老师的邀请名单内,这三年来,他们之间有些工作上的往来,偶尔也会相约吃饭,因此茉莉对于自家父亲也有收到喜帖这件事一点也不意外。
    「业已经到了,我去帮他开门。」
    业进门后,茉莉便溜进厨房去帮忙父亲,业先是向浅野学峯问好,然后就看见从楼上下来的浅野学秀。
    「哟,浅野学秀,人模人样啊今天。」业在看到浅野学秀穿了西装外套后,笑着打趣了他。
    浅野学峯的喜帖上写的是邀请他全家人,但茉莉又收到一封个别的喜帖是因为乌间老师特别给e班的大家都写了。
    「你也不遑多让。」学秀从来不是个会认输的人,尤其业的穿搭又和他差不多,衬衫、西装裤再加西装外套,他自然是不会放过回嘴的机会。
    二人斗得正欢,茉莉跟浅野学峯就端着杯子跟茶壶从厨房内走了出来:「茶泡多了,过来帮忙喝点吧,喝完我载你们俩到椚丘车站。」浅野学峯朝茉莉和业说道,接着率先就坐,茉莉点点头,乖巧地坐下,待业和学秀都落坐后,浅野学峯对着学秀说:「至于你,在婚礼开始前先跟我去谈个投资。」
    自从国中毕业后,浅野学峯就经常带着浅野学秀到处谈案子,算是让儿子提前学习。刚开始他是在筹备资金,而这阵子他已开始着手准备继续投身教育业,把椚丘中学的经营权拿回来。
    毕竟那里承载了他的过去与所有。
    「知道了。」
    四人和乐融融结束了这顿下午茶后便坐上浅野学峯的车,茉莉和业坐后座,浅野学秀则是坐在副驾。
    「不管什么时候回想,那都是很神奇的一年。」茉莉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有感而发。
    业勾了勾唇角:「嗯,确实是。你信不信今天杀老师会来参加婚礼?」
    闻言,茉莉咯咯笑了起来:「他铁定会来,杀老师最八卦了,跟爱情有关的他都一定要亲眼见证。」
    前坐的父子俩只是静静听着后面二人谈及e班的事,没有开口加入话题。
    「你知道我有次在路上遇到了茅野,她跟我说她有空的时候都会回旧校舍看看,没想到竟然看到伊莉娜老师喝醉后把喜帖拿到杀老师面前炫耀,最后被乌间老师拎走了。」
    茉莉说完之后笑意更甚,业无奈地摇摇头:「像是她会干出来的事。」
    聊着聊着,便抵达了椚丘车站,e班的约定时间是五点,现在才三点半,茉莉跟业下车后决定去旁边的小市集逛逛。
    「业?茉莉?你们怎么到得这么早?」
    逛没几步,二人就听见不远处有道熟悉的嗓音唤了他们。
    「磯贝?!」
    接着,一名女子自磯贝身后探出头来:「好久不见。」两人的手甚至还牵在一起。
    「片冈?你们......」茉莉瞪大双眼,手指在眼前的一男一女之间来回,没问出口的问题是:你们在一起了?
    两人看她这样的表情,便知晓了她想问什么,磯贝的耳尖隐约染上了红晕,他撇过头,害羞地笑了笑。
    片冈虽然也觉得有些难为情,但她还是先开口坦白:「嗯,就是你想的那样,不久之前的事情,虽说高中还没毕业,不过我们俩想了想,如果交往后能够和你跟业一样,两人一起成长,那也没有不好,所以就......」所以就在一起了。
    茉莉笑得愈发灿烂:「恭喜你们!以前就觉得你们俩有机会,终于!」
    今天乌间老师结婚,再加上磯贝跟片冈的恋情公开,真是喜事成双。
    「不过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到了?」磯贝平復心情后问道。
    「我爸有点事情,所以提早把我们载过来。」茉莉勾住业的手,业点头附和她,接着反问:「你们呢?」
    片冈答道:「我前天经过这发现旁边有个小市集,所以决定今天提前过来晃晃。」
    「你们要一起逛吗?」磯贝向茉莉和业提出了邀约。
    「不了吧,就不打扰你们约会了,晚点见。」茉莉正想答应,业却抢先拒绝了,他眼明手快地捂住她的嘴,随后拉着她往另一边走。
    磯贝跟片冈见状后忍不住莞尔,这两人的相处模式真的又有趣又可爱。
    业原本以为自己会遭到茉莉的夺命质问,想不到她只是瞪了他一眼:「要不是因为你想让他们独处,我就揍你了。」
    业搔搔头,没把自己也想跟茉莉独处的心声说出来。
    。
    忘记之前谁说想看磯贝跟片冈的感情线,所以就在这里交代啦,我的想法是他们在原着里的未来一定会在一起的,毕竟片冈曾骑四个小时的脚踏车也要帮磯贝买家庭号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