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飞逝,又是四年过去,再度迎来了一年一度回旧校舍打扫的日子,班上大部分的同学都即将大学毕业进入职场。
    仲春之际,阳光和煦不刺目,e班校舍前佇立了一道人影,听到脚步声后她回过头:「大家都来了!」
    「我们的女演员怎么这么早就到了?」原寿将带来的清洁用品放下,笑盈盈地道。
    「其实我是趁着休息时间溜出来的,看,我连戏服都还没来得及换。」茅野张开双臂,果不其然,她身上那套衣服看起来并非打扫会穿的。
    「这么忙还赶来,没关係吗?」矢田有些担忧,茅野摇摇头:「每次都让你们负责我也不好意思,今天有空就来了,我一会还得回去.……」说到这,她的语气有些失望,演员的行程不是在拍戏就是在拍戏的路上,自从乌间老师跟伊莉娜老师结婚那年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跟大家团聚了。
    「来打扫吧!」磯贝用钥匙解锁了大门,这举动不外乎换来了同学们的打趣:「你还是很有班长的样子嘛。」
    「还不是你们硬把钥匙塞给我保管。」磯贝无奈极了,这群人怎么这样。
    几人嘿嘿笑着:「没办法,从以前到现在,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你最保险了。」
    「话说大家的工作应该都有着落了吧?」
    「有啊,业跟渚今天不是去了新单位报到嘛,所以才没能来。」
    「茉莉医学系是不是还没毕业?」
    「对,没记错的话她应该还要再两年。」
    透过一边打扫一边聊天的过程,每个人都能了解彼此的近况,大家似乎都走到了以前梦想的位置。
    茅野站在梯子上补窗框的油漆,冈岛半蹲在一旁拍照,几人聚集在窗边间聊:「想不到茅野在短短几年就成了大明星,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你演的配角比主角还多。」
    「拜託,长得漂亮又会打斗,还能面带微笑从三十公尺高的悬崖上跳下来,不红才怪。」前原真诚的夸奖让茅野有些难为情:「哪里,那都是国中时期得到的宝藏啊。」
    这时,他们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顺着声音来源方向望去,只见茉莉停下了脚步,喘口气后,道:「抱歉,我来晚了。」
    看她这个样子,大家也都猜到她应该是课程延误了。
    「没事,教室后面的柜子应该还没擦,你赶紧去帮忙吧。」前原将一条乾净的抹布拋给茉莉,她俐落地接住:「ok!」
    一踏进教室,大家纷纷跟她打招呼,她也在这时候注意到了画在黑板上的杀老师,很快便认出这是业的画风。
    他昨天就说他要提前回来逛逛,要不是她昨天课是满的,她应该会跟他一起过来。
    不过旁边的字不像是业的.……
    「这应该是渚的字。」茅野见茉莉杵在黑板前愣了很久,待她凑近一看,却看见了熟悉的字跡。
    「真的耶,不过他们没有钥匙,怎么进来的.……?」磯贝也发现了。
    「绝对是业把锁撬开……」茉莉不用想也知道,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国中时期业可没少做,哪怕高中、大学,业还是喜欢用小聪明搞些有的没的。
    「要擦掉吗?这画得还挺可爱。」原寿提出了问题。
    「等等!让我拍个照。」茉莉拿出手机将黑板上的杀老师拍了下来,传送给业,接着又传了一则语音讯息给他:「赤羽业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业估计是在忙,并没有读讯息。
    「不擦了吧,等明年笔跡斑驳了再说?」就这样,眾人达成协议。
    打扫完教室,几人席地而坐,啜饮着凉茶,一边讨论着这片后山的用途。
    「冈野有在用后山喔,她在体育大学组织了杂技社团,还说没有比这里更让她习惯的练习场。」前原跟冈野之间的联系很频繁,因此自然知道她的动向。
    「仓桥也说她会找小朋友来这里举办大自然体验营。」矢田补充道。
    「那傢伙从以前就很会赚这种小钱。」磯贝笑了笑,转头对窗边的茉莉问道:「对了,浅野,你是不是也会来这里找中药材啊?」
    茉莉点了点头:「会呀,但次数很少,都是我好奇心作祟才会过来探索,可以忽略这个没关係。」
    大家都成为了杀老师所教的大人,每个人都在用着自己的方式发光发热,杉野的球技、竹林跟奥田在研究单位的贡献、律在网路上的活跃,吉田和村松都继承了家业,莉樱在国外混得风生水起,狭间也没了国中时期的阴鬱,在图书馆里毫无压力地跟来往的人们沟通,神崎因为性格温和有耐心,去到疗养院等机构当了志工。
    「对了,我听说业轻轻松松就考上了行政职的国家公务员。」前原随口一提,茉莉验证了这个听说:「不是听说,是真的,他今天没来就是因为去报到。」
    千叶一边刷洗墙壁一边感叹:「怎么他还是毫无破绽呢。」
    「但官僚这个职位不是考上才辛苦吗?不仅压力大,面试跟研修时还会被修理,说是要测试抗压性什么的。」不破所知的官僚生活相当可怕,但茉莉却摇了摇头:「谁被修理还不一定呢,业那傢伙只把他的单位当成钱包。」
    眾人:.……果然是恶魔。
    「浅野学秀呢?他怎么样?」
    「他喔,从大一就开始筹备资金开公司,现在主要在投资有潜力的项目跟小公司,规模不小。」茉莉想起了学秀大二时曾跟她说,他要把自己的商业投资公司做到全国最大,然后扩展到国外去。
    「又是一个毫无破绽的人啊。」
    「茉莉你呢?」原寿忍不住好奇,国中时期的学霸可不只那两个男生。
    「我?我现在就在我们学校的附设医院见习呀,总之就是跟着系上的课程走,然后等毕业、考国考。」她倒是没那么轰轰烈烈,没打算提前毕业还是跳级什么的,她只想扎扎实实地完成医学系的课程,然后以前三名毕业就行。
    「那你成绩一定还是很好。」前原用的是肯定句。
    茉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就……还行?」
    「那你跟赤羽什么时候打算结婚?」前原窃笑着凑上来,这让茉莉有瞬间恍若看见了杀老师的影子。
    「等我毕业吧,也看他哪时候求婚。」她怔了一剎,很快又恢復正常。
    「啊--」突然,一声哀号传来,原来是冈岛调皮拿水泼了茅野,结果茅野反击的时候让片冈遭殃了,结果就是冈岛被两个女生围攻,见状,大家纷纷开啟嘲笑模式:「你还是这个鬼样子!」
    接着,大家打起了水仗,茉莉因为晚点还得去医院研习,所以没有参战,她躲到一旁,发现业在三分鐘前回了她的讯息。
    『小茉莉,你不能只说我啊,昨天渚也是共犯呢。』语气中丝毫没有抱歉的意味,反而还有点沾沾自喜。
    渚考到了教师资格,今天要到新学校报到,看来他应该是昨天回来,结果跟业碰到面了。
    茉莉气极反笑,回他:「我没猜错的话,是你引诱他变成共犯的吧?」
    语音讯息传出去后,她又传了一则:「这没什么,不说了。你今天怎么样?还顺利吗?」
    看时间差不多了,茉莉道别了大家,踩着轻快的步伐下山,前往今日研习的医院。
    这天结束研习后,茉莉带着一束开得灿烂的茉莉花来到了母亲墓前。
    「母亲,现在正值茉莉花开的季节,所以我带着花来看您了。」
    「您应该跟杀老师见过面了吧?他是个很棒的老师,您一定也这么觉得。」
    「母亲,您能帮我把这束花给杀老师看看吗?顺便告诉他,大家都过得很精彩,请他放心。」
    她弯身将花束放在浅野季夏墓前,直起身,道别了母亲。
    甫走出墓园,茉莉就看见了一道赤红的身影在前方等着她。
    她跑上前,扑进业怀里,蹭了蹭他,语气软绵绵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业低头亲了她一口,答道:「五次去e班校舍回来,有四次你会过来看季夏阿姨。」
    茉莉又腻在业怀中撒娇了一会,直到夕阳逐渐西下,他轻轻拉开她:「上车,载你回家。」
    车上,茉莉忽然开口:「今天跟大家聊完之后觉得,不管e班的大家最后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只要不误入歧途,杀老师应该都会温柔地对我们说『很适合你/你』。」
    业顿了顿,没有回话,只是静待她继续说。
    「其实每年这个时候,那一年就会自动在我脑中播放,不管我有没有特别去想,有点像是对于茉莉花香的记忆吧,不管是杀老师说过的话,还是他可能会说的话。」
    他用自己的生命教会大家各种「生命」,有关他的所有,到现在都还鲜明地在e班眾人脑海中跃动,不管接下来再过几年,十年、二十年,甚至五十年,大家都不会将之遗忘。
    「只要我们不忘记他,他就会一直存在。」
    我们相遇于花开时,却也在花开时分道扬鑣,有关于你的全部都可以一遍遍盛开,也能一遍遍化作养分,治癒我们每个人。
    只要茉莉花还会绽放,我们的故事就还会继续,请你像往常那样,看着我们翱翔、陪着我们远行吧。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