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吟匆匆撇下一句:“我先走了,奶奶您记得早点睡。”就跑出家门。
    门外,商从洲站在车旁,穿着黑色的大衣,清孓孤傲,眉眼间是绝笔的潋滟春色。
    他替她打开车门,车内暖气开着,暖融融的。
    书吟递给他红包:“奶奶给你的。”
    商从洲眉梢轻扬,礼尚往来地掏出一沓红包来。
    书吟傻眼了:“这是什么?”
    “这是爷爷给你的,这是奶奶给你的,大伯听到我来找女朋友,特意包了个红包,还有大伯母,也拿了一个。姑姑今年和我们一同过?年,也给你准备了红包,还有这俩,是我爸妈给你的。”
    “还有一个呢?”
    “当然是我给你的。”商从洲说,“这是我们在一起过?的第?一个新年,我当然得给你准备红包。”
    “……可我没给你准备。”
    “你的出现,是世界给我最好的礼物。”
    窗外是升空的烟花,霓虹拉扯出暧昧的晕色。
    他们在一簇簇烟花中接吻。
    他们并未吻多久,商从洲说要带她去看?更漂亮的烟花。
    开车约莫半小时,车子最后停在郊区的河畔。
    像是故意为他们而?放的烟花,他们到后,不?消半分钟,漆黑的夜幕被烟花点燃。
    迎着冷峭寒风,书吟仰着头,望着天上的烟火。
    商从洲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她是那样的漂亮,那样的明亮,她的出现,照亮了他原本无光的生命。
    焰火四散,他们在半壁璀璨中拥抱,缠绵热吻。
    看?完烟花大会?,商从洲和书吟在车里待了会?儿,就送她回家。
    商从洲说:“我年初六再过?来?”
    书吟:“嗯。”
    商从洲问她:“初五有什么安排?”
    书吟:“没有安排,在家躺着。”
    商从洲:“那能出来陪我吗?”
    书吟:“你不?拜年吗?”
    她一双眼清冷冷的,如弦月清冷,澄澈。
    商从洲无可奈何:“初五是什么日?子,你是真的不?关心。”
    书吟:“什么日?子?”
    问完,她恍然醒悟:“……情人?节啊。”
    商从洲:“所以你要出来约会?吗?”
    书吟:“好啊。”
    商从洲:“到时候我来接你?”
    书吟:“好。”
    -
    年初五这天,书吟早上九点就起了。
    她很早就不?跟随父母去亲戚家拜年了。去拜年,总是逃不?过?被催婚的话题,即便?结婚了也不?好过?,会?被催问孩子。有孩子的依然难逃其咎,会?被催什么时候要二胎。
    她父母要去拜年,书吟送他俩过?去。
    拜年的地方正好离她父母家很近,书吟把车停在小区,下车时,她拿起放在副驾驶的包。
    包很大,里面放着的东西很简单。
    一支口?红,一盒粉饼,一个车钥匙,以及,一本日?记本。
    日?记本纸张泛黄,页脚掀起褶皱,里面记载着多年前潮湿的心事。
    书吟左思右想,觉得把这送给商从洲当情人?节礼物,再合适不?过?了。
    时间尚早,书吟背着包,在四处闲逛。
    逛着逛着,竟到了附中附近。
    雪落水洗过?的学校标牌清澈生光,因?是春节,学校空荡,校门紧闭。
    书吟驻足久望,而?后给商从洲发了条消息,让他来附中接自己。
    她最后停在校门口?不?远处的公车站台。
    眼前,陆续有车经过?,很快,一辆公交车在她面前停下,又离开。
    霎时间,记忆似春风,纷至沓来。
    她想起多年前,穿着校服的自己,胆怯又小心翼翼地跟在商从洲的身后。
    少年背影清隽挺拔,哪怕是能远远看?着他的背影,都能让她开心很久。
    ……
    她想起那年情人?节,她和商从洲,在同一辆公交车,一上一下。
    她站在站台,与公车里的他对视。
    少年的目光干净温柔,晴岚入巷,他眼里是雪后初霁的清澈。
    ……
    她想起那年夏天,他站在车旁与她告别。
    少年意气风发,微风漾开他眼底的涟漪。
    她看?到了春天的树,夏天的风,秋天的夜,与冬天的雪,她看?到走过?一个又一个四季,长?久地喜欢他、跟在他身后的自己。
    她对他的喜欢,藏在四季的风里,连天光都无法窥见。
    ……
    停在她面前的公交,是她曾做过?数百上千次来学校的公交。
    公交车停下,又离开。
    隔着条马路,有人?降下车窗。
    商从洲的声音似穿过?荒山,似声声哗然的春天:“——书吟。”
    他叫她。
    好像什么都没变。
    他车停留的位置,日?复一日?的公交车,附中门外宽敞的马路,远处的风,天上的云。
    也有什么变了。
    这一次。
    商从洲朝她走来。
    在潮湿的春日?,她看?见风里的思念,云里的相逢。
    也看?见他眼底的她。
    她看?见他在自己面前停下,身上带着一场浪漫的融雪:“抱歉,路上堵车严重?,你是不?是等我很久了?放心,以后约会?,我一定不?会?迟到。”
    像是在解释今天的迟到。
    也像是在回应他迟到的许多年。
    然后再同她许下一个百年。
    书吟摇摇头,说:“谢谢你的出现。”
    这么多年,感谢你的出现。
    对我而?言,你每一次的出现,都是刚刚好。
    -
    如果人?生是一本书,书吟想,她会?在扉页里写上一行字——
    「商从洲,谢谢你赋予我全?部的,关于初恋,关于暗恋成真的美好幻想。」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