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惜羽又瞥了眼窗外,神色慌张。
    “等等……”
    他眼看着宋之闻的刀向他而来,他闭紧了双眼,在痛感来临之前,他听见了一阵痛苦的闷哼声。
    楚惜羽惶然睁开眼。
    只见宋之闻拿着刀捅进了自己的心脏部位。
    宋之闻不可置信地瞪着眼,狰狞地看向楚惜羽,呜咽两声,就不受控制地吐出了鲜血。
    楚惜羽只见他一手拿着那把刀,又自己把刀抽了出来,再次捅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一次、两次、三次……
    宋之闻握着刀,似乎已然不受控制,捅了自己十几次,每一次的力道都是致命的。
    宋之闻的双目瞪着,痛苦地跪在地上,眼底满是不甘。
    他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杀了自己。
    深红色的血已经浸染了他的上衣。
    “啊!啊啊啊!”
    苏小芸目睹了这诡异的全过程,她缩在墙角尖叫起来。
    窗户被破开,玻璃碎片撒了一地。
    林警官举着枪站在地板上,看到眼前宋之闻瘫倒在血泊中时,愣了下,缓慢地放下枪。
    楚惜羽在来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苏小芸被绑架了,他为了找出幕后黑手,林警官为了救人,于是他们计划好里应外合。
    林警官没想到的是,他只是迟了十几秒。
    怎么这么快就……
    他难以置信,眼前这个瘦弱精致的少年不仅能正当防卫,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杀了连环杀人魔。
    楚惜羽离宋之闻离得最近。
    他在混乱的场面中愣着,还有些茫然。
    见到眼前这诡异的一幕,他终于知道秦继这几天去哪了。
    原来。
    楚惜羽的脸颊上被溅了几滴鲜血,衬得他的面容更加姣艳。
    他的唇瓣被冰冷到令人发颤的指腹触碰。
    他的唇瓣被吻了吻。
    有道幽冷的声音在他的耳畔轻轻响起,“好玩吗小羽毛,这也是你的秘密吗?”
    楚惜羽睁着双眸,他看不见秦继,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他。
    原来,秦继哪也没去。
    一直就在他的身边。
    “玩够了就该回家了,宝贝。”
    楚惜羽的周遭满是血腥味。
    警车喧闹的警笛声在宾馆楼下响起。
    在混乱的惊叫和警笛声中。
    他被秦继亲吻着脸颊,被拥抱着,保护着。
    第37章 遇鬼(37)
    楚惜羽坐在几个神情严肃的警官面前, 他才刚做完笔录,秦继便带着律师“匆匆赶来”。
    “这次案件牵扯面比较广,性质很严重。”林警官翻看了眼文件, 对秦继说道, “不过还好,有人匿名提供了有力的证据,国家督导组也将亲自审理, 保宋家父子的那几把伞基本都要下马。等审批通过后,你们就可以回去
    了。”
    “好。”秦继坐在楚惜羽的身边, 一手和他十指交握, “谢谢您了, 林警官。”
    林警官摇头,他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
    到底是谁,竟然能轻而易举地撼动市里那几把常年屹立不倒的黑伞。
    楚惜羽茫然地看着眼前地那堆纸,系统的机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
    【叮!】
    【恭喜您完成附加任务!】
    【恭喜您通关游戏副本一!】
    【恭喜您升为3级用户!】
    【您真是智慧与美貌并存呢,请再接再励吧~】
    【奖励积分:3000】
    手续办好后, 天已经亮了。
    秦继牵着楚惜羽离开警局, 他给楚惜羽打开了车门。
    车驶回古镇的方向,楚惜羽看着窗外如流水淌过的车影,神经紧绷。
    原来秦继早就发现了端倪。
    只是并没有明面质问他。
    秦继瞥他一眼,幽声说:“阿羽,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说、说什么。”楚惜羽下意识坐直了身。
    秦继没说话,车内安静了一分钟, 这一分钟对楚惜羽来说就像半个世纪一样长。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秦继西装革履, 笑了下,“我有话对你说。”
    楚惜羽闻声, 偏头看向他,就如同要被审判的囚徒,眸光紧张得颤动。
    他想说什么?
    车缓缓在古镇不远处的路边停下。
    “阿羽。”秦继一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目光温柔地看着他,“你昨天太冒险了。万一我当时不在,你真遇到了危险怎么办,以后不许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下不为例,知道吗?”
    楚惜羽紧张的神经慢慢松懈下来,他没想到秦继要说的是这些。
    他的心跳加快,脸被秦继摸得有点痒。
    秦继见楚惜羽没有回应,又唤道,“小羽毛?”
    楚惜羽与秦继对视,他回过神来,小声说,“好。”
    秦继与他对视着,轻声说道,“还有,我想告诉你,就算是你对我有所隐瞒也没有关系。我在乎的,是你的人,是你的安全,宝贝你要记住,我爱你,我也只有你……”
    “你隐瞒的那些事,其实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而最重要的是,我怕你会抛下我。”
    “阿羽,我怕你会离开我。”
    秦继的目光里带着卑微和落寞,楚惜羽的心突然感觉酸酸的。
    他仿佛看到了以前的那个温柔的邻居,他的思绪被秦继这番话搅得乱糟糟的。
    秦继总是这样。
    先强势的击垮他内心的警戒线,然后又温柔卑微地迷惑他,让他心软。
    让他毫无抵抗之力。
    楚惜羽垂下了头。
    他捏着安全带,鬼使神差地说,“没有了。”
    “什么?”秦继托着他的后脑勺。
    楚惜羽的眼睛湿漉漉的,说道,“没有瞒着你的事了。”
    秦继的手一顿。
    楚惜羽说的这句话不仅能让秦继安心,也暴露了他紧闭的内心有了一丝的松动。
    秦继俯身看向楚惜羽,急吻上他的唇瓣,撬开他的牙关,与他唇齿相依。
    车开进了幽深的林子里。
    他非常后悔。
    他就不应该说那句话来
    这片林子靠近明湖山,属于秦继墓地范畴,外人根本进不来。林子细密,时而有微凉的细风抚过。
    这片他曾经惧怕过的地方。
    此刻正回荡着黏腻的嗫泣声。
    ……
    楚惜羽被带回了古宅。
    宋之闻和涉事的一干人都被判了死刑。
    陆勋被家里人办了转校手续,他们鲜少联系。
    陆勋还有点喜欢他。
    不过楚惜羽觉得,陆勋对他的这点暧昧的喜欢肯定也会随着青春的流逝而淡忘在岁月长河里。
    一周不到,林清雪发消息告诉他自己去做了人流,她说她要换个城市生活。
    去看看山海,迎接美好的新篇章。
    楚惜羽很为她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