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他把所有客人的东西做完后,抬眼看了一下,那杯西瓜汁早已只剩下空杯子。
    对方也看了他一眼:“我走了,钱我已经付过了。”
    他有些诧异,也有些奇怪,莫非肖衔一直在等他忙完,跟他打一声招呼?
    既然人家都如此客气了,他也客气道:“慢走,下次来我请你喝甜的西瓜汁,今天实在不好意思,许久没做,生疏了。”
    肖衔步子一顿,回头看了一眼苏陌:“那一言为定。”
    苏陌笑了笑:“好,再见。”
    今天一天客人都挺多的,他好久没这么忙碌过了,一时还有些不适应。
    直到快下班时苏念安来了。
    “哥,我今天请你去吃小<a href="https:///tags_nan/dragon.html" target="_blank">龙虾吧。”
    他看了看满眼笑意的妹妹,也不由自主的扬起嘴角:“今天怎么那么开心,有什么好事吗?跟哥说说。”
    苏念安甜甜的笑道:“我新书买的不错,想庆祝庆祝,可甜甜她要去约会,我只能找你了。”
    他眉眼温柔,满眼宠溺道:“好好好,哥陪你去吃小龙虾。”这才是他的妹妹,苏念安虽然性格比较安静,但那是在不熟的人面前,可前些年,就连在他们面前苏念安都不怎么说话了,幸好。
    交代了一下,他就和苏念安去吃小龙虾了。
    苏念安牵着他哥的手腕,边走边道:“哥,我听说有一家新开的店,他们家的小龙虾特别好吃。”
    “是吗,那等会你多吃点,对了,咱们这两天回家吃个饭,爸可能想我们了,我们回去看看爸。”
    苏念安点了点头:“嗯,昨晚我们才刚刚通过电话呢,那我们周六回去吧。”
    他替苏念安拢了拢外套:“行,不过……这次回去爸又要唠叨了。”
    苏念安没好气道:“谁叫你一直不找女朋友的,你说你都一把年纪了,别说爸爸担心,我都开始替你操心了。”
    他也很无奈,他觉得他还是比较习惯一个人,但这话,这个想法不能让妹妹知道:“担心什么,你哥那么帅还怕找不到女朋友吗?”
    也确实,以他哥的条件,找个女朋友不是什么难事,但她就没见过他哥谈过恋爱,她没谈过就算了,他哥也没谈过,这说出去太丢人了,莫非他哥也有什么喜欢的人?可看着不象是有的人啊!
    “哥,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但对方看不上你,你对人家单相思一直念念不忘,所以才没谈恋爱?”
    他没回答苏念安的问题:“那你呢?你又为什么?既然都不喜欢了,都放下了,为什么一直不谈恋爱?”
    他一直想问的,但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也怕她想起过去会难过,不过既然今天妹妹都主动提起了,那他也就顺便问问,探探底。
    只是他不知道苏念安早已真正的放下了,哪里还会难过,从十七岁到二十三岁,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况且柯铭的那些行为足够他她死心了。
    “因为喜欢过他之后我就再也喜欢不上其他的任何人了,哥我希望你永远理解不了我的心情。”
    她淡淡道:“不能太喜欢一个人了,不然后来你会发现,就算你不喜欢他了,你也喜欢不上任何人了,明明你连他是子还是魔鬼你都不知道,却总是像被诅咒一样被他拖着后腿怎么也没能力去爱别人。”
    他确实理解不了这种感受,但他感受得到苏念安的情绪,知道她现在没事了,但心境也是真的变了不少,再也不似以前开心了。
    揉了揉妹妹的头发,轻声道:“没事的安安,不想谈咱们就不谈了,开心最重要,哥希望你能开心。”
    苏念安又重新恢复了笑意:“哥,到了,没什么是一顿小龙虾解决不了的。”
    苏陌失笑:“是是是,我妹妹开心最重要。”
    一小时后,看着满桌的小龙虾,他不禁又想起来小的时候苏念安也是特别喜欢吃小龙虾,也只有这个到现在一直都没变。
    而苏念安还没有忘记刚才的问题,吃了一个他哥剥好的小龙虾,嘴巴一张一合道:“哥,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为什么不谈恋爱呢,你别想蒙混过关。”
    他笑了笑:“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是可能没遇到合适的吧,也可能是缘分没到。”
    苏念安擦了擦手,好奇道:“哥你不会是有什么隐疾之类的吧?”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大庭广众的一定是他听错了,他妹妹不是这样的。
    “你说什么?”
    苏念安真的以为他哥没听清又重复了一遍:“哥你是不是…………”
    “停。”他实在不想在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了。
    “安安,你从哪听来的这些啊?”这还是他恬静害羞的妹妹吗?
    苏念安看了看他哥那大惊小怪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哥,你对我这印象这是停留在几岁了啊?我如今二十多岁了,更何况我还是个作家啊,知道这些很奇怪吗?”
    苏陌哑然,也对,他都忘了,他妹妹是个作家,唉算了,不管怎么都还是他心爱的妹妹:“哥只是一时不适应,你好久没有跟哥开过玩笑了。”
    苏念安懂他的意思,对此她也很内疚:“哥,对不起,以前是我不懂事,让你和爸爸担心了。”
    苏陌柔声道:“没事,哥都知道的,你那时候心情不好已经很难受了,哥只是心疼你,怎么会怪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