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呢?你几点在?”肖衔问。
    管家看不下去了,看来创造美好记忆的时刻又来了,他该出场了。
    “少爷,明天要出发的时候发个消息给小陌不就行了吗。”
    肖衔垂眸,沉默了一秒:“我没他的联系方式。”
    苏陌再次被逗笑了,他这是被人借接要微信了吗,而且对方为什么还一脸委屈?
    “你扫我还是我扫你?”
    肖少爷蒙圈:“什么?”
    这时候又该管家出场了。
    “那个,小陌啊,我们家少爷前几天才注册的微信,不太会弄,你帮他弄一下。”
    肖衔:“…………”
    这管家能不要说这么明显吗?
    不会重新随便找个什么理由吗?
    好丢脸……
    此时一直默默听着没机会插话的杨彻内心一阵阵草泥马飞过。
    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传闻说他家老板最喜欢喝酒。一喝酒就喜欢乱发脾气?
    原来他家小老板爱喝的竟然是果汁?
    原来他家小老板不会玩微信?
    那前台小妹加了小老板的微信试图勾引小老板的传闻到底是从哪来的?
    果然传闻是不能信的,传言害人吶!!
    “叔叔,我到了,就在这停吧。”
    苏陌弄好后把手机还给了司机叔叔家不会玩微信的小少爷。
    “那,有时间联系,有空来店里玩。”
    “嗯,会的,”又看了看他家小老板:“谢谢老板今天的款待,我就先走了。”
    肖衔简洁道:“嗯。”
    “小陌我走了。”
    苏陌笑了笑:“嗯,有空联系。”
    杨彻也不再墨迹了:“叔叔再见。”
    管家也不再有什么问题了,该问的都问了,联系方式也要到了,一会连家住哪都知道了,看来他家少爷暂时没事了,他也可以放心一阵子了。
    肖少爷此刻觉得拿着的手机重量都不一样。
    唉,算了,丢不丢脸的不重要,联系方式要到了这才是重点,他这管家终于有点用了。
    没多一会苏陌就到了。
    他看了看肖衔:“我就走了,明天见。”
    肖衔道:“嗯,明天见。”
    管家看到他家少爷今天心情这么好,心里也不由得跟着高兴。
    但肖少爷可没忘了他家管家一直盯着苏陌看的事。
    “李叔,你刚才为什么要一直盯着苏陌看?还问人家那么多问题?”
    他刚才在车里没打断是因为他也想知道。
    李叔心道:“我还能是为了谁啊?可不就是为了你吗?你要是能安生点,消停点,我也不用这么操心了。”
    李叔心里苦,但不能说实话,他家少爷脸皮薄,自尊心强又傲娇,他不能说实话。
    “就前几天有一个老朋友,他不是有个女儿吗,他托我给他物色个好人家,我觉得小陌一表人才,人品也不错,我就随便问问。”
    肖少爷显然不信。
    “你的哪个老朋友?”
    管家含糊道:“就很久以前认识的了,说了你也不知道。”
    洛少爷再生疑惑:“你不会是想介绍给你女儿吧,我记得你女儿也和苏陌差不多年纪了吧?”
    管家感觉了一把透心凉。
    “那少爷你可还记得,我说过我女儿已经结婚了,而且现在儿子都两岁了?”
    他这些年终究是错付了,他家少爷有点伤他的心吶!!!
    肖少爷暂且相信了他家管家。
    毕竟管家刚才还帮他要到联系方式,还让他有借口每天去找苏陌,他是个赏罚分明的人。
    “你也知道我连自己的事都不上心,何况是别人的,我这种人,能活到什么时候都还不一定呢,干嘛要记那些东西?”
    管家叹了口气:“不记就不记,干什么又说这些浑话,今天心情不是挺好的吗?又怎么了?”
    肖衔眸子亮了亮:“嗯,今天心情是挺好的。”
    管家又提醒道:“明天也会好的,明天不是还要去小陌店里喝果汁吗?”
    肖衔点头:“嗯,李叔你放心,我暂时不会让自己有什么事的,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还没办完呢,在这之前我会尽量好好的。”
    管家心里警铃大作,看来他得好好观察观察少爷说的是什么事了,绝对不能让他办成。
    “你就不能一直好好的吗?”
    “少爷,你既然叫我一声李叔,那我也就跟你说道说道”管家语重心长道:“你若是想去小陌那里你就天天去,你要是想和果汁你就天天喝,没事,咱们有的是钱,你想做什么就做,可千万别再干什么傻事了。”
    肖衔答到:“嗯,暂时不会了。”
    对了,他还有事情没和他家少爷说呢。
    “夫人说叫你有空回家吃个饭,她说你好久没回去了。”
    “我该回去吗?”肖衔眸子里的那点光骤然消失了,他不知道是问自己,还是再问李叔:“我要回去吗?”
    管家道:“你想回去就回去,不想回去就算了,你不欠谁的,反而是他们…………”
    “当面的事,夫人她虽没有参与,但她作为一个母亲却因为自己的怯懦而冷眼旁观这自己的儿子受欺负,受冤枉,她不值得原谅。”
    肖衔冷笑:“所以我有时候不知道到底该恨谁,他们一个入狱了,一个死了,我恨不恨还有意义吗?,至于我那个只是把我生下来的妈妈,我不恨她,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爱过我对我好过的人,虽然最后她还是放弃我来,但那时也只有她是真的对我好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