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少爷对于他家管家人不认路一事存有疑惑,但他隐约觉得他此时不宜说话。
    管家到了楼下才道:“小陌,我跟你说实话吧,今天的早餐是我们家少爷亲自动手做的,如果不好吃你多担待。”
    苏陌却道:“他不是说家里有做的很好吃的厨师吗?”
    管家道:“有,可少爷说不一样,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我家少爷那么用心,一大早就起来做了。”
    苏陌眉宇微皱:“他会做饭?”
    管家道:“我不知道,我今天也是第一次见,我家少爷以前的事我不太清楚。”
    苏陌抓到了重点:“以前?”
    管家很想再透漏一点,但奈何时间不允许:“嗯,少爷以前一直流落在外,所以我只知道他回来后的事,好了,不说了,小陌你快上去吧,外面怪冷的。”
    苏陌也不好再问了: “嗯,您慢走。”
    管家目的达到很是满意的离开了,他家少爷喜欢苏陌的妹妹,但他不能直接找妹妹帮忙,少爷的事还得靠苏陌帮忙,毕竟他看得出来,他家少爷很听苏陌的话。
    苏陌却被管家的话给干扰到了,他一向对别人的事不关心,但……
    以前?
    哥哥不好,不爱他?
    流落在外,大晚上的没读书却还在学习。
    这怎么看都象是……
    像电视剧中的狗血剧情,私<a href="https:///tuijian/shengziwen/" target="_blank">生子流落在外最终被接回家但却不被哥哥接受。
    他妹妹就老爱看这种剧。
    但他更关注的是那句:“以前。”
    第8章
    自己做的吗?
    苏陌再次回到家里时,肖衔正和妹妹聊的热火朝天,似乎还很开心,也不知道聊了什么。
    “哥,你回来了,我饿死了,快过来吃吧,就等你了。”
    苏陌放下外套走了过去:“去那边吃吧。”
    肖少爷不为所动。
    苏陌看了他一眼:“你也过来吃。”
    肖衔摇了摇头:“我不吃了,我在家吃过了,你们吃。”
    苏陌道:“过来一起吃,吃过了就再吃一点。”
    肖少爷最后还是乖乖的听了苏陌的话。
    直到华丽的外表被撕开,只剩下了两个粉色的饭盒。
    “这……饭盒,肖衔你们家连饭盒都如此别出心裁的吗?”苏念安问。
    肖衔不懂苏念安的意思:“管家买的,不好看吗?”
    苏陌失笑:“好看,吃吧。”
    肖衔这才有了点点笑意,还好他叫管家买了两个。
    苏念安不知道实情,一个劲的夸着肖衔家的厨师。
    肖少爷心里是开心的,可看苏陌一直没说话,他小声问道:“不好吃吗?”
    苏陌笑了笑:“好吃,但以后就别送了,怪麻烦的,不就是西瓜汁吗,我教你就是了。”
    他原先是以为真的是厨师做的,他想着肖衔可能也就是顺便,也就随他了,可如今知道了,哪能还让他继续送。
    肖衔却道:“不麻烦的,我出门顺便就……”
    “我说麻烦就麻烦,以后别送了,我说真的。”
    肖衔垂眸:“你是不是不喜欢吃?”
    苏念安看不下去了,他哥这是干嘛呢?
    “哥,你干嘛呢?”又看了一眼肖衔:“我哥有起床气,可能是今天起早了,你别管他。”
    苏陌自知自己刚才话说重了些,看了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肖衔,语气柔了下来:“很好吃,但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所以以后别送了。”
    肖衔点了点头:“好。”
    苏念安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氛,以她作家的直觉告诉她,此时她应该要回房吃。
    “哥,我突然有了灵感,我去房里吃了。”
    说完抬起饭盒就往房里走了。
    苏陌也没管她,夹了一块肉放在了肖衔的碗里:“你们家的早餐都如此丰盛的吗?”
    肖衔终于抬起了头:“嗯。”
    苏陌心道:“小少爷果然是不开心了,连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来了。”
    “别不高兴了,我都免费教你做西瓜汁,免费让你叫哥哥了,嗯?”
    肖少爷动了动唇:“我没有不高兴,我只是…………”
    苏陌失笑:“好了,我知道,快吃。”
    这个小插曲告一段落,可肖少爷的西瓜汁终究还是没有学成。
    就在他们快要出门去苏陌的店里时,肖衔接到了管家的电话。
    肖哲也就是导致他走到今天的罪魁祸首,他的亲生哥哥出事了。
    据管家所说,肖哲自杀了,没死成,但也怕是活不成了,他的妈妈沈清听到消息也病倒了,而肖哲要求见他一面。
    他不太想见,那个人的死活早已跟他没有什么关系,可沈清打电话来求他了。
    求?他这时才知道原来作为母亲本就该是这个样子的。
    沈清或许是爱他的,但比起哥哥肖哲他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这个道理他本该早就认清的,在第一次被抛弃时就该认清的。
    也好,见一面也好,他是该做个了断了,本想再过些时日的,看来老天都不想让他好好的。
    和苏陌道了别他就前往监狱了。
    他本以为他可以不再那么害怕面对过去,或者是说不再那么害怕肖哲了,可当再次看到肖哲的时候,他还是漏了怯,而这一点点的怯也被肖哲给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