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念安无力反驳:“对,你就一个人孤独终老吧。”
    苏陌又道:“不过肖衔确实挺不错的,人又乖又听话的,还会做饭,又有钱,我要是个女人我就喜欢他了。”
    苏念安试探性道:“哥,是男人也没关系,妹妹我不反对你的,你可以喜欢的。”
    苏陌道:“哼,我要是喜欢谁还用得着谁反对不反对吗?”
    苏念安道:“可惜人家不理你了,你也没机会喜欢了。”
    苏陌却道:“安安,别试探性,确实作为朋友肖衔确实很不错,多的就不行了,我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困住自己,我比较喜欢自由。”
    苏念安不解:“不是,这怎么就成困住了?”
    “谈个恋爱怎么就困住了?”
    苏陌顿了顿:“你看老爸,妈都走了二十几年了他身边也还没个人,你别看老爸从来不说,但我知道,他过得很不容易,一开始那几年他天天躲着喝酒,难过着呢,现在虽不叫他喝酒了,却也没找人不是,他就是被妈被过去困住了。”
    “我不想象他那样。”
    苏念安没想到他哥竟然是这样想的:“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你说的那些我确实不知道,但你说的也对,不想谈就不谈吧,你以后要是没人要了我养你,反正我有的是钱,实在不行还有杨丞不是,不用担心。”
    苏陌失笑:“也没说不谈,就顺其自然吧,我想谈的时候自然就会谈了,你别瞎操心。”
    苏念安道:“嗯。”
    半小时后。
    “爸,我们回来了。”
    苏德接过苏念安手中的东西:“回来了啊,快给我,瞧你手都嘞红了。”
    苏念安笑了笑:“爸爸,我哪里那么娇气。”
    苏德道:“好好好,不娇气,快过来坐一会儿,饭马上好了。”
    苏陌觉得自己被老爸忽略了:“爸,别人家一般都是重男轻女,我家是重女轻男,安安一回来你就看不见我了。”
    苏德道:“你跟你妹妹争什么宠,快去洗洗手吃饭了。”
    没多久一家三口就开饭了。
    “爸爸,表姐下个月要结婚了,她让我去给她当伴娘呢。”苏念安道。
    苏德道:“嗯,有空的话就去吧,你表姐一直都挺照顾你的。”
    苏念安道:“嗯,表姐夫还是我大学同学呢,我还有点叫不习惯。”
    苏爸爸若有所思,他知道女儿的情况,只好旁敲侧击从儿子下手了:“小陌啊,你也二十六了,差不多了就给我带个儿媳回来看看,人家同龄的儿子女儿都走了。”
    苏陌就知道今天逃不过这一劫:“爸,我尽力吧,争取三十岁以前给您带个儿媳回来。”
    苏德点了点头:“嗯,你可别光说不做啊。”
    苏念安笑了笑:“爸爸,哥他身边都没有什么女孩子,哪有什么机会给你带什么儿媳回来啊?!”
    苏陌咳了一声:“我都说了尽力。”
    苏念安道:“爸爸你就别操心了,大不了我给你带个女婿回来,我看我哥估计够呛,还是得靠我。”
    苏德欣喜道:“安安你谈恋爱了啊?”
    苏念安摇了摇头:“没谈,不过我应该会比我哥快,我哥就适合孤独终老。”
    苏德放心了不少:“你这孩子,有你这么说你哥的吗?”
    苏念安道:“我说的是实话,咱们家还得靠我。”
    苏陌道:“好了,一会儿快吃饭,菜都凉了。”
    这个对话就此告一段落,他们在家呆了两天就回去了。
    第10章
    一晃眼已经十二月份了,天气愈发的冷了。
    管家焦急的往湖边走去。
    自那天之后他家少爷就真的没再去找过苏陌了。
    他看着肖衔日渐消沉,却束手无策,他本想去找苏陌帮忙的,可肖衔说,苏陌没有义务负责他的生死。
    那天他家少爷的原话是:”李叔,你知道吗,他没有义务对我的生死负责,他如果不知道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可如果他知道了,我如果死了,他会自责,会难过的。”
    因为这些话他才迟迟下不了决心去找苏陌,可再不去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他真怕他家少爷会一下子就往湖里跳,毕竟他家少爷连续来这里好几天了,一来就是好几个时辰,他怎么能不担心,这几天他连喝个水都是提心吊胆的,不敢离开肖衔半步。
    再加上夫人来了,说是来看肖衔,他就更担心了,万一这夫人说了什么那不是火上浇油吗,但偏偏他还赶不走,夫人说了今天必须要见到儿子呢,唉,这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
    “少爷,回去吧,夫人来看你了。”
    肖衔微微的收回了视线:“她是怕我也死了吧。”
    管家道:“没有的事,夫人可能是好几没见你了,有点担心,少爷你别乱想。”
    苏陌道:“也是,毕竟我现在是她唯一的儿子了,她担心也正常,走吧。”
    管家边走边道:“少爷,小陌最近好像生病了,我听苏小姐说还挺严重的,你要不要去看看?”
    肖衔步子停了下来:“他怎么了?很严重吗?”
    管家道:“好像挺严重的,那天我遇到了苏小姐,听他说的,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肖衔道:“既然都听说了,那你为什么不问清楚?”
    管家心道:“问清楚了,只是不能告诉你,你的命还得靠这个吊着呢,哪能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