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他是昨天才确实遇到的苏小姐,还是苏小姐主动跟他打的招呼。
    这一来二去的聊了两句,苏陌病了也是苏小姐告诉他的,不过苏小姐说了,不是什么大病。
    但这话他能告诉他家少爷吗?
    当然不能。
    “少爷,怪我,再有下次我一定问清楚。”
    肖衔皱了皱眉,心情不怎么愉悦:“下次?”
    “你是希望他下次再生病吗?”
    管家表示冤枉,他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少爷,我不是这个意思。”
    他容易吗?
    他太不容易了,他这不是怕一会少爷会和夫人聊的不愉快,怕少爷想不开,这才想到提前让少爷知道苏陌病了,那少爷肯定就没心思再想其他的了。
    他太难了。
    肖衔道:“你容我想想,走吧。”
    管家边走边问:“想什么?”
    肖衔道:“你别打扰我,走吧,不是说沈清要见我吗?”
    管家也没在问了,他猜他的目的达到了。
    “夫人,少爷来了。”
    沈清看了看肖衔:“外表那么冷,你出去干什么。”
    肖衔没看沈清径直走了过去倒了杯热水喝:“累了,想出去走走,不可以?”
    管家欣慰一笑心道:“果然有用,他家少爷竟然喝了一杯热水。”
    沈清叹了口气:“小衔,以前的事是妈妈错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这样糟蹋自己了?”
    肖衔不为所动:“我知道,是你的错。”
    沈清微怔,她没想到肖衔会说的这么直白,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我都来跟你认错了,你还想要怎样?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肖衔却道:“是因为肖哲吗?”
    “是因为他死了,所以你才会向来跟我认错吗?”
    沈清收了收脾气:“不是的,小衔,我今天来是有事跟你商量的。”
    肖衔冷笑:“关于肖哲的事,是吗?”
    沈清也没了耐心:“是,你知道的吧,你哥还有一个儿子,那孩子可怜,生下来就不会说话,如今爸爸也不在了,我想让你把股份分一点给她们母子俩。”
    肖衔却笑了:“怎么?”
    “后悔了,那你当时怎么没直接把股份和财产转移给她们?”
    沈清道:“你是我儿子,我当然要转给你的,我只是看她们可怜,再怎么说小宇也是肖家的血脉,是你侄子。”
    肖衔放下了手中的水杯,手中没了水杯,掌心的温热没多久就消散了,就像他的心越来越冷。
    他本以为沈清对他还有一丝丝的爱的,但如今看来是他错了。
    “让我来猜一猜,你之所以会把所有的财产,房产股份全都转移给我……”
    “是因为你喜欢知道肖哲这辈子都出不来了,而他儿子又生下来就不会说话,你嫌弃他,于是这时你就想到你还有个儿子,所以你就把当初抛弃了的儿子给找回来了,好给肖家继承香火。”
    “而你不把财产留给自己,是因为你知道你自己也快不久于人世了,所以这时你才想到了我。”
    “现在嘛,你是怕我也死了,所以你就只能把希望又寄托在那不怎么聪明还不会说话的孙子上。”
    “我猜的对吗?”
    沈清脸色有些难看:“对,所以你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吗,你现在拥有了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你为什么要这样?”
    肖衔道:“是啊,我为什么还要这样,这难道不该问您吗?”
    沈清道:“肖衔,我也不瞒着你了,我确实活不了多久了,我们母子分开了那么多年,我对你呢也确实没什么感情了,但你始终是我儿子,妈妈以前也保护过你,爱过你,对你好过的,你难道都忘了吗?”
    肖衔却道:“可是作为一个母亲保护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儿子好不是本来就该做的吗?”
    沈清有些无奈,她也不是真的那么狠心,她知道当年是她没有保护好肖衔,可她当时也没有办法,她能怎么办?
    “是,那时是我错了,没能护住你,可我后来派人找过你了,没找到,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说什么都没用,现在希望你能好好的是真心的。”
    肖衔道:“你走吧,以后别来了,公司我会转到他名下的,我不要了,你也别再来烦我了,剩下的就当是你欠我,你们欠我的,我就不还了。”
    沈清道:“好,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不管怎样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活着,这句话是真心的,你好自为之吧。”
    沈清走了。
    肖衔看着那杯早已冷了的热水出神。
    “少爷,你真的要把公司转给小宇吗?之前不是说……”
    肖衔道:“转给他吧,他们的钱太脏了配不上他。”
    管家道:“好,那其他的还要转到小陌的名下吗?”
    肖衔顿了顿:“他多半不会要吧,后来我想过了,他应该是不会要的,我不在了,你就给他,他不要你就留着自己用吧。”
    管家吓了一跳,之前他家少爷每次都会说如果,可是这次连如果都没有了:“少爷,刚才你不是说有事要想想吗?”
    肖衔摇了摇头:“不想了,我这种人就别去祸害他了。”
    管家慌了:“少爷,要不咱们还是去看看医生吧,说不定有用呢?”
    肖衔笑了:“李叔你也以为我有精神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