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皱了皱眉:“死?”
    “他到底怎么了,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吗?”
    管家叹了口气:“没有好好的,少爷他过得一直很痛苦,他说活着很痛苦,前段时间拖小陌你的福,少爷他确实开心了不少,可后来又发生了一些事,我怕少爷他撑不下去了。”
    苏陌忍不住了:“是因为他哥哥吗?”
    管家一愣:“差不多吧,小陌你是怎么知道的?”
    “少爷跟你说的?”
    苏陌摇了摇头:“他跟我说过他哥哥对他不好,不爱他,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乱猜的。”
    管家叹息道:“我们家少爷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确实是因为他的哥哥,肖哲。”
    “少爷和大少爷不一样,大少爷从小就受肖家全家上下的宠爱,也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大少爷被宠坏了,从小就特别的顽劣,小的时候还只是一些小打小闹,可到了十岁那年,大少爷失手把一个小女孩给杀死了,肖家用钱把这事压了下来,但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就有人听说了肖家的儿子杀了人,于是肖家为了保全大少爷的名声就故意发出消息说是小少爷杀的人。”
    苏陌听的莫名有些不舒服:“然后呢?”
    “他就离家出走了?”
    管家却摇了摇头:“没有,可从那以后少爷不管去到哪里都被着杀人犯的罪名,没有人愿意接近他,这些也都不算什么,本来少爷也不怎么喜欢和别人亲近,可导致少爷不得不离家出走的原因还是因为大少爷。”
    “大少爷和小少爷本来就不怎么亲近,但以前大少爷也不怎么欺负少爷,可从出事以后,大少爷就盯着少爷不放,找到机会就欺负少爷,少爷几乎没有不受伤的时候。”
    苏陌有些愤怒,这虽然和他没什么关系,但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虽然家庭也不算完整,但过得一直还算不错,更没想到有人会如此恶劣,最主要的是,肖衔的父母呢?
    “他的父母呢?”
    “就任由他哥哥欺负他吗?”
    管家叹了口气:“少爷和大少爷不一样,他生下来就不受待见,后来我才知道,少爷不受待见的原因是,肖家家主也就是肖衔的爸爸,他怀疑少爷不是他亲生的,即使后来做了亲子鉴定也没改观多少,而肖夫人她虽说没有苛待过少爷,但也没有像爱大少爷那样爱过少爷,所以就算他们知道大少爷在欺负少爷,他们通常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知道少爷十岁那年,或许是受不了了,就自己走了,我受肖老爷子临终所托也一直都在找少爷,夫人知道后也派人找过,可每次都是一无所获,我最近才知道原来少爷是被大少爷送进了精神病院。”
    苏陌再次被震惊到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肖衔可是他弟弟,他怎么做得出来这种事?”
    “大少爷觉得是少爷害了他”管家叹息道:“少爷走后,人人都说,也不知道这消息是从哪里传出去的,都说是大少爷把少爷逼走的,慢慢的还有人说其实当年杀人的是大少爷,说少爷是被冤枉的,一开始知道的人还不算多,但后来不知怎的就全传开了,大少爷的名声还是毁了。”
    “许是因为这样,肖家开始派人寻找小少爷的下落,可这事可能被大少爷知道了,他可能是怕肖家会把少爷接回来,怕少爷会顶替他的位置,所以才…………”
    苏陌没法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反正不怎么舒适,他极少会因为别人而影响到自己的情绪,但一想到,明明像肖衔那么乖那么听话,那么讨人喜欢的人,长大了都这样何况小时候,为什么会有人舍得这么去伤害他?
    “后来呢?你们把他接出来了吗?”
    管家摇了摇头:“没有,我们没有找到少爷,这些事是少爷同我讲的,少爷说有人欺负他,有很多人欺负他,他忘不了,他说或者很痛苦。”
    “至于少爷说的那些人我已经叫人去查了,我不好问太多,我怕少爷会难受。”
    苏陌吐了一口气:“那你们是怎么找到他的?”
    管家道:“在烧烤摊上找到的,少爷在那里打工,我找到他就把他带回肖家了。”
    苏陌有些疑惑:“那这次是他又被你们大少爷欺负了吗?”
    “所以他才会想觉得活不下吗?”
    管家摇了摇头:“大少爷死了,就少爷送早餐给你的那天。”
    苏陌想起来了:“所以他才会走的那急。”
    管家点头:“嗯,大少爷后来又杀人了,已经入狱好几年了,判了无期,老爷也过世了,肖家只剩下夫人和大少爷的老婆和孩子,可那孩子生下来就不会说话,也不怎么聪明,夫人就把希望全部寄托在了少爷身上,尽全力找回了少爷,还把所有的财产和股份都转给了少爷,可慢慢的他就知道了少爷有自杀倾向,给少爷找来了许多的心理医生,可少爷不接受治疗,还从肖家搬了出来,自己买了套房子住在了外面,夫人几次想见少爷都被拒绝了。”
    “大少爷是自杀的,他听说了少爷回来的消息,好几次提出想见少爷,可都被拒绝了,这最后一次,大少爷是通过以死相逼求夫人给少爷打的电话,少爷那天才会去见大少爷。”
    苏陌怔了怔:“是去了监狱后他才说不想活的吗?”
    管家摇了摇头:“不是的,少爷他经常说,但这次不一样,他是下定决心了,他们说了什么我不清楚,我当时没在场,但想来不是什么好话,少爷出来后就叫我联系律师转移财产和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