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里在播什么,他是一点都没看进去,薛晋今天的话一直反反复复的重复在他脑子里。
    不可否认,自从遇到肖衔之后,他确实变了不少,要不是今天两次被人提醒,他还真没往那方面想过。
    但如今仔细一想,他觉得也不是没那种可能,他过了二十六年,从来没有喜欢过谁,也不懂喜欢一个人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但他知道肖衔于他而言是特别的,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而且就在刚才他还特意确定了一下,不可否认,肖衔的脸很软,摸着手感确实很好,他还想再摸一下,至于其他的嘛,他想几乎不用再过多确认了,他其实就是喜欢肖衔,虽不知道到底有多喜欢,但可以确定是喜欢的。
    就是不知道肖衔是怎么想的了,虽说肖衔对他是言听计从,但那也是因为他被错认成救命恩人了,还有他不知道这份言听计从里是不是全都是因为恩情。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他这个人搞不来什么<a href="https:///tags_nan/anlianwen.html" target="_blank">暗恋那一套,喜欢了就要得到,如果肖衔不喜欢他那他就让他喜欢上。
    况且他是有优势的,比如今天,这不就留下来睡在他家了吗?!!!
    而肖少爷根本不知道浴室外的人抱着怎样的想法,还沉浸在自己的左脑和右脑里,左脑告诉他他该离开了,右脑告诉他,他想留下,但他忘了,只要苏陌开口,他始终都是身不由己的。
    “洗好了啊?”苏陌招了招手:“来,过来,把头发吹干,不然感冒了怎么办?”
    肖衔走了过去,伸过手想要去拿吹风机,却被苏陌闪开了。
    “坐下,我帮你吹。”
    肖衔退开了一小步:“我………我自己来就好。”
    苏陌眉宇微皱:“过来。”
    肖衔看苏陌不太高兴了,迟疑的往前走了一步:“我自己来…………”
    苏陌伸手一把把肖衔拽了下来:“坐好,再磨磨唧唧的,一会感冒了我就揍你。”
    肖衔坐直了身子,他还是第一次和别人这么亲近,也是第一次有人帮他吹头发,第一次有人怕他生病,第一次有人真心的关心他……
    “好了,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热杯牛奶。”
    肖衔抬头看了看苏陌:“为什么要给我热牛奶?”
    苏陌笑了笑:“就想热给你喝,不行吗?”
    “还是你不喜欢喝牛奶?”
    肖衔扣了扣手指:“喜欢。”
    苏陌失笑:“喜欢就好,以后每天晚上睡前喝一杯,知道吗?”
    三分钟后苏陌把热好的牛奶递给了肖衔:“喝吧,我加了糖的。”
    肖衔抬起杯子喝了一口:“谢谢。”
    “别动。”苏陌弯下腰伸过手在肖衔的嘴角擦了擦:“这里粘上了。”
    直到苏陌的手离开后好一会,肖衔才慢慢的舒了一口气:“我……我下次注意。”
    苏陌走到肖衔身边坐了下来:“饭也吃了,牛奶也喝了,我还让你在我家留宿,你知道的吧,我这个人有洁癖,事又多,不太喜欢和别人接触。”
    肖衔拿着杯子的手紧了紧:“我知道,我不会乱动你的东西的。”
    苏陌笑了笑接上了没说完的话:“但你可以,你在我的接受范围内。”
    肖衔不动声色的松了松手,拿起牛奶小小的喝了一口。
    苏陌把这些小动作收进了眼底:“所以,能告诉我为什么觉得活着痛苦吗?”
    肖衔听到这句话全身都僵住了,他没想到苏陌竟然知道的这么多。
    “我,我还是回去吧,你不用送我,我可以自己回去的,我走了,我今天很开心,谢谢。”肖衔说些就站起了身来。
    苏陌一把又把人拽回了沙发上,语气变得凌厉了些:“不是说都听我的吗?”
    “我让你走了吗?”
    肖衔不敢看苏陌,低着头道:“对不起,我…………”
    苏陌脾气一下子没了:“算了,我换个问法吧,你要怎样才能好好的活着,怎样才能活的快乐。”
    肖衔摇了摇头:“不能说。”
    苏陌被他气笑了:“还不能说,那你要怎样才能告诉我啊?”
    肖衔神色为难道:“你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苏只好换了个方法“不是说都听我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变卦了啊?”
    肖衔还是不松口:“其他的可以,这个不行。”
    苏陌笑了笑:“是吗,那我自己猜了,猜对了你就点点头行吗,这也不算你自己告诉我的。”
    肖衔愣了愣没说答不答应。
    苏陌也没管他应没应:“是我吗?”
    “那个原因是我吗?”
    肖衔猛的抬头直直的看着苏陌,苏陌见他反应这么大,心想,看来他猜对了。
    “看来我猜对了。”苏陌肯定道。
    肖衔收回了目光:“对不起,我一开始就不该出现的,对不起……”
    苏陌拉过了肖衔的手:“不许再扣了,想说什么就说,别害怕,我也可以听你的,你跟我说说,我要怎样你才能好好的活着。”
    肖衔摇了摇头:“不,我不要你听我的。”
    苏陌知道今天不拿出点气势来,肖衔是不会松口的了他本想温柔些的,但好像不行了,一会再哄就是了。
    “那你就是想死,就是不想好好活着是吗?”
    肖衔听出了苏陌语气不似平常,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说。